发泡餐具原料系工业废料 老板:被查就用钱摆平{图}

中国ufo001 收藏 0 72
导读:东莞一家隐蔽的发泡餐盒大工厂,每天生产的餐盒超过10万件(每件为500个)。      东莞的塑料批发市场里,发泡餐盒公开售卖。   东莞的塑料批发市场里,发泡餐盒公开售卖。   今年2月26日,国家发改委在淘汰类产品目录中,删除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5月1日,从1999年起被禁了14年的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重新获得生产使用的合法地位。   以聚苯乙烯树脂为原料制成的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下称发泡餐具),因为无法经由生物分解及光分解而获得“白色污染”的恶名。   这一性质没有变,14年后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发泡餐具原料系工业废料 老板:被查就用钱摆平{图}

发泡餐具原料系工业废料 老板:被查就用钱摆平{图}

东莞一家隐蔽的发泡餐盒大工厂,每天生产的餐盒超过10万件(每件为500个)。

发泡餐具原料系工业废料 老板:被查就用钱摆平{图}

东莞的塑料批发市场里,发泡餐盒公开售卖。

东莞的塑料批发市场里,发泡餐盒公开售卖。

今年2月26日,国家发改委在淘汰类产品目录中,删除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5月1日,从1999年起被禁了14年的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重新获得生产使用的合法地位。

以聚苯乙烯树脂为原料制成的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下称发泡餐具),因为无法经由生物分解及光分解而获得“白色污染”的恶名。

这一性质没有变,14年后却重出江湖,自然引起各方的强烈质疑。

它是怎样被生产、销售的?连日来,都市快报记者深入全国最大的发泡餐具生产地广东东莞暗访。

据公开资料显示,全国有100多家企业在生产发泡餐具,东莞就有10多家。东莞发泡餐具份额占市场七成以上,也就成为全国名副其实最大的一次性发泡餐具的生产地。

8年来一直在偷偷生产

去东莞寻找一次性发泡餐具,首选隔河与惠州博罗县相接的桥头镇。这个镇因地处东莞内陆,在东莞32个镇街中经济靠后,房租便宜。这为发泡餐具这样的低端产业,提供了生存的土壤。

发泡餐具被国家禁止生产前,在桥头镇的生产上已经形成规模。被禁后,部分仍在偷偷生产。在知情人的帮助下,记者找到阿彪(化名)的塑料制品厂。

过去8年来,小小的快餐盒为阿彪挣了不少钱,现在每月的生产上千万只,“我这是小厂”,阿彪说。

工厂设在居民区,大门紧闭。阿彪让工作人员打开侧门,我们几名访客鱼贯而入后,大铁门从里面上锁。

阿彪的谨慎,缘于不久前附近一家工厂被查,被拉走几卡车发泡餐具成品,老板被罚了20多万元。为避风头,他的工厂停产了一个星期。后来,有线人回信说可以了,才恢复生产。

1袋新料加上4袋废料

阿彪的办公室里,陈列着各式一次性餐具样品,从餐盒到碗,不下10个品种。他给我们一一介绍型号和价格。逐渐熟络后,傍晚时分,阿彪带我们去看生产线。

500平方米的工棚里,一袋袋原材料根据新料和回收的废料区分码放,新料呈白色半透明状,废料呈黑色或灰色。10多名工人围着4台转动的机器,忙个不停。

阿彪说,这是两条生产线,每条生产线由两台机器组成,一台机器是将搅拌后的原料压成型,一台将半成品切割成一个个饭盒。

在几盏白炽灯的亮光下,工人们往机器里填料,阿彪透露,每次填料,他们都按照新料和废料1:4的比例混合,也就是1袋新料加上4袋废料。

阿彪说,他们工厂使用新旧料成分比例还不是最大的,为了节约成本,有的工厂比例达到1:5,甚至更多。

现在生产的是型号为DZ303的大餐盒,成型机一次可以轧出56个。然后由其他工人切割下来,按500个一件包装。

生产过程很简单,基本上由机器自动完成。阿彪说,每天生产10个小时,每次都能生产几十万个餐盒。

为让生产出来的餐盒增白,填料时还添加荧光粉。“有的工厂也用滑石粉,但效果不如荧光粉好。”阿彪说,他所知道的工厂都使用荧光粉做添加剂。

资料显示,荧光粉是一种对人体有毒有害的物质,经常吸入,会生“矽肺”,还可致癌。

工业废料是主要原材料

阿彪工厂所用的废料有大米般大小。这些废料是从哪里来的?

阿彪说,工厂的原料都是一个叫阿平的人提供的,阿平在东莞最大的塑料批发市场“大京九塑胶批发市场”有门面。

在阿彪的帮助下,我们联系上了阿平,并以洽谈业务为名和他见面。

5月16日下午,在阿彪的办公室,我们见到了阿平。他30多岁,自称在这个行当已经做了六年,客户多,生意不错。

阿平直截了当地说,他的工厂新旧料都很充足,需要多少,他一个电话,两个小时内就能将货送到指定的工厂。

阿平说,目前市场上,新料的价格在每吨13200元,旧料的价格每吨为8600元。他劝我们买废料做原材料,因为两者成本相差太大。

这些废料究竟是些什么东西?

阿平说,废料大部分是工业塑料废料,从惠州、深圳等进出口公司进的货,有时自己工厂也加工,但量少。“这些废料大部分是由国外进口的工业胶头加工而成。”

当天,我们以进一步了解阿平公司的实力为名,来到了他在大京九的门店。我们提出去仓库看看货,阿平佯装给老板打了一通电话后,以不方便为由拒绝了记者的要求。

阿平说,最近环保部门查得太紧,发泡餐具工厂不敢大量囤放塑料废料,一般在接到订单后,再从相关贸易公司购买塑料废料。

使用工业废料,利润有多少?阿平算了一笔账,如果用废料每个餐盒的成本大约在8分左右,远比新料的0.1元左右要低,和新料的1分钱利润相比,废料的利润是每个餐盒3分钱。小工厂按照每年生产千万个计算,利润是相当可观的,大工厂更不用说了。

一车车运往全国各地

阿彪的工厂每天生产的成千上万个一次性发泡餐盒,是如何流向餐桌的?

阿彪说,除了少量的餐具是自己售卖外,大批量是为大工厂代工。工厂也在桥头镇,阿彪同意带我们去看看。

5月17日上午,他开着一辆蓝色厢式货车,七绕八拐,到了一家电线厂门外。按了两声喇叭,两名相熟的工厂保安打开了门。

大工厂有几千平方米的面积。阿彪说,这里原是一家电线厂,倒闭后,桥头本地的一名老板租下生产餐具,已有3年时间。为掩饰,一直沿用着电线厂名字。

工厂面积太大,餐具厂只使用了其中两个车间。跟随阿彪走进一个篮球场大小的车间,里面有8台机器同时工作,一秒钟内就有400多个一次性发泡餐盒生产出来,20多名工人忙不过来。

就在我们和工人聊天时,车间负责人很凶地将我们撵出,还喊来了保安。我们和阿彪一起被带进了工厂办公室,一名领导和阿彪很熟,随后我们没事了。

旁边的工厂销售部有5名销售人员,正忙着接听电话安排送货。自称阿永的人,是这家工厂的合伙人,负责销售。阿永告诉我们,工厂每天生产的餐盒超过10万件(每件为500个餐盒),向深圳、广州等大城市供货,部分产品销往湖南、广西等全国各地。

他说,生意一直很好,还有几家固定的小厂帮助代工,阿彪就是其中一家。

他介绍,餐具根据工艺繁简程度和质材大小,价格不一,中等型号的DZ305号,批发价一件为35元,大一个型号的DZ303型号,批发价格为38元。

和阿彪的工厂一样,生产餐具的原材料大部分是工业废料。

距离工厂几公里外这家工厂的仓库,产品堆积如山,几辆广西车牌的货车在拉货。

“我们也被查过,都用钱摆平了”

阿彪的工厂有代工,也通过批发市场自销。

5月17日上午,我们来到东莞宏远批发市场,这里是餐盒批发的集散地。据当地媒体报道,经营一次性餐盒生意的商家有30多家。

阿彪工厂的餐盒送到这里,每件价格已经提高了3元到5元。

挂着湖南牌照的大货车的司机,正帮助客户运送货物。他的车是回程车,低价帮助客户运送。发往外地的餐盒几乎都是这些回程车运送。

至此,在知情人的帮助下,我们目击了东莞一次性餐盒从生产到售卖的整个过程。

在广东严厉打击一次性发泡餐具的14年里,东莞桥头为何还有很多工厂能生产?它们又是如何躲过检查的?

阿彪给出了答案。

阿彪在餐具厂做了几年工人学到技术后,和朋友合伙筹资40多万元,购买机器生产发泡餐具。

“我们也被查过,后来都用钱摆平了。”阿彪说,这些年工厂也常有当地的工商、环保等部门来检查。有时被查出问题时,都会找房东摆平。

房东是村里的干部,神通广大,和那些检查部门熟悉。被查后,经常通过他们送去三千到五千元的红包,然后问题就解决了。

阿彪透露,在收到好处费后,检查人员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很多工厂还聘请当地村里有门路的人做厂长,专门应付、处理“麻烦”。有了这些厂长,工厂也就“安全生产”了。

广东目前

还没有解禁一次性发泡餐具

东莞市质监局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广东目前还没有解禁一次性发泡餐具,他们接到举报也会去查处,但随着打击力度加大,这几年很少能接到这样的举报。

他说,发泡餐具解禁后,他们就会转换角色,所做的工作是日常监管。

5月17日夜晚12点,我们和阿彪约好到东莞南城“城市风景”街头吃夜宵。

我们点了一份烧烤,当老板用发泡餐具盛着热烫的食物送来时,阿彪连连摆手,说他从不吃发泡餐盒装的食物,“那个东西有毒”。

旁边,很多食客正有说有笑吃得正香。用同样的餐盒盛着的食物,被他们欢快地塞进嘴里。

(都市快报)

发泡餐具原料系工业废料 老板:被查就用钱摆平{图}

本文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NN128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