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消息 昨天下午,武汉某高校大一男生陈某骑自行车不慎撞倒一位8旬老太,因医药费问题和老太家人发生冲突,情急之下,掏出水果刀劫持女医生段某,要求到达自己的目的地后放人,青山公安分局接警97分钟后,人质成功获救,整个解救行动中,段医生左手食指被割伤,颈部有刀痕。

骑车撞人变成持刀劫持

昨天下午4时50分许,武汉某高校大一学生陈某骑自行车外出,行至友谊大道杨春湖路时,不慎将82岁的樊太婆撞倒,太婆的右手腕当时就红肿了,陈某身上只有102.5元,提出给100元私了。太婆疼痛难忍,要求陈某先送她回家,见到家人再说。

到家后,樊太婆的大儿子和孙子拉上陈某一起开车到市九医院急诊外科检查。接诊的是30多岁的女医生段某,段医生让太婆拍片,诊断为右手腕骨折,需要住院。交完检查费后,陈某的身上只有5毛钱了,“住院马上要求交1000元的押金,我拿不出来”。但此时,太婆的儿子再次要求要暂时扣下他的身份证,陈某表示之前已给过身份证交给他们拍照,不愿再给,结果双方起了冲突。

“我家本身条件不好,手机停机了十几天都没钱充。”陈某一想到医药费头都大了,突然从右侧裤袋里掏出一把长约20厘米的黄柄水果刀,朝着老太儿子捅去,刀尖抵上硬物,老太儿子没有受伤,孙子见状从陈某背后扑过去,陈某一步退回了急诊室。老太和段医生都呆在急诊室里,身高1米7的陈某右手持刀从背后架上了段医生的脖子,左手则从其肩上绕过,身高不到1米6的段医生被他紧紧扣住,无法动弹。

民警扮成司机与劫持者周旋

傍晚6时19分,青山公安分局接到“110”报警,迅速调集警务综合服务站、八大家派出所、红卫路派出所的40多名民警及驻区特警赶赴现场。3分钟后,首批民警到达。只见陈某劫持段医生站在医院后门院子的小路上,情绪激动地大嚷:“退开!退开!”企图往院门外冲。

民警当即示意门卫关上大门,陈某见状转头沿着医院的小路走到了食堂里,在一个角落里与警方对峙,一言不发。民警把围观人群疏散到50米开外,耐心开导:“你有什么要求只管提,这事不严重,别伤害人质就行。”30分钟后,陈某提出要一台车把他送到想去的地方,就可以放人。

警方立即调来一辆警车,陈某并不会开车,一看驾驶室里坐的是穿制服的民警,又要求换人。身着短袖T恤和牛仔裤的青山巡警大队副大队长张威走上前:“你看,我是公安局里的司机,我来开,你放心。”陈某让张队长撩起上衣,看到腰间没有挂枪后才点头同意,还说“警察都是6块腹肌,看你这肚子上的肉,确实不像”。张队长惊出一身冷汗:幸好他提前把手枪从枪套里取出来放在了右裤袋里,警棍在左裤袋,这才躲过了“检查”。

但陈某临时变了主意,带着段医生一起坐上了后座,他坐在驾驶座的后面,段医生在一旁,持刀的手一直没离开段医生的颈部。九医院副院长马骏站了出来:“她是女同志,要带你带我,要不我们就一起走。”马副院长边说边坐进了副驾驶室。陈某顾不上这些,发话说:“我要去XX大学。”

路上上演真实版“保持通话”

为保证人质安全,警车周围布控的10多个便衣警察没有再贸然出动。陈某的情绪仍然十分激动,指挥部决定先让张威顺其意思开车,路上再找机会。5070警车出了大门,以30码左右的慢速朝着徐东路、中北路开去,车后跟着近10台警方车辆。

车上,大家不断通过聊天安抚陈某,段医生也非常冷静,丝毫没有挣扎。陈某慢慢平静下来。张威提前把手机调成了震动,指挥部来电指示:车不能到闹市,一定要找到偏僻无人处见机行事,张威简单地“嗯、啊”应答,挂断电话后,他故意问道:“你到底要到哪个地方?”陈某根本说不清路名,只说到正门就行了。张威故意讲了一条错误的路线,但陈某毫无反应,“发现他听不懂武汉话,对路不熟”。便放心打转方向盘经沙湖大桥、友谊路往武昌江边开去。

路上,张威心生一计提前铺垫,他拨通指挥部电话并打开免提,不停“诉苦”称中午吃韭菜饺子吃坏了肚子,要找地方上厕所。马副院长当即会意,“是啊,我也想上厕所,有点憋不住了。我们的女医生从急诊室出来就没有方便过,肯定也要上厕所了。”先后5次这样保持通话,和后方成功地交流了行动方案,过程犹如电影《保持通话》。

民警52秒救下人质

行至和平大道新生路路口附近,马副院长见快到江边,人少车少,路旁正好有个工地,“这里面有厕所,我去过。”张威把车停在工地大门前。

特警青山大队教导员胡劲松等人开着私家车,离5070车最近。上厕所的策略前期也传达到了他这里,见5070警车停下,胡劲松不慌不忙地把车开到了前面一块挡板后。张威借着找厕所的理由趁机与躲在挡板后的胡劲松一组简短交流,决定还是等人质下车到开阔地后再动手。

而这边,见陈某并没有下车的意思,马副院长绕到左后侧拉开后车门,一边轻拉一边说“厕所还是要进工地”,劫持者慢慢胁迫人质一起下了车,但劫持者陈某一直没放松手里的刀。

趁马副院长在车后劝说劫持者下车的一点时间,与胡劲松一组赶到的特警朱博悄悄躲到了5070警车右侧。陈某持刀胁迫人质背对着车头慢慢绕过车尾,完全没注意车右侧已埋伏着的朱博。跨上一两步台阶后,朱博见一个空当,箭步冲到陈某右侧,一只手斜着从陈某持刀的右手臂的肘弯部由下猛地上插,用力将陈某持刀的手向外挡离段医生的颈部。胡劲松同时冲上去抓住陈某的左手,特警唐尽威夺下利刃,张威和后续民警一拥而上,将段医生抢到安全地带,陈某则被警员死死控制住。

记者从警方提供的解救瞬间的照片所摄时间看,从19时54分52秒,马副院长在后车门拉劝劫持者下车开始;19时55分44秒,劫持者就被制服,人质获救,前后仅52秒。

一时冲动毁了农家学子的前程

陈某今年18岁,湖北南漳人,是家中老二,今年刚上大一。他学习成绩一直很好。在5070车上时,陈某聊到了自己的感情经历,说最近刚和女友分了手,加上手头太紧,心情就不太好。他还叮嘱马副院长,等他到达目的地离开后,医院一定要免掉樊太婆看病的费用。

押送途中,陈某还问张威警官:“你说我这下是不是彻底完了?肯定要被判很重吧?”做笔录时,还一脸学生气的陈某耷拉着头,“我当时确实没想那么多,就想着付不起医疗费。一时冲动了,很后悔。”

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审查中。民警们回忆,当时段医生和马副院长都非常镇定,在车上机智与陈某周旋,稳定其情绪,张威提出要上厕所后及时应和,为救援赢取了宝贵的时间和机会。武汉大学生撞人后遭巨额索赔劫持人质(转载)

武汉大学生撞人后遭巨额索赔劫持人质(转载)

武汉大学生撞人后遭巨额索赔劫持人质(转载)

武汉大学生撞人后遭巨额索赔劫持人质(转载)

武汉大学生撞人后遭巨额索赔劫持人质(转载)

武汉大学生撞人后遭巨额索赔劫持人质(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