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3年陈赓讥讽蒋介石:为何校长瘦而天下更瘦?

2野劲旅 收藏 1 2215

从1985年开始,著名军事传记作家吴东峰就致力于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史研究,先后采访开国将领200余人,用白描手法,文言句式撰写《开国将军轶事》。书中的篇篇将军记,新奇曲折,朴实淳厚,以独特的笔触,为世人展示了以往鲜为人知的将军们的生命境遇。

陈赓将军脸色红润,天姿英绝,气识豪放,望而知之为大器。无论何时何地何事有何困难有何险恶,将军均笑嘻嘻,乐哈哈,妙语连珠,无拘无束,出言四座生风。

当面讽刺蒋介石

陈赓将军,湖南湘乡柳树铺人。祖父陈翼怀,清军管带。据称善使大刀,重达八十余斤,抡如旋风,水泼不进。后太平军起,解甲归田,隐居乡里。将军自小聪颖机智,随爷爷练功习武,棍棒拳脚,样样精通。常统领村前屋后“娃娃兵”,演阵比武,指挥自如。及长,成大将之才实胚胎于此。

陈赓将军有表演天赋,模仿各类人物神态动作,惟妙惟肖。年轻时入黄埔军校,为该校“血花剧社”骨干。某日,“血花剧社”排练讽刺剧《皇帝梦》,陈赓将军自告奋勇,男扮女装,饰袁世凯五姨太。演出时,“五姨太”“金莲”碎步,挤眉弄眼,黄埔学生大笑不止。

1933年春某日,因叛徒告密,陈赓将军于上海被捕。后押送南昌,蒋介石于科学仪器馆(现南昌图书馆)召见陈赓曰:“陈赓,你瘦了。”将军对曰:“瘦吾貌而肥天下。”将军谓蒋氏曰:“校长也瘦了。”蒋氏对曰:“国家如此,生灵涂炭,寝食不安哪!”将军曰:“身为一党一国领袖,校长瘦而天下更瘦,这是为何?”蒋氏哑然。

1943年夏某日。毛泽东主席于延安作报告,陈赓将军忽抓耳挠腮,东张西望,后整衣起立,直奔主席台。毛泽东一愣,问:“陈赓同志,有何急事?”将军不语,取主席搪瓷杯,“咕咚咕咚”喝之。而后,擦嘴、敬礼、报告,曰:“天太热,借主席一口水。现在没事了!”在场干部哄堂大笑,毛泽东亦微微笑。

1925年秋,国民革命军第二次东征。东征军总指挥蒋介石于华阳镇一役遇险。粤军一部侧击东征军,距蒋氏仅数里。陈赓将军弓身负蒋氏急行,命一连官兵掩护,且战且走,遂使蒋氏过河脱险。故陈赓将军与黄埔同学蒋先云、贺衷寒并称“黄埔三杰”,时云:“蒋先云的笔,贺衷寒的嘴,灵不过陈赓的腿。”

与围捕警探“合作”放走同志

南昌起义后,陈赓将军随撤退部队恶战会昌。将军左膝盖受重创,断脚腕骨。遇敌军搜捕,将军急中生智,顺势滚入田沟,以血染面,以粪污身,闭目装死。敌近前,脚踢之,不动,将军遂脱险。

1927年秋,南昌起义军败走广东潮汕。其时,陈赓将军于贺龙第二十军第三师任营长,周逸群任第三师师长。将军拖断腿,几经周折,潜入香港。寻党,不遇。又拖断腿买票登上海轮。恰逢周逸群师长便衣混入船。陈赓将军见之,以报纸掩己面,念叨曰:“这鬼记者的消息真灵通,周逸群还没上船,报纸上就登出来了。”周逸群闻之大惊失色。细思量,其音稔熟,掀报纸见为陈赓,释怀大笑。

1928年4月,陈赓将军化名“王庸”,赴上海担任中共特科情报科长。将军或西装革履,如租界之“西崽”;或全副武装,如国民党之高级将领;或绫罗绸缎,如富商大贾。将军与国民党特务称兄道弟,打得火热,皆称之为“王先生”。某日,上海党组织于法租界某戏院进行秘密接头。参加者,以看戏为掩护,交换情报。散场之际,租界巡捕与国民党特务突然包围戏院,逐人检查。陈赓将军大声吆喝:“别让共党跑了!”遂与前来围捕的警探“合作”,充当“蟹角”,独把一门,参加会议者皆由其门走。

智对康生阴险论调

延安整风时期某日,陈赓将军与彭德怀元帅聊天。康生掀门帘进,问:“聊啥?”彭德怀对曰:“陈赓救老蒋。”康生阴脸谓陈赓:“当年你要把蒋介石毙了,现在哪里要打那么多仗!”陈赓坦然对曰:“那老蒋不就跟廖仲恺一样成了烈士?我岂不成了反革命?”康生自觉无趣,讷讷而退。

国民党第十二兵团第十四军参谋长梁岱回忆言:淮海战役被俘后,偶遇陈赓将军。将军问:“你是哪个部队的?”答十四军。又问:“你们军长呢?”答已阵亡。问:“尸体在哪里?”答在村里。陈赓将军即嘱十四军熊绶春军长卫士留下,寻熊绶春尸体,埋葬,立碑,上书:“第十四军军长熊绶春之墓。”

与国军战犯痛饮三小时

1960年初夏,陈赓将军约特赦战犯杜聿明、王耀武、宋希濂、郑庭笈、杨伯涛、周振强等六人到四川饭店吃饭。其时中央已提出阶级斗争理论,然陈赓将军仍毫无拘束,意气诚挚,与昔日黄埔同窗畅谈、痛饮达三小时之久。杜等六人皆感慨不已也。

云南和平解放后,陈赓将军任云南军区司令员和云南省人民政府主席。将军力排众议,礼贤下士,或登门拜访,或分批宴请,起用了一批旧知识分子。有人提出疑问:他们出身不好。将军曰:“我出生大地主,更不好。”又曰:他们为国民党办过事?将军曰:“我还救过蒋介石呢。”

1950年9月,陈赓将军指挥越军攻克东溪法军,首战获胜,继于谷社山区追敌,遇敌顽抗,进展困难。其时武元甲(时任越南国防部长兼人民军总司令)命令停止进攻,陈赓将军闻之大怒,谓武元甲曰:“如果这样的仗还不打下去,我就卷铺盖走了!”胡志明闻之,令武元甲按陈赓方案继续打下去,遂大捷。武元甲亦服之。

2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