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祖德和杨旭东在鸭翼涂装设计上进行了非常多的思考与尝试

gzb7v4p53 收藏 0 401

阶段一:起步

2009年5月初,中航工业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突然接到空军下达的一项紧急任务——对即将参加今年11月11日人民空军建军60周年庆典活动的歼10表演机进行涂装方案设计,并要求在5月20日之前提供涂装的初步方案。

事不宜迟,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积极响应,任务很快落实到总体气动设计研究室。为了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任务,研究室的同志们一方面将涂装工作作为专业任务下发,一方面通过研究室的团组织发动全室各专业积极参与涂装方案设计。研究室在短时间内迅速成立了5个小组,大家广泛查阅了国内外大量资料,集思广益,总共构思出18种不同的方案。经过评审和筛选,其中3个方案通过预审。5月下旬,经过改进后的3个方案上报空军。

6月初,空军返回了审核意见,要求对方案再次进行修改、完善,并希望成都所的设计员和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进行直接交流。于是,成都所副总师张继高带领总体气动设计研究室的几位同志,分别在6月和7月两次进京,向八一飞行表演队、空军某师和北空机关进行了详细的专题汇报。最终,结合军方意见和歼10表演机自身特点,成都所对方案进行了进一步优化改进,形成了备审方案。

8月6日,由空装综合计划部组织召开的歼10表演机外部颜色与标记喷涂方案评审会在北京召开。来自21个单位的33名与会代表听取了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关于歼10表演机外部颜色和标记喷涂方案论证情况的报告,经认真审议,会议最终通过备审方案,再次上报空军审批。

阶段二:波折

至此,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的同志们认为这项工作应该可以划上圆满的句号了,然而,8月20日,研究所接到空装综计部指示:备审方案被否,要求重新修改歼10表演机涂装方案。

时间紧迫,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领导当机立断,由科研管理部负责总体组织协调,在第一时间内通知了企业文化部的张祖德和计算技术研究室的杨旭东两位同志,其中张祖德主要负责平面设计,杨旭东负责三维动画制作。接到通知后,两位同志立刻放下手中工作,开始紧张地准备设计所需的各种资料、工具。杨旭东当天中午就开始在笔记本电脑上搭建三维设计平台,由于平台构造十分复杂,一直到下午5时才全部搭建完毕。两位同志飞快直扑机场,差一点就错过了预定的航班。

次日一早,空军装备部在京召开了关于歼10表演机涂装设计的专题会。除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外,《航空知识》杂志社、歼7EB/GB涂装方案设计师和北空装备部综合计划处也分别作为此次涂装方案的设计团队参加了会议。

空军机关在会上提出了三点明确要求:涂装方案要有象征意义,能够代表国家形象,体现国家意志和中国空军的精神风貌;具有必备的体现元素如八一军徽、国旗等;具有一定的继承性,即和八一表演队的传统涂装风格相延续。

会场上,4个设计团队就各自展开了涂装方案设计工作。

8月22日,空装综计部再次召开紧急会议,对方案设计提出了更为具体的要求。在充分明确了任务目标、具体要求和重要意义的前提下,在分析世界主要国家表演机涂装和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表演机涂装变化的基础上,成都所的两位同志经过反复探讨、相互启发,对方案的总体设计思想越发清晰:结合人民空军“空天一体、攻防兼备”的战略要求,创造性地提出了“八一飞天”这一设计理念,旨在体现出现代化的人民空军形象和今后的发展方向,即由“空”向“天”逐渐发展、融合;针对歼10气动外形特点,采用抽象的楔形即箭头形图案;将采用“动感设计”的国旗图案用在飞机垂尾,并与空军军旗的主要元素相结合;增加了长城这一代表性元素。

在后来无数次的迭代、优化中,这4个全新的设计理念自始至终都被保留着,从一开始运用到涂装方案中就得到了空军的一致认可。

身在歼10表演机的“出生地”,成都所的两位设计员对歼10表演机的外形特征显然更加了解。歼10表演机的鸭翼和三角翼不在同一水平轴线上,且三角翼的翼身融合体积较大,设计起来很不方便。但鸭式布局又是歼10表演机的主要特点和标志,在设计方案上必须凸现出来,而且涂装方案绝不能和国外有雷同,这样才能让人一眼就看出我国三代机和国外机型的鲜明区别。既要符合整体美观又要充分体现出其主要特征,这是设计中面临的最大难点。

为了实现这一点,张祖德和杨旭东在鸭翼涂装设计上进行了非常多的思考与尝试,他们分别从俯视、仰视、侧视三个方位进行全角度设计,既紧密结合整体设计的美观性,又充分考虑到局部装饰线条。在平面设计图完成的同时,三维立体动画也随之成形,三维效果把在平面设计图上看不到的“死角”完全暴露出来,为保证最终形成的涂装方案的真实性提供了正确的参考依据。

连日来的“头脑风暴”到了收获成果的时刻。4个团队共拿出5套方案提交空军审查,其中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提交了两套方案。经过严格的论证、筛选,最终确定了3套备选方案——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的两套方案和《航空知识》杂志社的方案。

阶段三:成熟

针对二阶段筛选出来的3套备选方案,空军进行了认真研究。结合空军提出的意见,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对提交的两套方案又进行了有针对性的修改完善:抽象的长城图形改成“聚像”的长城;背部的涂装设计进行了部分改动;确定了涂装方案设计改动的基本方向和基本原则。

“这两套方案迭代优化的具体次数我都记不清了,实在太多了。光一个长城元素的方案就做了好几种。”半个月的时间里,两位设计员每天的生活重心就是“设计”,甚至吃饭、走路时都在想着方案,一有思想火花,他们就马上实施到设计中。

在设计团队不分昼夜的辛勤付出下,涂装方案日臻完美,A、B、C三套优化方案终于“出炉”。其中A和B方案出自成都所,A方案为蓝、白、红三色,以蓝色为主色调;B方案为红、白、蓝三色,以红色为主色调。《航空知识》杂志社的C方案则为红、黄、蓝、白四色,以蓝色为主色调。

为了让歼10表演机的涂装方案效果达到最佳,在空装综计部的组织下,成都所的设计人员连夜开工,将3套方案迅速赶制成6块展板。8月31日至9月4日,6块展板在空军全机关进行了为期5天的公开展示,空军机关全体人员对三套方案进行投票,选出自己最中意的方案。在参与投票的千余人中,选择A方案的占43.6%,选择B方案的占41.9%,选择C方案的占14.5%。在收到的许多选票上,部分同志还认真地写下了自己对涂装方案的想法与建议。空装综计部组织成都所的设计人员,对收集到的27条意见建议进行了认真分析研究,吸收并采纳了部分意见和建议,对方案再次进行了修改完善。空装综计部将经过无数次迭代,此时已经非常成熟的3个涂装方案提交上级机关审批。

阶段四:成功

9月4日,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又一次接到空军电话,要求派人赴京,重点对A、B两个方案进行最后的优化设计。刚回来两天的张祖德和总体气动设计研究室的温小宁两位同志又蹬上了前往北京的班机。

根据空军机关指示,两位同志将歼10表演机背部的箭形图案改为羽翼形式,整体显得更为美观、大气,寓意也更加深远;调整了飞机腹部的“蓝三角”图案,使得翼面和机腹的蓝色部分自然融合,有浑然天成之感;同时针对空军提出的“飞机尾部蓝色过多”的意见,对尾部的蓝色部分进行了简化设计,大胆地将部分蓝色面积替换为白色。

又一轮的迭代优化完成了,9月6日方案再次提交空军首长审核。7日得到消息,首长一锤定音——A方案成为歼10表演机最终涂装方案!同时,由成都所设计的两个方案都得到了“充分展示了大国空军形象”的高度评价。

“作为一名普通的平面设计师,能亲身参与这样重要的工作,我感到很光荣、很幸运、很满足,这是任何物质奖励都比不上的。”张祖德由衷地说。

阶段五:成果

在9月7日通过最终审批后,歼10表演机涂装工作正式进入工程发图阶段。

由于前期方案确定时间较长,留给后期发图和喷漆的剩余时间很紧张。歼10表演机单、双座两套图纸和相应文件要在短时间内完成并交付实施喷漆,这就要求成都所和成飞公司双方必须密切加强配合,及时沟通,而且只有加班加点干才能如期完成。由于歼10表演机涂装方案喷漆难度大,成都所负责此项工作的同志经常“全天候”地守在成飞公司喷涂现场。

在厂所双方的积极配合共同努力下,9月下旬,歼10表演机单座和双座都分别喷完了第一架。9月28日,空装机关、北空机关、八一表演队、部队等代表专程前往成飞公司参观了第一架表演机的喷漆效果,现场就给予了充分好评,同时也根据实际效果提出了几点调整建议。国庆期间,成都所和成飞公司相关人员加班加点、通力合作,修改完善了喷漆方案图纸和文件,并按时完成了喷漆任务。

历经半年的设计攻关,造就了“主题突出、寓意深刻,具有良好的继承性和辨识性,充分展示了我国、我军良好形象和大国空军时代风采”的涂装方案。该方案以“中国空军”为主题,飞机垂尾涂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代表伟大的祖国;机身中部涂饰的“中国空军 CHINA AIR FORCE”字样和机翼上“机徽”标记,凸现人民空军特色,具有鲜明的代表性;结合歼10表演机优美的气动外形所设计的“箭形”图案和机腹的空军“飞天”标志,象征着人民空军正在腾飞,寓意打造一支无坚不摧的空中力量;以蓝、白、红三色,蓝色为主色调的涂装,采用了多数世界著名飞行表演队通行涂色,且较好继承了歼7EB/GB表演机的涂装风格,色彩协调,简洁明快,庄重美观。作者单位:中航工业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

本文内容于 2013/5/19 14:40:13 被gzb7v4p53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