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重臣荣禄炫富:穿貂皮袍每天一换一冬不重样

陈继承 收藏 0 373
导读:当今一部分生活优越的人,为了博得他人的艳羡和支持,获取虚荣的满足,在网络上炫耀自己的奢华生活,成为了一种网络流行现象。其实在古代,也有炫富事件发生,只是过去没有网络,所产生的影响被限定在一定的范围内,无法迅速广泛传播,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事件。 最为著名的炫富事件恐怕就是晋代的石崇与贵戚王恺斗富了,而石崇后来被杀,家产被抄没,也让后世的许多富人明白了出头椽子易烂的道理。加之在明代以前,官方多有重农轻商的思想,巨商大贾即使有极强的财力,也不敢轻易展示人前。这种情形到了清代,随着资本主义的萌芽,国际

当今一部分生活优越的人,为了博得他人的艳羡和支持,获取虚荣的满足,在网络上炫耀自己的奢华生活,成为了一种网络流行现象。其实在古代,也有炫富事件发生,只是过去没有网络,所产生的影响被限定在一定的范围内,无法迅速广泛传播,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事件。

最为著名的炫富事件恐怕就是晋代的石崇与贵戚王恺斗富了,而石崇后来被杀,家产被抄没,也让后世的许多富人明白了出头椽子易烂的道理。加之在明代以前,官方多有重农轻商的思想,巨商大贾即使有极强的财力,也不敢轻易展示人前。这种情形到了清代,随着资本主义的萌芽,国际贸易的发展,中国与外部世界有了更多的接触,才有所改变。尤其是清代以盐商为代表的巨富群体,生活繁华汰侈,竞为奢靡,为了进行竞争和比较,企望以炫富的方式提升自己的社会地位和声望,成为了一种很常见的心理,炫富的事情也是时有发生。

清代史料笔记《水窗春呓》载,乾隆中期,江浙一带的富商巨贾云集,只有百万以上的富室人家,名声才会广传于外,为他人所知。当时洞庭山的巨富以席氏居首,周边的王氏、陶氏与之鼎足而三,大家私下里都互有不服,暗有比较之意。某日陶氏乘船到席氏家里作客,从他停船处到席宅约二里许的路程,一路都设有灯棚,至夜点起灯烛,亮如白昼,表面上看是方便客人行走,其实就是席家暗中炫耀财力的一种方式。

好酒好菜招待几天后,主人假装不经意地问道:“你看我家还有甚么地方不够完善?”陶氏答道:“也没有其它的,就是觉得你家客厅的地砖太大了,像是行宫用的一样。还有就是书房窗外的池塘,没有种上荷花,略感美中不足。”席氏听了默然不语。两个时辰后,主人再邀客人到书房外的水榭,陶氏一看,池塘已经种满了荷花。再到客厅,地面也全部换成了小块的地砖。至此,对席氏的首富身份,陶氏方才服气认可。

当然,陶氏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他有一次到苏州看当地最有名的“绝秀班”唱戏,戏子见他衣着老土,以为他是个乡村土财主,就嘲笑他:“你这么喜欢看戏,怎么不请班子到家里唱?不过,我们戏班子除了每天二百两银子的戏钱,每天的饭食也必须要有风鱼和火腿才行。”陶氏恨其无礼,一下订了一百本戏,每天让“绝秀班”的戏子在自家的花厅里自演自唱,无人观看不说,每天的两餐饭食,也只供应风鱼和火腿,再没有其它的菜肴。吃了十天后,戏子们纷纷讨饶,陶氏这才放过他们。

清人孙静庵的《栖霞阁野乘》,记载了清初季振宜炫富一事。季振宜为江苏泰兴人,在顺治朝曾任户部员外郎、广西道御史等职,康熙朝又以监察御史的身份出巡盐务,辞官归里后以豪富闻名于天下,尤以生活豪侈著称。有一年天下大雨,半月方晴,雨停后,季振宜让仆人把家里的裘皮衣服拿出来暴晒,说是怕潮湿,易霉变损坏。于是仆人把季家所有的裘皮衣服都拿出来,当着众人的面,将紫貂、青狐、银鼠、金豹、猞猁狲,一一罗列,然后用棍子拍打,从裘皮衣服上面打落下来的脱毛积地达三寸厚。这一举动,与现代人炫耀LV、爱马仕包包可谓异曲同工。

清末重臣荣禄也是一个爱显摆的主。清人罗惇日融的《宾退随笔》载,荣禄的面貌英俊,仪容举止风雅,对衣裳和装饰杂佩极为讲究,务必精好。每年的冬天自十一月起,到来年的元宵节,两个半月的时间,荣禄身上穿的貂皮袍子没有重样的,每天一件。为了方便区分管理,他的衣服内里都用布条标有号码,以避免重复穿着。衣服的款式也很有讲究,即使遇到大风雨,也要求四不露褂,意即不能露出裘皮的毛里子来。荣禄乃以这种奢侈性的炫耀,标榜自己的品位和身份实力。

如果清代有着完善的反腐监察制度,有官员身份的季振宜和荣禄想必也不敢这么高调炫富。毕竟清代的一品京官,年俸加上养廉银,也不过是数百两银子,至于从五品的都察院监察御史,年俸更是少得可怜,凭借正常的收入,显然是无法支撑这样的奢侈性消费的。若是被人曝光,成为了社会热点事件,朝廷彻查其收入来源,他们贪墨腐败的行为就会彻底暴露在公众的视野之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