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部子女“升迁”不能“太着急”

nx888 收藏 1 133
导读:当很多同学还在为找工作奔波时,22岁毕业仅半年的常骏生已成为望江县团县委副书记,引起网友广泛质疑。据悉,望江县委作出决定,对常骏生予以停职,同时成立由县纪委牵头的调查组,对有关事项进行全面调查。(5月16日《新安晚报》)   有背景。相信很多网友像笔者一样,都会习惯性地猜测:升迁速度如此之快,这娃肯定是“官二代”。哎,不幸又被言中了。原来常骏生的父亲是望江县编办主任,如此炙手可热的职位,其父在该县绝对算得上是一个人物。权力荫庇下,团县委副书记落在他儿子头上,也算“情理之中”。无独有偶。此前曝光



当很多同学还在为找工作奔波时,22岁毕业仅半年的常骏生已成为望江县团县委副书记,引起网友广泛质疑。据悉,望江县委作出决定,对常骏生予以停职,同时成立由县纪委牵头的调查组,对有关事项进行全面调查。(5月16日《新安晚报》)

有背景。相信很多网友像笔者一样,都会习惯性地猜测:升迁速度如此之快,这娃肯定是“官二代”。哎,不幸又被言中了。原来常骏生的父亲是望江县编办主任,如此炙手可热的职位,其父在该县绝对算得上是一个人物。权力荫庇下,团县委副书记落在他儿子头上,也算“情理之中”。无独有偶。此前曝光的揭东副县长“子承父业”已广为舆论诟病,而望江县这场有关权力的“父子二人转”游戏,虽然较之前者来的更隐晦些,但仍然经不起网友围观。

硬伤多。最直接的是“分身术”,常骏生的简历显示,其1990年出生,2010年6月专科毕业于池州学院,当年专升本考入池州学院全日制历史系;2012年6月,池州学院全日制本科毕业,当年8月底,通过事业单位考试考入望江县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局,当年12月,常骏生就成了副科级干部;2013年1月,从学校正式毕业仅半年,年仅22岁的常骏生当选为望江县团县委副书记。更吊诡的是,2010年9月25日,常骏生被招募到农村基层从事“三支一扶”工作。也就是说,2010年到2012年这段时间内,常骏生既在池州学院进行全日制本科学习,同时也在农村基层从事“三支一扶”全职服务。池州学院历史系一位老师也表示,在全日制本科学习期间,是不允许在外面进行全职工作的。这里,极有可能存在学历造假但更大可能是虚顶着“三支一扶”头衔不去上班,常骏生实际上仍在大学校园里读书。2年读罢,既获得本科学历,又顺利完成了为期2年的“三支一扶”志愿服务。由于政策优惠,凭借“三支一扶”身份之便,常骏生更容易考入当地事业单位,获取事业编制,同时也为日后晋升积攒政治资本。除“分身术”这一硬伤外,常骏生“本科”毕业后工作仅半年也并不符合擢升副科级干部的条件。

太着急。虽说80后已被指“暮气沉沉”,但90后趁机登上政治舞台,多少让人心理有点不适应。80后官员还在质疑声中艰难度日,90后官员就想跃跃欲试,恐怕为时过早吧。应当看到90后官员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更应当看到倒下的80后干部不是一个两个。前有27岁徐韬被免去湘潭副县长(按科级职务安排工作),再有25岁女镇长韩寒和其作为该市委组织部副部长的父亲在同一天辞职,后有29岁的揭东县副县长(副区长)江中咏被一撸到底。80后干部尚且“中枪”如此,90后官员乃至身后人当引以为戒,切莫太着急。没有过硬的学历背景,没有厚实的资历基础,没点出众的本事与能力,万丈高楼恐难一蹴而就,拔苗助长者最终只会是自尝恶果。可能某些官一代实在是“等不起”,一旦“权力过期”难免也会“夜长梦多”,在此背景下,官二代才会如此“急不可待”抢占“好位置”,借以保障权力的代际相传。我们并不反对干部子女做官,但“官二代”也得按着规矩来,升迁不能“太着急”。什么动辄“五年九岗”、“半年一升”的火箭操作还是少一些为好,至少人为痕迹别那么明显。干部子女从小耳濡目染加之父辈身后运作,可能当贫寒子弟还在官场中摸索门道的时候,他们已经试着要接替官一代的权力棒。此情此景,怎不叫人愤愤不平。“龙生龙凤生凤”,纵然这些所谓的“龙凤”天命所归,但仍需让我们看到一定的人事努力吧。先不论政绩如何,只要严格按照《公务员职务任免与职务升降规定》中的年龄要求,那怕你的每一次晋升都在“踩点”,我们也无话可说。但千万别拿什么“破格提拔”来糊弄我们,因为通常你们所说的“特别优秀”,我们真的是看不到也弄不明白。所以说,官一代们千万别“太着急”,过早的过多的谋划和干预子女的仕途,有时“急于求成”反而会演变为仕途的滑铁卢。还是按照《规定》来,多等个几年,熬够资历,30几岁出来做个书记县长什么的,我们也不能说什么,但是20几岁实在是太扎眼,除非真是具备程序与民意基础。但从最近“倒下”的火箭官员中知晓,有些恐怕完全不具备且还有些许仕途致命的硬伤,这大概也是人声鼎沸、民意汹涌的原因所在。

政府官员是一个特殊群体,在行使权力的同时自觉接受人民监督,这应成为一种社会共识。对于官员子女来说,当然有选择从政的权利,但不可否认的是,公众对官员子女从政非常敏感。尤其在自媒体时代,人人都是记者,人人都是评论员。可以说,大家对“火箭官员”背后可能存在的人际关系、权力影响、潜规则保持着高度的警觉,有时甚至到了“宁枉勿纵”的地步。公允地讲,集体围观下缺席理性审判,难免造成“误伤”。但事实证明,大多数的“有罪推定”都演变成了事实。这不得不让人深思:公平与正义到底离我们还有多远?应当看到,失去监督的信任往往是速朽的;必须清醒地认识到,任何信任都不是与生俱来、一劳永逸的,人民对公权的信赖也决不是一成不变的。人心与信任都是脆弱的,更需要公平与正义来呵护。我们相信,在一个法治彰显、公平公正未被权力扭曲的社会,人是可以通过努力改变自身命运的,而不是去羡慕、妒忌甚至怨恨那些“官二代”、“富二代”。同是追梦人,共享出彩的机会,在伟大的中国梦里,人人都是幸福者,那有空去羡慕妒忌恨哦!

当然,也可以推动世袭制度,大明王朝世袭百户、千户者也要等到他爹退休、儿子到法定世袭年龄才能行。不过现在不是封建社会了,不知道我提的这个世袭制老百姓能不能答应。所以说当今,这些官爹官妈们,为了遵守党的制度,请你们耐心一点如何?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