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艰苦朴素的几个故事

故事一:毛泽东穿着补丁衣服见张澜

毛泽东卫士长李银桥说:“进城后,毛泽东在香山双清别墅接待各民主党派负责人和各界代表、知名人士。他要见张澜前,吩咐我说:‘张澜先生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做了不少贡献,在民主人士当中享有很高威望,我们要尊重老先生,你帮我找件好些的衣服换换’。我在毛泽东所有的‘存货’里翻了又翻,选了又选,竟挑不出一件不破或者没有补丁的衣服。这就是毛泽东进城时的全部家当——没有一件像样的新衣服。因为他说过进京赶考的话。所以我说:‘主席,咱们真是穷秀才进京赶考了,一件好衣服都没有了。’毛泽东说:‘历来纨挎子弟考不出好成绩。安贫者能成事,嚼得菜根百事可做。我们会考出好成绩。’‘现在做衣服也来不及了,要不去借一件?’不要借了,补了不要紧,整齐干净就行。张老先生是贤达之士,不会怪我们的。”这样,毛泽东只好穿了补丁衣服见张澜,以后又穿这件衣服见沈钧儒、见李济深。郭沫若。陈叔通……。可我心里总有些难过。我们共产党打了天下,共产党的主席竟连一件没有补丁的衣服都没有。后来,毛泽东准备上天安门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我才到王府井请王子清师傅为他做了一身新制服(《走下神坛的毛泽东•毛泽东很土吗?》)。

故事二:毛泽东穿着破毛衣毛裤参加开国大典

卫士马武义说,毛泽东在开国大典礼服里面,穿了一套毛衣毛裤。它们都十分破旧,毛衣“左右两个胳膊一边一个大洞,还是在西柏坡时,韩桂馨(毛泽东卫士长李银桥的妻子)用袜子头给补上的。”裤子破得更厉害:两个膝盖也各有一个大洞,因为找不到这么大的袜子头,就一直‘破’着,致使毛主席两脚一蹬,竟然蹬到两个大窟窿里去了!不得不又把毛裤脱了下来,小心翼翼地重新穿好(《毛泽东贴身卫士回忆60年前的今天——开国大典前我为毛主席整理好衣装》,《现代快报》2009年10月1日)。卫士李家骥对这条毛裤的描述:1949年11月,北京的天气开始变冷了。一天夜里,毛泽东工作之余到院子里散步,一股股寒气向他袭来,冷得他直打战。警卫员李家骥说:“主席,外边太冷,回去加件毛裤吧。”毛泽东表示同意。李家骥把毛泽东的那条旧毛裤找出来,发现补丁叠补丁,已经破得不像样子了。据说这条毛裤毛泽东从长征一直穿到全国解放,李银桥的爱人韩桂馨曾给他缝补过多次。李家骥拿着这条毛裤掂量了好半天,才对毛泽东说:“主席,你这条毛裤实在无法再穿了,补丁压补丁,又厚又沉,还不暖和。我到管理科给你领条新的吧。”毛泽东摇摇头说:“不用。毛裤穿在里边,外边还要套裤子,这又不要什么好看。还是麻烦你想办法给我修补修补吧。”李家骥继续劝道:“主席,你看看这条毛裤已经补了多少次了,实在无法再补了,还是换一条新的吧。你是党中央的主席,叫管理科给你买条新毛裤完全是应该的,再节省也不在乎一条毛裤呀!”毛泽东坐在沙发上,点燃一支香烟,慢慢地吸着,听着李家骥的唠叨。他深思了一会儿,耐心地向李家骥解释说:“不论是谁都要注意节约,不能浪费一分钱。我们是为人民服务的,是人民的勤务员,当主席也不能比别人特殊,也不能脱离群众。现在我们国家很困难,很多群众还吃不上穿不上,他们连我这样的旧毛裤也没有啊!还是请你给我修补修补,不要花钱买新的了。”李家骥没有办法,只好拿出针线,细心地给毛泽东修补那条破得不成“形”了的毛裤。这条毛裤毛泽东一直穿到1956年,后来实在没法穿了才买了条新的,但他仍旧不舍得扔掉这条旧毛裤(《生活中的老一代革命家•“家丑不可外扬”》)。

故事三:毛泽东的毛巾被补了83块补丁。

毛泽东的管理员吴连登说:“毛主席进城以后一般都盖毛巾被,夏天盖一条,春秋盖两条,冬天盖三条,叠到一起。毛巾被破了用旧洗脸毛巾补,毛巾被最多补了八十三个补丁”(《揭秘毛主席私人仓库里的惊人发现》)。

故事四:毛泽东衣服的补丁是用“五颜六色”的布头补的

毛泽东的卫士长李银桥说,他“身上的补丁主要集中在外人看不到内衣、内裤及粗线袜子上。而且这些补丁‘千姿百态’,不成方圆,蓝布头、黄布头、灰布头,有什么碎布就补什么补丁”。“主席的粗线袜子上总是带着补丁,往往一伸腿袜子上的补丁就会赫然露出”(《走下神坛的毛泽东•毛泽东很土吗》)。

故事五:“从1953年底到1962年底,毛泽东没做过一件新衣服”

曾任毛泽东卫士长的李银桥说:“可能有人不相信。但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一一一从1953年底到1962年底,毛泽东没做过一件新衣服”(权延赤《走下神坛的毛泽东•毛泽东很土吗》)。对于这个说法,韶山毛泽东同志纪念馆的阳国利深信不疑。他撰文说:“据主席身边工作人员回忆,从1953年到1962年,毛泽东没有做过一件新衣服。”(《毛主席的睡衣打满补丁》)

故事六:毛泽东的亲属买不到火车票

“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了,韶山的乡亲获知毛泽东就是一国之主,奔走相告,高兴地说:‘今后天下姓毛了!’一些亲戚和乡亲一拨拨坐火车去北京城,有的要求当干部,有的要求安排工作,有的要求介绍求学读书,都被毛泽东劝了回去。

毛泽东的堂弟毛泽连、表弟李云凤也赶来了中南海探亲,毛泽东很高兴。破例放下了手上的工作,和他们坐在一起聊天、谈话,真是其乐融融,亲密无间。但说到要求安排工作的事时,毛泽东说:‘我当主席,是革命的需要,要替人民办事。过去的皇帝一上台,亲戚朋友跟着沾光,鸡犬升天,亲戚当皇亲,喊国舅皇姑,骑在人民头上耀武扬威。我们是革命者,不能搞打虎亲兄弟那一套,革命的目的就是要解放工农劳苦大众,为人民服务,为大多数人谋福利。’说服了两人,毛泽东用稿费给他们买了衣服、礼品,让他们在北京玩了几天,就要送他们回去。没想到,遇到难题了,当时快过年了,买票人很多,连续三天买不到火车票,警卫人员不得不到车站‘安营扎寨’,加入长队行列。最后,千辛万苦、费尽周折才买到车票,送两人回乡”(陈鲁民《从毛泽东买票难说起》,《解放日报》2012年1月30日)。

故事七:毛泽东提倡节俭,因为反对装修房子,搬离刘庄和菊香书屋

这是两个读者耳熟能详的故事:

(一)《叶子龙回忆录》说:“解放后毛泽东经常到杭州,开始时住在刘庄招待所。后来,为改善毛泽东的居住条件,地方政府对招待所进行了装修。毛泽东再到杭州时,发现了这一变化,很不满意,坚持搬到别处去住,从此再也没有住过刘庄。”相关文字于2007年9月16日在中国文革研究网上发表,帖子题目是《叶子龙:杭州刘庄招待所是毛泽东的“别墅”吗?》

(二)毛泽东入住中南海菊香书屋后,坚持勤俭节约。1966年,他于7月18日一回到丰泽园,发现园内所有的房子都修茸一新,正房向阳一面还新修了一道双夹道走廊,安上双层玻璃。毛泽东大为不悦,因为这样的修缮未征得他同意。他搬到中南海怀仁堂东侧的房子里去住了,一直住到1976年唐山大地震,住了十年。江青则在钓鱼台另住。毛泽东的新住处,人们通称“游泳池”,因为他住在游泳池旁。那游泳池,是毛泽东用《毛泽东选集》的稿费修建的。喜欢游泳的他,这样不出中南海也能游泳。游泳池分室内、室外两个。毛泽东住在室内游泳池之侧。他的住处,有一间不大的卧室,另有一间大厅,那是书房兼客厅。电影、电视和新闻照片中常常出现的,就是那间大厅。”(香港《文汇报》记者阮纪宏《张玉凤回忆在毛泽东身边的日子》)。

“日前,看到网友云中岳先生的博文《开国大典上毛主席咋那么‘寒碜’?》,笔者和广大工农群众一样,心中一阵酸楚。‘旧衣’和‘补丁’的穿着打扮,竟是人民领袖的模样!试想:不正是这样一位质朴无华的伟人和他率领的这样一支衣衫褴褛的队伍,历经几十年的不懈奋斗,打败了各式制服洋装扮相的敌人,才为劳苦大众创下了这一片新天地,建立了人民当家做主人的共和国吗?”(梁煜璋《穿着‘寒碜’的毛主席是“人”也是“神”!》)


本文内容于 2013/5/19 7:32:14 被代州虎骑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