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马士英的黑道与白道

sjkdhsdh_listen 收藏 6 990

明末马士英的黑道与白道---募死士伏皇城,诡名禁军,动曰废立由我。睚眦杀人,锻炼周内,株连蔓引。

清留云居士《明季稗史初编》卷十六:“都督多似狗,职方满街走,相公只爱钱,皇帝但吃酒。”(注:兵部有职方司;相公指马士英;皇帝指福王朱由崧崇祯皇帝自缢后被马士英等拥立为帝)

顾炎武,圣安本纪卷之六: 京城百姓,相聚搜杀士英故所部黔兵及其姻党,破人家、劫财物;总督京营戎政少保兼太子太保忻城伯赵之龙捕斩数十人,闭城门,遣人具启于清。

明史:“马士英,贵阳人。万历四十四年,与怀宁阮大铖同中会试。马士英庸琐鄙夫,饕残恣恶。而士英为人贪鄙无远略,复引用大铖,日事报复,招权罔利,以迄于亡。”意为平庸、卑鄙、贪婪而残暴。

“用 腹心阮大铖为添注尚书。又募死士伏皇城,诡名禁军,动曰废立由我。陛下即位之初,恭俭明仁,士英百计诳惑,进优童艳女,伤损盛德。复引用大铖,睚眦杀人, 如雷縯祚、周镳等,锻炼周内,株连蔓引。尤其甚者,借三案为题,凡生平不快意之人,一网打尽。令天下士民,重足解体。目今皇太子至,授受分明。大铖一手握 定抹杀识认之方拱乾,而信朋谋之刘正宗,忍以十七年嗣君,付诸幽囚。凡有血气,皆欲寸磔士英、大铖等,以谢先帝。乞立肆市朝,传首抒愤。”疏上,遂引兵而 东。士英惧,乃遣阮大铖、硃大黄、黄得功、刘孔昭等御良玉,而撤江北刘良佐等兵,从之西。时大清兵日南下,大理少卿姚思孝,御史乔可聘、成友谦请无撤江北 兵,亟守淮、扬。士英厉声叱曰:“若辈东林,犹藉口防江,欲纵左逆入犯耶?北兵至,犹可议款。左逆至,则若辈高官,我君臣独死耳!”力排思孝等议,淮、扬 备御益弱。会良玉死,其子梦庚连陷郡县,率兵至采石。得功等与相持,大铖、孔昭方虚张捷音,以邀爵赏,而大清兵已破扬州,逼京城。”

五月五 月三日,王出走太平,奔得功军。孔昭斩关遁。明日,士英奉王母妃,以黔兵四百人为卫,走浙江。经广德州,知州赵景和疑其诈,闭门拒守。士英攻破,执景和杀 之,大掠而去。走杭州,守臣以总兵府为母妃行宫。不数日,大铖、大典、方国安俱仓皇至,则得功已兵败死,王被擒,次日,请潞王监国,不受。未几,大兵至, 王率众降,寻同母妃北去。此即大器等之所议欲立者也。”

注:锻炼:形容对判罪的文辞很有研究;周:周密;内:通“纳”,使陷入。指罗织罪状,故意陷人于罪。

鲁迅《反对“含泪”的批评家》:“便加以和《金瓶梅》一样的罪:这是锻炼周内的。”


0

发表评论

5条评论
7楼antihunter001

投降的东林党人就象下了水的失足女一样,看见为国而死的人,就象看见处女一样,眼红,嫉妒,仇恨,想尽办法拉人下水,往人身上泼脏水,来证明所有人其实跟自己一样。

6楼zhangzizhong1940

更令东林君子们颜面尽失的是,1645年多铎攻破南京生俘南明弘光皇帝之后,南京城中的东林君子在钱谦益、赵之龙的率领下全体开门迎降,倒是被东林君子们极力攻击污蔑的“阉党首逆”马士英拥送太后入浙江寻找抗清武装以图东山再起。弘光朝廷灭亡后,马士英南走浙江杭州、绍兴等地,奉着他的母亲假充皇太后,跑到方国安军里去,因此又生出来伪太后一案。最后入太湖投长兴伯吴日生军中继续抗贼,斗争失败后被建州军于太湖擒杀。一说马士英遁逃台州后,入四明山削发为僧,清兵剥其皮,实之以草,极为惨烈,却被东林称为“马瑶草生怀瑶死怀草”。

在南京城破后,清军统帅多铎和宁死不降的弘光朝礼部主事黄端伯之间的一段对话颇能反映马士英的气节。黄端伯听说赵之龙、钱谦益等人献门率众投降,在城门大书数字“大明礼部仪制司主事黄端伯不降”因而被抓捕。在审问中:

多铎拍案叱喝:“你认为弘光帝是何种人物,想为他一死?”

黄端伯朗言:“皇帝圣明!”

多铎问:“马士英,又怎样呢?”

黄端伯:“马士英,忠臣也!”

多铎又可气又可笑,问:“马士英乃大奸臣,何得为忠?”

黄端伯说:“马士英不降,拥送太后入浙江,当然是忠臣。”他指着已经剃发易服的赵之龙等人说:“这些人才是不忠不孝之人。”


5楼aweisizijue

顾炎武,圣安本纪卷之六: 京城百姓,相聚搜杀士英故所部黔兵及其姻党,破人家、劫财物;总督京营戎政少保兼太子太保忻城伯赵之龙捕斩数十人,闭城门,遣人具启于清。

顾炎武当时从镇江往南京去任职,还没到南京,南京就失陷了,也就是说顾炎武根本没亲眼见过京城百姓搜杀士英故所部黔兵及其姻党。不知道是听别人说的还是自已臆想的。当时清军南下,马上就要到南京了,一般百姓逃难还来不及,还有空去报仇吗?而且不止杀的黔兵,还杀了其姻党,不仅破了人家,还劫了财物,这哪里是报仇,分明是乘乱抢劫嘛!

文中写的东林党人劝阻马士英不要派淮北军马去抵御左良玉,却从没人去劝左良玉顾全大局,不要兴兵,不但如此,左良玉兴兵背后反而有东林党人相邀的缘故在。东林原本想立的潞王更是毫无节操,清军以一来就投降了,连弘光帝都不如

4楼风楚


马士英是抗满英雄,他奋战到了最后,被俘后,他被满清剥皮实草,死得极其惨烈。

马士英也许有很多不足,但在民族大义上,他一点不逊色于史可法,他也是民族英雄。

仅仅因为政见不合,就利用手中的话语权对别人大泼脏水、百般诋毁,这些东林党人实在是太可恶了。


3楼风楚


南明朝廷中马士英可谓鼎鼎大名。在这里我们且不说生前到底是不是东林党人口中的“大奸臣”,我们就说说马士英是如何死的,和直接相关的“东林忠臣”的表现。

其实本来马士英之死本无可论之处,因为清史和清廷档案记载都十分清楚,且当时浙江一带知道的上上下下的人也很多,也都是亲眼目睹的。马士英在弘光朝覆灭后,被南明唐、鲁两王势力拒之门外,马士英于是盘桓于浙江一带,期间多次参与反清战役,直到在江浙一带最强大的抗清势力吴易吴日生的部队兵败后,马士英亦遁入空门躲避清廷缉拿,后因叛徒出卖,被清廷抓获,最终不屈就义。

顾诚先生在《南明史》也对马士英之死有详尽的记录描写:

清实录记载,顺治三年六月2二十日:浙闽总督张存任疏报:副将张国勋等进剿太湖逆贼,擒获伪大学士马士英、长兴伯吴日生、主事倪曼青。捷闻,令斩士英,其有功将士,所司察叙”。蒋良骐《东华录》卷五,“(顺治三年)六月,浙闽总督张存仁疏报:副将张国勋进剿太湖逆贼,长兴伯吴日生、主事倪曼青俱被获,伪大学士马士英潜遁新昌县山内,都统汉岱追至台州,马士英属下总兵叶承恩等降,并报称马士英批剃为僧,即至寺拘获,并总兵赵体元,令斩之”。······马士英在唐、鲁两政权中几乎成了过街老鼠,他并没有因此就转头清方,而是尽力以抗清的实际行动改变自己过去的不佳形象。清方档案证明,马士英曾经多次参加渡钱塘江攻余杭、富阳以及会攻杭州之役。1646年六月浙东兵败,马士英逃入四明山削发为僧,被俘就义,实属难能可贵。相形之下,黄宗羲、张岱在鲁监国政权处境困难时,转入清方统治区遵制剃头,以明朝“遗民”自居,既不能见危授命,也大可不必那样义形于色的痛斥“奸臣”马士英以显示自己才是正人君子。

其实顾诚先生说的是参与《明史》实际上总纂的万斯同,对马士英之死的不实、甚至污蔑之词。而万斯同其实是黄宗羲在康熙十八年清廷下令由黄宗羲“入局主持”,黄宗羲实际派自己高足万斯同、万言叔侄编纂,也就是说对马士英之死的污蔑,是黄宗羲授意的。

上面我说了,各种档案资料,和当世之人都很清楚知道马士英被俘就义而死,黄宗羲等人不敢直接污蔑马士英之死,而是在《明史》马士英传中这样写:

“士英与长兴伯吴日生俱擒获,诏俱斩之。事具国史······而野乘载士英遁至台州山寺为僧,为我兵搜获,大铖、国安父子先后降。寻唐王走顺昌。我大兵至,搜龙扛,得士英、大铖、国安父子请王出关为内应疏,遂斩士英、国安于延平城下。”

注意,马士英之死明明没有任何疑问,东林党人也承认是“事具国史”,却偏偏加一段“野史”,故意写马士英被俘后,大铖、国安父子投降,暗示马士英也同时投降了,随后清廷发现马士英、阮大铖、国安父子有通敌文书,于是才将已经投降的马士英等人杀害。杀害的地点居然是福建延平城(事实上马士英始终在浙江北部,和福建根本风牛马不相及)。

东林党人故意将根本经不起推敲的史料故意放在正史之后,其目的不言而喻,就是要搞臭为国就义的马士英,把他说成投降不忠后,才被杀。

东林党人的流毒也确实有不少人中招,后世一些没有认真研究南明史的人,就由此认为马士英确实是投降被杀,如谢国桢先生在《明清之际党社运动考》一书直接沿袭投降说,道:“后来士英投降清朝,也被害了。”

这段文字的用意之毒,当真是其心可诛!!!

且不论马士英生前到底是不是大奸臣,但是他已经以自己行动为大明朝英勇就义,我们至少连这一点不能否认,就算马士英再不济,也不能让他在杀身成仁做了烈士后仍让他蒙受不白之冤。

相比之下,黄宗羲、张岱等人就是眼见南明势力不成事了,于是赶紧弃主而去,从己方地盘跑到敌占区剃了头做顺民以求活命,拖着根辫子称自己是“明朝遗民”。更可恶的是,他们反而继续污蔑真正为大明朝效忠死节的烈士是“投降被杀”,其品德到底如何,大家真有目共睹了!

其实为人冤枉的,当时又何止马士英一人。弘光朝覆灭,大臣殉难的有高卓、张捷、杨维桓等,其中张捷、杨维桓是东林党人口中所谓逆党分子,然而二人均在南京城破时自杀殉国。尤其杨维桓,是全家老小一起死节,但是他和马士英一样,在阖家死难殉国后竟然被人污蔑为杀妾潜逃而遭乱兵殴打致死。造这种恶毒谣言的人,真可谓“舌可犁也”!

东林党人,嘿,正所谓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


2楼sjkdhsdh_listen

京城百姓痛恨马士英故所部黔兵平日横行霸道,残害人民,相聚搜杀黔兵及马士英姻党,一时奸党人士惴惴不自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