毙命在中国的日寇将官

大洋飞鲨 收藏 15 30334
导读:侵华日军有多少将军级高级将领在中国毙命,迄今学界有不同几组数字。《血祭太阳旗》一书披露,在华毙命的日军将领共有129名,其中大部分是被击毙的。《走向神社的哀歌》一书中收录了138名毙命于中国的日军高级将领名单,其中从甲午海战到“九·一八”事变前为20人,“九·一八”事变后到抗战胜利期间为96人,战后为22人。 即使在抗战条件最为艰苦的1944年,仍有多名日军高级将领被中国军民击毙。 最“惨”最“窝囊”的将军 这些亡命之将,大多数是被中国抗日军民击毙,余下的有自杀、病亡、事故等多种死法,其中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侵华日军有多少将军级高级将领在中国毙命,迄今学界有不同几组数字。《血祭太阳旗》一书披露,在华毙命的日军将领共有129名,其中大部分是被击毙的。《走向神社的哀歌》一书中收录了138名毙命于中国的日军高级将领名单,其中从甲午海战到“九·一八”事变前为20人,“九·一八”事变后到抗战胜利期间为96人,战后为22人。

即使在抗战条件最为艰苦的1944年,仍有多名日军高级将领被中国军民击毙。

最“惨”最“窝囊”的将军

这些亡命之将,大多数是被中国抗日军民击毙,余下的有自杀、病亡、事故等多种死法,其中最“惨”最“窝囊”的,当属死在齐齐哈尔的两个少将。

1939年9月,在与齐齐哈尔邻近的诺门坎地区,爆发了一次险些改变世界的大战:小松原太郎师团长率日本关东军二十三师团为主的日满军,对阵朱可夫军长率远东军第57特别军为主的苏蒙联军。这一仗是日军对苏联的试探进攻,如果打赢了,就北上进攻苏联;打不赢,就南下向美国使劲。结果是日军被打得溃不成军,北进计划破产,于是,不久爆发了太平洋战争。

诺门坎之战,日军主力二十三师团几乎全军覆灭,参战总人数15975名,损失了12220名,伤亡率达到80%。

战斗结束后,二十三师团少将酒井美喜雄、少将冈本德三死在齐齐哈尔。

酒井美喜雄:自尽后被砍头

诺门坎开战时,冈本德三大佐是七十一联队联队长、酒井美喜雄大佐是七十二联队联队长,两人是二十三师团的两员大将,挨肩的难兄难弟,在诺门坎一直在一起作战。

1939年7月2日,步兵第七十一联队、七十二联队,向哈拉哈河两岸的苏蒙军发起进攻。3日晨,酒井美喜雄联队和冈本德三大佐的步兵第七十一联队全歼蒙骑兵第六师第十五团。苏蒙军组织强大的反攻,步兵、骑兵、坦克向这两个日军联队反复攻击,战斗越打越残酷,日军联队损失惨重。冈本、酒井疯狂采取“肉弹攻击”,命敢死队士兵抱着反坦克地雷、燃烧瓶,喊着“天皇陛下万岁”冲向苏军坦克。7月13日,日军细菌战专家石井四郎大佐,在哈拉哈河上游散布鼻疽、伤寒、霍乱和鼠疫菌,企图以此消灭苏蒙军的有生力量,结果反倒伤了不少自己人。

8月20日,苏蒙军转入全面反攻,朱可夫中将指挥500辆坦克、500架飞机、385辆装甲车和8万名步骑兵,全部投入哈拉哈河至边界之间的狭长地带。

24日凌晨3时,苏军数十架飞机贴着沙梁飞来袭击,一次又一次地俯冲轰炸和扫射,接着坦克包围了酒井联队,酒井再次下达以“肉弹”与坦克同归于尽的命令。战斗中酒井身负重伤,左臂被炸断。

9月12日,酒井被送往齐齐哈尔陆军医院。15日,酒井躺在病床上,获知关东军以最惨痛的失败结束了诺门坎大战,越想越窝囊,于是写好遗书,面向东方遥拜后,剖腹自杀。

酒井美喜雄切腹的时候,一不破大动脉,二没刺坏肠肚,血不喷溅,屎不泄出,最后只好由助手割下头颅。

按日军规定,大佐战死可追晋少将。酒井虽不是战死的,但自杀很“酷”,死后得了少将军衔。

冈本德三:被伪军活劈

冈本德三与酒井美喜雄并肩作战,但死得“另类”。

诺门坎战斗打到7月4日,师团参谋长大内孜被击毙,冈本德三联队长升为师团参谋长。

20日,苏蒙军大反攻。30日夜,苏军打到师团指挥部家门口,冈本德三亲自上阵,可他刚跃出战壕,就被手榴弹炸烂膝盖。军医部长村上德治大佐舍命将他背回,用手电筒照亮给他截了肢。战后,冈本德三被送到齐齐哈尔陆军医院,躺在床上被授予少将军衔。

诺门坎战役中因兵力不足,一些伪满军也参加了战役。先参加战斗的是以蒙古族为主的伪兴安师、第十军管区,但这些部队极为厌战,一开战就全线崩溃。日本关东军急调日军赴前线的同时,调驻齐齐哈尔第三军管区属下的石兰斌部,组成石兰支队。

伪军少将旅长石兰斌的步骑兵投入战斗,由于死伤惨重,而且有整排整连的人投奔了苏蒙军,因此不几天就撤出了战斗。

石兰斌,江桥抗战时是马占山部第三旅参谋长,后任骑兵五十五团团长。骑兵五十五团在会攻哈尔滨时表现得那是相当英勇。可叹的是,马占山退入苏联后,石兰斌领全团600人投降日寇,反过来“讨伐”孙鸿裕的救国军。本是抗日队伍现在打了自己人,官兵们极为不满。爱国军人第三连上尉连副郭凤来带兵起义,重举义旗,五十五团士兵群起响应。石兰斌众叛亲离,仅带三四个人跑到齐齐哈尔。

现在,石兰斌又带部下中国士兵为日本鬼子卖命,跟苏联坦克拼刺刀,士兵的不满程度是可想而知的。

从诺门坎回来后,石兰斌部的伪满军伤兵,积怒如火。一是多年来受日本人的气太多了;二是这仗为日本人死了无数的弟兄;三是受伤后没人管;最重要的是,自己本是抗日战士,却被迫为日本人打仗,种种怨恨齐集心头。

1940年5月13日,伤兵们以要求落实伤员待遇为名找日本人算账,可找谁谁不管,于是,伤员们找到了大官——师团参谋长冈本德三。冈本德三少将根本没把这些中国人放在眼里,不说人话,不讲人理。打过鬼子,这回又是从死人堆里爬回来的伤兵们,新仇旧恨齐上心头。争吵中,一个老兵抽出战刀,将冈本德三一刀劈死。老兵刀法极好,一刀下去,从肩膀到裤裆一分为三。用日本人自己的话说,叫宫本武藏式。

一个将军,让“自己人”劈死,这是极其丢人的事,日本人对这事不敢声张,上报时说,冈本德三少将是让一个精神病人砍死的。但是还有人知道当年的事情真相。这一事件,大大震撼了日本关东军。师团参谋长冈本德三也创造出一个之最:日本历史上唯一一个让伪军活活劈死的将官。

本文内容于 2013/1/15 19:19:29 被大洋飞鲨编辑

2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