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国应该对安培的“和善”之钩提高警惕

安培胜选之后,很快就释放出了要与中国和好的信息,我们的专家们称之为“善意”,某些专家还从这些所谓的“善意”中,猜测出中日关系很有希望能和好,甚至有个别专家断言,安培放弃对华强硬立场的可能性超过了50%。(这些专家的话语意思,都是通过央视节目播出了的。)

安培放出的所谓和善信息有:1是宣布日本暂缓在钓鱼岛派驻公务员;2是宣称日中关系,是日本在对外关系中的很重要的关系之一;3是宣布决定派特史访华进行勾通;4是据说安培还可能任命所谓的亲华派人物担任外相(现在证实不是);5是同时安培也表示要与韩俄搞好关系等等。

不过安培在释放上述信息时,同时也释放了如下强硬信息:1是钓鱼岛是日本领土,是不能谈判的,还必需加强防卫;2是派出军机进入钓鱼岛上空拦截中国海监飞机;3是准备用强硬派的人物担任防卫相(现在证实是这样),以便推行建立国防军的计划;4是宣称加强日美同盟关系是日本的首要任务;5是仍然坚称不打算改变选举前的所有承诺与立场等等。

如果人们只单从安培释放的善意信息来看,专家们以“善意”来解读和判断安培也不为过;如果只单从安培释放的强硬信息来看,似乎在安培身上找不到一点善意;所以,我们的专家们只单从安培的所谓“善意”去解读和判断安培,去解读和判断中日关系之走向,是非常偏面和非常危险的。


不管从安培的选前选后之言行,还是从安培一面阳一面阴之嘴脸来说,只能说安培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两面派,滑头鬼;这就如奥巴马一样,一边对中国人戴高帽子,作空头承诺,另一边又给中国制造麻烦,对中国进行围困,把中国人愚弄得团团转;这能说奥巴马对中国是友善的吗?

所以说,就凭安培的几个所谓的善意言论,我们的名嘴专家和媒体说客,就断定与猜测安培会改变右派立场,中日就会友好,钓鱼岛问题就有可能会得到和平解决,这未免也太主观,太幼稚了吧。

好在如今对荒言和吹牛不进行追究,不然这些只凭自己的主观意愿和立场而作出的,十测十空的分析与猜测结果记录来看,这些专家就是有十张精英皮,也早就扒光了。


当然,如果中国在保持与缓和中日关系上的目的,就是为了达到多一个建交国家,为了为中国的外贸数字增加一些看点,为了能尽快实现那好听的东北亚自由贸易区之梦想,而不必考虑自己的国家利益,不必顾及自己国家在国际上的战略得失,自然怎么做,怎么判断都行。


如果是这样,那我们国家又何必养着这么多当高参的专家呢?而这些所谓的专家又何必找这种理由,那种理由来为自己的口舌作掩护呢?也难怪有个别专家,把建立政冷经热的中日关系当成为最理想的选择。


可见这种所谓的专家,在他们考虑外交关系时,在他们心中,除了钱还是钱,根本就没有考虑自己国家在维护领土主权上,在国际战略地位上,在是否有利于己,还是有利于敌上进行过得失衡量。


这也说明,这些所谓的专家,他们根本就不懂得外交之重要性与技巧性,只是闲得没事干,胡乱信口开河而已。

我就想不通,我们国家的所谓现代派的,有所谓高学历或是留洋镀金过的精英们,一旦得到权位和名位后,就会变得如此幼稚,变得如此不关心国家的利益呢?

说他们笨,又不象,因为他们在争位谋利上个个都是高手,精明得很,察颜观色也很利害,所以都混得春风得意;为何在国际关系中分析对手,判断对手上就如此不准呢?这不得不让人坏疑他们内心深处,是否还装着什么秘密?



按我看,安培至所以要对中国和韩俄发出缓和信号,只不过是为了先缓解日本的外交孤立现状,先为日本的经济止血,先缓解日本民众对日本政权的不信任问题,以便巩固自己刚上台时的执政地位,站稳脚根。


安培也很明白,要恢复日本的经济,就不得不要缓和决定日本经济死活的日中、日韩、日俄关系,所以说,安培的这些所谓“善意”只不过是安培施展的权宜之计而已;这点从安培使用“暂缓”一词中,也就很容易看出来。


我敢肯定,只要中韩俄能上安培的和善鱼钩,能邦助他恢复日本经济的活力,或等到安培找到能替换中韩市场的办法之后,安培就会立马从“和善”中露出其右翼份子的凶相,安培用于稳住中国的“暂缓”时限也就到了头。


到那时,安培就会从容不迫地,一个个地落实他的竞选诺言了。而相信他的中韩政客与中韩精英,也就成为了安培不花钱雇佣的抬轿子者,而且都是来自不情愿的对手之中。


到那时,出现一方因巧施计谋钓得大鱼而洋洋得意,而另一方因判断失误而愚蠢上钩,落得尴尬万分之对比情景,也就会成为必然。

所以,我希望我们国家的精英和决策者,对安培的所谓“善意”不要过于乐观,不要过早表态和过早的作出回应为好。我们还是遵照我们祖先们留下的经验之言:“听其言,不如观其行”去做更可靠。


当然,安培如果能真正的理解我们的善意,能真正的放弃右倾而强硬的危险理念而改变立场,并用行动来证明,我们自然应该欢迎,并应该与他合作,因为这对大家都有好处。但依我判断,这种可能微乎其微,不信就等着瞧。


但是,如果安培放出的善意只是一种诱饵,只是一种权宜之计,只是想通过暂时恢复与中韩的所谓“友好关系”,利用中韩邦他提振不断滑落的日本经济,以获得随后与中韩强硬对立的资本。


如果是这样,这就如中韩在邦一个奄奄一息的,但一心要把中韩打翻在地的凶险对手输血一样,那我们的怜惜或幼稚做法,也就变相成为自己邦敌人杀自己一样之愚蠢。




大直言 2012.12.25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