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来讲讲曾经感觉到有可能当烈士的经历

在一线的整整十年中,参与抓捕了很多乱七八糟的违法犯罪嫌疑人,小到赌博、嫖娼、吸毒、盗窃等,大到故意杀人、绑架、爆炸、强奸、投毒、贩毒等,以平均一个月6次成功抓捕计算,十年约720次,但有两次感觉到有死亡危险的,而且都是因为同一个指挥者引起的。

一次是200X年X月X日凌晨1点,那天是我生日,四个人刚抓到一个持枪贩毒的,缴获一把仿六四式手枪及若干子弹,并掌握到还有几个同伙带着枪在某个出租屋内。结果XX中队长决定留下一个看守先抓到的那个,另三人立即对另几个嫌犯实施抓捕。我作为副职立马提出异议,认为应立即向领导汇报请求支援(最起码受伤了也会有人及时抢救),并对那个出租屋先行进行监视,结果被XX中队长当场否定,他坚持三人不经汇报直接实施抓捕,并讥笑我警校毕业的学到的就是胆小。我是一肚子火强忍着。我当时估算到自己有一定的可能性牺牲,枪法再好,也没把握在室内能占到什么优势,而且对方的短铳杀伤面积也大。我想直接向局领导汇报,但犹豫了。到了现场,没有防弹衣,没有守外围的,也没有接应的,我只能硬着头皮上。三个人中年纪最长的(当时大概45岁,已经有老花眼了)冲在最前面,而且他连配枪都没拔出来,我当时心想他是不是活腻了。我紧跟第二,心想有危险了要照应一下老同志,并把子弹先上了膛,担心随时爆发枪战。XX中队长提着枪跟在最后面......无语,什么意思,是不是等有人牺牲了,他好行动?说实话,如果真有人受重伤或牺牲,他要负主要责任。踹门进去后,我用力踢每一扇半掩着的门,并很小心地搜了每个房间的每个角落和衣柜,甚至天花板都看了,空无一人(如果先监视的话,说不定可以等到他们回来的时候再抓),只在床的靠背中搜出几支自制短铳。然后搜了屋顶,一颗悬着的心这时才放下来。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这次愚蠢的、冒险的抓捕行动,我不想当烈士,也不想看到有兄弟成为烈士。

还有一次,事隔几个月后一天半夜,掌握到某公寓楼某房间内会进行海洛因交易,两名犯嫌人有无武器不明。我们六个人,四个民警,两名协警,两把枪。一开始大家为了避免等到天亮,一致决定以某欺骗方法骗开门,然后XX中队长说要和我先持枪进入控制,其他四人再跟上。我又提出异议,因为门入口太小,六个人不可能同时冲进去。那么小的空间,如果持枪的两个人先进去,万一发生夺枪走火怎么办。我认为应趁两名犯嫌人还没反应过来时,先让两名民警先冲入控制对方双手,然后我和XX中队长随后立即跟入用枪进行控制,一旦有危险就立即开枪击伤或击毙目标,另外两名协警最后跟入协助抓捕。结果又被当场否了(我不知道XX中队长是不是容不得别人提半点意见),没办法,开门后我和XX中队长冲进去,和那两人几乎撞了个满怀,但他们被枪指着头后直接都“卟”的一声跪下了,没有反抗。又一次luck。

另外还两次因为XX指挥不当,发生搏斗,其中一次逼我用枪砸别人的头,一次害我鼻子被击中一拳。

十年中仅受的两次小伤,都有他的份。第一次是在某次街面抓捕过程中我和另一个同事突袭把盗窃嫌犯已按倒在地控制住,他莫名其妙冲上来用警棍电击嫌犯,结果把我也电到了,嫌犯挣脱逃跑,追出两条街才追上,在一工地石灰坑里我跟嫌犯扭打了半分钟左右才锁住他的喉咙,害我身上多处受皮外伤。

说实话,我不是胆小,读高中时我就一个人挟着铁锤去跟一群欺侮我的社会小混混叫板,参加工作后每次抓捕都是我抢着踹门、爬阳台。但我现在真不想犯不该犯的错误,我更不想当了烈士还被人笑话是白痴烈士。

再说,哪个烈士的老婆不是两、三年后带着抚恤金成了别人的老婆,哪个烈士的儿女不是做了别人的儿女,哪个烈士的父母不是痛不欲生,没一个人真的想当烈士。

于是后来我碰上机会就选择了调离,再跟着XX混下去,不死也要挂重彩,到时候对不起自己的家人,也给单位造成负担。

但说实话XX中队长平时对我不错,线索也多,喝酒也爽快,但我实在反对他那种不经思考、不要命的工作方法,他像张飞一样只能做兄弟,不能当指挥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