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21日结束的日本民主党党首选举中,现任首相兼党首野田佳彦以压倒性优势获胜。靠着对华强硬的招牌在选举中大捞好处,这招小泉纯一郎、安倍晋三等都用过,在全国向“右”转的日本并没有什么令人惊奇之处,但野田在钓鱼岛问题上借助石原慎太郎的推手搅动的大风大浪真的只是一场“政治戏剧”吗?有媒体抓住野田那句“不知事态会如此严重”的话,解读出他的态度有“软化”迹象。但更多的分析却看不到双方怎样才能谈下去的希望。日本TBS电视台21日评论称,日本政府必然将坚持其“国有化”主张,并期望中国“理解日方”,接受既成事实,但中国怎么可能理解呢?21日,日本方面宣称,又在钓鱼岛附近海域发现3艘中国渔政船,而日方已做好“相互监视长期化”的准备。俄新社的评论说,中日的最新冲突很有可能以渐渐平息的方式结束中日两国打一个平手,然后等待下一轮的升级。

野田顺利保住位子

据日本《读卖新闻》21日报道,在当日结束的民主党党首选举中,现任首相兼党首野田佳彦以“压倒性优势”获胜。在民主党国会议员、地方议员、普通党员和非党员支持者票数计分总和的1231分中,野田独占818分,而其他3名候选人的得分加起来仅是野田得分的不足一半。

《读卖新闻》称,这一结果符合此前舆论预计,这也意味着踌躇满志的野田可以相对安心地统领民主党多数派面对可能的11月份的众议院选举。但共同社分析认为,野田以较大优势在党首选举中胜出“并非众望所归,而是党内消极信赖的结果”。在经历鸠山和菅直人两任“短命首相”后,民主党内避免首相一年一换的意见无疑是野田当选的一大助力。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21日在例行记者会上回答有关“如何评论野田佳彦蝉联民主党党首”的提问时简单地说:“这是日本的内部事务,我不做评论。”

石原慎太郎21日在被记者问及“对于野田的再次当选有何感想”时说:“没有任何感想,赶紧解散国会。”目前,石原的儿子石原伸晃成为自民党总裁选举有力候选人,将来也有可能成为首相候选人,因此石原现在极力批判野田,尽管两人曾在购岛问题上大唱双簧。

美国政府虽然对野田再次当选表示欢迎,但却认为野田连任后日本政坛的“不稳定性会增强”。

日本国内外的这些反应正是野田困难处境的真实写照。共同社评论说,连任党首的野田的当务之急是“解决领土争端”,特别是缓和因钓鱼岛“国有化”而紧张的中日关系,一旦决策失误,不仅野田政府会面临下台风险,甚至可能升级为卷入相关国家的国际纷争。

法国《解放报》评论说,中日钓鱼岛怒火越烧越旺,不过,在这场“中日较量方程式”中,野田政府的态度才是最后的“未知数”。野田顺利连任民主党党首,他在钓鱼岛事件上敢走多远还有疑问,也给中日东海之争埋下了猜疑。今秋可能会举行的国会选举中,素有“日本勒庞(法国极右翼政客)”之称的石原慎太郎很可能会再次煽动“民族主义”给他支持的势力争取选票。

“一场消耗战不可避免”

日本海上保安厅21日称,当天又在钓鱼岛附近海域发现了3艘中国渔政船。这样,从18日开始到21日,共有17艘中国海监船和渔政船进入钓鱼岛海域。

日本时事通讯社21日报道称,中日船只在钓鱼岛海域的对峙可能陷入长期化。在中方一侧有“历史最多的”十几艘公务船只在钓鱼岛附近海域巡航,在较远处的海域还有数百艘中国渔船进行捕鱼活动。

“(对中国的)一场消耗战已经无法避免”,日本《每日新闻》21日得出结论说。报道称,日本海上保安厅已经从全国调集30艘巡视船,确保对中方海监船轮换实施“一对一盯防”,这是“前所未闻的临战态势”。 鉴于中国没有退去的迹象,海上保安厅官员声称,“做好了互相监视长期化的准备”。对中方船只的警备打乱了日本海保的日常工作部署,海上保安厅第1管区(北海道)22日至23日的海难救援演习已经取消,官员也进入全面警戒状态。

针对中国渔政船与海监船在钓鱼岛周边航行的问题,日本国土交通相羽田雄一郎21日也表示:“将做好长期化的心理准备,关注对方动向,同时强化海上保安厅警备体制来加以应对。”

不过,时事通讯社援引日本海上保安厅官员的说法称,日方认为中方可调动的公用船只超过1000艘,而日本可调动的为350艘,相比于中方“庞大的预备队”,日方的船只数量相对较少,而且为了保证日方海上警备人员的人气,在钓鱼岛海域日方常驻船只数量不可能很多。因此一旦陷入与中方打“长期化的全面战”的情况,“日本将会陷入不利”。

《朝日新闻》21日报道称,日本方面并不希望中日因钓鱼岛问题而引发的紧张局势持续下去,因此会在适当时候放出“和解信号”。《产经新闻》21日报道称,原定出任驻华大使、但于16日去世的外务省审议官西宫伸一的葬礼告别式当日在东京举行。中国驻日大使程永华出席了告别式,日本外相玄叶光一郎代表日本政府吊唁,吊唁词称,原本希望西宫能够在中日关系“异常艰难”的时刻发挥重要的作用,但现在结果“非常的令人遗憾”。

尽管此前一天野田“不知事态会如此严重”的表态被一些人分析为“示软”,但野田21日再次当选后释放出的信号怎么看也不像是做好了“和解”的准备。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官房长官藤村修在21日上午的记者会上表示,首相野田佳彦将于24日至27日赴美国出席联合国大会,目前正在研究如何结合“法律统治”这一联大主题,就钓鱼岛及竹岛(韩称独岛)等领土问题演讲。而在此之前,野田也表示,钓鱼岛“国有化”方针不会改变。

英国广播公司21日报道称,日本拒绝将钓鱼岛问题送交国际法庭。日本外相玄叶光一郎说,钓鱼岛是日本固有领土,毫无疑问,因此现在并不觉得有必要将问题送交国际法庭裁决。

日本NHK电视台21日报道称,日本共产党党代表志位和夫21日和日本官房长官藤村修会谈,他建议说“日本政府一直坚持的立场是‘钓鱼岛不存在领土问题,因为钓鱼岛是日本固有领土’,就是这个立场让中日交涉总是不欢而散。现在日本政府应当承认钓鱼岛存在领土纷争,然后冷静地进行外交交涉。即承认中日间有领土纷争这一事实,然后和中国交涉比较好。”但是,他的建议被藤村修断然拒绝了,藤村修回答称,“钓鱼岛不存在领土问题的政府立场是不会改变的。”

“现在只能说野田政府没有更强硬,而不能说是软了”,中国社科院荣誉学部委员冯昭奎21日这样告诉《环球时报》。他认为无论是日本政府买岛,还是中国派海监船巡航,都无法马上解决钓鱼岛问题,双方都会做出钓鱼岛问题长期化的准备。而中日在海监巡航常态化、钓鱼岛“国有化”各进一步之后,退是不会退的,而会陷入一种僵局,这种僵局实际上就是学者所称的“中日共管”,在这种情况下,应建立一个危机管理机制,约束双方政府管理船只不要起冲突。但这只是一个过渡期。

中日是否还有回旋余地

“在钓鱼岛问题上,距离对方底线越来越近的中日双方是否还有回旋的余地?”日本《Acura》周刊21日提出这一尖锐的问题,并评论说,双方看似都放下了强硬的、不与对方商量的架势,但是实际上谁都不愿意后退一步。民族主义的烈火正在东亚岛屿争端问题上燃烧,这成为了双方政府强硬、或者说不得不强硬的背后原因。

日本媒体普遍的基调是悲观。日本富士电视台21日称,中日两国均表示针对对方的外交对话渠道“随时开放”,这是目前中日外交僵局中最值得乐观的事情。但中国要求日本撤回其钓鱼岛“国有化”的决定,这对于日本政府而言难以接受。这意味着双方即使坐到谈判桌前,也几乎没有“共同语言”。日本TBS电视台21日评论称,在国内舆论压力下,日本政府必然将坚持其“国有化”主张,并期望中国“理解日方”并接受既成事实。但是从中国目前的立场来看,这很难成为现实。“中国政府怎么可能冒着沸腾的民意,无视日本对钓鱼岛声称主权呢?”

不过,国际舆论也有另外的观点。俄罗斯《消息报》21日分析说,此次与中国的领土纠纷首先是出于日本国内政治考虑。野田为了选举需要中国这个外部敌人,正是政治家为了自己的利益利用了领土纠纷,因此造成冲突进一步加剧。保住位置后,预计野田下一步将会寻求改善与中国的关系。

英国《经济学家》杂志的文章也说,亚洲目前“一山不容二虎”,但乐观主义者认为,最近的混战是一场政治戏剧,是日本选举等导致的结果。而实际上,亚洲国家正忙于挣钱,根本没有时间打仗。

对于争端的收场方式,日本舆论普遍希望美国能够带来一个对日本有利的结局。《产经新闻》21日称,在中日就钓鱼岛产生长期对峙的情况下,美国是否发挥调解角色,或明确支持哪一方的主张成为“打破平衡”的关键。

日本时事通讯社21日称,美国负责亚太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坎贝尔20日出席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下属的“东亚和太平洋事务小组委员会”听证会。在会上他重申钓鱼岛“显然是《美日安保条约》适用对象”,并称美国政府对此有着“清楚的认识”。

美国官员已在多个场合表达过这种说法,也让中日争端变得更加复杂。俄罗斯《劳动报》21日评论称,目前中国与日本的领土纠纷是出自美国之手,美国是中日此次纠纷的最大获利者,这样美国就有理由进一步增强在日本的军事存在。美国希望中日相互遏制,这符合美国的利益。

而俄新社21日的评论则描述了另外一种模式;两国并不会因钓鱼岛发动战争,因为人们担心代价太高。日本“国有化”岛屿导致的最新冲突很有可能以平息的方式结束中日两国打一个平手,然后等待下一轮的升级。就目前而言,没有任何一方准备牺牲自己的广泛经济利益开战。但冲突不会消失,它仍是一个令人不安的存在,定期发作、升级,一次比一次更加尖锐。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