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新网8月23日电22日下午约2时,随着香港“保钓”船只“启丰二号”在九龙尖沙咀码头靠岸,被日方非法抓扣的船员已全数顺利返港。今日出版的香港媒体纷纷关注保钓成员,大篇章报道登岛经历以及近日来的保钓历程。

报道注意到,最后这七个人回来是乘着“破烂”的“启丰二号”。保钓5日4夜,“惊险”二字也不足形容。日方出水炮,船长杨匡只身迎面挡;日方杀出“山猫”,船员以鲨鱼刀、砖头“靠吓”顽抗。踏足钓鱼岛,5人被扣走,杨匡回船准备与日方来个“斧头战”,最后大局为重放下斧头。作为船长,他决心7个人一条命。

8名保钓成员出发前设定目标15日要登岛。第三次当船长的杨匡说,全体已作好心理准备,“每日都被人撞,撞不烂就第二日再去,第二日再去,直至那条船不可再航行,要沉船,要弃船,我们可能会被拘捕等等,……这种想法在那刻我们觉得是战无不胜”。

14人和1艘残破渔船,要冲破日本海上保安厅的重重阻拦,过程当然惊险万分。海上保安厅一度发出水炮。为了保护船上玻璃不会受到袭击,杨匡一个人张开双臂成一个十字,面对高压水炮发射。对方初时射往驾驶室的玻璃窗,一射,船的前方全模糊,水炮在他面前喷,他却还拿着手机拍照。

船主罗堪就昨忆述,本来准备了4个斧头、50块砖头和1把菜刀。登陆钓鱼岛前,日方船只形成一个“V”字战形,困住“启丰二号”,展开攻击,杨匡补充,他当时手持一把鲨鱼刀匕首,与日方作战对峙,拖延十余分钟,日方甚至加码派出“山猫”狙击,船员一拿起砖头,快艇内的突遣队便退后,“原来他们惊砖头”。后来一众船员又在那个“V”字的尖处找到小小缝隙,似是一线生机,故将启丰驶向那隙,以漂亮“S”形,脱离日方困局,但启丰船头已被撞损。直至船在距离钓鱼岛不足1米处搁浅,杨匡为向日方示意和平,丢了那把刀,罗堪就留守船上,7名船员逐一登陆,用的是一条其中一边已完全生锈、自行用绳包扎“顶档”的楼梯,也是惊心动魄的一幕。

扣留期间,作为船长,他依旧穿上那件举起中指的T恤,不失霸气,心里甚至将7个人的性命绑在一起,要走一起走。

罗堪就形容,是次登上钓鱼岛行动成功,全靠船上所有人一致登岛的决心。当他提及出海面对的困难,一度哽咽,“原本预期是一条不归路,出发时只准备两天的粮食及一半汽油,部分船员并不知情,对此我感到歉疚。”他说,没有想过14人可以安全回来,返港后会以平常心面对一切。

罗堪就忆述15日登岛的情况,7名船员登岛后情况混乱,约30多名日本人员随即跳上船,用棍敲打船舱的玻璃窗,并将他们制服。他估计,“启丰二号”的维修费约20万元,会由保钓行动委员会负责。

珍贵登岛录影带回顾壮举 船长怒斥日方损国旗

凤凰卫视两名记者及摄影师,随“启丰二号”一同出海保钓十天,期间拍下保钓船搁浅及保钓勇士登岛情况。记者将载有珍贵片段的录影带收藏于保钓船上,未有被日本海上保安厅人员发现。记者昨日终成功将录影带运返香港,保钓成员登岛片段随即进一步曝光。

根据凤凰卫视片段及保钓英雄口述,15日下午,保钓船“启丰二号”逐渐靠近钓鱼岛范围时,开始有日方快艇及直升机在钓鱼岛附近监视,其后被十艘以上“日本海上保安厅”舰只包围、拦截及猛烈撞击,日船舰前后向“启丰二号”发射至少三次高压水炮,令船身多处地方入水,幸无阻船只继续向钓鱼岛方向前进。

日方军舰在无法阻止保钓船驶近钓鱼岛后,多次以舰只撞向“启丰二号”,发出隆然巨响,船上栏杆被撞毁、船身的救生水泡亦被撞至飞脱。之后,日方舰只更发动“左右夹击”攻势,企图阻止保钓船登岛,但最后失败。

“启丰二号”船长杨匡昨日回港后,忆述保钓船与日方舰只碰撞经过。他认为,日方所有船舰的航行速度,都比保钓船快四倍。“当日方舰只开始左右夹击保钓船时,我们距离钓鱼岛只差几海里。双方对峙时,由于日方舰只航速较快,故当大家距岛三海里时,日方舰只便不再进逼,以免舰只撞向钓鱼岛岸边礁石,造成损毁。”

杨匡认为保钓船底装有钢片,在慢速驶向钓鱼台主岛时不会造成损毁。故此“启丰二号”搁浅后便造就7名保钓成员登岛,之后随即有保钓成员于钓鱼岛石滩插上五星红旗,宣示主权。

保钓勇士登岛后,与岛上埋伏的几十名日本海岸警卫队队员对峙,部分警卫队队员手持盾牌戒备。当保钓成员欲进一步走近钓鱼岛中央位置,唱起国歌及挥舞国旗时,日方开始非法拘捕保钓人士,并将他们手上的国旗随处抛在地上。其中两人曾突破日方防线,尝试冲上钓鱼岛灯塔,但瞬间就被日方人员阻止。杨匡愤怒地表示,当所有保钓成员被非法拘捕后,日方人员登上保钓船问话。日方人员粗暴地对待保钓成员,并以警棍打烂保钓船上至少三只船窗泄愤,同时可恶地以利刀把保钓船上的中国国旗及其它旗帜逐一弄破。日方在完成所谓的“检查”后,便以“非法入境罪”为由,将保钓成员押往日本冲绳基地。

对于“启丰二号”在钓鱼岛海域的遭遇,罗堪就表示现今仍历历在目,认为“启丰二号”能从吨位重、速度快的日本防卫舰包围中,成功突围并登陆钓鱼岛,有赖船员上下一心,以及日方对保钓人士“掉以轻心”所致,否认受惠于任何一方的“放水”;同时,因本以为是次到钓鱼岛宣示主权是条“不归路”,故只准备了两日的粮水与半缸汽油,事前亦只有他与船长杨匡知情,故对于向其它船员隐瞒实情,深感歉疚。

执两块钓岛石 增日后行动信心

杨匡表示,“不归路”是指与罗堪就早已估计保钓船或会被日方击沉,届时众保钓人士或会被日方安排乘坐直升机返回陆地,因此才会准备少量粮水与汽油,在必要时放弃“启丰二号”仍要登上钓鱼岛。他称,在船上被日方人员制伏后,但仍遭对方以武力摧毁船上物品,深感难受。他又称,对于在钓鱼岛被非法拘捕后仍能安全返港感到高兴,认为每一次行动都累积了经验,有信心下一次行动可以多行一步,期望今次行动可以唤起社会大众关注,令更多人讨论;而是次在钓鱼岛拿到的两块石头,一块会交给保钓行动委员会,另一块则会以激光切割技术“切开14份给兄弟”。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