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致敬!打通海拔4100米铁列克达坂的筑路兵

“你看,这里的冰蓝蓝的,比冰激凌还好吃!”1993年出生的通信兵孟令飞笑着对记者说。4100多米的铁列克达坂顶上,积雪终年不化,尽管已经接近 盛夏,人站在这里仍感到阵阵寒意。强烈的阳光在积雪反射下,刺痛了眼睛甚至让人感到眩晕。此时,挖掘机巨大的轰鸣,也似乎无法掩盖所有人急促的呼吸声,孟 令飞和他的战友们喘着粗气、动作缓慢地开始了一天的施工。他们在这里已经3年了,有人评价说:“他们躺在这里也是奉献”

致敬!打通海拔4100米铁列克达坂的筑路兵

这里距离中吉(吉尔吉斯斯坦)边境只有41公里,到北京的直线距离则是3200多公里,这里是雄鸡的尾巴。 “我们修的这条路叫阿合奇乌宗图什河边防公路,属于新疆自治区阿合奇县境内。”武警交通六支队阿合奇项目部主任韩文军告诉记者,这条全长59.82公里的 山区边防公路,平均3800多米,最高处达到4200多米,每年只有六七八这3个月能施工,之后便是大雪封山,必须撤离。 2010年7月,韩文军和战友们从阿合奇县城向高山深处的施工点进发时,眼前只有一片洪荒——戈壁、雪山和百年不遇的大洪水。罕见的洪水冲毁了进场的70 多公里简易道路,曾经的道路无迹可寻,只有茫茫的乱石滩。

致敬!打通海拔4100米铁列克达坂的筑路兵

“我们一辆卡车掉进河里,战士惊险逃生。等第二天赶去救援,流沙已经没过座椅,车身被石头撞击出大大小小的孔。”韩文军说,从雪山下来的河水表面平静却暗 流汹涌,巨石在河水的裹挟下翻滚,抢通作业稍不留神,就会机毁人亡。 进场的道路总是早上断,中午抢通,晚上又被冲断……没有通信,没有电力,渴了喝雪水,饿了啃馕,经过武警交通六支队官兵的数月的艰苦奋战,终于在2010 年9月大雪封山前打通了进场道路。

致敬!打通海拔4100米铁列克达坂的筑路兵

为了能尽早展开施工,2011年3月,韩文军和战友们冒着零下二三十度的严寒,携带机械设备和给养从山下向施工营地进发。然而,眼前的景象让所有人震惊 了!去年打通进场道路已经不复存在,天地之间只有白茫茫一片。为了确保车队安全,韩文军带领战士在冰天雪地中用脚一步步查探道路。 “积雪最厚地方达到25米,道路上结冰有4米厚!我就开着挖机一点点把冰啃开。”有13年军龄的老兵雍志雄是一位挖机操作高手,但在进场的路上他几乎丢掉 了性命。在一次作业中,雍志雄驾驶的挖机在冰面发生侧滑,瞬间飞出去50多米,在即将撞向山崖的一刹那,雍志雄操作挖机死死扣住了冰面,逃过一劫。 说起这些往事,韩文军无尽地感叹:“每年四五月份,这里积雪未化、雪崩多发,但为了在6月赶到山上的施工营地,我们必须义无反顾、勇往直前。”

致敬!打通海拔4100米铁列克达坂的筑路兵

寒缺氧,没有水、没有电、没有手机信号,没有任何能吃的东西……不要说施工,生存本身就是一大挑战。 “从项目一开始到现在,已经有5名官兵因为严重的高原反应调离,还有一位监理出现肺水肿、全身发紫,送到医院重症监护室时差一点送命。”阿合奇项目主任韩 文军说,从工地开车到阿合奇县城的医院,在没有雪崩、暴雨的情况下,需要七八个小时。更重要的是各个施工点都没有手机信号,在山上一旦患病,如果营救不及 时就意味着牺牲。 “今年体检,发现我们这里80%的人都有胆囊炎。”武警交通六支队阿合奇项目书记于万刚告诉记者,由于没有合格饮用水,所有人只能喝含有矿物质的雪水,而 平时的给养供应也只能花两天时间去周围现场采购,遇到雪崩、洪水便面临着断粮。2010年,还在抢通便道时,由于给养困难、通信不畅,两名在中转营地的战 士靠着吃雪度过了断粮的两天。

致敬!打通海拔4100米铁列克达坂的筑路兵

每天晚上9点,在海拔3100多米的营地,帐篷里一盏盏灯被发电机点亮,发出温暖人心的光。帐篷外狂风大作,帐篷吱吱作响,似乎随时要被掀到空中。通信兵 孟令飞对记者说:“现在还算好,前几个月晚上还会下暴雪,能压垮帐篷。” 记者问:“你年纪这么小,不觉得苦吗?”孟令飞:“还好,其实在这里最难受的是无聊和孤独。” “好几个月,这里看不到一个陌生人,由于少交流,很多人说话要停顿一两秒。现在你们记者来采访,大家都很高兴。”韩文军说,由于施工区域没有通信信号,在 过去的两年里,战士们常常几个月才能给家人打一个电话报平安。 2012年,在阿合奇当地政府的支持下,在营地终于建起了一座信号塔,营地方圆200米内可以打手机,这让所有人高兴不已。

致敬!打通海拔4100米铁列克达坂的筑路兵

这个项目有5座桥,但周围都是悬崖峭壁,脚下是汹涌的河水,没有地方能架梁施工。”一口四川话的阿合奇项目总工唐英杰眼睛布满血丝,有些着急。 项目主任韩文军告诉记者:“这个项目最大的困难是材料运输,艰险的山路和高寒缺氧,让材料运输成本翻倍增加。”几十公里的高海拔山路,因为缺氧,能拉10 吨的卡车在山上只能拉3吨。整条路所用的3700多吨水泥,只能靠战士一袋袋扛下来,分批转运上山。装卸水泥、钢筋也成了缺氧不轻易运动的战士们唯一的体 育运动。 在施工中则是危机四伏,2011年,武警交通六支队官兵在打通道路时,突然间发生大雪崩,上万立方米积雪倾泻而下,瞬间在路上形成5米厚、120米宽的 “雪山”。由于配备安全员,所有人及时安全逃生。而被困在“雪山”那头的战士,只能依靠人徒步翻越输送给养,直到17天后才彻底清除积雪

致敬!打通海拔4100米铁列克达坂的筑路兵

韩文军告诉记者:“项目开始三年来,在如此恶劣情况下,我们取得了零伤亡的成绩,但我们还不能松懈,按照计划,到今年9月这条路全线贯通,现在任务很 重。” 新疆公路局阿合奇项目主任马坎•买买提玉米尔对记者说:“在这么恶劣的自然环境,这支队伍非常能干,不怕困难勇于奉献,要是换其他队伍,可能早都跑了。” “这条路修通后,你出去后最想做什么?”采访结束时,记者问每一名战士。 “出去就想好好洗个澡!”操作手雍志雄、驾驶员冯云涛、炊事员樊继攀、通信兵孟令飞……所有人的答案出奇的一致。

致敬!打通海拔4100米铁列克达坂的筑路兵

在海拔4000多米的达坂上施工,筑路战士要经受生理和心理的极限考验,干一会儿就喘不过气来

扎营在高原腹地的阿合奇项目部,方圆近百公里无人烟,离中(国)吉(尔吉斯斯坦)边境线仅41公里。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