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继续学习他国经验的声音明显弱了不少。学习美国、日本经验的说法还偶有提及,借鉴韩国做法的声音几乎已经听不到了。有的人看到韩国城市建设外观不如中国沿海一些城市,就以为“韩国不过如此”,“学习韩国已经到顶了”,这种观点看似很有依据,实则危害巨大。

早自中韩建交前,由于改革开放迫切需要借鉴外国经验,中国国内学习韩国的积极性很高。据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先生回忆,中国在改革开放初期就很希望学习韩国的经验,但苦于当时两国尚未建交存在困难,最后采取“迂回战术”,用拜托国际机构在第三国召开国际研讨会、邀请韩国经济专家与会的办法解决了问题。1992年中韩建交后,中国的“学习韩国热”更是升温,从沿海地区到中西部省份,赴韩招商引资和考察学习的团组络绎不绝,一度让我国驻韩使馆在接待上感到吃力。为满足中国“取经”者的需要,韩国中央和地方公务员培训机构纷纷开设“中国公务员课程”,专门传授“韩国经验”。一些财团企业也争相开设各种“研修班”,向中国各地政府官员和企业界人士“传道授业”。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韩国作为市场经济和对外开放的先行者、“汉江奇迹”的创造者和新兴经济体的“模范生”,许多经验为中国提供了宝贵借鉴,中国重视外向发展、持续高速增长以及政府宏观调控等无不存在韩国经验的影子,从某种角度可以说中国今天的发展成就也有韩国经验的一份贡献。

然而,当中国发展起来了,是否还要学习韩国在一些人眼里却成了问题。现实情况是,近年来国内学习韩国的热度明显下降,学界对韩国经验的研究滑坡,实务官员和业界借鉴韩国的热情很不足。

疏忽和拒绝学习韩国表现出的是一种过度自信情绪。从现实状况看,中国虽有长足发展,但尚未改变“发展中国家”的体质,“发展中的问题”和“发展后的问题”并存,形成空前严峻的挑战。我们没有理由可以轻言不必再学韩国。

韩国值得深入研究借鉴之处还相当多,“学习韩国到顶”论其实大可不必。韩国从一个国土狭小、资源贫乏、经济荒敝的穷国一跃而成为人均国民收入超过两万美元、多项产业领先世界(尤其是电子产业已经逐渐超越日本)的经济强国,经历过危机和转型的阵痛,积累了丰富的正反经验,这是一个价值绝不亚于经济发展实绩的“富矿”。

中国目前正面临经济转型、社会建设加速、克服“中等发达国家陷阱”的艰巨课题,学习韩国的成功经验显得更加有必要和紧迫。笔者认为,韩国在这方面值得借鉴的经验包括:经济体制由政府主导型向民间主导型转换,大型企业的体制及经营管理改革;实行“科技立国”国策及建立科技研发应用体制;发展信息、能源、环保等新技术对策及老龄化对策,“新村运动”与农村、农业发展新对策,经济布局与地区均衡发展对策,培育“韩流文化”、提升国家软实力的对策,以及反腐败、加强互联网管理、社会管理的对策等。因此,在中韩关系进入下一个20年的历史节点上,我们应当从战略的高度重新审视、估价学习韩国,通过借鉴韩国经验使我们的现代化建设更加顺畅和迅速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