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内地第8位登岛保钓者:穿潜水衣扛国旗狂冲上岛

8月15日,登上钓鱼岛之前,方晓松在船上留影。

方晓松 35岁,河南人,保钓人士。因扛着国旗在钓鱼岛上狂奔而被高度关注。

8月15日下午,14名保钓人士乘船“启丰二号”冲破日方阻挠在钓鱼岛靠岸,其中7人成功登上钓鱼岛。方晓松是其中唯一一个内地人。他之前已参与保钓十年。

8月17日,14人被日本遣返,分两批返回。方晓松当天回到国内。

8月17日,方晓松一直到下飞机,还穿着黑色潜水衣。

厚厚的潜水衣贴在身上,有种发腻的闷热。日本警察给他提供了一套衣服,他拒绝了。

就是觉得别扭,“不想带日本人的东西回来”。光着脚,最终空姐给了他一双拖鞋。

方晓松笑起来有点憨憨的,说到登岛,激动处,音调也不见升高。和在钓鱼岛上飞奔的旗手形象相差甚远。

他参加保钓十年,越到后来,越觉得自己是个温和的保钓者。以前他的网名叫“拔刀屠倭”,后来自己改成了“拔刀”。

旗手

方晓松突然发动,“箭一样冲出去”,拿着五星红旗开始狂奔

方晓松不会游泳。

启丰二号开到再也开不动时,距离钓鱼岛还有十多米的距离。

跳海,游过去。他排在第三位。

他看了看蓝的幽暗的海水,有点发怵。他说,那一刻他突然充满了恐惧感。不知道水有多深,他怕还没有到钓鱼岛,自己就淹死在海里。

要死,也应该上过钓鱼岛再死。他穿上潜水衣,身上拴了根绳子,一狠心,跳了下去。拉了拉绳子,他让人把他拉回到船上。再跳一次,又回去了。“本来应该第三个登岛,结果成了最后一个”。方晓松说起当时的犹豫,有点不好意思,“我不够勇敢”。

第三次,他没再回头,靠着岸上人拖拽绳子,他被拉到了钓鱼岛上。

在岛上的五个人站在两三平方米的一块大岩石上。方晓松立于五星红旗旁边。对面是34个日本的警察,拿着盾牌。五个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分开跑分散对方注意力。

伍锡尧第一个冲出去,不到二十米就被两个警察按住。旗子倒在了一边。

方晓松和日本警察示意,表示他要去扶伍锡尧。他没穿鞋,走得很慢。警察没有阻拦他。在离五星红旗不到两米时,他弯下腰做出要扶起伍锡尧的姿态。

“脑子里全是我要起跑了,我要起跑了”。

他突然发动,"箭一样冲出去"“着五星红旗开始狂奔去”,趁着日本警察没有反应过来,拿着五星红旗开始狂奔。

到处都是石头。他在石头上跳跃着前进,目力所及几乎不用思考。这是他在平时爬山时最经常的动作。他喜欢踩着石头,跳着登山。

他扛着国旗在钓鱼岛上奔跑了几十米。最终,一个警察扯倒了他,两个警察把他按住。他脚上全是划痕。

和方晓松一起参与保钓八年的朋友陆涌说,方晓松非常适合做一个旗手,在危急时,他能爆发出老虎一样的力量。

本来方晓松还想带上一面旗帜,世界华人保钓联盟的旗帜。插在岛上,他觉得意义非凡。

在距离钓鱼岛十几海里的时候,他爬到船顶想要取下那面旗。当时,日本的三艘巡逻舰开始向启丰二号发射水炮。他站在船顶,向着发射的人做了一个拇指向下的手势。

对方被激怒了,水炮直接对着方晓松射过来。全身瞬间像淋了一场暴雨,巨大的水流像一块布一样捂住眼睛和鼻子,没有换气的机会“感觉像要窒息”。那面旗也被冲断了。

登岛

阳光很强,暴晒,方晓松看着这片长满带刺植物的小岛,登岛,他盼了十年

被抓是早就预料到的结果。

方晓松和四位保钓人士在岛上待了一个半小时。有近一个小时,日语,中文,嚷成了一片,双方都在说钓鱼岛是自己的领土。

日本人举起了事先打好的A3纸,上面有“钓鱼岛是日本领土,请你们回去”的字样。方晓松说,“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土,请你们滚开”。

在整个登钓鱼岛的过程中,这种强调一直存在。启丰二号距离钓鱼岛20海里时,日本的巡逻舰跟随在后面,通过船上的字幕和高音喇叭一遍遍播放:“钓鱼岛是日本的。”

在被撞击的时候,八个人进行了举手表决,是否把船搁浅在钓鱼岛。

方晓松投了赞成票。他说,这样,在钓鱼岛终于有了中国的东西。以后,每年都有理由来钓鱼岛,就说来看我们的船。

方晓松也希望能把钓鱼岛上的东西带回去。

双方在一阵吵嚷之后,谁也不知道下一步会怎么样。看管方晓松的是一个琉球人,会说一点中文。方晓松说脚痛。他让对方看了一下自己没穿鞋的脚。然后弯下身子,偷偷捡起一块小拇指盖大小的石头,想塞进袜子里。

对方发现了,要他交出来。方晓松紧紧攥在手里,最终还是被打掉了。

方晓松他们和启丰二号一并被日本人带走了。

方晓松想多看几眼钓鱼岛。回过身,他看到了日本在钓鱼岛的岩石上画的国旗。那块石头因为长时间的风化开裂了,裂缝正好位于日本国旗的正中。“就好像没有涂漆一样”。方晓松觉得这是老天爷的暗示,“钓鱼岛不是他们的”。

他看到了日本的灯塔,看到了日本在钓鱼岛上搭的一个小石屋。那34个日本警察从那里面拿出他们的露营装备。

他还想看看日本人在钓鱼岛上养的山羊,没有看到。

阳光很强,暴晒,他一直在看着这片长满了一米多高带刺植物的小岛。

这个他盼了十年才登上的钓鱼岛。

十年

就像宗教人士心中都会有一个圣地,方晓松说,钓鱼岛是保钓人的圣地

他开始凝视钓鱼岛,是2002年。

方晓松可以算得上中国第一批网民,他从1995年开始上网。在2002年,他认识了中国保钓同盟网的网友,开始参与保钓。

因为这参与,他找了张地图想看看钓鱼岛的样子。在地图上,钓鱼岛小得几乎看不见。

“我想登上钓鱼岛,”他说,就像信宗教的人心中都会有一个圣地,钓鱼岛是保钓人的圣地。

他曾经多次尝试过登钓鱼岛。越来越难。渐渐成了一个奢望。

2007年,他曾经尝试过从厦门去钓鱼岛,结果船还没出海,就被拦了下来。

2008年,他以中国民间保钓自愿者协会的身份去浙江找船,想要租一条船出海。他找了浙江宁海的朋友,找了七八家渔民。方晓松说要想去钓鱼岛,要明明白白跟渔民说,这是一个冒险的事情。

最终3家有了意向。那个时候价格谈的是7万,再加10万押金。

方晓松回到深圳,和协会成员协调好,再打电话准备付定金,渔民那边却都以“不方便”拒绝了。方晓松说,也许是有不得已的原因吧。

方晓松没有放弃过找船出海,一群保钓的朋友在一起,还会训练自己。

他们在厦门实行海上适应能力训练,练习如何才能不晕船。方晓松掌握了一个诀窍,此次出海,他总是坐在船的中央,随着船的摇摆度左右摇,保证自己不吐。他说做这种练习,是为了“能够不拖累其他人”。

为了登岛,他们还练习了射箭。考虑到日本巡逻船的阻拦,方晓松和朋友一起想了个办法。如果离钓鱼岛只有几十米时,可以用弩把小国旗射到钓鱼岛上。他们经常会带着弩找个荒郊野外练习。

这一次,方晓松没有带弩。没有人想到这次出海居然登上了钓鱼岛。他当时从深圳到香港的时候,他的一个朋友说,这一次你们只有0.05%的希望。

方晓松也只是带了两套衣服,一把瑞士军刀和移动电源。

这一次为纪念“8·15”(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两岸三地的保钓者一起准备登岛。方晓松是因为离香港近,就参加了香港保钓行动委员会的出海。

居然成了。

船驶出香港进入公海后3公里,船上的人吹口哨欢呼。那个时候,还没有人敢想,这一次会成功。

日本巡逻舰的水炮冲击,船体撞击之后,三艘巡逻舰想在前面拦截住启丰二号。

启丰二号因为身子小,灵活,从三艘巡逻舰后面绕了过去。

方晓松一下子意识到,他们能登上钓鱼岛了。

骄傲

方晓松打算把钓鱼岛的故事讲给4岁的女儿。他说,这是我一辈子最骄傲的事情

以前,方晓松在明信片上见过钓鱼岛的样子。

他曾经和其他保钓人士一起制作了5000张明信片,上面有一张钓鱼岛的照片。方晓松和其他人一起到邮局盖戳,寄给关心钓鱼岛的人。

虽然看过那么多次照片,他没有想到真实的钓鱼岛这么美。

在20海里的时候,看到一个很小的点。他站在船头,看着钓鱼岛一点点变大。

碧海,蓝天,白云,包围着那个绿色的小岛。

他在用相机拍,一直到钓鱼岛的整体在相机里再也装不下。

这是一个梦寐以求的时刻。

方晓松至今仍然觉得自己幸运。在内地,他是第八个登上钓鱼岛的人。他说他以为梦想从来遥不可及。

方晓松不是一个激烈的人。

他喜欢讲理,“以理服人”。尤其是在钓鱼岛的事情上。每次朋友聚会,一有新人加入,他就会把话题引到钓鱼岛上面。

有些人觉得烦,方晓松也不发脾气。他会探讨国家的海权,讲到子孙的利益。他还会帮忙组织一些关于钓鱼岛问题的研讨会。他喜欢能够从法理上讲明问题的保钓者。

方晓松35岁,他说,自己这一代接受的爱国主义教育烙印更深。

坚持十年的保钓者不多。方晓松说自己有时候也有压力,比如家庭。他这次去钓鱼岛之前,家里一直不知情。

这一次,他打算把自己去钓鱼岛的故事讲给4岁的女儿。他要告诉女儿,什么是领土,钓鱼岛是什么样子的。

这是我一辈子最骄傲的事情,方晓松说。

对话

“只是做了一件想做的事”

方晓松称不喜欢被“捧高”,这次成功是幸运

“不喜欢被这么关注”

新京报:这一次登岛,很多人都称呼你们为勇士,你觉得自己是吗?

方晓松:我觉得自己不是勇士。说实在的,我不想被捧得这么高。我这次成功了,是种幸运。我只是做了一件自己想做的事情。我更希望大家去关注保钓这个事情本身。这个事情现在关注的人越来越少了。

新京报:经过这一次,关注的人应该会多起来?

方晓松:对我个人来说,我都有点后悔了,我不太喜欢被这么关注。我没想到有这么大的一个效应。我更想不被注意地实实在在做事情。

新京报:作为一个保钓者,你怎么定位自己,你觉得自己是一个民族主义者吗?

方晓松:不是。我觉得我是受爱国主义教育太深了。我也不是一个愤青,我觉得保护钓鱼岛应该是每一个华人的责任。

新京报:有人认为,对于保钓来说,个人的力量太薄弱了,应该让国家去做?

方晓松:政府可以去做更实质的事情。我们作为个人,也可以为国家尽力。我更多想的是,日本他们民间一直在做“保钓”。我们作为中国人,不能被他们比下去。

“我愿意坚持”

新京报:你觉得钓鱼岛对你意味着什么?

方晓松:它是中国人的领土。保护中国的领土是我们每个人的权利和义务。钓鱼岛是我们自家的东西,我们不能眼看着它被拿走不吱声。

新京报:有没有人说过你,这些太虚了,不如好好经营自己的生活?

方晓松:每个人的想法不一样。也有人劝过我,这种事情,有能力坚持就坚持,坚持不了就算了。我愿意坚持。

新京报:坚持了十年,会放弃一些东西吗?

方晓松:做一些事情总要舍弃一些。我一直在做保钓,可能会对家人照顾不够。对他们我有时候挺歉疚的。

新京报:保钓这十年,你觉得自己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方晓松:这十年,我为捍卫祖国领土完整做了我能做的宣传,这就是我的收获。

新京报:你觉得自己会坚持到什么时候?

方晓松:(钓鱼岛)一日不归,会一直坚持。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