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香港《信报》8月20日文章,原题:钓岛之争中日难免一战?

钓鱼台主权之争发展到了今天,看来看去,开战机会远大过和平解决的机会。

先看8月15日十四名保钓人士登岛宣示主权一事。日本船舰有九艘之多,制止启丰二号驶近钓岛不果后,最后驻扎在岛上的日本保安厅警员以非法闯入之名,拘捕保钓人士。事件的发展是,一如以往,循一般警方扣留查问,当成犯法记录在案,之后放人。

过去最严重的一次也是如此。2010年,有中国渔船不理日本巡视舰阻挠,坚持在钓岛水域捕鱼,最后渔民詹其雄被捕扣留;中国虽然作出严正抗议,日本也不加理会,完成有效维护主权的执法行动最为重要,放人的问题反而是次要。此外,惹起关注的另一次事件,涉及台湾渔民在钓鱼台海域附近捕鱼时,遭日本巡舰撞沉,渔民被捕过程也记录在案。

制造拘捕以显主权

以上连串事件,说明一件很重要的事,日本是有备而来的。

以国际法的法律原则看,如果宣示一个岛屿的主权,只凭口头宣示或在岛上插上本国国旗,是不能满足有效维护主权所必须的执法行为这个条件。

要做到这点,日本政府便须透过拘捕任何非法闯入领土的人而留有执法记录,当有朝一日只要中日双方同意把主权纠纷提到国际法庭处理时,日本便可占得上风;而且执法的年期愈久,对日本便愈有利;相反,对中国便愈不利。

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时间条件将不在中国一边,除非中国效法日本的做法,同样派出具有行政执法意义的巡视船舰,层层把钓鱼台包围,让执法警务人员常驻岛上,随时抓住不法入境者,再绳之于法。

可是要走到这一步,便非要跟日本的巡视舰正面交锋不可;一旦武力接触,便非要全武行跟进不可。到双方冲突升级,甚至到海上交战时,已是到了中日关系全面备战的关头。

到了此刻,最难搞的是中日执政当局,彼此都不能不面对本国群众维护国土的激烈政治诉求。

对中国人民来说,中国政府在钓鱼台问题上已够忍耐、已够息事宁人了。日本侵华期间,中国濒于灭国灭族的程度,战后没有计较血债赔偿,日本竟然不知悔改,战后六十七年,不断做出欺人太甚的事——拒绝向中国道歉;把侵略中国一事,在学校课本改为进出中国;在靖国神社供奉战犯,把中国抗议当成挑战,逆势而行,并常见政府高官前往参拜;更令中国人发指的是,日本右派领袖多次高谈南京大屠杀是中国捏造……

这些伤害中国人感情的行为,日本毫无顾忌,继续胆大妄为,这些劣行一经钓鱼台纠纷一挑,反日群众运动便风起云涌,谁阻挡便会遭人骂为懦弱。历史一再证明,这便是中方一再提醒日本不要玩火的潜台词了。

中国有民族大义,日本却有军国主义作祟。本来战败后的六十七年以来,日本战犯应该好好反省,可是从1946年开始,美国主导下的东京大裁判,应与纽伦堡大裁判一样,全面制裁战犯。德国可以不遗余力追究所有应负战争责任的人,唯独日本只象征式地问吊了十四名主犯,其他战争责任却一笔勾销,让整个极右的军政战犯基本上原封不动,并让他们重返政坛。不少战后六七十年代的军政商领导,都是这帮战犯本人或其家属。

美国如此厚待日本的军国主义者,正如当年策划反共、建立围堵战线的肯南亲自告诉美国占领日本的五星上将麦克阿瑟所说的:要立即停止审判战犯,不能动摇日本的实力,更不能动日皇,留着可以凝聚日本国力,目的就是要把日本重振为反共联盟重要一员。

美国撑腰日本胆壮

表面上,美国不许日本在战后建军,骨子里却以美军为主把日本建立为反共堡垒,因为日本好打得的军种还原封不动,只要一旦进入反共战争,日本军力便可立即恢复而成为美军的战力。

美国的这个战略部署,在整个冷战期间的五六十年从没停止。克林顿当政时期,曾考虑是否须要改变对日战略而关闭驻日军事基地,最终还是因为考虑到有必要留住日本同盟关系,才能应付中国的崛起,最后打消退意。

到奥巴马上台,深感中国崛起已不能掉以轻心,这下不但不作退兵之想,反而全力以赴,与日本共同主导东亚安全平台,把日本的建军全都释放,更开放美军的关岛,让日本加入美军作出共同指挥作战的准备。为了争取日本极右势力死心跟着美国,美国政府甚至宣示将与日本共同防卫日本国土安全。最近美日加紧联合军事演习,枪头对准中国,目的是要加深中日的鸿沟和敌对。

正由于有美国撑腰,日本的军国主义者也就更不可能回头与中国讲和。过去有甲午战争与《马关条约》,把中国的海岛一一占领,包括台湾也曾成为她的殖民地;如今历史重演,一个小小的钓鱼台,在日本看来问题不大。

这些美日在过去都有过的共同政治立场,如今为了打压中国崛起,以消除她们构建出来的中国威胁论,甚至要解放中国的人权,有什么不可以做!是以,中日不但战火难熄,恐怕美国的加入也在预料之中。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