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论“东风压倒西风”

――为何刘伯温先生的“烧饼歌”仅说到2018年?

--且看“河边卒”的理解能力

尽管许多人认为“烧饼歌”不是刘伯温先生原作,而是后人所作之膺品。但鄙人认为,所谓的“后人”若真有此能,那么他已超过了刘伯温先生,因为历代前人均已承认,“烧饼歌”确实准确地预言了中华几百年来的朝代更替,君主的命运与中华民众之疾苦。若此“后人”能如此准确预言,而刘伯温先生却没有传世之言,岂不是说明此人已超出了刘伯温先生之能,已超出了刘伯温先生之智?诚然,“此人”却用“刘伯温”的名号,而没有其自己的大名,岂不是一个十足的“笨蛋”?“人过留名,雁过留声”,谁不希望自己“留名千古”?因此,我敢肯定,“烧饼歌”乃刘伯温先生传世杰作,后来还没有此“透视”天象之能人。遗憾的是,刘伯温先生由于“透视”天象在先,留字在后,因此便有许多年代事件的次序发生混淆,使后人难以准确理解“天意”。但不管怎样,最后结局绝对不会与别的年代事件与现象相混淆,因此,其最后所论肯定是不可置疑的。

但刘伯温先生为何仅论到2018年,而非继续说中华又会如何如何?哪个“君”要在“歪脖子树上吊死”呢?因为其看到了中华此后之路,乃兴旺发达之路,乃百姓安居乐业之路,乃世界大同之路。既然其乃世界大同之路,自然将来之世界必然走上此康庄大道。诚然,当今世界,由于人类历史的各异,文化的各异,信仰的各异,很自然便产生了不同意识形态的制度,即东、西方的长期相互对立,相互倾轧。对立的双方都意欲以自己的意识形态征服对手,一统天下。为了“一统天下”之目的,除了论理,还有不惜大打出手。诚然,任何一方均无法征服对方。这种东、西方的相互倾轧已累历了一个多世纪,其间有利益的双赢,也有利害的冲突,结果是不同意识形态的双方在争战中都存活了下来。

究竟是什么东西使得貌似“寡助”的东方而立于不败之地?为何有人早就预言了“东风压倒西风”?仓颉造字,乃受神指点,要么怎么西方之神用“十”字而代之?“東”,上有“十”,中有“日”,下有“八”。若去“日”,则成“木”。“东”为“木”,“西”为“金”,“北”为“水”,“南”为“火”。“东西南北”四方占齐“五行”之四,唯剩“土”。“土”在下,“土”中有“金”,养“木”,同生“水”蕴“火”。“土”生来用于长物,是故“東木”得天独厚,生机勃勃。“東”又是“日出”之地,“東木”得阳光雨露(北水)之滋润(得“天”得“地”得“水”及本身“木”),“南火”与“西金”奈之何?故,四方相剋,唯“東”一枝独秀。“東木”长成后,下枝强劲有力,则延伸至平直,则“東”生成“車”矣!此“車”上有“十”下有“十”,而“十”乃为“神”,是故此“車”则由“上神”及“下神”拱护“中日”而成矣!由天地神明拱护之“中”华之“車”,乃天地之“列”,虽仅此一“列”,却是天地生成,顺应天理,顺应人寰,顺应回归“自然”之性。何为“自然”?天地生成者即为“自然”。人类社会,“自然”之期乃原始社会。原始社会虽生产力低下,但无贫富,无阶级,无压迫,可谓“各尽所能,按需分配”。当然,那时的“需”仅能维持生命之需,未能按现代人之需。是故,其仅是“大同世界”的雏形,并非人类所企盼的“按需分配”的“大同世界”。因此,这种“未能满足人类需要”的“大同世界”的“雏形”也非天意,是故就得破坏,就得灭亡,就得演变,就得进化,也就是后来人类世界各种价值观念出世的原因及结果了。但回归“自然”,回归“没有压迫,没有阶级,没有贫富,物质文明高度发达”的“大同世界”,唯有“中华”之宗旨与天地神明造物之宗旨相吻合。因此,天地神明唯有极力拱护能秉承“天地”之意行事的“東”方之“車”,力挽狂澜,冲破重重阻力,以雷霆万钧之力,势不可挡,勇往直前,奔向人类理想的“大同世界”――共产主义。此便是“東”方之利,“東”风之劲也!

东方之神,东方之民均有“真龙天子”的传统意识,认为唯有“天子”方能“治”天下。“玄海拾贝”在“论中华时空国运”中业已论说了中华历代君王形号与兴衰结局之联系,刘伯温先生之“烧饼歌”同样隐寓各形号之君与中华国运之结果。此说明,“真龙天子”为中华之君由来久矣!而西方并没有“真龙天子”的意识,崇尚“競”争,也就是所谓的“民主选举”。“民主选举”之本质乃“競”也!“競”为何物?此字虽属“左右结构”,但同是“先上后下”。从“上”来论,先有“立”字。而“立”之中,乃“上有天,下有地,中有‘两刀’”,意为“天地之间,乃‘刀兵相见’也!”天地之下,乃“兄”字,即地下之城,冥界之灵也!从左右结构来分析,左“一天地”,右“一天地”,两“天”两“地”,谁当为正?是故,西方之“小天地”,未知谁正谁邪,是故西方之“小天地”便各为其好,各为其主,崇尚“競”也!“競”为何物?力大者得也!这也是“物競天择,适者生存”之道也!为了生存,极尽所能,那是天地赋予的权利。可是为了走上“万人之尊”的宝座而“不择手段”,似乎就脱离了“天有好生之德”的宗旨了。但西方“小天地”之神,西方“小天地”之民皆崇尚“競”,崇尚“选”,其结果就只能是“父子成仇,兄弟相残,夫妻反目”了。“选”的寓意更是不堪入目。谁可当“选”?“牛”鬼当“先”也!而“牛”为何物?“蛮牛”是也!何为“蛮”?此字算上下结构,上面一个“亦”,“亦”之首,乃“天”也!登天之路,原为“天梯”,欲“登天”之人应顺“梯”攀爬而上。而“天梯”窄小,岂容两人同时攀爬?是故“横蛮”之人便各取一边,不走正道,从两边同时攀爬而上,均有不得“君位”誓不罢休之势。是故西方之“競选”才有你死我活之火拚矣!此“競”虽同有“小天”之佑,但欠“地”之护,乃得“虫蚁蛇鼠”之拱。“虫蚁蛇鼠”虽同是天地所生,同有“选举与被选举权”,但无“大天大地”之护佑,是故此种“靠横蛮之力,靠无赖手段”获取的“君位”的“虫蚁蛇鼠”难得长久,每过四年则死,五年则无,又得重新大打出手,又得拚个“你死我活”。上天造人,上天也弄人,明知此路不佳,却硬也要来个“競”,看看哪个更能顺应“自然”。殊不知,此也是上天之安排――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分分合合,合合分分,以此方可填平各自之鸿沟。而填平“鸿沟”之后,世界则为“一马平川”矣!

而“选”之拖“船”,其寓意则更惨烈。西方人羁信,“人死后之灵,则由船度去天堂”。是故,“競选”之船,自会将此“虫蚁蛇鼠”之君,连同“競选”“横蛮”之举,送往西方人心目中之天堂――也就是“東”方人口头上的“西天极乐世界”了。

“東”方之利,“東”风之劲在前面已有分析了,现在再论“西”吧。“西”上有“天”,而下无“地”,仅有一“城”。究竟此“城”乃阳人之“城”,还是冥道之“城”?真是令人费解了!既然阴阳不分,阴阳不明,则可笼统谓之为“阴阳城”了。“東”有“神”作为使者贯通天地人寰,且得“水”得“日”得“地”及本身四“宝”,是故生机勃勃。而“西”中无神贯穿天地人寰,仅靠“阴阳城”中之灵与“天”相通。但“阴阳城”中有“两灵”,两位各执一辞,且两“阴阳城”中之灵仅抵天,尚未通天,不知天意,“天”焉有护佑之理?况“西”乃日落之地,西落之日,暮气沉沉,焉有照看之能?是故“西”方“西”风只能与西沉落日一样,魂归“天国”矣!“一个好汉三个帮,一个篱笆三个桩”。“西金”仅有“土”可依,“土”可生“金”。但“南火”更是要命矣!其乃“金”天生之剋星,虽然常言“真金不怕火”,但烈火熊熊,生铁也要变水了。“水”虽属财,但水乃无形之物,“盈则溢”,因而也就有因“生产过剩”而出的“经济危机”矣!如此论来,“西”除了铜臭味浓些外,已别无他可取矣!因此,奄奄一息之“西”风铜臭,焉有压倒生机勃勃之“東”风之理?

天地生五龙,東西南北中。“東”“西”已是阴阳分明,强弱已定,唯有“南”“北”未论。“南”属“火”,由木而生,是故与“東”乃顺生之物,世上断无反剋“生母”之理,对“東木”反有温保之益。但对“西金”,则是毫无干系,其尽情用神,肆意焚毁。“北水”虽为“西金”所化,诚“西金”化水,只利“東木”,于己毫无益处,因“水”何有载金之能?金重水轻,若返顾“生母”,反而加剧“生母”“石沉大海”,永无出头之日矣!是故“西金”无兄弟之扶,唯有“生母”“土”生之,而非养之。唯有“五龙”之“中”,将得“四方”拱护――“南火”来朝,“北水”来护,“西金”进贡,“東木”来遮。尽管南北对峙,但水火相冲相剋,正合为君之道。“東西”相向,互不相让,亦正需“中庸”调和。如此处世,八方焉有不山呼万岁之理?是故吾华夏民族方取“中华”之名矣!四平八稳之“中”,唯有“北水”未明。“北”乃“俄”居,“鹅”傍“人”居,头天生“利剑”,信奉“弱肉强食”,素有“北方沙鹅”之威,四方邻里,皆不得安生――此亦乃“沙鹅战神”之性也!“沙俄”北鬼,当面似人,称兄道弟,背后做手脚。若钳制不力,则有破城掠地之危。诚,正如刘伯温先生所预言得那样,“圣君尚问真人出,周流天下贤良辅。气运南方出将臣,圣人能化乱渊源 ......更令南军诛灭形,匠马单骑安外国。”天地造物,岂有任由“战神”乱世之理?是故,诞于华南之“周”留“贤人”,“灭南火”,“诛北水”,“剿战神”,天地之间历代之“战神”――中、美、英、法、德、意、日、俄诸“战神”均遭灭顶。“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由于“战神”之毁灭,“世界大战”之可能已荡然无存。诚,门派利益之痼疾,仍可导致局部冲突,但对人类而言,此乃小病小灾矣!唯独各家“核库”之弹,仍乃众生头上之火,足可毁灭生灵。诚,谁有用核之胆?核弹之威,岂论数量多寡?十枚足可灭汝矣!何须两万之众!是故,核弹只作摆设,并无实用价值,谁也不敢擅用。但核能使用,确可造福人类。能源利用,乃天地赋予之神圣权利,任何人都无权剥夺别人利用自然资源的权利。意欲借“不扩散”为由者,实为阴谋“独霸江湖”之贼也!此种逆天逆地逆人类之徒,天地人神得予共诛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