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军首次进行高空人装混投 战略投送全疆域覆盖


空军首次进行高空人装混投 战略投送全疆域覆盖

空军的伊尔76投放ZBD-03伞兵战车

近日,利用夏季多雨的特点,空军组织了大型运输机低气象条件空投演练。空中能见度不到1000米,云底高不足300米,云量大于70%,这样的低气象是世界大型运输机训练的重点和难点。在机组密切配合下,演练顺利完成。从低气象到高海拔,空军运输航空兵某团不断挑战极限。

在6000米的高空进行人装混投空降是全军首次。尾部空投战车,前舱投送伞兵。不到5分钟,16名伞兵、3辆伞兵突击车,快速空投成功。低气象、高海拔,远海陌生岛屿,夜间远海飞行,随着一项项新纪录的开创,我军大型运输机具备了全疆域抵达投送战略力量的能力。

空军运输航空兵某团是我军战略投送的拳头力量。“和平使命-2007”联合军演中,他们引领战机远程奔赴俄罗斯沙戈尔机场。在执行撤离我在利比亚受困人员任务中,他们横跨亚非大陆飞经5个国家,跨越6个时区到达利比亚腹地,将1655人转移到安全地带,将287名同胞空运回国。

组建61年来,全团官兵始终弘扬“听党指挥、服务人民、英勇善战”的光荣传统,无所畏惧,勇往直前,奋飞远航在祖国最需要的第一线。

听党召唤

2008年1月下旬,一场百年不遇的雨雪冰冻灾害袭击我国多个省(区)。1月30日,团作战值班室的电话突然响起:“马上派4架大型运输机到山西、陕西执行空运救灾物资任务!”

得到通知,团党委马上终止正在进行的飞行训练,启动应急预案,转入战斗状态。飞行员顶风冒雪驾机升空,从领受任务到起飞,仅用半个多小时。

这次紧急大空运,执行的是“超常规”与“超强度”并存的任务,由于天气异常,航路上危机四伏,有的机组要一夜飞行超过10个小时,飞行强度超过极限。

从1月30日到2月7日的8天8夜里,他们共飞行75架次,其中52架次是夜间调机起飞,承担了99%的救灾物资空运任务。

“执行命令是军人的天职,听党指挥是军队永远不变的军魂。”该团所在师领导说。

时光回到1964年10月,当全国都在欢庆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时,该团的郭洪礼机组和科研人员,正冒着生命危险,执行穿越蘑菇云空中取样任务。最终,他们出色完成任务,创造了世界航空史上的奇迹。

“越是环境艰险,越要铁骨铮铮。”该团政委郦海云说。2004年6月11日,上级给团里下达了一项特殊任务:“派1架飞机赶赴阿富汗喀布尔机场空运我遇难同胞遗体回国。”

当时阿富汗属于一类战乱地区,恐怖活动频繁。一天前,我援建阿富汗的一个建筑工地遭武装分子袭击,11名中国工程人员遇难,5人受伤。

喀布尔机场三面环山,没有导航设备和气象台,一切飞行活动必须按照战区空域控制规则,接受以美军为主的国际安全救援部队的统一管理,并规定降落时间为6月14日12时20分,正负误差不能超过5分钟。

当天上午9时15分,飞机从乌鲁木齐机场准时起飞。然而,飞机升空两小时后,传来消息:喀布尔机场上空出现大风浮尘。临近机场,机组反复呼叫地面雷达站,始终无应答。

“是继续向前飞,还是返航?”机组下定决心降落,飞行高度不断下降,12时20分,靠目视飞机安全降落在喀布尔机场。

中国空军相关人员将11名遇难同胞灵柩扶上飞机。15时01分,启程返回祖国。23时40分,经一路避风雨、绕雷区,飞机安全降落在江西南昌机场,遇难同胞魂归故里。

使命如天

2007年8月17日,“和平使命-2007”联合军演在俄罗斯乌拉尔军区切巴尔库尔合成训练场正式展开。军演的重头戏是中俄双方运输航空兵的共同课目,即一分钟间隔跟进起飞、重装三连投和伞兵空降,这是一个不小的考验。

参演时任团长、现所在师参谋长胡纪峰说:“俄军同行认为我们的飞机是从他们那里引进的,技战术水平不可能比他们高,一看就是摆出了师傅的架势。”

当天下午3时,联合军演正式展开。中方6架运输机与俄方6架同机型运输机组成庞大的空中编队,在各自机长的带领下,利用雷达和地标适时校正位置、调整间隔,多次突破复杂气象,在夹杂雷电的积雨云中编队行进,准点到达目标上空,精准无误地实施了重装三连投和伞兵空降。

完美的行动,受到总导演部和指挥部的高度评价,俄方同行也由衷地竖起了大拇指。

近年来,随着国家利益的不断拓展,运输航空兵已逐渐由配角变为主角。执行任务种类由过去的空运人员物资、空投空降等单一任务,拓展到重大科研试飞、应急救援、引领战机出入境等多样化军事任务。如何打造一支招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的战略投送力量,是摆在师团党委面前的一个现实课题。

“没有什么捷径可走,就是要经常把部队拉到带有实战背景的环境中去磨练。”团长丁毅说。

“起飞!”某年的一天深夜,随着指挥员一声令下,轰鸣中的多架大型运输机从中原腹地机场接连起飞,乘着夜色直奔远海。

下半夜时人的生理机能处于疲劳阶段,而夜间的大海几乎与天空一样,漆黑一片,在这样的环境中飞行,对飞行人员的技术、作风和心理品质都是考验。

“下降高度,对准目标,投!”当机群经过数小时的长途飞行,进入大海数百公里后,指挥员接连下达模拟空投指令。紧接着,大机群快速撤离,向驻地机场返回。

这次训练,他们集中了“夜间海上训练、带战术背景海上飞行、下半夜海上模拟空投、拂晓‘三无实投”4个高难度课目,远程奔袭、远海突防等能力再次得到检验。

平常训练多流汗,战时才能少流血。该团所在师领导说:“我们提出‘在最低气象条件下遂行任务的基本能力、在24小时内执行出国任务的应急能力、随时在任何地点处置突发事件的核心能力3个目标,就是为了不断提高部队遂行多样化军事任务的能力,做到党中央、中央军委一声令下,部队就能随时随地升空作战,坚决完成任务、不辱使命。”

为了人民

历史将永远记住这一刻2011年3月4日10时42分。该团执行撤离我在利比亚人员任务的第4架运输机稳稳降落在北京南苑机场。

41岁的中国水电二局职工冯克荣手持一面五星红旗走下机舱,长跪在地,深情地亲吻地面后,高喊:“祖国万岁!解放军万岁!”

去年2月22日,利比亚开始发生战乱,我数万公民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党中央、国务院指示有关部门组织力量将其有序撤离,但由于人数众多和租用的一些外国航班临时变卦,至26日仍有1.5万人尚未撤出。空军党委主动请缨,派该团4架大型运输机赴利比亚空运我方人员撤离。

这是一项史无前例的紧急空运任务。从乌鲁木齐机场起飞到利比亚塞卜哈机场单程9500多公里,要横跨亚非大陆,飞越阿拉伯海和红海,航线和起降机场全部陌生,飞行安全压力空前之大。

“困难再大,也没有同胞的生命安全大。”时任团长、现所在师副师长王全胜说。从2月28日到3月4日,4天时间里4个机组冒严寒、顶酷暑、连轴转,不停往返于利比亚和苏丹之间,成功将1655名同胞运离利比亚,并将287人安全空运回北京。

这支运输机部队经历过多次重大任务的考验。2008年5月12日,四川汶川发生特大地震。该团飞机全部投入抗震救灾,承担了全军55%的空运量和70%的空投量。

2010年4月14日,青海玉树发生7.1级地震,急需开辟空中通道运送物资和抢救伤员,该团9架大型运输机再次受命出征。

玉树机场的海拔高度接近4000米,当时运行仅仅一年,只能容纳3架飞机同时起降,而且缺乏辅助跑道和配套的夜航设备,从未保障过夜航飞行。空军紧急调派1套应急助航灯光系统送到玉树,作应急夜航保障。

15日傍晚,该团接到连夜将救援人员和物资紧急运到玉树灾区,并将受伤人员空运到成都救治的指示。22时30分,丁毅机组飞临玉树机场上空。座舱外黑压压一片,什么也看不见,他们只能凭导航数据判断机场位置。

22时42分,飞机稳稳降落。当150名伤员被抬上飞机后,机组再次驾机升空,第一时间将伤员运出接受治疗。这个机组也成为空军运输航空兵在高原陌生机场简易保障条件下夜间起降的第一个机组。

从4月14日至5月2日,该团9架运输机每天多次往返于玉树与西宁、成都等地,共飞行305架次,空运救灾人员及伤员4607人,空运物资1944.08吨。飞行人员每天飞行和占场时间平均达18小时,机务保障人员每天工作20小时以上,所有任务机组都经历了高原机场飞行、夜间和凌晨起降、空中绕飞和临时领受任务的考验,最终出色完成了任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