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撕裂地区合作,美国将继续吸血亚太

近来,中国周边纷扰不断,怪事颇多,远的天安号事件已经远去,近日来的中日韩之间又入多事之秋,在此,将从美国最初是如何主导亚太,到其亚太主导地位的松动,以及现在如何撕裂亚太的地区合作来重新巩固其主导地位来一析所以,辨别咄咄怪事的本质。

一,美国战后主导西部亚洲太平洋的不堪历史和聪明之处

二战结束之后,美苏在亚洲的冷战势力划分设想,是以中国为界的。当时美国失去中国大陆的前夕,还在蒋政权未明显垮台之势时,就开始发布依靠日本来主导东亚及西部亚太的政策,这在当时引发中国国内的很大反美情绪,有记载表明,深受燕京大学师生爱戴的燕大创史人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回燕大时也受到学生的抗议(吾爱吾师,更爱真理),中共取得胜利后,中苏经历复杂的演变,最终走向一个美苏之外的第三势力,但这告诉我们,美国对亚太的主导历史是有其不堪之处的,为了其战略利益埋下一个与周边领土尾大不掉、对历史没能充分思考、极不正常的日本,这有利于美国,但对日本本身和其周边各国来说,实际上是个龌龊的陷井,将在某一时期极为重大地影响这些地区国家的和谐发展之路。

但是,这也说明,一方面,在地缘上,日本在大国控制东亚和西部亚洲太平洋时具有重大战略价值,抑守苏联、中国东北及整个欧亚大陆的亚太出海口;另一方面,尽管中国对西部亚太的影响不容置疑,但中国太大,不易控制,往往要付出巨大成本,在这点上,中国最终脱离苏联成为第三方的事实证明,美国人比苏联人聪明。

二,中国已经完成中国的亚太战略思考

在历史上,中国是强大的陆权国家,但海权思想相当落后,在清末受到几乎灭国灭种之痛的教训和冲击之后,这一代人开始对世界有全新的看法,深切教训加上深厚的历史智慧启迪,中共从第一代人起就不断思索着自己所面向的太平洋与共和国的关联,中共最早与日本修好、对南海主权的坚持、对东南亚输出革命等等行为,都显示着这些海权战略思考的痕迹,但最终完整认识,还是在经济发展力量受到战略岛链压迫后,才真正感受到,以中国购买乌克兰的二手航母为界(1998年前后)。这种思考不断地受到诸如96台海危机、撞机事件等等的刺激而不断深化,到现任以及后任,已成欲与美国平分亚太的雏形,习副访问美国,说太平洋足够容纳中美两国,戴国务提出C2概念,表明中国开始向美国要权,划定自己的亚太势力范围,这种宣示的背后是有整套亚太战略思考作为依据的,不是泛泛之谈。

三,美国主导亚太的格局松动

1, 美国的亚太战略败笔。

美国在战后舍中国而取日本有其聪明之处,但往往是聪明一时的人,也会有其不堪之处,这种不堪与龌龊之心之下,发展日本,控制日本,进而榨取日本,就成为自然而然的事,日本经济上繁荣崛起后,强迫日本签订广场协议,使日本开始产生思考东向中国和回归亚洲的可能性,尽管这种变化缓慢而痛苦,且经常受到美国的干扰,但已经开始;98年美国资本对东南亚经济的冷酷无情式收割,让中国建立起新的东南亚方向经济走廊。

2, 中国在东亚的崛起,似乎远超美国所想。

上面说过,中国太大,不易控制,但80年代中国的开放政策,让美国产生一种乐观的情绪,以为美国资本重新控制中国的机会再次到来,所以失去对中国的部分警惕(这里所指的是经济上的警惕,对军事和技术上美国佬对中国的疑惧之心从未有哪怕是一丁点放松,这是中国值得引为自豪的一点,因为我们是美国人看得上眼的国家),这种失去警惕的依据是建立在美国对日本的成功控制和掠夺的基础上的,表现在美国迅速成为中国的最大出口国和贸易伙伴——美国人以为中国会在贸易中成为美国资本的附庸,养到一定程度,即可通过金融掠夺的方式削而弱之(压迫人民币升值就是一种手段,一如对日本的广场协议),以美国当时对中国持有大量的国债的态度为例可以说明这点,当时的美国资本代言人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向国会保证,美国将不必偿还这笔钱(请注意,日本同样持有大量美债),言下之意,就是他们可以通过“日本方式”处理掉这种债务,但中国政治上的独立优势使之远比日本难缠,在许多地区博弈中握有平衡美国压力的筹码,一来二去的,对中国已成失去控制之势,所以现任国务卿希拉里在搞不定中国之后开始在国会大骂格林斯潘是骗子。由此可见,中国经济崛起的同时,利用其政治布局,如金砖组织,朝核伊核,伸手中东等手段,限制了美国想对中国故伎重施的可能,成为其头痛的对手之一。

3,东亚经济整合和东南亚经济走廊撬松美国在西亚太的主导地位

虽然在美国的影响挑动下,在政治上日本对中国的看法依然负面,但经济上的融合日见深厚,韩国也一样,日本的政治家尽管如何短视地看中日关系都好,内心上广场协议的事实和伤痛始终存在,中日韩在经济方面的合作和相互依托成为一个美国之外的选项;东南亚也一样,从98年开始,中国二十多年来努力经营,形成内容丰富的合作机制,使地区发展联动得到加强,中国在这里的影响力已远非美国可比;就算是亲近澳大利亚,对中国的影响也不敢忽视,在中美角力中也有出现超然的时候,因此尽管不能平分秋色,但美国在西亚太如果不得到中国的充分合作,说一不二的架势开始不那么明显了。

四,“重回亚太”之下,中国的周边失火

有人认为,美国从未离开亚太,笔者也认同这种说法,所以用重新巩固其亚太影响力来表述可能更为准确一些。

在东南亚,中国的经济影响力已经超过美国,整治影响力持平,但军事影响力则较弱;在东亚,中国的经济影响与美国持平,但政治和军事影响远非美国的对手。不过,在全球布局上,非洲和拉美,中国开始发力,最为重要的是,从势头上来说,中国在各方面都呈上升之态,而美国则深受经济力下降之苦,加上战线太长,中美角力,结果未知,两头庞然大物角力之下的主战场亚太,兽蹄之下,盘破碗碎,火花四溅,就会顺理成章。

这里着重讨论在这一背景下,近来加剧的中日争端和中美角力的关联。

相对于美国,中国对中日关系的定位是平等的,这点是中国的优势所在,发展这种关系对渴望成为正常政治、经济力量的日本是有着重大的、长远的关乎其国本的利益,中国也渴望中日能发展长久良性的关系,以促进地区发展的目标,因此当看到日本的首相九年十换,中国很无奈,美国很偷笑。但不管怎么样,偷笑这种下三滥可以欺普通人于一时,不能欺骗所有人于百世,日本是不会被美国人愚弄百年的。基于这种信念,中国坚定发展“中日友好的大局”是有其道理的,而在这种理念之下,看待和处理中日之间的领土争端就有其底线,那就是对争端相互克制,从长远来取舍以谋得双方都有利的局面,就是说,日本发展与中国的经济关系,以及中日韩的经济融合是摆脱美国控制、减少受美国掠夺的最佳途径,特别是美国现在经济受伤,极需输血的时候,中日韩要充分认识到这点;在领土争端上用合作的、博弈的方式来达到解决目标,强行冲突的方法只会得益于美方。由此可见,冲散东亚的经济融合,加剧三国的领土冲突,最为符合美国的利益,那么我们就不难理解东亚近来的以下一系列事情:

1,日本的右翼势力欣起购岛风波不避讳美国背景。石原是在访美国后宣布这一决定的,他之所以不避讳这种做法的美国因素,是有所图谋的,那就是让现政权不要轻易打压这种行动,不然会死得很难看,实际上野田在这个问题上有骑虎的味道,他既要表示对这种行为的认可,又必须保持在大局上可控,不至于陷入中日滩牌的地步,因此在中国保钓人士登岛后,只有他才会听懂中国看似硬邦邦的“马上无条件放人”的呼吁。这种日本的政治家在国家的长远根本利益和自己的政治前途上纠结,在美国的作用下,常常是表现出奇形怪状的一面。

2,中国人欢呼韩国总统李明博视察独岛很弱智。李明博有亲日和亲美倾向,历任韩国总统受背后主子影响很深,除了有点政治良心的金大中这样的政治家能独自做点事之外,其它人一行差踏错,就会难有善果,李明博这种商人出身的人,更为短视和容易受人控制,为韩国的利益出发,发展与中国的经济关系,本来是正常的,但这也让美国很不高兴,近来其胞兄受到调查,已经显示其身后可能的不测,李已经受到强大的压力,所以就有了登上独岛这种看起来有点突兀的举动,来撕裂与日本的关系,一可向选民表达与世仇日本的强硬,二可向主子表示配合撕裂东亚的作为。中国很多人欢呼李明博这一举动,殊不知这也撕裂和影响到中国所致力的东亚经济融合战略,是有负面影响的事件。

3,香港人保钓,行为是义举,但其心可诛。明眼的网友早就看出原本抱美国大腿、吃美国民主基金,以中国政府为耻,以火烧五星旗吹奥运圣火为荣的港独份子,这次行为怪异,做着请解放军护航,上岛也插五星红旗,但回来后在机场就斥责中央“丧权辱国”“什么都没做,是我们自己回来”等矛盾百出的举动。说穿了,一是选举私利(当然是想壮大民主派的声势),二是绑架中央政府(让军队护航,中日开战?),三是设局陷中央和特区于不义(如果中央不出手要人,那经过“民主力量”的运作得以回来,就有文章可做了),四是最本质的一点,那就是冲击中日关系,这种举动一如日本的右翼,受控于某些资助势力。大陆一位曾参与过保钓行动的人士说过,香港这些人的复杂背景已经令这一行动变味,最为单纯的是大陆的保钓行为,所以这次大陆和台湾船队最终不参与,是有其道理的。

以上几件事都看起让人大呼奇怪,但看穿本质,都顺理成章,而这也足以理解美国的超强是有道理,其影响力和操控能力是其它国家所不能比拟的。也由此而引申到,中国逐渐多元的社会演变之下,各种利益团体争相表演,形形色色的非政府组织和游说集团,受控于国外资金的资助,影响中国社会,进而操纵国家的政策和未来,是值得注意的。

上面说过,美国重回亚洲,重新巩固其亚太影响力,而且这种巩固行为超出巩固的本身,大多以撕裂地区合作为手段,以东亚为例,美国与其盟友日本韩国的军事合作强度本已足以正常维持其自身安全,但往往莫明其妙地时不时像打了鸡血似的军演,使得地区人心惶惶,这就表明,中国已经失去按部就班地推进自己的亚太布局的时机,能否如愿与美国分治亚太,其结局难料。但是,如果不能如愿,则中国还必须重新回到美国把持之下,发展美国人口中的所谓“繁荣的中国”,做着时不时向美国输血的角色,这关乎中国和亚洲的前途,也同样关乎日本、韩国和东南亚,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依然应该是“得道者多助”的角色,局面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燥热纷繁,所以洞穿一切纷繁的表面,坚持前进,胜利是可望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