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如此“保卫领袖”! ――同样献给“『河边卒”先生

――电白主流社会不容诋毁!

http://0668.cc/index.php?showtopic=175321


如此“保卫领袖”! ――同样献给“『河边卒”先生

如此“保卫领袖”! ――同样献给“『河边卒”先生


政治观察:反思电白的精英们为何一个个陨落?

[quote=凝聚意志,保卫领袖,2011年06月19日Sunday,04:44AM]

打开南方网,6月19日新闻精选,有两个电白人的名字赫然在列:

1、茂名原常务副市长杨光亮涉贿下周将受审财产超1.3亿;

2、原花都区委书记潘潇涉违纪暂停人大代表职务;

这两则新闻其实在圈内已经不算“新闻”,然而讽刺的是,电白人要么不上头条,要么两个一起上,而且都是省内颇具影响力的大案、要案。回想起之前刚刚上南方网的另一条头条:原新广国际董事长吴日晶一人涉嫌娜用资金过亿元,造成国家损失22.9亿元,被列为省纪委督办的十大商业贿赂案之一。电白籍下台的厅级高官已经三名,按老同志的话说:小小一个电白,出个厅官不容易,这些人怎么这么不珍惜自己的政治前途,这么不为电白人争气?这难道不值得电白籍的从政人士反思吗?

这两年,电白人(含茂港区)频频曝光,先是杨光亮涉嫌陈绍基案,后来就到李振刚案中的程彬、杨强,接着更震撼,主政电白不久的李日*书记(电白本地的父母官)和茂港区钟*明涉及罗荫国案、还有涉嫌在工程招投标及土地转让方面违纪的花都区委书记潘潇,涉嫌挪用资金的吴日晶,这些曾经的电白籍的政坛明星,一颗颗陨落了。他们的失败不仅仅是对他们自己人生的重大打击,也是他们的家庭和家族的悲哀,更深层次的是再次影响了电白人在外的形象,影响了电白人在政商两界的声誉,这种杀伤力,恐怕不是一年半载可以消除的,令人担心的,恐怕是像高考作弊案一样,深深烙在每个电白人印记上,这种印记不会消失,只会随着时间的流逝历久弥新。

我们说,社会上喜欢以一种笼统的概念去概括一个地方人的总体形象,也就是所谓“一方水养一方人”。说起潮汕人,大家都会竖起拇指:“会赚钱,胆子大”!;说起客家人,大家会拍手掌:“会当官,读书刻苦”!;说起广府人,大家会笑笑说:“眼界开阔,岭南代表”!;说起湛江人,大家会说:“为粤西争气啊!”;以前说起电白,人家会问:“你们那个水东镇据说很漂亮,是全国卫生镇哦,你们那个绿色长城真的很长吗?”以前说起电白人,人家会说:“很精明,很能干,眼光开阔,敢闯敢试”,这些荣誉属于2000年以前的电白,属于2000年以前的电白人。现在的电白,成了高考作弊的代名词,成了假冒伪劣、诈骗抢劫的的重灾区和犯罪出口大县。现在你说电白,人家会问:“是那个高考作弊的地方吗?”,现在你说你是电白人(当然,前提是很多人已经说自己是茂名人绝口不提电白二字),人家会问:“哦,你们那边诈骗和假鱼粉很多是吗?”,客气一点的会问:“你们电白听说很多海鲜哦,除了海鲜还有特色产业吗?”2004年以前对于这个问题,很难回答,现在凑合拿了一个答案:“我们那边有个放鸡岛”,那产业呢?没有,电白没有什么特色产业,想说香精产业,却又不在电白。

有些人想吹嘘一下电白老乡,说电白人在外很多“大老板”,很多达官贵人。有谁呢?说王勇吗?还是说林积?算了吧,还是说一些靠谱的譬如林国文、崔真基、杨秋之类,人家问林国文?干嘛的?树仔人这时候迫不及待跳出来说:“林国文你都不认识?中国香精大王!家产多少多少百个亿,关系直通中南海之类”,这些话在电白人圈内听起来好听,其实除了林国文稍微强一点以外(2010胡润榜资产25亿美元,朱琳瑶控股),其他在省内来说,当然不算什么,粤西也算是中等偏上吧,更别说和潮汕人、温州人比。至于以包工头起家的电白商人,只能说原始积累比较好,但是产业的层次始终集中在低端密集型产业,没达到可以发展成为控制土地和影响地方经济的大型发展商。简而言之,就是文化较低,战略思维不强,不足以达到影响经济命脉和政府宏观决策的层次。说电白以前当官的不少,做学术的也不少,有谁呢?李灏吧,健在的老前辈中算是最杰出的了,当然还有即将退休周俊明、倪增等副部(副省军区)级,过几年又要退休的钟世坚、李清、杨桐、杨绍森等,还有遥远的梁田庚,这些人算是电白出去走政界的核心人物,本来潘潇也算核心之一,可惜陨落了,闪闪的红星们所剩无几呀~~~可以说,自从李灏之后,电白再无权倾一时的真正高官。那些所谓的高官,顶多只是中高级干部,或者说是执行者,而非决策者。在粤西来说都不算特别多优秀人才(湛江至少也还有招玉芳、邓海光),更不要和客家、潮汕比。学界呢?杨义、黎乐民这些同志都老了,唐启运、陈光宗这些前辈们有些已乘仙鹤去了,年轻的接班人在哪里?政界似乎有些年轻干部在蠢蠢欲动,但能否有所成就还有待观察,学界也有一些年轻人在坚持,但能否成为大师是需要考验的。总体而言,相对其他地方,我们的优秀年轻人,特别是高学历的优秀年轻人相对较少,这不得不归咎于不给力的电白教育,如果未来十年电白籍年轻人没有一定数量的人脱颖而出顺利接班,电白教育恐怕要成为承担教育失败责任的历史罪人。

由此看来,电白人似乎有点一代不如一代的感觉,实事的确如此,不得不引起我们反思。问题出在哪里了呢?我想不外乎见利忘义、目光狭窄、核心价值观缺失、忽视教育,民智不开这几方面吧。电白人喜欢搞小聪明,耍小动作是最大的弊病之一。电白人日益扭曲的价值评判标准(如以诈骗发达为荣)也让人忧心忡忡,电白也未能形成重商崇文的文化氛围,电白人对自己家乡没有精神上的认同感和归属感,电白也缺少一种能够代表当地文化的核心价值观来团结电白人(这是关键的核心问题之一)。更可怕的是,电白当地生活的人,没有一种改变家乡命运的动力和欲望,也渐渐失去了走出去闯天下回来报答家乡的勇气,更没有树立一种改变贫困落后命运的信念,更多是得过且过,白天昏昏沉沉,夜晚眉飞色舞,官场乌烟瘴气,商场缺乏基本诚信,学界不思进取,社会管理一团糟。这种局面,到底有没有人真正反思过?

由杨光亮和潘潇的陨落,到罗案对电白的影响,我看到了一个个电白精英倒下,听到一阵阵嘘声从旁人吹起,想到了我们电白阴云密布的前景,担忧着电白人有否重新站起的信心?我该向谁要答案?除了那些相信通过奋发图强、勤奋读书能够改变命运的电白学子,我找不到其他人。希望寄托在他们的身上,但他们还坚信读书能改变命运吗?我希望我们的社会给他们这点信心,读书无用论是最可怕的毒药,我们应该引导他们善于学习知识,善于用知识指导实践,通过他们的实践,重新撑起电白人的一片天。

辛卯年五月十八(2011年父亲节)凌晨五点

(以上便是一篇受人指使的枪手的文章)

××××××××××××××××××××××××××××××××××××××××××××××××××××××××××

飘落的黄叶:(“圈子”人马),2011年06月19日Sunday,04:26PM]

认真看了,楼主切入点都是电白形象如何、高官如何、富商如何,少有普通人如何如何。说的都是精英的事、跟普通人好象八辈子打不着。如果多从普通人如何如何来陈述,会让人觉得说的就是自己的事,更觉亲切,看来官本位思想不仅仅存在当官的脑中。

异乡飘零:(“圈子”人马),2011年06月19日Sunday,10:18PM]

圈子的人也在刷屏。

×××××××××××××××××××××××××××××××××××××××××××××××××××××××××

玄海拾贝

一个叫做“保卫领袖”的ID在2011年6月19日,Sunday,04:44AM发表了一篇政治观察――《反思电白的精英们为何一个个陨落?》,论及了电白大地近年熠熠众星的陨落,且以鸟瞰之雄姿,点评了电白大地之所以人才凋零,百业待兴之痼疾,呼吁电白人反思根源,冀望电白青年一代能奋发图强,重振电白雄风。在“圈子”惊呼“精品”问世狂热之时,鄙人却不以为然。就算其乃电白老乡,就算其用心良苦,然而作者并未能“凝聚意志”,更不能“保卫领袖”,反而成了别人攻击电白,诋毁电白主流社会的引子,起到了“圈子”所不能的作用。

作者之所以成了“亲者痛,仇者快”的枪手,乃因为作者理论的基点出现了偏移,论述电白人才凋零的视角发生了偏差。什么能代表电白人民?什么能代表电白的主流社会?这是作者根本就没有思考过的问题。难道只有几个当官的达贵才能代表电白社会的主流?只有几个民事案件才能代表电白的主流民风?这就是作者本想教训电白的狂妄之徒,然而误入了以偏概全的死胡同,起到了“涣散意志”,“抹黑领袖”的相反效果。

国际歌说得十分到位:“从来就没有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可见历史的主流并非作者所说的几个达官贵人,电白的主流并非李灏或者杨光亮几个官居几品的大员或者小人,而是电白一百多万的人民。按照作者的逻辑,李灏走了,杨光亮完了,电白也就完了!这是什么逻辑?难道电白没有李灏和杨光亮就一塌糊涂,从此一蹶不振了?这就是眼中只有达官贵人和帝王将相的腐朽拜官思维,与人民群众创造历史的辨证历史观格格不入,连“圈子”的“庙祝”――“飘落的黄叶”也感觉到了此论的偏颇(有时“庙祝”算得有些水平)。此外,除了李灏和杨光亮俩人外,电白籍其他正在为国家的兴旺发达而忘我工作的公务员就不足挂齿了?可见,“凝聚意志”并非在凝聚主流意志,而是在诽谤正统的思维,中伤廉洁奉公的电白籍官员。如若“保卫领袖”出于维护领袖的形象,保护正直的官员,怎么会说出如此以偏概全的歪理?如此智囊,还可以“保卫领袖”么?

鄙人承认电白确实有过不光彩的过去,但一两件民事案件就可以抹杀电白一百多万电白人民的朴实、勤劳和正直?我们的社会还是个正在完善的社会,电白跟全国其他的地方一样,同样存在着丑恶,就像汕头、湛江同样出现过特大走私案一样,电白不可能不存在私欲膨胀,妄顾法理之人。譬如首都北京吧!不是同样出现过惊人的历史事件以及阴谋翻天之贼么?难道北京就因为出现过几件不光彩的事件就一塌糊涂了?“中南海”就得搬家不成?可见,作者的论理完全脱离的实事求是的辨证属性,成了彻头彻尾的唯心论。作者说,说起潮汕人,大家都会竖起拇指:“会赚钱,胆子大”!鄙人可不敢苟同作者鼓吹的“大胆”,因为汕头竟然出现“火烧中纪委调查组”的特大案件,是不是这种包天狗胆就值得欣尝?就值得推崇?如若将这种无法无天之行为谓之“大胆”,我们电白人民确实没有这种值得推崇的胆量(当然,“圈子”中不乏意欲“入主‘中南海’”的“小兄弟”,但其不能代表正直的电白人民)。

作者说,电白人似乎有点一代不如一代的感觉。按照作者的逻辑,电白恐怕会倒退回到原始社会或者奴隶社会了。这更成了作者论著的致命伤。鄙人不否定人才的作用,英雄人物的出现的确可以产生非凡的效果。可是一个地方,甚至一个国家,就因为一个特别的人物的失去就会天崩地陷了么?蒋氏的离去,中华大地却出现了一个崭新的中国;毛公的离去却酿造了邓公的改革开放;中华并没有因为某人的离去而一塌糊涂,而是更加繁荣昌盛。况且伟人的出现并非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乃历史的选择造就,也可以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按照作者这种理论,莫非江某的离去即说明扬州无人了么?谁能长命百岁?谁可长生不死?古人云,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伟人的的价值不是因为伟人的本身,而在于伟人身后的丰碑。何况世界乃芸芸众生之世界,并非某人之世界,地球不会因为某人的消失而停止转动,电白也不会因为某人的陨落而失色。

作者说,电白人喜欢搞小聪明,耍小动作;没有改变家乡命运的动力和欲望。这些脱离常理的污蔑之词真叫人哭笑不得。什么叫“电白人”?何为“喜欢搞小动作”?几个违法乱纪之徒能够代表电白一百多万的电白人民?电白人聪明不假,但作者怎可因几个将小聪明用来违法乱纪的混混而诋毁电白人民的智慧?如若说电白的经济暂时还不如意,此不能不令人伤感,不得不教人反思,但如若说“电白人没有改变家乡命运的动力和欲望”,那是违背常理的胡说八道。难道世界上还有不希望荣华富贵之人?就算受人诅咒的败家仔,相信也会眼馋别人的富足,何况正常人?怎么能说电白人没有改变家乡命运的动力和欲望?可见被“圈子”奉为天地杰作的作者,实乃不谙人间烟火的野仙,并非什么高人一筹的,可以“凝聚意志”,“保卫领袖”的伟岸之人。

作者甚至将电白商界官场的腐败,社会的混乱归罪于电白教育,可见作者对教育寄以的重托。诚然,作者忽视了教育的本质及功能。如若教育能解决世界所有的社会管理难题,那么社会还有罪恶的存在么?中华几千年文明教育,同样解决不了肖小之徒的胡为,难道作者就可以因为罪恶的存在而否定中华教育?难道因为腐败的存在而否定“中南海”的吏治方略?如果作者官居品位,请细细思量自己的思维模式,不要一叶障目而不见泰山,如此水准,难以“保卫领袖”!

(同样献给“河边卒”先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