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常去锻炼的故黄河公园,眼下正在修路,晚上去散步,深一脚浅一脚的,再加上天热了,河水恶臭难闻,遂起意去云龙湖骑自行车,一经提出,就得到老公的积极响应。

第一天去骑行,换上运动短打扮,带上手机、家门钥匙,再带上一瓶饮用水,检查了车子的气压后,上路。凉风吹拂,神清气爽!

第一天是沿湖一周,行至湖东路时,看汽车灯光雪亮,人车混行,道路狭窄,觉得不仅会喝太多废气,而且有人身安全隐患。遂决定骑行路线改为车辆相对稀少的西半湖,到珠山风景区返回。返回时改道滨湖公园北边的小道。

第一天骑行后,感觉到膝盖疼痛,自行车座很坚硬,屁股受罪不轻。老公鼓励说,连着练一周就适应了。

没买车时,上班路途七公里,每天上班骑车一个来回,得到很好的锻炼。买车后,好象生活节奏更快了,更没有时间锻炼了,偶尔为之的锻炼,也大有叶公好龙之嫌,开车一年后,身体局部发胖已是不争的事实。

第二回骑车出行时,恰老同学打电话来询问孩子成绩,听到电话里吵杂的声音,问我在哪里?在云龙湖边上骑车锻炼,他羡慕得直说现在没钱的人才开车,有钱的人都骑车了。我说最有钱的人是步行。他说现在有自行车的人家少了。我说我一直没舍得送人,两部呢,看来我比他有钱。

有同学喊我晚上去打球,我说单位球场是新装修的,空气污染得受不了,我们改去环湖骑行,湖边空气新鲜,她说她家只有一部电动车,还值得开车去吗?老公说幸亏住得离湖远,这样锻炼得更充分一些,再说城市小,远能远哪去呢?

昨天骑行,从西三环出发,路途难走,到了南环时,上陡坡,推车上去,沿路看到村民在山上新修的房子,看上去跟山寨差不多的样子,老公说这里快拆迁了,建了都是等拆迁的。一路上虫鸣阵阵,微风相送,月牙如钩挂在西天,近山远山剪影,感觉如世外桃源。到了珠山东侧,一路下坡骑行,那种驾驶的快感远非开车能比。由于天色已晚,珠山景区内商贩稀少,游人也稀少,安静了不少,与老公商量以后就晚点出来骑行。

行至珠山东南时,想到早上跟老公开车来拍荷花,架上三脚架,拍了全景拍特写,他拍时我就去帮着寻景,看到蜻蜓在低飞,眼光跟着飞,终于看到蜻蜓落下了,落在了枯了的荷叶柄上,一只又一只,一会落下三只,叫老公来拍,别的摄影爱好者也都挤过来拍蜻蜓,又寻到晴蜓落在尖尖小荷剑上和小荷叶上,换了角度再拍,拍到了反光的蜻蜓的翅膀呢。一时蜻蜓成了大家的最爱,好象这个早晨就是专门来拍“小荷才*点尖……”这个意境的。路北的小荷塘拍过,去路南的荷塘,那里也有摄影爱好者在拍照,换个光线方向,换个角度再拍,我看到刚才开得正好的荷花,一阵风过后,只剩下三个花瓣了,还有一瓣落在了荷叶上,莲蓬周围的花蕊还娇黄的,要老公拍下来,逆光拍摄,花瓣的脉络拍得很清晰,整个一个开败的立体的荷花啊,老公说这照片拍得有创意。我又发现了蜜蜂在荷花上飞来飞去,抓拍了有蜜蜂在飞的荷花,还有翻着灰背的荷叶,当时真有想画画的冲动了。

我真想去看看荷花,不知道她们现在是什么样子了。老公说不好停自行车,你就想象她们会是什么样子好了。也好,省得打扰了她们的清梦吧,白天被观被拍也一定累了,假使荷花仙子有知,她们会不会为人们赋予她们的“出淤泥而不染”所累呢?也许她们并不在乎人们的关注呢,谁说得清呢,人们都太善于一厢情愿地把自己的思想强加于荷花了。春风不识荷花心,荷花依旧年年开。

回去的路上,看到湖西岸的音乐广场上,还有不少人在跳舞,遂停车锁好,与老公一起跳了两曲,我跟老公说:“帅哥,我跟你回家吧?”老公说:“别耍流氓,我是有女朋友的人了。”一脸严肃的样子,哈哈,我说:“那你跟我回家好了!”

骑车上路,老公说今天怎么没看到专业骑行的?正说着,来了两辆公路自行车,老公说这车只能在公路上好路上骑,咱要买就买山地自行车,自己装配,三千多元就能装辆不错的了,我知道他这个人一旦发起烧来,就会不管不顾的。今天早上吃饭的时候,他说发现有个QQ群就是骑行的,叫偶遇,相约路线和集合地点都是叫偶遇哪里,这样就避开了组织的风险和责任。看来他是真的开始发烧了,开始关注组织了,大有要配车跑长途的意思了,他说我可以练习一段时间以后,开始骑行上下班,一个来回四十多公里,开始可能单程要一个多小时,骑行时间长了,估计就会快了。我说天天迎着太阳骑,我怕会黑得跟黑非洲一样呢,到时候人家说你有海外关系,呵呵。他说他不怕,只要两个人能一起玩就好。

早上出门前,他说晚上开车去应酬,我说等他回来去环湖,他说一言为定了。

估计用不了多久,老公会伙一些同学朋友去环湖骑行,然后骑长途。


本文内容于 2012/8/16 9:38:51 被wangchuangg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