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月8日中国外交部长出访东南亚三国的一大背景是美国就南海问题的介入声调突然加大。上周五,美国国务院突然就南海事态发表声明,除了重申以往的立场外,特别指出中国设立三沙市和设立警备区有违协作解决分歧的外交努力,并有升高地区紧张局势的风险。对此,中方迅即作出反应,召见美国驻华临时代办,并指美方声明罔顾事实,混淆是非,发出了严重错误信号。有分析人士由此悲观地认为,中美南海博弈风险升级的可能性增大。

有一种声音认为,美国在南海问题上突然不同寻常地以书面形式抨击中国,大有以“仲裁者”身份正式介入南海争端之势。在美国“重返亚太”战略的背景之下,这一声明很可能向菲律宾和越南等与中国有领土争议的国家发出了某种程度的“支持”信号。

当下的世界格局正处于大洗牌大变革过程中,各大国间彼此相互制约相互借力以求自身能处于更加有利的战略位置,作为正在崛起过程中的我们,首先要理清各大国的现实定位,才能更好的制订出更有利于我们自身的战略规划。现在的美国之所以不惜赤膊上阵直接挑战我国,原因就是其从骨子里不甘心失去一超独霸的绝对优势,不甘心失去正在拥有的各种别国无法燃脂的既得利益。

其最大的战略目的就是在我国尚未真正实现强大时,把我们这个唯一可能在未来对其霸权统治形成威胁的国家击垮在崛起之初。俄国作为一个已经失去霸权地位的国家,其最大的目标就是实现重新崛起重新回到世界的统治中心,其内心对我国的崛起是防范大于接受的情绪,只是由于自身面临美国的打压不得不与我们偶尔合作,对于该国我们要既防范又合作,以力借力实现我们自身的战略目的。

德国感叹:北京太强了,东盟各国都不敢得罪中国

德国之声中文网日前发表文章,题为:东盟各国两面下注不得罪中国。文章如下:

东盟地区论坛外长会议在柬埔寨召开,中国拒绝在东盟的场合中讨论南海主权问题。专家认为,东盟各国以“两面下注”的方式拉拢美国巩固国家安全,同时希望维持与中国的经济合作。

东盟各国与中日韩外长会议本周在柬埔寨金边召开,会议中是否将提及南海主权问题成为各界关注的焦点。据法新社报道,东盟各国日前草拟《南海行为准则》,这一东盟外长达成共识的文件草案显示,东盟成员国希望以联合国国际海洋公约作为解决南海主权纠纷的基准。

北京方面表示愿意与东盟国家在适当时机探讨制定《南海行为准则》,但并不是旨在解决南海争议,而是为了增进各方的互信和合作关系。

中国在近年来与南海主权申索国菲律宾和越南频频发生摩擦。今年四月,菲律宾和中国因为黄岩岛(Scarborough Shoal,菲律宾称帕纳塔格礁)主权纠纷,在该争议海域进行为期数周的对峙。

越南则在今年6月通过新的《海洋法》,宣称该国对黄沙群岛(Paracel)、长沙群岛(Spratly)(中国分别称为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及中国所称的中沙群岛(Macclesfield Bank)拥有主权和管辖权。菲律宾和越南更积极寻求美国支持,加强在防卫事务上的合作。而美国国务卿希拉里此前曾表示希望在东盟外长会上讨论南海问题。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在7月10日的例行记者会上指东盟地区论坛系列外长会不是讨论南海问题的适合场所。他指出,南海问题不是中国和东盟之间的问题,而只是中国与部分东盟国家的问题,人为炒作南海问题,实际上是无视地区国家谋发展、促合作的共识,试图干扰中国-东盟关系。

德国外交政策协会主任桑德施耐德 (Eberhard Sandschneider)表示:“从全球媒体的报道看来,南海主权申索国间虽然时有摩擦发生,但情势仍不至于升级至国际法庭需要介入的阶段。”此外,中国的势力日趋强大,东盟其他国家和美国并不乐见南海爆发冲突,因南海的紧张情势不利于东盟各国与中国的双边合作。

前台湾国防部军政副部长、淡江大学国际事务及战略研究所教授林中斌则表示,中国处理此类问题的一贯模式是以外交和经济手段施压,东盟国家或许对中国有批判和指责 ,但惧于中国的强大势力,东盟成员国并不愿意扩大情势:

“各东南亚国家的社论都在提醒他们的政府,不要做过头。这些国家聚在一起也是担心这个崛起的大国对他们的安全造成威胁,所以他们也必须表态,展现团结。东南亚国家集体表态、拉拢美国支持,都是希望在安全上得到某种保证;可是在经济上他们又必须依赖中国。所以这些国家所采取的是两面下注的方式,这些国家还包括日本、南韩和印度。”

中国在2009年后一改过去软硬兼施的手法,对外态度日趋强硬,引起周边国家紧张,美国也因此名正言顺地重返亚太。但曾在美国重要智库任职的林中斌相信,中国在必要时会与华府私下沟通。他指出,美国由于社会和政治问题不愿与北京在南海议题上发生冲突。

华府对外态度表现强势,主要是由于奥巴马不希望在年底总统选举前遭到对手共和党指责软弱,"对外强硬其实是对内表态",但实际上美国重返亚太的计划虽然声势浩大,持久性仍是个问号。

桑德施耐德也指出,南海对美国而言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华府虽然曾承诺菲律宾在必要时予以援助,实际上美国并不愿被卷入军事冲突中,极力避免在南海主权问题上动用军事力量。

林中斌认为,中国对美的关系自2002年起便是以合作为主,"矛盾不可能消失,但合作要在矛盾之上",而在面对国家的经济发展和国家主权问题时,则以国际经济发展为优先考量,贸然动武的机会微乎其微,在南海主权问题上亦然:

"中国会在很多实际层面展现有效控制,他的军力也越来越大,但是他会避免第一个开枪,避免军事冲突。最后的结果是在中国声势浩大的情形下,美国内部的问题太多自顾不暇,中国再回到2002年温家宝讲的'合作、共同开发'。

在此情形下,中国以龙头的姿态进行比较合作式的做法。前提是中国先占了军事和各方面的优势,再用外交等办法让大家都可以接受。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