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当今世界战争仍未平息,动荡在某些地方持续深化,政治冲突在很多国家此起彼伏,另外数不清的种族冲突、宗教冲突、穷富冲突在世界很多角落风生水起。这些人类的悲剧,表面上看,都是人与人之间、国与国之间的不可协调,更深一层的根源在于人与自然的冲突。某种意义上说,人与自然的冲突在现今已经到了不可容忍的地步,自然已经越来越虚弱,自然已经越来越不能满足人类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自然已经越来越烦躁、暴虐,自然已经不可逆转地报复人类。

西方资本主义兴起时,为了完成资本主义的原始积累,对内搞圈地运动,对外发动殖民战争。到了帝国主义阶段,西方科技手段日新月异,武力倍增,不可一世,在全世界耀武扬威。还有一个特点,西方内部之间不平衡,为了利益,互相撕咬争斗。两次世界大战都是因为西方国家内部分赃不均,后起者不爽而付诸武力的。理由无非就是,我的领土太小了,我的殖民地太少了,我在国际贸易中不占优,我的日子不好过,我的武力已很多。说到底,还是因为地球资源有限,不可能满足所有好胜国家的全部发展需求。西方的野心真的无法遏制。这一点根植于他们的文化传统。季羡林先生提过,西方的指导思想是征服自然,西方向大自然穷追猛打,暴烈索取,其劣根性至今没有丝毫改变。顶多只是将问题转移到别的国家罢了。

美国是个霸权国家。其马上得天下,也是马上治天下,军费世界第一。按照中国历史的经验,此不会长久。美国处处干涉他国内政,处处引发战争。2001年911事件后,美国人直来直去、盛气凌人的性格发挥得淋漓尽致。他们没有想过人家为什么以自绝的方式去炸你!美国人以牙还牙的做法让恐怖分子屈服了吗?只要这个世界还有不怕死的人,有人体炸弹,只要美国人还依然扮演世界警察,执意干涉他国事务,美国的反恐战争将永无胜利之日!美国人似乎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这可能是民主体制的好处,在撞了一头包之后还有回旋的余地。他们要从伊拉克、阿富汗撤兵。然而基地组织还在,塔利班似乎越来越强悍。美国留下了几千具大兵的尸体,倾泻了弹药库的陈旧武器,把伊拉克和阿富汗搞得千苍百孔、满目疮痍,无辜百姓陈尸街头巷尾。美国在这两个国家并没有赢得任何地缘政治优势,终于可以离开了。两战之后,美国穷矣!巨额的债务终有一天会将美国压垮。但要谨防美国铤而走险,背水一战!我一直忧虑,对于西方而言,若此时再出现一个1840年的中国,我想它们绝不会有丝毫的犹豫,一定会群起而攻,张开血盆大口,大快朵颐,来填补它们那早已空空如也的饿肚子!

希腊深陷欧债危机,面对欧盟的金融输血援助,它还要耍横,不想搞财政紧缩,不想过点苦日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拉加德曾说,一些非洲国家非常贫困,儿童教育条件很差,“他们比希腊首都雅典的人更需要帮助”。她批评希腊“逃税”风气加剧财政严峻状况,“那些人整天想着逃税”;希腊人应该缴纳税款,“集体自我救助”。希腊人听了很不爽。那又如何呢?也许希腊人自认为比非洲人高贵,也许希腊人自认为借的钱可以白花。我想说的是,放下架子,过点实在日子吧!昨日的美梦就让它随风而去吧。离了希腊,欧盟还会转,地球还会转。

中国在人类社会中算是个特例。中国几千年来都是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体系,随遇而安,没有肉就多吃菜,没有饭就吃点糠。人与自然相处相对还是比较和谐的。虽然不太先进,也不至于太恶劣。中国相对而言缺乏对外侵略和殖民的野心和动力。相反,中国历来饱受外来侵略和掠夺,之前主要来自北方,近代又多了个海上。1840年,是中华民族的转折点。中国开始被迫融入世界,中国开始慢慢的西化进程,尤其是科技,至今还是孜孜不倦的拿来主义。其实,不要以为中国1840年就是一无是处,1840年鸦片战争之前中国GDP占世界总量的29%。只是缺少西方自以为是的坚船利炮,缺少机器大生产,缺少工厂的浓浓黑烟。中国人靠勤劳智慧勇敢,靠着双手积攒和创造财富,结果成了西方列强的唐僧肉。中国是无辜的,西方是不道德的。

美国在全球推行自由民主,是存在私心的,并不光明正大。按照美国模式,在现代社会中,国王、女王、皇帝还有天皇,应该不允许存在,即使是名义上的。美国要是支持这些国家把资产阶级革命搞得更彻底些,对民主是否是一功呢?我笑笑。我没怎么看见美国对沙特、英国、日本等提出过干涉。对于独裁政权,美国也是区分对待的,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泾渭分明。日本和韩国在二战之后长期一党执政,甚至是一人执政,美国干涉了吗?没有。为什么?因为听话。类似还有沙特、星加坡。比较有意思的例子是,伊拉克前总统沙达姆,在两伊战争时,他不独裁?美国为何当时支持他?后来沙达姆侵占科威特,而且提前跟美国请示了,只是因为出现理解偏差,结果最终被美国推翻并施加绞刑。这些例子表明,美国在推行自由民主之路上,没有兴王者之道,大有私心,不足以让人信服。听信美国这一套,越搞越穷,越搞越弱的国家比比皆是,俄罗斯也算是一例。中美之间的矛盾,不在于体制不同,仅在于实力对决。即使中美体制相同,对决也是不可避免的,看看两次世界大战的历史便可分晓。

谈及这么多,并非是想否定西方的成就,并非想回归1840年之前的中国。只是在回顾了人类的历史之后,既包括东方也包括西方,我越发觉得人类亏欠自然太多,自然已有不可承受之重之苦。然而当今列强依然林立,西方文化依然主导,谁人又敢掉以轻心,谁人又敢不加以紧跟?虎狼之侧,岂能安睡?于是,环境仍旧会恶化,温室气体还将猛增,海平面还将升高,臭氧层还会稀薄,水资源还会稀缺,土壤会更加贫瘠。这种博弈几时休!人类的生存发展危矣!也许我们这一代还可以享受最后的欢愉,也许我们的下一代就没有如此幸运!季羡林先生提出的办法是:以东方文化的综合思维模式济西方的分析思维模式之穷。此观点季先生几十年就提出了,是季先生晚年的深思熟虑。我觉得此方法还是非常有道理的,东方天人合一的思想正是救世救人类的良方。西方的短板在于亏欠自然,征服自然,在于没有处理好人与自然的关系,延伸一点就是没有处理好人与人、国与国之间的关系。人类,不可太西方,不可太美国。

本文内容于 2012/8/15 2:19:27 被西体包子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