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新闻:8月12日,来自穆斯林兄弟会(以下简称“穆兄会”)的埃及总统穆尔西撤换国防部长和武装部队总参谋长,任命改革派人士出任副总统并宣布取消军方限制总统权力的宪法。这一连串突如其来的举动震惊外界,被视为穆兄会与军方的一次全面摊牌,将引发埃及政坛力量对比出现新变化。

这消息被外界认为是民选政府与军方的博弈 而穆尔西为首的政府获得了绝对优势 既通过更换军方高级官员削弱了军方的力量又通过取消宪法的部分内容加强了自己的合法性 用总统职权取缔了宪法内赋予军方可能的依据宪法赋予的权利干预总统和议会的职权 说白了就是剥夺了军方合法进行军事政变的合权利

我觉得穆尔西集团这样的举措很是冒险也很勉强和无奈 本来 穆尔西做为穆兄会的代表人物以微弱优势上台 民意支持度不是很高 穆巴拉克面对的国内经济困局不会因为国家出了个民选政府而有所改变 穆巴拉克面对的问题同样是穆尔西面对的问题 而埃及的生产力低下的产业和有价值资源的匮乏决定了埃及需要外来援助来缓解国内的内政矛盾 那么埃及的援助资金主要来自于海湾国家和美国 美国的援助是有数的每年12亿美金 海湾国家的援助数目和渠道不详 但是 这样靠援助维持本国经济运转的政府对外不会强硬到哪里去的 因此 穆尔西当选之日就对外公布了埃及对外政策仍将延续前政府的基本政策不会有很大变化 这是稳住了以色列和其他的一些相关国家 但是 这样的政府上台没有能够改变国内经济局势的能力 必然要面临支持率下降的窘境 而新政权建立时并没有掌握国家的全部权利 一些权利被军方把持着一直不肯交还政府 一帮文人虽然有民选的政府合法外衣又能把荷枪实弹的军人奈何呢?因此穆尔西当局应该是与军方做了一些利益交换的 所以很多人认为埃及的局势应该会稳定一段时间 但是没想到穆尔西这个时候就动手了 那么穆尔西敢于对军方动手的底气从哪来的呢?

第一 若不趁现在民意支持率尚高的时候下手 那么等民意因经济问题而下降的时候 就更加被动了 说不定先动手的就是军方了 不要忘了人家也是有实力派的代理人莎菲克的啊 而且 穆尔西也是以微弱优势赢的人家 底气不足的 而且 军方可有宪法里白纸黑字的可以限制总统的王命旗牌啊 人家是有可以在民意支持下降的时候发动合法的军事政变的权利的 因此这场与军方的斗争就是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的零和游戏了

第二 另外 穆尔西虽然是以政党领袖的身份参选的 但是 背后的力量不是政党而是穆兄会 这是典型的宗教政治团体 以北非中东的后来变化看 穆兄会是绝对不会容忍与旧政权势力做任何妥协的 之所以与现在的旧势力的实体——军方达成某种妥协 那是因为西方势力的干预 以及力量对比不足造成的 但是这些宗教势力绝对不会长期维持如此局面的 以利比亚的结果来看 穆兄会对旧政权的报复是相当残酷的 因此就决定了穆尔西与军方的平静状态注定是短暂的 只能很多人没有想到 穆尔西这么快就打破了平静对军方下手

第三 在中东没有军事权利就不能说掌握了国家实际权利 因为 穆兄会颠覆的旧政权都是那些阿拉伯复兴社会党那些青年军官组成的军人政权 仅此这些推翻老国王的政权基本都是军政府 是军人政权 军人掌握了国家的大权 因此 如何使国家军队成为被政府管辖的武装力量而不是游离于政府体质外的力量成为穆兄会下一个主要目标 参照穆兄会在阿富汗的分支推倒苏联建立的傀儡政权和利比亚的局势 我们清楚的看到 穆兄会对整个社会的渗透能力是很强的军事部门也不例外 就拿利比亚来说 动不动就是军事官员叛逃 很多都是宗教势力起到作用的 而叙利亚局势也佐证了这点 很多的逊尼派政府官员叛逃都是被像穆兄会这样的组织策反走的 因此 穆尔西敢于动手 说明穆兄会对埃及的军事部门也做了相似的工作 分化了军方的力量 才使穆尔西有足够的勇气对军方发起突然袭击的

但是 这样的行动仍然有巨大的风险 自纳赛尔时期起 军队就是国家的重要政治力量 由于要和以色列打仗 军人在国家的地位很高 当埃及与以色列单方面达成媾和与西方和解的时候 萨达特就成了极端势力的牺牲品 后来的穆巴拉克延续了与西方和解的政策保持了埃及与以色列的和平 但是 付出的代价就是失去了民意的支持 在埃及 民众关心的只有食品和圣城 而穆巴拉克将圣城出卖了 怎么能获得民心呢? 但是 军队在法老手里 法老为了军队能保护自己的地位 给了军队极大的权利和利益 甚至允许军队自成系统 当法老成了阶下囚后 军队仍然是一个有钱 有人 有枪炮的利益集团 穆尔西解除了几个军方的高级将领 不能代表实现了对军队的控制 从很早时期起 军队的利益就与政府的利益脱离了 军队效忠的只是法老 不全是国家 当然军队也不是没有顾忌的民意的压力一样对军队有效 但是 很明显 军队是得到西方的支持的 有了这个支持 军方利益集团仍然可以游离于政府的管辖之外而与政府分庭抗礼西方支持埃及军方的目的也就是迫使穆尔西政府由于得不到完整的国家权力而沦于弱势政府从而不得不与西方达成长久的妥协 但这是穆兄会不能接受的 因此双方的较量只是开始绝对不会因为穆尔西的“杯酒释兵权”而结束

穆尔西能不能掌兵符成功 还要静待观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