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我们现在还绝不能原谅

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又将临至,每当此时作为中国人心情总有点复杂与纠结,抗击外侮的胜利固然值得庆幸,但每每由此联想民族耻辱和灾难又沉重异常,惨遭的欺凌和蹂躏,无数的惨绝人寰,多少的前赴后继让这个纪念日难有纯粹的喜庆色彩,惨壮的胜利掩不住民族的悲愤与哀伤!

抗日战争已过去大半个世纪,对中国人而言那道伤痕依然如此鲜明,挥之不去的耻辱感并未随着时光流逝而减弱,使我们倍受情感煎熬,或许它将被固化为中国人心中一道难以磨灭的阴影。对侵略的仇恨有从一时之悲愤升变为社会文化成分的趋势,不管主观愿意如何,“仇日”情绪将固存于中国社会中,除非作为加害者的日本能真诚面对这段历史,帮助中国人民解开那个难以舒缓的心结,否则双方之间不会有真正的民族和解。

然而,隔海旁观当下的日本,从政府到民间,从主流媒体到网络言论,对那场罪恶战争的认识态却十分诡异,既缺乏认真的反省,也无多大的负疚感,更求取受害方谅解的意愿也不甚明显。日本表现更多的是设法减轻或推却自己的战争责任,企望当年被祸害的四邻淡忘遭遇,以一种蒙混过关的心态去应付了之。同时还以各种小动作粉饰战败结局,流露出一种不服输情绪,在历史问题上时常表现出令人厌恶的傲慢。

明治维新使日本较其他亚洲国家早一步“山寨”西方工业文明,进入工业化社会,就此让日本人扭曲变态,自我膨胀,不肖与广大亚洲国家为伍,整天想着“脱亚入欧”。作为偏安一隅的离岸小国,日本“岛民心态”凸出,功于心计和技巧,是一个欠点厚道、得志便张狂,哲学思想和战略思维的不够的族群。日本现有的领先至多是一个成功的模仿者而已,在科技文化、政治经济等其他方面对世界文明鲜有重大创造发明的贡献。同时单一民族使日本社会高度同质化,很难从某种全民性偏态脱出,当年的战狂热是如此,现今多个的“十年沉沦”也是如此。

更远地回看,日本长期师从于中华文明,迄今方方面面仍有浓郁的中国文化特征,日本文化母体没表现出应有的尊重和感恩,当年侵害侮辱有加,今天又蔑视中国的重新崛起,我们的发展让其有如被掘祖般地难受。有人说日本不能适应于中国的强大,在历的长河中,日本相对于中国的领先只是区区百余年时间,仰望中华才是他们应有的习惯,如果说中国的强盛会使大和民族无法承受,那么他们的先祖们都早该气急而绝,何曾留下一群现在不知天高地厚的子孙!鉴于日本与中华文明的历史渊源,贬低中国抬高不了日本,甚至也是对自己的否定,日本人没有轻薄中华文明的资格!

今天的日本,民粹主义回潮,右倾思维泛起,极不情愿承认二战的惨败的结局。或许在日本人看来,那是大和民族优越性的一次强烈暴发和展现,虽败犹荣,于是每每借“神社拜鬼”追忆曾经的“辉煌”,在这种心境下劝告日本人以历为鉴、自我反省有如对牛弹琴。他们当中或许有个别真正的战争思悔者,但那绝不是日本社会的主流意识,战后一度呈现的所谓“和平思想”,只是被打趴之后一段野心的“不应期”,是对战后世界秩序心有不甘的无奈适应,对亚洲国家保持着莫明其妙的优胜感,不乏再度自我证明的欲望,故亚洲的日本傲慢依然,不能象德国那样建立起真正的和平意识,并友善待邻。

有日本人说,对于祖辈发起的那场战争,作为没有直接责任的我等已屡表歉意,你们为何总揪住那点历史不放。日本人须知,不是别人爱纠结过去,因为那是受害国难以忘却的民族浩劫,是刻骨铭心的家仇国恨,是大和民族无法推脱的历史责任。轻飘飘的一句道歉不足以慰平撕心裂肺的痛楚,表面功夫也糊弄不了世人,更无助于民族仇恨和历史创伤的消弥。人们注重的是日本对待历史问题的诚意,在相互交往中体验到日本的真实悔悟,然而邻居们的这种感受寥寥。难道日本人不觉得,出自该否道歉一片争吵声中的“对不起”有多虚伪吗?还怪别人余恨未了,不知是日本人太过天真还是他们把别人想的太傻。

有人强调在战争中日本人也有痛苦,也是该同情的受害者,日本每年都大张旗鼓地搞什么“广岛核暴”纪念活动,悲寂的样子好象他日本是战争受害国似的。在当年举国狂热的扩张气氛下,日本人当中的真正战争无责者能有几许?作为战争发起者日本没有理由宣染自己的战争遭受!那是你们为了追求错误目标必须付出的成本或代价,是咎由自取和罪有应得!他们与受侵国那些无辜的受害者不同,不能将两者混为一谈,对此要有清晰的认识,不能因此而淡化或放弃追究战争责任的要求。把同情心消费在不该的地方无助于对历史教训的汲取,无原则同情就是那个愚不可及的“东郭先生”,等来的很可能是又一场横祸。

有日本舆论认为,是中国政府的舆论引导才使中国社会形成无法退却的“仇日”浪潮,日本究竟是不了解中国还是想推脱恶化双方关系的责任?事实正相反,是中国政府一直有意平抑仇日情绪以免干扰国家外交战略,弄得有点里外不是人。日本要明白,打从被你们强加那场战争之后,怨恨便在中国人的心中扎下了根。那场民族劫难过去得并不遥远,我们的心灵还在震颤,情感煎熬还在地困扰着我们,亲历者还在细数侵略者罄竹难书的罪行,无数同胞亡灵的凄惨呼号还在飘荡,我们何以能心情平静地看向作为加害者的日本,悲痛的民族经历决定着我们仇日情绪的存在,无需任何引导。或许日本人设法尽快淡忘自己的历史罪过,但是我们中国人不能!否则我们就是一群不肖子孙!

我们中国人也希望能翻越不堪回首的这一页,与大和民族友好相处,但至少目前还没具备对日本“既往不咎”的现实基础,首先日本对那场罪恶战争不存在认真的社会反思;其次日本因自我优越感强烈难以平视亚洲而缺乏主动和解的意愿;最后日本企图固化自己的东亚独强地位而容不得中国的崛起。如今不少人日本还在留恋着曾经的强横时光,对战争责任问题遮遮掩掩、推推托托,彰显着他们不肯告别过去的社会心理。在一些日本人潜意识里的中国仍是“甲午战争”年代的清朝,因而不愿面对中国发展的现实,挖苦讽刺之能事,更有掣肘的冲动,甚至响起“再战”的噪声。面对如此傲慢而自恋,又不知悔认错,还缺乏友华意愿的的日本,中国人民应该谅解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今日之日本,乐于站在中国的对立面,争当国际反华势力的先锋,到处挑衅中国的国家利益,不寻机给中国的发展下点绊子就浑身不舒服似的,整天叫喊着“中国威胁”,倒让人觉得是中国曾经扛枪架炮到日本进行烧杀掳掠,这岂不怪哉!本应我们高呼“日本威胁”才是。认为强大就会到处呈凶可能是日本人的惯性思维,用于揣度中国那是“以小之心度君子之腹”,强盛的历史表明中华民族追求的是“王道精神”,没有崇拜暴力的秉性。今天的中国也一再重申和平崛起的战略愿望,中国发展的也从未有损过日本的利益,反而是日方从中获益多多。除非中国的强大妨碍了日本的东亚称霸,否则不知中国是如何“威胁”了日本,如此子虚乌有地叫嚷不是心地阴暗就是贼喊捉贼!

看来“二战”并未彻底打掉大和民族自我膨胀的心理倾向,在美国扶持下的战后经济复苏和成长,使得日本蔑视亚洲、征服亚洲的旧有思维还在发酵,军国主义的幽灵还在飘荡,蛰伏的狂妄有重新暴发的可能,善良的人们不能忽视这种危险性,不要被日本眼下“谦谦君子”的假象所迷惑,保持应有的警惕性。正告日本右翼势力,你们可以横行霸道的时代过去了!大和民族只能作为亚洲大家庭平等的一员,冷嘲热讽也挡不住中华民族的“王者归来”,如若美梦不醒,旧病复发,不待你们自己“脱亚”,也将要被他人清理而去!

“一衣带水”如今只可描述中日的地理关系,而非两国国民情感的形容,彼此的对立情绪是必需正视的客观存在,外交要在顾及民族感情的基础上现实地评估和处理中日关系。我们主张和平崛起,固然希望中日之间没有龉龊地和平相处,宿怨的消除只有过错方主动展示意愿和行动才会有实际意义,我们决不能一厢情愿地单方面讲友好,无原则地迁就日本的投机心理,那样无助于健康关系的建立,更导致日本方面对现实的错判误读,从而对两国长远关系产生更消极的影响。只要日本不彻底放弃错误的历史观,中国人民就警钟长鸣,保持应有的戒备,现在还远不是可以原谅日本的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