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81年从老家入伍到住渝某团(就是最近去歌乐山围追爆头男的部队)。虽然部队驻地就在大城市,但平常也不允许出营门的。那时每班每个礼拜天只能有一人上街去买日常用品,当天轮到我上街为战友们采购日常生活用品。

重庆的夏天相信大家都知道,因为当时的津贴每个月只有8元人民币,除了购买一些必须的日常用品,根本没有多余的钱买水、饮料喝。所以出门前去炊事班要了一根黄瓜放在硕大的军裤口袋里,以便口渴时解渴。从杨公桥上了217路公共汽车往牛角沱方向。车过沙坪坝后开始拥挤起来,由于穿着军装,实在不好意思再坐在座位上,就主动给一位年纪比较大的老太太让了座,握住座位上方的铁杆,站在旁边。当时没有滨江路,车到红岩村时错车,司机向旁边打方向盘,一个惯性让我不注意地靠向了旁边一位重庆美女,正好裤兜里的黄瓜顶到了她的屁股上。我刚想说声对不起,没想到她挥手就给了我一巴掌,嘴里还大声地骂道:哈(傻)兵哥,耍啥子流氓!由于当时本人只有17岁,又是从农村出来,哪经历过这样的的场面啊?望着全车鄙视的目光,我红着脸将裤兜里的黄瓜掏出来红着脸对她说:对不起,这只是根黄瓜。全车哄堂大笑。

本文内容于 2012/8/13 13:48:33 被笑忘忧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