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作者:惟有中华

不知道什么时候,网上出现了“带路”这个词,指的是什么大家都清楚,这个群体相比其他的质疑与持不同意见者,显得很纯粹,他们是表现的比较极端的爱国者,只不过他们爱的不是自己身处的国家,他们自认是境界超乎“常人”的图腾殉道者,是使者是火种,至于他们的目的性与行为性,带路一词表达的很清楚,所以就不赘述了。

说实在话,作为一个有着自己原则的自然人,个人对持有不同意见没有太大的心里不适应,这些都是正常的,只要不是带有某些心理暗示的无端质疑和以谣言为基础的虚妄指责,不同的意见是处于良性范畴之内的,是健康的。

但必须要说,个人对某些“坚定”的明目张胆的“带路”行为,是反感的,先说,这倒不是什么道德底线问题,我不准备在这个他们已经舍弃的层面上去试图批驳他们。因为我们完全可以把看问题的角度调整到“带路人”们的“崇高”程度,从精神方面去感受它,而在这种角度下如果看到的依然是个笑话,那么这个问题就显而易见了。

为什么这么说?相对简单一点就可以说明,对于“带路族”的人员构成和心理状态,比如是否涉及人格健全度,心理健康卫生标准我们不去触及,是否存在标新立异和哗众取宠的成分我也不想剖析,仅从他们的行为目的的合理性及成立性上来说,就是根本不成立的。

从表面看,个人反感“带路行为”,广义上似乎是一个民族属性问题,这点倒可以不讳言,但稍微细致解释起来其实也不尽然,因为和民族主义,沙文主义等等究其根本关系,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倒是和我们民族实体存在的客观现实,旧有国际秩序的极限适用范围,乃至生产资料的分配权有着相对重要的联系,这些东西的表述都是一些老话,前文中都有,所以不再过多涉及。

那么带路,就行为表达上言简意赅,甚至还带有强烈的感情色彩,不必担心,我不想道德打压,可以完全依照从事者的思路来引申,讲下我的认为,所谓带路,你们认为是获得“民主和自由”的手段,借以来改变“社会形态”途径,的这没错吧?呵呵。

先不谈程序是否合法问题,因为这种东西存在双重标准,你们会把嘴横竖都能用的,个人不想费那个力气,仅从这种行为所谓获得途径的代价上,也就是获得成本问题上考量,它成立吗?说的白一点,这个买卖合不合算?

既然“获取”,你就要付出,那么我们看,这种“民主自由”的交换主体是什么?简单点说就是付出主权范围部分及其附属权得到的-在本已成型的现有国际秩序下的“相应”位置,从而将会失去在主权范畴以下对具体问题的自我把握和主导权,也就是说,要付出主权,至于多少,呵呵,会少吗?人家都通过带路主客易位了,少了不是亏本了?

失去主权,估计很多人会不理解,于是一些不良公知出来进一步阐述,带路者诉一下委屈,按照这些公知的理论,只要得到民主和自由,那些问题都不重要,主权的属性不重要,队头队尾不重要乃至所有的旁枝末节都不重要,因为领土与百姓无关,什么主权问题,都赶不上老百姓的生活水平和自由程度来得重要,事实是这么一回事吗?

复杂的行为没有单纯的动机,我不想说他们这套东西愚弄了多少人,首先我看到这套不负责任的理论背后牵扯了多少利益,有多少这样的所谓理论的研究是靠的是“国际主义”的资金链条在支持,私下的咱不能信口开河,但明里的境外带着奖金名目的资金流向,那些“非商业”的境外基金向境内“非政府”化的捐助,这可是有迹可循的。

至于那套理论,肤浅的程度让人讶异,一个失去道德的人想把自己裱起来是很困难的。

我们看,成为战略附庸后,你的价值被人取舍,你的思考基于别人利益思考之下,你会得到公平?你把国际政治想象为奥运会了?呵呵,这次要多丑陋有多丑陋的奥运会还没让你们清醒一些吗?在别人的价值体系下,作为颠覆者,你是没有公平的,如果作为合流者,则你是没有尊严的,看看日本和韩国吧,他们多“体面”,他们也充分的享受到了奥运的公平公正和公开,呵呵。

而且,我很负责任的说一句,即使作为合流者,因为你是末进,你的待遇还赶不上日韩,公知可能还会闭着眼说,金牌没有意义,尊严不能当饭吃,日本德国交出了部分外交和政治权力,纳入秩序后所换取的生活水平和社会发展程度是中国不能企及的,中国为什么不这么做?

好,我的回答是,因为中国没有战败,呵呵,这是其一,因为中国还在持续发展,这是其次,一个让整个西方世界为之胆颤,让整个敌视势力如鲠在喉的中国到了这帮公知嘴里怎么如此不堪?呵呵,如果这个不堪是事实,那么为什么那些自认为站在道义高点的西方人不摧枯拉朽般的颠覆了中国,如果中国像他们说的那么外强中干,那么脆弱--而是还要指望花小钱办大事的让你们带路?这本身就是个问题,其三,是生活水平问题,也就是吃饭问题,既然带路的朋友认为它最现实最能说明问题,往往也是公知笔下的利器,那么带路成功后我们的生活水平会提高吗?

排除社会严重动荡的因素,依带路公知所愿,“王师”之所到夹道欢迎,那么我要说的是,你放心,中国纳入这个秩序也成不了德日,原因是一个最简单不过的数学题,你把中国庞大的人口基数先纳入世界资源体系,用一个简单的数据模型说明,你看到了什么?人均占有量。

你以为美国人民会做出牺牲,降低自己的生活水平及社会保障水平来养活我们13亿人?或者说容忍降低自己的生活水平,为了让我们的生活水准与他们保持一致?你做梦呢还是我做梦呢?呵呵。

奥巴马的国会咨文里曾经明确的提过这些,让中国保持他们认为“合理”的生活水平是至关重要的,让中国的人均生活水平毫无节制的达到欧美标准是灾难性的,不可想象的,这必将会破坏这个“世界”的存在根本,从而颠覆“某些重要”的价值观,而这个生活水平是什么公知们不会不知道吧?

失去主权后作为代理人被合理的纳入生产资料的分配体系是理所当然的,这个被分配的角色会是什么?地缘筹码?低端代工?倾销市场?都可能,但绝对不是和他们一样的伙伴,这更是显而易见的。

在这个行为的庞大构想中,几乎会有另一次“哥本哈根”,说露骨一些什么是环保国际协作?这根本和碳排放关系不大,说到底他就是发达国家对于发展中国家的能源使用及利用量赤裸裸的限制!是挂着人类环保大旗下,双重标准控制下的,另一场道德失衡的“奥运会”,发达国家做出过哪怕是会让自己生活造成小小不便的承诺吗?人均排放标准那些作为世界办公室的高端生产资料利用者都不做丝毫妥协,还谈什么?人均排放?另一个欧排标准?还是限制人均能源占用量和人均生活水平的花招?他们自己明白,在这个问题上连印度人都能为了自己的利益清醒看待,不辍斗争,而国内带路的公知倒丧起了道义的大棍,呵呵,不如先尝试一下自己个人的节能减排吧,先减少自己的碳排放再说,开着汽车的时候切记不要丧心病狂。

说这个是想让大家知道,目前中国如此强势都不能换来一纸公平的协议,何况被带路后呢?

抛开那些居心不良者,我只想告诉一些为“天真”而带路的朋友,你们可见的结局远没有理想中的那么美好,可能你们会得到“自由”,今天个人读到了叙利亚的新闻,叙利亚自由派们“自由”的处决了一位持有不同意见的电视主持人,可见,经过“自由”包装下的独裁是什么样的,他无法与人性挂钩,从目前大部分带路公知在网络上的表现来看,对于那些和他们持不同意见的人,他们的态度十分明显,任何一个为自己国家说话的人无一例外被冠以五毛的称号,这是拿自由去诠释专制吗?所以,一旦没有了法律和道德的约束,掌握“自由”的人也失去的羁绊,而这种“自由”表现形态,起码美国是不允许的,比如美国的枪击案就是另一种表述范畴,而对于我们带路的朋友们而言,失去了主权而造成力量真空,从而失去稳定的社会会成为“公民社会”?这本身就是扯淡的结论。

我只想让一些心存不良憧憬的人知道,如果当生活和社会稳定都成为问题的时候,所谓“民主和自由”是个什么选项?社会资源都成问题的时候,社会保障会是什么样?它会不会更公平?“自由”的空气下卑微的生活感觉会不会很好?而真正的民主背后,始终有一个悖命题如影随形,那就是如何避免“多数暴力”,要明白,任何合理的社会制度都是在不断调节和权衡过程中的,无一例外。

这几天看到某门户网站的评论中,回帖机器们对于美国民选制度和诸如普选及直选概念之间的混淆,我就笑了,那些说美国一人一票选总统,中国一旦并入美国13亿选民可以自由的选出代表中国利益的领导人,这样的昏话能有那么大的市场?这些连美国的选举的选举人制度都不明白,就来白话民主的疯子,他们的话和屁有什么区别?

民主民主,如果民都为二等,何来自主?因为你的自主得不到公正的对待,如某些人所愿中国被带路成功,那么资源比例被压榨,国家能力被阉割,话语权交出,国家意愿被折扣,命运赋予他人之手后得到的能是什么?

也许得到了他们梦寐以求的“自由”,不过,现在你们对自己的国度如此血淋淋的谩骂,也没见你们付出代价,可能你会认为美国会做得更好?就如同你肉麻的赞美2012年的伦敦?

或许当执政者甚至美国对你不好的时候,你可以自由的“公平”的站在大街上骂他,但你要想想,除了“自由和公平”的骂他,你还能做些什么??呵呵。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