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军旅回忆(人物篇)(1)[中華鐵血軍團]

之所以开始写这个系列的帖子,是红心想起了我的那一堆战友们,虽说都在一起生活训练,他们的脾气可大不一样。有活泼的、有暴躁的、有活宝类型的、也有人脉通达的。红心和中间的一些战友,可能一辈子也见不了面了,但是他们的面庞和言语,依旧深深的印在了红心的脑海中,不能忘怀。

之所以决定写出来,一来为了纪念我的从军生涯,二来为了让大家了解我的战友们,在这里红心感谢各位的支持!(也许生活中能带给我军旅的记忆,可能这个系列的帖子发表得很慢,会给大家的阅读带来不便。主要原因也是红心展现的,都是军营里真实的战友们的真实故事。)

第一篇人物回忆,我该写谁呢?这是红心遇到的第一个麻烦事,毕竟很多人物都是相互关联的。不过还好,在之前的军旅回忆中,红心写了很多战友,虽是一笔带过,但也让朋友们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

左思右想这个系列,还真有点难度,既不能写成流水账,又不能写穿越了。既要保持文章的精彩度,又要真实地再现当年的人物,将鲜明的人物特点和性格拓印在文章中。

那我就先写一个性格相当突出的人物吧:大狼。

大狼本来不叫大狼,他的名字里带着一个“龙”字,姑且咱就叫他“大龙”吧。只是他眼睛比较小,看到女兵或者是女孩子的时候,眼睛就更小了,外人看来就是一副“色迷迷”的表情。最后我提出建议,获得了全班所有人(不包括他)的支持,最终给他起了一个“大狼”的绰号。

大狼和我是同年兵,新兵连下连和我分在了一个班:纠察班。大狼是山东济南人,和红心一样,都是大专毕业参军,年龄也和红心差不多。

可能是本着“牙好、胃口就好、吃嘛嘛香、身体倍棒”的广告词来看,大狼确实身体很壮,这个壮可不是虚胖啊,也许和山东人的体质有关吧。

刚从新兵连搬到警勤连的纠察班的时候,红心一看,好多人都不认识,索性咱也装深沉,先了解了解人再说吧,大狼也就进入了我的“法眼”。

首先,大狼给我的第一印象(不是啥好印象)就是队列,他走齐步有点像美国大兵和香港警察,左看右看都觉得挺别扭,但是又不知道到底别扭在哪里。班长一句话把我点醒了:“手臂往里合,走齐步不要耸肩!”

通过接触,觉得大狼很实在,虽说有时候大家还是有点矛盾,但是很快他就又和大家玩在一起了。大狼很搞笑,他也不是像红心那样加入点诙谐幽默的语言(我一下就脸红了),而是在生活中一些不经意的东西,时常让我们捧腹(不知道大家看过红心的帖子《纠察班趣事两三》没有?里面那个晚上穿着裤衩子冲出去遇到了女干部“奶牛”的战士,就是大狼http://bbs.tiexue.net/post_5814262_1.html)。

有时候想想,大狼的趣事还真多,也许退伍那么久了,和大狼相处最多的时间也是第一年,忘了不少。但是遇到了一些事情,就想起了以前的战友。

昨天家里买了手撕鸡,吃得最后剩下了一个鸡屁股(最后喂狗了),突然想起了大狼。

那是2010年的七八月份吧,天气酷热难耐,大狼和同是山东的战友小华在大门口站岗,是4点30至6点30的岗哨。也就是说,错过了吃饭的时间(我们开饭时间是6点整),按照规矩,下一班换岗的人员要把饭菜用保温桶装回来,然后换下上一班的岗哨开饭。

那天吃得还不错,我印象里是土豆烧鸡、还有土豆丝炒肉(貌似西北的土豆不要钱,呵呵,基本上每天都有土豆)、还有一些菜忘了。红心不是换岗的那一班哨,所以就和其他人带队回到班里。回来正好看见大狼和小华在吃饭呢。

俩人一人拿着一个大白馒头、捏着一头大瓣蒜啃得不亦乐乎,筷子动动,一块鸡肉就飞进了嘴巴。习惯性地和他们打了个招呼,我拿着自己的水杯准备倒杯水喝。一抬头,正好看见了大狼的经典一幕:

只见这时候大狼夹了一个鸡屁股(很明显的),咬了一口大蒜,然后对准鸡屁股张开了血盆大口。在大狼粘着肉渣的牙齿接触鸡屁股的一瞬间,我看见了一股棕色的粘稠状物体从鸡屁股里喷了出来,无比精准地命中了大狼的下嘴唇!(当兵的战友们都知道,部队是做的大锅菜,有啥菜没洗干净的很正常,什么“猪毛红烧肉”那都是部队的特色,呵呵)

大狼下意识地伸手去擦,手放到嘴边的时候愣住了,看了看还在筷子上的鸡屁股,双眼绝望状。坐在他对面的小华在半秒的呆滞中反应过来,然后嘴里的馒头、大蒜和土豆瞬间从嘴里喷了出来(还好他在喷的时候侧身过去,只是将饭菜喷到了地上),然后上气不接下气地揉着肚子。我也反应了过来,没心没肺地笑弯了腰。

子批、亮亮、小威、小凯他们一时间没弄清楚啥事,一看我和小华笑成这样,再看大狼一副苦瓜脸(这时候已经擦干净了),便问大狼原因。大狼肯定不会说啦,呵呵,他们接着去问小华,小华带着颤音、擦了擦笑出的泪水,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次。

这下,大狼的处境,可就成了《夜店》里的台词:“哥们我火啦!”不过还算不错的是,这件事也只是在班里流传,可没有泄露到外面。战友们都挺够义气的。

还有一件事,也是把我们笑得捧腹的一件事。这件事发生在大概是在2010年的9月份左右吧。那段时间我们正被连长带着搞体能强化训练呢(红心曾经提到过,连长的战士生涯,是在特种部队“老虎团”度过的),下午有空就拖出去玩一个重装5公里、晚上搞搞轻装3公里,还有俯卧撑、往返跑、扛人深蹲之类的。弄得是倒床就睡啊,然后感觉刚闭眼就天亮了。

早上起床叠被,然后出操,出操完毕后回到班里,连长进班里来检查内务,故事就发生了。“大狼,你这是咋回事呢?啊?”连长指着大狼的被子问。我们也被连长的问话给吸引了,抬头看了看在房间角落上铺大狼的被子,这一看不要紧啊,当场就把我们憋坏了。碍于连长在,我们实在不敢笑出来。再一看大狼,黝黑的脸瞬间“苹果到秋天”,吞吞吐吐不知道该咋回答连长的问话了。“今天中午给你时间,好好洗洗,洗完赶紧晾出去,今晚上就能晒干。”“是!”大狼如获大赦。

连长走后,大狼的被子成了我们的围观对象。被子叠得挺好,方方正正、有棱有角的,就是在被子的正前方被面上有一些“不和谐”的东西,淡黄色、有点起着硬块的东西在被子上留下的“地图”。

用通俗易懂的解释,这就是昨晚“跑马”了,要说“跑马”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一般都跑在被子里面,叠好了看不出来、周末拿去洗了谁也不知道,但是他咋就跑到被子外侧啊?这一点上我们就没有像明白,去吃早饭的时候,我们问他:“大狼,你咋会跑到被子外面去了?”大狼很是郁闷:“昨晚太热,可能是蹬被子了,不注意给蹬到外侧了。”我们释然。

回到班里,也不知道是哪个战友(红心真的忘了)哼起了小曲儿,是当时很流行的一首歌《套马杆》,有改动:“跑马的汉子你威武雄壮,我愿融化在你宽阔的胸膛…..”这事也是没有传开,留在了我们的记忆里。

在2011年的夏天,大狼考上了士官学校,听说是我们部队的最高分(这和他平时的努力分不开,我们休息的时候,他就到荣誉室去自己学习)。当年的纠察班战友们都去看他了(因为连队的任务,没有一起去),由于部队的纪律,我们没有喝酒,吃着零食,聊得很开心。这很有可能是我们的最后一次见面了。

兄弟!珍重!

军旅回忆(人物篇)(1)[中華鐵血軍團]

大狼学习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火红的军旗,绿色的军衣,铁打的营盘,永恒的友谊,军旅之生涯,终生的记忆,一群战友知心牵手,一朝相处情意共有,向共同走过军旅岁月的战友们致敬!


我们这批学兵毕业时,队长在最后一次全队点名时说:“这是我们学员五队本年度的最后一次点名,明天的毕业分别,对很多同志来说,就意味着永别。可以说,从今以后,我们这157个人永远都不可能再聚集到一起。因此,请大家珍惜最后这宝贵的时光!”

呵呵,有意思。从小伙子到青壮年,你们在部队历练成钢。

哈哈,大狼真是悲剧人物啊!

军旅生涯是难忘的,而战友之间的情感又是深厚的!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聚也依依,散也依依,聚散两相依!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