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加强中国在南海上的实际管控》系列文章之五

如何开发好南海上的资源(3)

怎样对付南海争端里的西方跨国石油公司

(一)一场侵夺与反侵夺的较量,正时刻在南海上演

现在,虽然我国已经初步具备了深海勘探作业的技术,中国“海洋石油981”石油钻探平台开始赴无争议的南海北中部作业,但离南沙群岛海域还非常遥远。而周边国家对南中国海油气资源的开发已经加速进入了快车道,都在加大单方面对外招标。虽然已经从单方面开采南海油气资源里获得了巨大利益,但周边国家仍丝毫没有“见好就收、有所克制”的意思。长期以来不断得手的单方面开发获利,使他们的胃口越来越大,也让他们越来越无视中国的反对。每一个南海周边国家都在着手进一步加大单方面开采南海油气资源。这其中表现最为抢眼的,就是对几乎整个南中国海提出了领土领海要求的越南。

这些年来,受益于单方面开采南中国海油气资源,越南的油气产量剧增。根据《石油与天然气杂志》的数据,1989年越南石油产量仅为102万吨,1998年就达到1132万吨,9年间年增长率为30.66%。2006年,越南石油产量达到了1750万吨。2010年5月,越南第一个炼油厂——榕桔炼油厂正式投产,越南开始建立起自己的石化工业。越南政府把开发南中国海油气资源作为重点产业,对于发展石化工业也是雄心勃勃。根据越南政府已经批准的计划,越南第二大石油公司PV OIL与科威特石油公司、日本出光兴产株式会社合资在越南北部宜山兴建2号炼油厂,计划2013年投产;PV OIL与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韩国SK公司、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在龙山合资修建3号炼油厂;英属维尔京群岛Technostar Management公司和俄罗斯TETTIOIL油气公司则在永罗投资建4号炼油厂,定于2012年投产;5号炼油厂位于湄公河三角洲芹宜,由美国公司与越南地方民企合资,定于2011年投产。

-

除了新建炼油厂,越南国家石油公司还计划投资20亿美元将该国首座炼油厂——榕桔炼油厂的炼油能力从650万吨/年提高到950~1000万吨/年。来自越南国油公司石油加工研究开发中心的消息称,扩能项目估计在2017年完成,目前正在做可行性研究,日本将是潜在的重要合作伙伴之一。必须指出的是,越南和谁在其国内合作发展石化工业都是越南的权利,中国也无意干涉。但是在越南如此大张旗鼓地准备扩大石化工业生产能力的背后,却是准备更加放肆地加开采南中国海油气资源的野心。

资料显示,越南把南中国海一共划定了185个海上油气招标区块,分年分批面向全球进行招标。这些招标区块不但有很大一部分位于南沙群岛海域,而且还包括了现在中国实控的南沙群岛岛礁附近海域,甚至有很大一部分包括了中国基本完全实控的西沙群岛海域。越南的招标区块不止涵盖了它自己占据实控的海域,而且还包括了中国实控的海域,越南在侵夺中国南海权益方面的胆量之大、胃口之大,都达到了令人吃惊的地步。越南划定的海上招标区块几乎已经覆盖了整个南中国海海域,其中一些区块甚至已经对中国海南岛构成了半包围之势。即使是在《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签署后的这些年来,越南仍继续每年都对外招标若干块油气勘采区块,面积达近万平方公里。而且越南的招标区块往往先不开发越南近海边,而是从中国海疆九段线边缘开始,逐步往九段线里侵入。要说单方面开发的胆量之大、步伐之远,南海上没有任何一个周边国家能与之相比。目前,凭借这些招标区块,越南已与50多个外国石油公司签订了石油勘探和开发合同。其招来的合作伙伴不但包括前文所提的埃克森·美孚公司和英国石油公司(BP)以及一些日本石油公司,还有美国康菲石油公司、美国雪佛龙石油公司、韩国国家石油公司、马来西亚Petronas石油公司、印度石油天然气公司和加拿大塔利斯曼石油公司等。

菲律宾也在分秒必争加大单方面开发的力度。2011年,菲律宾能源部向国际上推出15个油气区块的能源勘探承包项目招标。其中第3号、第4号区块位于中国九段线海疆之内,第5号区块也有相当一部分位于中国九段线海疆之内。这些海域包括了中国实控的部分岛礁海域。初步决定参与菲方招标的共有38家外国公司,包括法国道达尔、美国埃索石油公司和英荷壳牌石油公司等跨国石油巨头。根据菲律宾能源部的规划,菲石油天然气开采要在未来20年增加40%。

马来西亚、文莱也各自在自己实控的海域内进行海上油气区块国际招标。不过,与越南完全不同,马来西亚和文莱都没有把自己单方面设定的油气开采区块覆盖到几乎全部南中国海海域,也没有对中国实控岛礁海域进行招标。从态度和行为上,马来西亚和文莱的行为显然比越南好很多,比菲律宾也要克制一些。

(二)南海争端里的西方跨国石油公司

在南海周边各国单方面开发油气资源的过程里,有一个极其重要的现象值得深度关注。那就是南海周边国家实际都不掌握海上采油核心技术,没有一个具备自主深海采油的能力。从经济、技术和政治三方面考虑,南海周边各国都是吸引西方跨国石油公司合作开发。西方跨国石油公司们在南海争端里事实上具有一种特殊的位置和话语权。全世界最大的石油巨头埃克森·美孚、英荷壳牌、英国(BP)石油公司全都深度介入了南中国海油气开采。

此外,身为美国第三大石油公司的康菲石油公司,在越南海岸拥有3个油气项目的股权,这三个项目均已进入中国九段线海疆之内。据了解,康菲石油在越南的资产规模已经多达15亿美元。值得一提的是,康菲石油公司就是在渤海湾出现溢油事故的蓬莱19-3油田作业者。

这几年一心把中国当做头号“绊脚石”和“战略对手”的日本,更不会放过这一个给中国添堵、在周边添乱的同时自己攫取经济利益的好机会。从上世纪70年代起,日本就涉足南海的油气资源开发。最近这些年,日本经济不断陷入困境,日本石油公司就更把南中国海当做了他们发财和翻身转运的寄托。2007年4月,日本石油公司投资5300万美元,启动了越南所谓“东方”油田的开发,日本石油公司通过其子公司持有东方油田64.5%的股份。2011年,日本石油公司和日本国有石油、天然气和金属开采公司在东京与越南石油和天然气集团公司签署协议,三方将在开发南海油气资源方面展开全面合作,摆出了一副无视中国原则立场、执意单干的态度。

-

而越南也有强烈的与日本勾搭成伙、共同抗衡中国之意。越南最大的国营能源企业——越南国家石油公司已经向日本企业提议,不但在南海共同开发石油和天然气田,还有意向日本企业开放总额接近2万亿日元的石油精炼设施等基础设施建设投资机会。越南此举的意图显然是加快南海油气资源的单方面开发,并找来日本当帮手,互相撑腰,共同侵夺中国权益。

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日本的JX控股公司、出光兴产、三井石油开发等企业都已经进入南中国海,与越南联合开发海上油田。按照计划,2012年7月,越南国家石油公司要举办仅限日本企业参加的合作说明会,届时将提议和日本联合开发南海约20个区块。其中包含位于中越边境附近的北部湾的北部区块及中部、东南部、西南部区块等。如果能达成一致,日本企业将获得优先开采权。日本对于南中国的油气资源,早已垂涎三尺。而日越商议准备将合作开采的区块,多处已经进入了中国的九段线海疆之内,既是侵犯中国的主权和权益,更丝毫无视《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等协议。而与此相对应,日本政府愈发装傻充愣地无视越南在南中国海的各种违约非法侵权活动,装疯卖傻地不断向中国发出刺耳的批评。日本前外相冈田克也就曾公开表示:“日本对南海问题不能毫不关心。”日本和越南这一做法,本质上就是为了强行瓜分合法所有者的财产,于是就和另一个侵权者互相称赞对方合法、以此将非法活动“合法化”。此外,越南方面还向日本企业敞开了建设炼油厂和煤炭火力发电站等总额达到248亿美元的相关行业的基础设施开发投资机会,以图加深彼此利益勾联程度。

除了越南以外,马来西亚、菲律宾、文莱、印度尼西亚等国也纷纷加大同西方石油公司的合作,不断扩大勘探范围,而且越来越进入中国九段线海疆之内。除了传统的西方石油公司,印度也在加入南中国海的油气资源争夺战。一个令人注意的外交事件是,2011年10月11日,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和越南国家主席张晋创分别出访中国和印度。中越两国签署了一份“妥善解决中越海上问题”的协议。然而就在一天后,越南就和印度签署了两国海上油气开发的相关协议,将印度引入单方面开发南中国海油气资源。越南政府的“一面与中国谈友好,一面自己单方面加紧开发”对华态度再次暴露无遗。越南还不断在南中国海油气开发中引入俄罗斯的石油天然气公司,试图以俄罗斯因素来制衡中国。但到目前为止,俄罗斯的石油天然气公司在南中国海上的勘探开采活动都在毫无争议的越南近海大陆架进行,而没有进入中国九段线海疆之内。这反映出俄罗斯在处理涉及中国领土和国家利益的问题上还是比较负责的,俄罗斯的油气公司目前在南海对中国并没有构成危害。

滚滚逐利而来的西方石油公司,对于中国在南海上的油气资源构成了严重威胁。而且西方石油公司背后牵动的西方国家对南海问题的态度,也使南海问题进一步复杂化。中国海洋石油业内人士认为,在中国海域油气总资源中,南海中南部油气当量地质资源量占53%,可采资源量占66%。若被他国掠夺,中国海域将失去约2/3的可采油气资源。南中国海油气资源开发,对于中国战略利益牵涉之大,由此可见一斑。而西方跨国石油公司在南海争端中的特殊位置,也必须引起我们足够的重视。

(三)西方跨国石油公司最可争取的因素:全都在华有重大利益

在南海开采的西方跨国石油公司里,有一个现象特别令人深思。与周边国家合作的西方石油公司,如埃克森·美孚、英国石油(BP)、英荷壳牌等跨国石油巨头也早已在中国布局经营多年,在华都有着巨大利益。其他西方石油公司也大多数都与中国有着合作关系。美国康菲石油公司在中国渤海湾有着大量勘探开采石油天然气的合同权益。中国市场对于这些西方跨国石油公司的意义,全都是非同小可。

详细来说,例如英国石油(BP)公司就在华拓展业务多年,属于最早进入中国石油市场的西方石油公司之一。BP目前在中国投资总额达48亿美元,其四大核心业务——上游的石油及天然气生产、天然气发电到下游的石油化工、油品营销等都在中国有广泛的开展。数据显示,在广东、浙江等南方沿海地区,BP大约有800家合资加油站。BP石油公司自己另一个宣传词是“惟一参与航空燃油服务的外方合作伙伴”。据了解,在几年前中航油公司的重组中,BP曾对中航油注资4400万美元,占重组后公司20%的股权。此外,BP石油公司通过下属的多个子公司与中海油合作,在中国沿海拥有多个油气开采作业区块,实际是中海油重要的合作伙伴。

即使就在与中国合作开发南海油气资源方面,BP公司也一直在积极布局。今年2月15日,BP在中国官网发布新闻称,“中国南海43/11深水区块权益的收购已获得中国商务部的批准。”该区块由BP、中海油和科麦奇中国石油有限公司(安纳达科石油公司全资子公司)联合开发。不过,在周边国家单方面开发的南海海域,BP同样没有停止行动——据越南媒体报道,今年4月,越南正式启动了与BP在南沙群岛海域勘探开发天然气田和管道的计划。

-

与越南合作在南中国海勘探石油的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同样在中国布局了全产业链。公开资料显示,埃克森·美孚在中国的业务包括石油勘探、天然气及燃料销售、润滑油销售和服务、化工及发电。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与中国的合作还不止限于中国国内,中国从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在全球的油气产量中购买了大量石油和液化天然气,埃克森·美孚公司从中收获了大笔财富。除了直接销售石油和液化天然气,埃克森·美孚等跨国石油巨头公司还从向中国出口石油勘探开采技术设备和石化加工技术设备方面获得了巨额收益。

就连在南中国海非常露骨地与中国对着干的日本石油公司与中国也有合作。2008年5月,中石油与新日本石油株式会社会长渡文明在日本东京共同签署了《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与新日本石油株式会社关于建立炼油合资企业的合作意向书》和《原油委托加工协议书》。早在2003年,新日本石油公司就曾独家投资2500万美元在苏州高新产业开发区成立了“新日石液晶(苏州)有限公司”,生产手机彩色液晶薄膜等。

除了直接在市场上的买卖合作和投资,西方跨国石油巨头在资本市场上也与中国有着很深的联系。其中一个典型的例子是,2000年10月当中石化在港发行20%的股份时,BP、壳牌和美孚公司分别认购中石化H股18.29亿股、19.66亿股和31.685亿股。

作为能源消费大国,中国在原油勘探、进出口、炼化和成品油的销售方面,直至采油炼油和石化工业中下游产业技术设备上,都有一定的市场空间。作为能源消费市场的潜力而言,中国在全球恐怕仅次于美国。现在的事实就是,没有任何一家跨国石油公司敢拍着胸脯说“我不需要中国市场,我不关注中国的反应”。另一方面,一旦离开西方跨国石油公司的技术和资金,南海周边国家实际也没有一个具备自主开发深海油气的能力,也就没有能力再跨入中国九段线海疆之内来开采油气资源。而西方跨国石油企业,其实都在中国市场有着巨大的利益。这也成为中国在争取西方跨国石油公司中最重要的一个因素。那么,中国能不能利用西方跨国石油企业在华这种巨大的利益关系,来对国外石油企业在南海的行动施压,制止它们和周边国家合作在南中国海九段线以内开采油气资源呢?如果原来做不到这样,到底又是卡在哪个因素上呢?中国可以采取哪些措施呢?

(四)釜底抽薪,将西方跨国石油公司拉入与中国合作的轨道,断绝周边国家继续开采九段线内油气资源的外援

鉴于现在的实际情况,我们提出一个建议:

在南海油气资源大开发中,中国一定要大力争取把西方跨国石油公司拉到与中国合作开发上来。哪个西方石油公司继续和周边国家一起在中国九段线海疆内开采油气资源,就将哪个公司排除在中国合作开发南海油气资源之外。谁想在中国市场上获利颇丰,谁就不能和周边国家在中国九段线内开采油气资源。这对于某些周边国家一意孤行单方面攫取南中国海油气资源的做法是一种釜底抽薪。

另一方面,海上勘探开采石油天然气资源,也是一件成本很高、风险很大、难度很大、收益也很大的工作,虽然我国现在已经初步具备了自主勘探开发的能力,但客观上也需要西方跨国石油公司的携手合作。与一般人想象的不同,在海上寻找石油天然气资源是一个很不容易、不是一下就可得手的过程,即使通过初步勘探知道一个海底盆地可能有丰富的石油天然气,可是一个海底盆地面积可能有几百甚至几千平方公里,那么到底在哪个点进行钻探呢?油气层又到底在这个点的多深地层呢?如果刚好一下就钻在油气田上,那当然就直接发现油气田了;但更多时候都是没有恰巧直接就钻在油气田上,那就还需要到别的点打井钻探。有时候甚至其实含油层就在这个点,但是钻探深度不够深,于是也失之交臂。一口深海钻探井造价动辄都在几亿元,海上油田的前期勘探费用不是一个小数字。况且如果发现了一个海上油田,开发过程也是很不容易的,一般都是前几年只投入、不产出的,要一直到几年以后才见到效益。一个中型海上油田,前期建设费用经常要几亿元十几亿元以上。直到几年后稳定投产,才可以带来丰厚的回报,资金回笼周期较长,但盈利也较大。这就是深海油气开发中“高投入、高技术、高风险、高回报”规律。而如果完全由中方独自开发,没有外方合作伙伴一起投入资金,那么前期投入的费用就要全部由中方独自承担,这就大大降低了中方资金的周转率,不利于中国铺开摊子全面开采南海油气资源,也增大了中方的风险。在石油天然气勘探领域,国际上也常有在一个区块作业几年而未发现可采油气资源、而几年后却在附近区块发现大量油气资源的情况。如果某一区块的勘探资金完全来自同一公司,那风险就很高了。所以国际石油界的做法都是与国际合作伙伴共同开发一部分区块,互相交叉参股对方一部分区块,以共同分担前期的费用和风险,扩大收益的可能性。这不但是国际石油界的常规,而且好处也是很明显的。国际上对于海上油气开发,各国也全都是采取合作开发模式。连美国对于家门口的墨西哥湾,也是采取与外国石油公司合作开发模式。美国的大型石油公司具有超强的技术能力和雄厚资金,完全不是自己没有能力开发墨西哥湾油田,但也还是和英国BP石油公司、英荷壳牌石油公司等在美国近海的墨西哥湾进行了大量合作开发。

-

由此可见,经济问题上一定要秉持符合经济规律的方针,如果秉持脱离经济利益的过度民族主义来处理经济问题,是不可取的。我们既要自主开发一部分海域油气资源,掌握开发的主动权,也要从经济角度考虑与跨国石油公司合作开发一部分海域油气资源,降低资金压力和投资风险。从这个方面来说,中国也是需要让西方跨国石油公司进入与中国合作开发轨道的。

我们来看看周边国家与西方跨国石油公司合作单方面开发南中国海油气资源时,基本全都是采取PSC合作开发模式(产量分成合同,Production Sharing Contract)。即:周边国家允许西方跨国石油公司在某一海域勘探开采油气资源,以这个许可权作为自己的出资比例,西方跨国石油公司负责勘探开发并承担资金和风险,并且是勘探开采作业的实际主要操作者。在油田投产后,西方跨国石油公司按比例收回勘探开发成本,再与周边国家双方按比例分成。以越南为例,越南政府规定,外方股份最高可占到80%,而且,外国投资商还不用缴纳所得税、海关税或与石油勘探活动有关的进口税。而马来西亚、文莱等国的合作条件也十分优厚,有的情况外方可以获得产量分成的70%。菲律宾在这方面也不会有多大差别。这些跨国石油公司之所以采取同时在中国和南海争端国家合作开发的策略,客观上无疑是主要为了追逐利润。

过去我国一些人把西方跨国石油公司的行为完全想象为“接受背后的西方国家政府指令,专门和中国对立搞鬼”。但我认为,西方跨国石油公司虽然与西方国家政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它们毕竟不等同于西方国家政府。既然是股份制上市公司,就必然还是要以商业利益为重,要对自身的盈亏、利润和股东负责,而不是完全为政府的政治需求服务。而且,在西方跨国石油公司与西方国家政府的关系中,虽确实有相互影响和配合,但主要是跨国石油巨头公司影响西方国家政府,而不是反过来西方国家政府完全指令跨国石油巨头公司。当西方跨国石油巨头公司与中国有更大共同利益的时候,他们为什么要牺牲自己的利益而去为了政治目的而与中国对着干?

而为什么过去这些西方跨国石油公司不和中国合作开发南海油气资源呢?

从客观情况看,我认为有两个因素:

首先是由于中国在南海问题上高度的自制、过去长期坚持“在未经周边国家协调一致之前不单方面自行开发”,所以中国在今年推出南海南部九个油气勘探区块招标之前还根本没有对外招标过南海中部和南部的区块。所以,西方跨国石油公司即使想和中国合作,也没有机会,只能无法确定日期地等待。西方跨国石油公司都是要逐利的,谁能为了照顾中国的感受就无限期、不确定地一直等待下去呢?中国自己不开发南海中南部的油气资源,西方跨国石油公司也就无法和中国合作开发,自然就跑去找周边国家合作。

其次是在与国外石油公司合资开采油气资源中,南海周边国家作为实力较低的小国,对外合作能够让西方石油公司最多占有80%权益。而中国会坚守中方占有51%权益的合作底线。因此一些人就认为,要让这些能源巨头停止与周边国家合作开发南海油气资源,除非能给他们至少同等的利益条件。而中国不可能拿出相同的筹码。

那么,我国可以采取怎样的具体策略来克服这些因素呢?

一、我国一定要大力开发南海中南部的石油天然气资源,并且对外招标合作,吸引西方跨国石油公司前来投标,建立稳定深厚的合作共赢互利关系。

只有这样,西方跨国石油公司才能与我国有更多的共同利益,有了更多共同利益,西方跨国石油公司的行为才会向中国靠拢。当西方跨国石油巨头公司与中国有着庞大的共同利益时,也必然会逐步影响到该国政府对南海问题的态度。没有哪一个政府会专门去和本国巨头公司的经济利益顶着干、专门妨害本国获得经济利益。如果世上真有那么二的政府,那跨国石油巨头公司也会自己去协调处理。到那时,如果哪个西方国家有几个不识趣的议员又对南海问题口出狂言、挑衅破坏,中国都不用搭理,西方跨国石油巨头公司自然就会想办法摆平他们。

二、中国完全可以坚持在合作中掌握51%权限的底线,而发挥中国其他方面一些优势。

周边国家基本全都不具备真正的自主勘探开采能力,在与外方合作中,实际都干不了什么工作,只是“坐着等拿分成”。西方跨国石油公司必须自己承担全部工作量。而中国则完全不同,中方具有较强的自己勘探开采技术能力,也有一定的海上采油工作和管理经验,有熟练有素的石油工人和技术人员,还有一定的船坞设备修造能力,在合作里中方可以承担一部分工作量。这就降低了外方合作伙伴负担的成本。

三、中国完全可以把西方各石油公司在南海的举动与其在华利益挂钩起来。

对于停止和周边国家一起开采中国九段线内油气资源的,我们可以多开放他进入一部分中国市场,可以根据我国的需要有选择地多购买该公司的各种上下游产品。而对于那些继续和周边国家一起开采中国九段线内油气资源的,我们可以认真审视其在中国市场的准入条件,有选择地尽量不购买该公司的各种产品。采取实际行动,用庞大的中国市场为杠杆,使西方跨国石油公司为了自身最大利益而向中国立场靠拢。

四、对于那种执意在中国九段线海疆内非法开采的西方跨国石油公司,我们要善于使用法律武器予以反击。

我国海洋部门可以在中国国内对其提起控告,并依据中国国内有关法律进行惩罚。如该公司竟敢拒绝遵守中国法律,可以将其全线逐出中国市场。

任何一个跨国公司,去本国以外投资或做生意,当然都必须要遵守当地国各项法律法规。这是按照国际法规定的基本准则。全世界哪个公司在外国投资或做生意可以不遵守当地国法律法规?禁止在中国海疆内与他国合作盗采中国油气资源,这就是中国法律的规定,如果谁不愿意遵守,当然只有全线退出中国市场。这不违反WTO或任何国际组织相关规定,也扯不上任何“歧视”之类。

五、中国执法船一定要加强九段线海疆内的执法,坚决阻止外国在中国九段线海疆内新的油气作业。

对于外国非法开采中国九段线海疆内的油气资源,中国执法船要坚持常态化执法管理,阻止其作业,增大其困难。具体来说,中国执法船可以在九段线内拦截别国开进中国九段线海疆的石油勘探船、石油钻探平台、运载大型海上采油塔架工具的运输船、海上铺管船、给海上石油平台运送给养物资的补给船。中国执法船不要首先开火,也不用派遣人员登上对方船只或平台,就挡在对方侵权船只前面、阻止其继续作业即可。如果其竟敢撞击中国执法船,中国执法船当然应该采取果断措施、坚决制止和管理这种海上违法航行措施。如果周边国家派出海警海军舰船为其石油作业船只强行护航,则我国也应派出海警海军舰船坚决阻止其继续航向我国九段线内。如果对方开火或撞击我舰,就是对方向中国打响了第一枪,中国海军和空军应坚决还击,全力尽快消灭该国海军和空军。如果对方不开火、不撞击、与我方对峙,我方也可尽力与对方消耗时间,总之让对方无法开采中国九段线海疆内的油气资源。现在油气钻探平台和勘探船只一天的租金都要几十万美元或十几万美元,我们只需要陪着对方这样消耗下去,对方一定会先支持不住。

反之,如果我方在九段线海疆内开采油气资源,别国试图如法炮制来妨碍我方,我国执法船应提前到场,在对海雷达引导下提前拦截对方进入中国九段线海疆的船只,不让其靠近中国海上石油平台。如果对方竟敢撞击中国执法船或开火,中国执法船当然应该坚决还击。如果周边国家派出海警海警舰船强行进入中国九段线海疆,则我国也应派出海警海军舰船前往驱逐。如果对方开火或撞击我舰,就是向中国打响了第一枪,中国海军和空军应坚决还击,全力尽快消灭该国海军和空军。如果对方不开火、不撞击、与我方对峙,我方也尽力与对方消耗时间,总之坚决掩护我方在中国九段线海疆内开采油气资源。如果对方派出多艘舰船,试图搞“狼群战术”围堵中国海上石油平台,中国南海舰队也可以倾力出动,看看到底谁搞得过谁。

-

这样做,就是为了让西方跨国石油公司看到,在中国的海域里如果不和中国合作开发,就不可能有效地开发南海油气资源,这些西方石油公司就无法获得巨额利润。就算别的国家合同里给你80%的分成比例,但你吃不到嘴里也只能等于空白废纸。要想从南海中国九段线海疆内得到巨额石油利润,就必须尊重中国的领土主权,与中国合作。

六、中国海军要坚决保护中国在南海的领海和主权,要常态性地显示实力存在。

中国海军不但应该经常巡航南海中部和南部,而且平时应保持一定程度的前沿部署。一旦中国执法船在执法过程里需要支援,中国海军要能够在一天内迅速赶到。中国海军舰船用不着一到场就动武,但是能给对手以有力震慑,是中国维护南海领土主权的武力后盾。如果别国和中国讲道理,中国就奉陪他们协商、讲道理,海军舰船保持在事发现场的几十公里外,不直接出现在现场。如果别国不讲道理,要对中国耍流氓无赖手段,中国海军舰船就要果断威慑和还击。要让别国知道,如果他们不遵守《南海各方行为宣言》,那就别指望用《南海各方行为宣言》来单独束缚中国。在中国面前耍无赖手段,只有碰得脑袋发肿。如果对方要耍硬的,那我们坚决奉陪。

如果某些国家不听中国劝告、不与中国合作、执意在中国九段线海疆内开采油气资源,并且不服从中国执法船执法管理的,中国海军还可以在其作业海域进行实弹演习。各石油公司都是要图利的,而不是真的要当第一前线战场。如果其作业海域时常发生实弹演习,虽然没有直接打在石油平台上,但一般的石油公司也绝无意愿再干下去了。就算某些周边国家的国家石油公司非要硬着头皮充大头继续干,他们的合作伙伴西方石油公司也不会陪着他们一起干。而周边国家的石油公司又不具备自主深海采油的技术,所以当与他们合作的西方石油公司撤了,他们也就无法再侵夺中国九段线海疆内的油气资源。

反之,如果周边国家想如法炮制,在中国九段线海疆内搞针对中国采油活动的实弹演习,中国海军就要立刻到场坚决驱逐,禁止外国海军在我国九段线海疆内进行军事演习。如果对方竟敢向我方开火,就是向中国打响了第一枪,中国海军和空军应坚决还击,全力消灭敌国海军和空军。

我们必须要看到,在经济活动里,没有哪个正常人会放着容易到手的经济利益不要、而专门去坚持要不容易到手的经济利益并为此把时间精力都消耗在实力悬殊的无谓争斗中去。当中国保护自己南海权益的行动越坚决,配套手段越跟上,西方跨国石油公司也就越清楚地知道与周边国家开采九段线内油气资源是一条荆棘密布、不易获得利润的道路。这样,他们就越不会把宝压在与周边国家合作上,而宁愿退一步追求稍低一些、但肯定更容易拿到的利润。当这样形成大势所趋时,周边国家单方面开采中国九段线海疆内油气资源的小算盘就只能破灭,他们就只有老老实实回到与中国合作的道路上来。

令人高兴的是,在经历了过去多年没有实际行动、坐视西方跨国石油公司与别国合作开采南海油气资源后,现在中国已经在釜底抽薪、阻断西方跨国石油公司与别国合作单方面开采南海油气资源上打出了第一张好牌。菲律宾能源部7月31日为南海3个石油区块举行招标会,结果惨淡收场,仅接到国内外企业的4个投标申请。此前通过菲能源部预审资格的38家国内外企业中,只有6家企业参加了31日的招标会。已经通过了菲律宾能源部预审的美国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法国道达尔石油公司、英荷壳牌石油公司、澳大利亚尼多石油公司、西班牙雷普索尔公司、法国燃气苏伊士集团和意大利埃尼集团在内的众多跨国公司都没有参加投标。最终只有菲律宾国内几家公司和一家英国中小型石油公司Pitkin公司参加投标。菲律宾能源部副部长拉约格辩解称,“我们不认为紧张局势影响了竞标,至于大企业为何没提交申请,我也不知道。外国企业可能会根据自己对数据的评估,决定何时提出投标。”但美国彭博社在相关报道中使用了“没有一家跨国公司担得起惹恼中国、被中国市场边缘化的代价”的评语,还引述指出,“对国际能源巨头来说,菲律宾还远不是不可或缺的市场”,只有那些“在中国没有机会的公司”才会参与(中国反对的)投标。

这是中国在南海油气争夺战里翻身仗的一个开始,也意味着跨国石油公司正认真地考虑在南海九段线内油气开发中到底与谁合作。过去趁中国没有实际管控行动、冒险家只要有胆量就可以在南中国海肆意而为的时代已经过去。

关于中国可以具体采取怎样的措施来夺回南海油气开发上的主动权,我们将在本系列文章的后续篇里继续详细讨论。关于中国执法船怎样更好地采取哪些实际措施来坚决阻止外国在中国九段线海疆内新的油气作业,以及中国海军可以采取哪些实际非战争军事行动来坚决保护中国在南海的油气资源,我们还将在本系列文章的后续另外篇里继续详细讨论。敬请大家继续关注,共同探讨。

(作者:刘临川,国际军事政治观察者,军事专栏作者,当代战争军事纪实《被遗忘的往事:海湾,第一场高科技战争》系列丛书作者。肖云,国际军事政治观察者,军事政治专栏作者,当代战争军事纪实《被遗忘的往事:海湾,第一场高科技战争》系列丛书作者,纪实《日落共青城》系列丛书作者。)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