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一)中国三十年改革开放

无可否认,中国三十年改革开放对于中国的影响巨大。笔者认为,邓爷爷之于中国最大的贡献,是让中国人一起参与国际游戏,以

前人家不带我们玩。中国就象一个怯生生的新手走进了一个赌场,从什么规则都不懂,到慢慢熟知各种赌法,并且玩得还很不错。

从以前那些大老身上赢了不少钱。应该说,这三十年是中国参与国际竞争游戏的初始阶段,也是很重要的阶段,开过车的朋友都明

白,手排车最难的是停车档挂上一档并且跑起来,那时候最容易熄火,后面会相对简单些。

(二)国际竞争的本质

和上牌桌一样,中国刚开始很穷,输赢几块钱都很放在心上,而这些以前的大老们动辄上万的下注。其实在中国慢慢进行原始积累

的过程里,各位参与者的心态都在不断变化,并且调整策略。中国越赢越多,几块钱的输赢已经不过瘾了,随着参与的注码越来越

大,人家就开始把你当回事情了。中国这个时候再谈和平崛起,或者真的认为可以和平崛起,就是与虎谋皮。因为本质上国际竞争

就是个零和游戏(全球总体资源决定的),咱们多他们就少啊。如果中国人都过上美国人的生活,肯定会有很多原本的富人变穷人

。刚开始因为你的输赢太小,对总筹码无关紧要还可以混混,后来就不是这么回事了。人家把你视为威胁很正常,咱们也别老拿和

平崛起来忽悠自己,绝无可能。

(三)竞争格局的改变

如果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里,一个国家,一个企业甚至一个人要成为新的重要力量,必然要威胁到别人,这是无可辩驳的事实。

而潜移默化的逐步改变,笔者觉得在这个桌子上几乎没有可能性。因为这个桌子上筹码最多的人A(美帝)还兼有另一个角色,他还

是这个赌场的第一大股东,他会调整玩法和规则来压制你。要知道,我们现在还仅仅是个赌客,顶多算个有点钱的赌客,在规则制

定上还基本无权参与。A手里最大的利器就是他可以抽水(美元的全球货币地位),利用抽水他还养了一帮巡场的打手(顶尖的军事

力量)。

那么格局力量的改变触发点是什么呢?就象企业竞争中一样,外部产业格局的突变就是后者超越前者的机会,所谓的“弯道超越”

。这在商业竞争中有数不胜数的案例。智能手机的出现,让原本相对弱小的某家在美国上市的中国手机芯片制造商抢占了原本霸主

地位的MTK大量的市场份额。

(四)中国三十年来总体赢多输少

其实回头看这三十年,真心说中国玩得不错。几次比较大的外部格局变化,中国都抓住了机遇。89东欧巨变,短期内中国外部环境

恶化,意识形态类似的盟友崩盘,外部经济制裁等。但是中国北方的地缘威胁缓解了(我一直觉得毛子不是个好东西,极端的大国

沙文主义,贪婪而且下注凶狠,不容易对付),逐步中国的军事工业和重工业从前苏联转接了大量的技术资源和人力资源;97亚洲

金融危机,朱总理(这是我最佩服的人,无论能力还是人品)应对得当,咱们损失不大,而且抓住机会,从所谓的“亚洲四小龙”

承接转移了大量的制造业。

(五)当下的局面

08年又来个重大外部事件--金融风暴。现在看看,美帝是始作俑者,欧洲是最大的输家,可见美帝也不是意识形态至上,他就是唯

利是图,连小弟都不管。咱们应对的不好,但不至于输的很惨,还有翻本的机会。这是有原因的,第一,咱们前几次世界杯成绩稳

步向上,有点盲目乐观了,队伍老化(低端制造),后续梯队没跟上(新兴产业的转型);第二,这届教练水平确实不匝地(本届

政府平庸了点)。但是长期看,咱们相对还是新人啊,要允许队伍短期的青黄不接,要允许教练犯错,他们也不是神仙,永远都正

确。再说了,每次都你赢,别人还玩不玩啊。就象日本足球队这二十年的进步,它在短期内也是有过挫折,但是总体在不断进步,

从亚洲二流已经步入欧洲准二流的水平了。

大家都在说油价高,我是74年的,我小的时候没敢想过自己能有车,咱们现在至少有机会去抱怨油价高啊。小时候,家里买了太录

像机,我爹妈还商量是留给我还是我姐姐,现在看看是个多可笑的话题。这都是我们实实在在取得的进步啊。

(六)关于体制的争论

我从来就觉得体制是个伪命题。任何体制都会有即得利益阶层,都有弱势群体。体制就象大家参加世界杯,意大利打防反,442;西

班牙控制中场,460;某国注重边路,352。大家排好阵型,然后开踢。这个阵型没有什么好坏,只有适合不适合。而且和这个国家

的文化特性,历史积淀都有很大的关联。

建议大家看本书,王伟《看懂世界格局的第一本书》,对美帝的两党制形成有过比较完整的阐述。他们的两党制背后还有一个更大

的手,每次大选在两边下注,这个手就是资本意志。非常深入浅出的一本好书。

(七)咱们的软肋

纵观中国历史,外族入侵并且统治的事情有过那么几次,但是汉文化的同化能力真的太强大了,感谢秦始皇,数千年来的统一集权

格局。外族人进来统治初期还试图灭掉汉文化,到头来自己很多风俗,思维习惯反而都跟着汉人跑了。说句不好听的,八年抗战真

的打输了,进来的日本人没准以后都变中国人说中国话了(这是调侃啊,别拍我)。中国其实最怕的就是分裂,只要不分裂,没有

谁能吞得下中国。北伐前期的国内状态是最不利中国的,各地都是军阀,每个军阀背后都有一个外国势力。从这个意义上说,国共

第一次合作时期的大革命时代,对于近现代中国的战略意义极为重要。我说了这么多的目的,是想告诉各位朋友,咱们一定要团结

没什么逻辑组织,说到哪里算哪里啊.欢迎拍砖,拒绝人身攻击啊.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