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04年圣路易斯奥运会

奥林匹克,理应是种族主义所不能入侵的一块净土,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在伦敦奥运会即将开幕之际,《每日邮报》披露了奥运史上一个特殊的片段:在1904年美国圣路易斯举办的第三届奥运会上,为了彰显白人的“优越”,印第安人、卑格米人、伊戈罗特人等来自世界各大洲部落的“野蛮人”被安排展开竞技,成为一场震惊世界的“种族实验”的牺牲品。

1904年奥运会原本不是在圣路易斯举行,但早已决定在那年夏天要举办世界博览会的圣路易斯最终从芝加哥手中抢了过来。

那届博览会的主要展示物之一就是美国从各个殖民地运来的“活标本”。时任博览会体育部长的詹姆斯·沙利文是一个十足的种族主义者,他认为展览来自世界各地的“原始人”是为了彰显美国人的文化优越,那一场美国大胜的奥运会将是美国人体格优越性的最佳证明。于是,作为奥运会正式比赛的前奏,沙利文安排土著人在8月12日和8月13日竞赛两天。除了美国本土的印第安人,非洲、南美、中东、菲律宾以及日本列岛北端的一些部落成员也被白人组织方以奥运运动员的名义征召。他们都被称为“野蛮人”,沙利文则将该赛事称为“人类学日”,并邀请一些顶尖科学家前去观摩。

第一天是欧式比赛:铅球、跳高、跳远、跑步等等。第二天则被称为“野蛮人的友好表演”:爬杆、射箭,还有长曲棍球以及泥巴战。比赛中,一名卑格米人用14.35秒跑完了100米,沙利文轻蔑地说美国冠军阿瑟·达菲可以让他先跑40码(约36.6米)。即使是在标枪以及射箭等这些被认为是土著人的强项中,由于没有进行系统训练,他们也显得笨拙……

这场“种族实验”是奥运史上一个可耻的插曲,即便是在那个偏见仍存的年代,也令人震惊。顾拜旦获悉沙利文的“人类学日”后勃然大怒,他这样评价这场闹剧:“类似表演无疑将失去吸引力,当黑人、棕色人种以及黄种人学会赛跑、跳远和投掷之后,白人将被甩在后面。”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