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炊事班连配菜都是等级厨师 操作全面自动化

解放军炊事班连配菜都是等级厨师 操作全面自动化

图为2002年王洋在炊事班炒菜时的留影。照片由王洋本人提供

十年发展在身边 锅碗瓢盆大变迁

社会大发展,军营变化多。近日,广州军区“塔山英雄团”在开展“赞颂科学发展成就、忠实履行历史使命”主题教育活动中,引导不同年代的官兵通过“晒”军营留影来说变迁、赞成就。其中,上士王洋及上等兵李梓怡在炊事班的一组军营留影,对比鲜明,从一个侧面生动展示了部队后勤保障工作的巨大发展,本期读者聚焦,我们听他们讲讲十年来发生在炊事班的故事与变化。

十年前:烟熏火燎“黑包公”

大家好,我叫王洋,“炊龄”10年。要说当年炊事班的事儿啊,我觉得这段在炊事班广为流传的顺口溜说得最形象:“煤疙瘩,烟雾多,百人饭菜两口锅;忙里忙外无闲空,烟熏火燎‘黑包公’……”

瞧,这张照片是我2002年新兵下连刚到炊事班时拍的。那时候,我们炊事班一共6个人,班长给我安排了烧火煮饭的任务。一开始,我还认为这是很简单的事,后来才知道,煮饭真是个技术活:火烧旺了,米饭很快就煳了底儿,要是火候不够,时间一长,又会做成夹生饭。

上任第一天,由于火候把握不好,我就把米饭烧得和我脸上的炭灰一样黑,害得全连战友和我一起吃“煳粑粑”。后来,炊事班长耐心向我传授炊事技巧,这才让我掌握了做饭火候。

当年的炊事班是间10多个平方的小砖房,一到夏天,在烈日的烘烤下又闷又热。烧火间遍地煤饼、闷热难耐,鼓风机呼呼作响,呛人的烟雾随着跳动的火焰弥漫着整个操作间,一顿饭做下来,大家汗流浃背,就像蒸过桑拿。每炒一个菜,班长都不忘提醒:“赶紧的,到外面歇一会儿,别没把菜做熟,先把自己蒸熟啦!”

每天睡觉前,我们必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添煤块,然后用泥巴把炭火灶表面糊起来。一次,一位战友由于太困而忘记添煤糊灶,结果第二天起床后发现灶火早已“奄奄一息”。情急之下,我们赶紧找来木块引火,一阵滚滚浓烟过后才把火生起来,连队战友们的早饭因此推迟了1个小时。

我们那时候每天凌晨四点多就得起来揉面、洗菜,一直要忙到晚上七八点钟才有点属于自己的时间。当时炊事班的设施简陋,没有电视机,也很少有其他文化娱乐活动,坐下来抽根烟,或者在IC卡电话亭里排队给家人打个电话,就是当时最惬意的事。

解放军炊事班连配菜都是等级厨师 操作全面自动化

图为2011年李梓怡(左一)与战友在操作间的合影。高振虎摄

十年后:炊事班的幸福生活

我是来自长沙的上等兵李梓怡,就是照片左边笑得最灿烂的那个。这张合影是去年我在一营炊事间工作时拍的。

入伍前,曾经当过兵的表叔便经常给我讲他在炊事班的故事,在我想象中,烟熏火燎的炊事班可真是苦。没想到一下连,我就被分到了炊事班,说实话,心里真有点打鼓。

下连第一天,炊事班长李文友便把我领进操作间,我悬着的心一下子着了地:整洁明亮的操作间里,自动化蒸饭车、揉面机、洗碗机等20多种现代化炊事设备一应俱全;听班长介绍说,我们虽然负责的项目多,但工作效率很高,只需要17个人就可以保障全营的伙食。

谭建,也就是照片上我旁边笑得傻乎乎的小伙子,他可是“炊事全能王”,一个人要负责食品保鲜、揉面、切菜、洗碗、检疫等15项具体工作,但自动化设备让他轻松胜任。

当晚班务会上,我本想在自我介绍时炫耀一下自己的厨师证,没想到炊事班里从配菜员到班长都是等级厨师,班长入伍前还在市里的厨师大赛中拿过奖……

连队就餐的饭堂也与表叔记忆里的情景大相径庭:宽敞的大饭堂能容纳300多人同时就餐,每天牛奶、鸡蛋、六菜一汤的自助餐,早就不见表叔他们当年“大锅菜、青菜汤,咸菜馒头盆里放”的情景。

听了我的描述,表叔去年专程来“探营”。带他参观前,我把大米放进自动蒸饭车中,按了几个电钮,转了一圈回来后,散发着沁人香气的热米饭就出炉了,表叔看得目瞪口呆。

我们炊事班的文化生活也越来越丰富,综合娱乐室、军网之家、健身房等各种配套设施应有尽有,战友们总能找到一项自己感兴趣的娱乐活动。

比如照片上最右边的马航洋,是个十足的“游戏迷”,前不久参加咱们团“光荣使命”游戏竞技,一举夺魁;杨超,爱臭美,每天坚持在健身房锻炼1个半小时,时常向大家炫耀他的“倒三角”身材……科技进步了,部队发展了,我们炊事班的日子也越来越幸福甜蜜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