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的军事历史观

出生老红军家庭的背景和打小在部队大院生长的熏陶,我对军事尤其是军事历史知识有着特殊的爱好。由此而引来的非常喜欢阅读军事、历史方面的书籍刊物。1960年的一天随同父亲到在某空军基地的一位叔叔家去玩耍,无意中我看见一本1959年的《航空知识》,顿时羡慕的不得了,得到叔叔的容许后拿过来如饥似渴地反复翻看。父亲告辞要带我走时,我急的赶忙请求父亲再坐坐再坐坐,我这就看完了。叔叔见此大方的说不要紧,你拿回去看嘛。看完后给我送过来就行了。我高兴地谢谢叔叔后如同捧着金子般的把杂志拿回家。整整一个晚上练觉都顾不得睡看完了不说,还把自认为重要的文章抄写下来。不过,那个时候的杂志多一半的男人是苏联的航空情况,但就这我也觉得自己一下子懂了不少知识呢。第二天上学去了后尽给同学们吹什么齐奥尔科夫斯基、茹科夫斯基、火箭飞船、登月亮、喷气式飞机等等。吹得同学们连看我的眼神都带一股佩服、嫉妒的色彩,但有一点都觉得我怎么能够懂得这么多还有不少是苏联的嘛。当时还缠着父亲给我也订一份航空知识。结果好说歹说父亲才同意了我兴奋地拿起钱一溜小跑到了邮局底气十足的告诉人家给我订一份航空知识,不料人家答复我航空知识已经停刊了,这个消息如同一盆凉水浇到我的头顶凉透了。我还不死心反复问了人家好几遍才极不情愿地离开了邮局,当时心里那遗憾呀就不要提了。到了1963年年底,我现在也不记得我从什么渠道点得知邮局又发行航空知识了,那天下了课我顾不上回家先跑到邮局问了个明白确有其事。我问明白了订一年需要2.4元后心里还有点打鼓,因为当年一个学期的学费才两元,这订一份杂志就把一个学期的学费没有了,不知道父亲是否同意?(要知道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父亲一个月挣多少钱呢。)

在坎坷不安的心情中我没有滋味的吃完了晚饭。等父亲忙完了,我吞吞吐吐地给父亲说了我的请求。让我没有想到的是,父亲非常痛快的答应了我。直到文化大革命以后我才知道父亲已经知道当时政治空气非常浓烈,文化程度很差的父亲希望我们多学点自然科学知识少涉及政治所以听说我要订的是航空知识,当然这是自然科学方面的所以就答应了。第二天一早我拿着钱先去邮局一直等着开了门订好了才去的学校,结果因迟到被责令在操场上整整站了40分钟!

随着岁月我也成人了,军事历史方面的书刊我也能力自己购买订阅了。1974年航空知识复刊,我正在外地执行任务,没有订阅条件。我连夜写信请求朋友帮助我订阅。这以后什么这个知识那个知识、这个科技那个历史、这个展望那个评论等等,凡是与军事历史的我都购买阅读。从中也增长了不少知识呢。真是“知识就是力量”嘛。

阅读了这么些年,我呢也领教了各类杂志的精髓。有的程度很深咱普通人哪能看得懂?有的呢则小儿科把咱读者当成阿斗哄的高兴就行;有的呢一个问题你说煤球是白的他则说是黄的各有说法;更有的还编造一些花边新闻绯闻添加作料。但有一个特点就是刚开始出版的都不错,无论是文章还是插图都很是吸引读者的兴趣但慢慢地就不行了。有的还对读者的意见说三道四很不为已然。那年上海某杂志答复读者建议改进的意见,不料如今也常在微博上经常对现体制发表不满看法的某编辑竟然答复读者“你不愿意看就不要看!我们的杂志有的是人看!”当时我就想有这类编辑我想这杂志长不了果然时间不长这杂志没有了!

唉,时间长了,我也老了,对这方面的兴趣虽然不减但耳顺之年了,知道什么轻什么重。就当今世道,我是不会对哪种杂志评价如何如何、怎么怎么,因为大众喜欢阅读的那就是好的否则就是差的呗不用我评价。

罗嗦了这么半天。只痛恨721暴雨肆掠大地鄙人蜗居也不幸中招受到侵害!考虑到自己一介退休贫民根本没有被救助的希望(你不想想连孔大侠、郑大师、围棋大帅的豪居都进水了何况咱这贫民窟的贫民居呢)。故决定把多年购买阅读而积累的大堆大堆军事、历史杂志当成废品卖掉,好为迎战下一次暴雨腾出空地摆盆摆桶再接屋顶漏水嘛。

整理这些给了我知识给了我快乐给了我力量的杂志,我真是舍不得呀,但“唯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俗话说舍不得兔子套不住狼,卖不了杂志接不了屋顶漏水!于是我一咬牙一跺脚就把它们给卖了。不错,地方也腾了出来卖的钱还能买两天的青菜吃吃呢!整个一个阿Q也!

不过天无绝人之路嘛,幸好如今有现代化装备了,我就把杂志上我认为还能够看得过眼的部分彩色照片翻拍下来存了起来。打今儿起,在鄙人的博客上整个军事与历史专栏,把这些翻拍下来的图片发上去闲余之际再偷偷地看看呗!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