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揭秘二炮地下“龙宫” 规模宏大令人惊叹(组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

作为中央军委直接掌握使用的地地战略导弹部队,二炮是解放军实施战略核威慑的核心力量,外界很难见到其真实面目。近日有大陆媒体爆出第二炮兵某部于6月5日组织技术分队进驻地下“龙宫”,展开为期15天的密闭生存训练。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军方允许一位记者跟随二炮士兵深入地下掩体,进行了为期7天的采访。

二炮是中央军委直接掌握使用地地战略导弹部队。

防守严密的“龙宫”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记者张铁汉回忆,第一天,军车停在一座大山的脚下,士兵穿过茂盛的植被,掀开伪装设施,一道厚厚的防护门露在眼前,它便是“龙宫”入口用特殊材料制成的门。整个密闭训练期间,入口防护门始终处于关闭状态,它一关闭,外面一只蚊子也飞不进来。“龙宫”内还有很多门,从功能上分,大致有防生化武器与核袭击、除湿、防噪三大类。

跨进防护门,算是正式进入了“龙宫”,耳朵里传来风机嗡嗡的声音,空气中有淡淡的燃油味道,里面全部是白炽灯照明,内部温度常年保持在20摄氏度上下。封闭的“龙宫”内,分为生活休息区、保障供应区、操作训练区等几大功能区域。

由于“龙宫”主要承担训练操作任务,生活休息区空间有限,密闭训练期间,一部分士兵住进宿舍,另一部分士兵住在生活休息区的过道。悬挂在过道一侧墙壁上的特制床板夜间放下,就变成有上中下三层的铺位,好像火车硬卧一样。“变脸”后的狭长过道,可容下上百名官兵休息。

记者被分配与技术分队副分队长蔺启旺、分队部参谋徐军、通信员李博等人共住一间宿舍。生活区所有宿舍的空间都很小,里面只能容下两张高低床和一台饮水机,床也比过道里战士们的铺位要窄一些。

记者发现,生活休息区除了宿舍外,还有淋浴间、卫生间、饭堂、俱乐部、棋牌室、阅览室等场所。如果漫步到操作训练区,则要求进入者套上防护服和防护鞋,在操作训练区,不同工位的士兵正紧张地进行导弹测试。

龙宫”内无法辨别时间

第二天,朦胧中,一声哨响惊醒了记者。蔺副分队长说,密闭生存训练模拟打仗,任务繁重,官兵是轮流作业、轮流休息,昨晚从12点开始,有的官兵撤回休息,有的现在还坚守在岗位上。

起床、洗漱、早饭,总共不到半个小时,士兵们就全部离开了生活区。替换回来休息的列兵李正阳说:“昨晚基本一宿没睡,下半夜操作时很困,眼皮直打架,一直坚持着,直到完成阶段性测试任务。”

记者发现,如果不看钟表,“龙宫”内根本无法辨别是白天还是晚上,好在里面各个场所都挂有钟表,士兵可以通过24小时制的数字表判断昼夜、控制作息。

晚饭时,一位操着山东口音的上等兵告诉记者,士兵们没日没夜地投入操作,炊事班要为他们准备宵夜补充能量。密闭训练期间,每位士兵的伙食费每人每天增加3元(1人民币约0.159美元,下同),此外,还多加一份水果。

在外警戒成为“美差”

第三天,记者得知,在二炮,负责在“龙宫”外警戒的警卫分队的工作是每个士兵最愿意干的事情。上士王甜说,站岗警戒根本不用靠闹钟辨别昼夜。上等兵武晓华说,站岗警戒面对的是绿油油的群山很养眼。下士张家林则说,站岗警戒有太阳晒,还有甜甜的空气和清爽的风。

而上士杨红丹觉得,外面的哨兵最让他羡慕的是有机会抽烟。“龙宫”内只要出现烟火,就会造成安全威胁,烟幕报警器会立即报警。因此,有烟瘾的官兵在“龙宫”内只能忍着,操作训练时不觉得,一旦闲下来,不免有些坐立不安。

据记者调查,在“龙宫”外隐蔽哨位执勤的哨兵一点不轻松,他们要对付蚊蝇虫蚁的叮咬,特别是黄昏与清晨,蚊虫活跃,如果不戴上纱罩,会被咬得“面目全非”。关键还在于哨兵需要对付随时可能出现的“特情”,时刻要保持高度警惕,随时要做好战斗准备。

分队长唐林说,每种岗位苦累不同,密闭生存训练的模式为,测试分队分组,这个组将导弹测试好,那个组又将导弹退级,如此反复,工作量是巨大的;而阵管分队则一直守在各自机房内,两三个兵一组,小心监测、调控着“龙宫”内的风、水、电等各项指标参数。

亲历“遭毒气袭击”演练

第四天,早上起床后,值班员一声哨响,记者跟随士兵扎起腰带开始在主通道内进行早操训练。尽管场地局促,士兵们依然把口号喊得震天响。“龙宫”内封闭的生活,似乎与在外面营区里没有分别。

吃完早饭,在大家在进入操作间途中,刺耳的警报声骤然响起,所有士兵立即从随身携带的防化装具包中取出防毒面具佩戴起来。指挥组人员掐着秒表观察着正在紧张动作的官兵,很快,生活区入口被封堵,所有官兵撤出生活区,分批次等待进入生化实验室进行洗消。这是一次“遭毒气袭击”演练,除个别官兵在穿戴防毒面具、撤离等环节出现差错外,整体上基本按照预案顺利完成。

“遭毒气袭击”演练刚结束,“龙宫”内突然漆黑一片,不少士兵怕乱走动碰到设备,只好立在原地。所幸几秒钟后,地下“龙宫”重新恢复灯火通明。这是考验阵管分队供配电专业应急应变能力的一个“特情”。

“‘好戏’才刚刚开始。”作训参谋魏增阳对记者说,“从今天起,指挥组将陆续择机导调,4大类60多个特情会一一下达。”洞内的紧张气氛不断升温。

士兵期盼与女友见面

第五天,“龙宫”内紧张异常,外面也不轻松。下午,哨兵们都听到了枪声!几个隐蔽哨位的哨兵迅速冲向枪响处,没想到身后是更加密集的枪声,与那里他们中了“调虎离山”之计。记者注意到,此时“龙宫”入口已是浓烟四起,一些战士被宣布“阵亡”,哨兵们输得眼睛都红了,似乎有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在连续两天的紧张训练之后,晚上没有安排测试任务,士兵们期盼已久的自由时间终于到来。大家有的看电视,有的下棋读书,有的聚在一起玩扑克。记者注意到,测试分队中士钟建富正在奋笔疾书,见到有人来看不好意思地停了笔。在追问下,他笑而不答,趴在另一张床上看小说的四级军士长卢友静却透露了他的秘密:“想媳妇,写情书呢!”

卢友静的话,多少让钟建富有些沮丧。据了解,在外面,他和女友每天都要煲“电话粥”,一进“龙宫”就没有音讯了。他担心女友不理解自己,于是把思念都凝聚在笔端,怕战友们笑话,他就到卫生间写,趴在被窝里写。他说,出去第一件事就是给女朋友打个电话,告诉她,自己在日夜思念着她,一刻都没间断过。

“焦躁”必须治疗

第六天,由于长时间处于密闭环境中,一直面对噪音、恒温、日光灯,记者和许多官兵一样,开始出现不适。一些老兵介绍了个土方法,把温开水长时间含在嘴里。

分队教导员王朝权介绍,“龙宫”内环境封闭,生活单调,士兵们难免会出现焦躁心理,分队为每人建了一个心理档案,必要时将介入心理辅导与干预。

记者随即来到心理咨询室,正赶上军医谢祥远用仪器为下士蒋成茜做测量,并教他如何缓解压力。据了解,这次任务,蒋成茜主要负责数据调研,当别的测试兵“热闹”操作时,他只能一个人记录着密密麻麻的枯燥数据。从第三天起,他对统计数据就有些厌倦,不停走神儿,整个人有些呆,于是就来到心理咨询室求助。

军医谢祥远说:“从第五天开始,心理咨询室中的士兵渐渐多了起来。” 他说,士兵们长期处于高负荷紧张状态,出现不适也属正常。政工作业组也忙起来,适时组织放电影等娱乐活动,调节好大家的紧张生活,他们也开始发动“一线带兵人”跟进,做好官兵思想工作,为大家加油鼓劲儿。

当晚看完新闻后,王教导员组织士兵进行卡拉OK比赛。记者注意到,此时,每位士兵都放声歌唱,分贝特别高,所有人聚集在俱乐部内,尽情释放着几天来的压力。

揭秘二炮地下“龙宫” 规模宏大令人惊叹

揭秘二炮地下“龙宫” 规模宏大令人惊叹

依依不舍离开

第七天是采访的最后一天。吃完早饭,记者与蔺副分队长一起去查看阵管分队值班情况。在供配电房,四级军士长白小东显得有些激动,倒上水,还把两个舍不得吃的苹果递给记者。进入“龙宫”多日,除了给他送饭的战士,他很少见到别的战友。白小东一个人负责看守为生活休息区送电的机组,偌大的机房里空荡荡的,见到记者,他似乎有说不完的话。

与蔺副分队长走过一圈后,就到了午饭时间。餐桌上,有清炖排骨、油炸鸡腿、小炒牛肉等,记者发现,官兵们个个钟爱那盘素炒菜花,与刚进入“龙宫”时抢肉吃的情形形成强烈反差。炊事班长说,起初任务重体能消耗大,肉当然最受欢迎,到后来,长时间在封闭的环境里,人的味觉变得迟钝,就想吃点水果青菜。营里已经做过问卷调查,炊事班将根据战士们的口味对菜谱作出调整。

下午,记者张铁汉接到电话不得不返回。7天的采访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返回机关后,他仍然关注着“龙宫”里的故事。经过此行,他认为,如果中国发生战事,这些导弹兵们都会毫无怨言地坚守在“龙宫”里,为保卫自己的国家作出自己的贡献。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