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老兵不简单

这位老人,你可以说他是一位普通的战士,也可以说他是一位英雄,他叫蔡士敏。老人已经百年,他的声音我们已无法追寻,但是很幸运,我联系到了他的孙女,也是我的同学,她叫蔡一伟。

老人生活在北京海淀区北部的农村中,农村特有的生活赋予了他勇敢、坚毅和朴实的性格。1947年,还是一个少年的他成为了国民党的一员,这时老人15岁。时隔1年,北平和平解放,他被改编成共产党的儿女,这个少年也就此开始了他真正的戎马生涯。

兰州战役可以说是西北战役中最惨烈的一战,无数战士在此熄灭了他们正在熠熠燃烧的青春火焰。在那场战役中,有一个策马的战士的身影,他骁勇、沉稳、坚定。突然,马中弹了,把他摔了下来,血立刻从眉毛之间涌了出来。他爬起来,扛好枪继续往前冲。“这个骑马的战士就是我爷爷,那年他17。”他的孙女说道,“爷爷给我讲,兰州战役是西北解放战争中规模最大、战斗最激烈的一次。战争是人肉铺成的,国民党驻在炮楼里激射,他们只能迎着枪林弹雨往前冲才有胜利的希望。战场上血流成河,尸首遍地,惨不忍睹。”听到这里,我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好像一个血块凝在了喉咙,烫,却怎么也咽不下去。一个少年,让他去见证一个又一个的战友的倒下,这是否太过残酷?但在那种年代,这似乎又是每一个热血男儿难以逃脱的命运。庆幸的是老人足够坚强,以至于这种坚强支持他冲进枪林弹雨,冲出尸山血河,最终冲进炮楼,拿下阵地,剿灭敌人。

兰州战役异常惨烈,我们都有所耳闻,然而战火已灭,硝烟已远,战役的惨烈程度,我们只能通过历史资料的数据来勉强拼凑。老人经历了什么样的疼痛(不管是心理上的,还是身体上的),同学并没有对我说,我猜她也无从描述吧。我们只能说,“是的,他们经历的并非一般人可以想象。”但现在,这件事情已经和我发生了微妙的联系,所以感到这样的表白太过苍白,更是无力。可笑的是,我自己也找不到合适的语言。

兰州战役结束后不久,听从组织的号召,老人又踏上了解放新疆的火车。听同学说,当时有两部分人,一部分是抗美援朝的志愿军,另一部分则是解放新疆、支援新疆的志愿军,她的爷爷在后者的行列里。志愿军的主要任务是剿匪、宣传共产主义思想。在王震司令员的带领下,她的爷爷同其他战友一道,参与剿匪、进行土改,并且热火朝天地开展着着屯垦戍边、兴修水利、发展工业等各项事业。

我的同学对我说,其实她的爷爷是一个幸运的人,在兰州战役中,他的马为他挡了一弹,而后来,抗美援朝的乡亲们走后,也没有几个能够回来……

今天,祖国的安定团结必然离不开战士们的浴血奋战,而我的同学的爷爷,也是其中一员。记得两三年前的夏天,我去同学家玩的时候有幸见到老人一面:他佝偻着背,穿着极朴素、极朴素的旧衣服,蹲在院子里的瓜架之间忙活着。当时的我没有意识到,也无法联想,这位脸上刻满皱纹、不善言语的老人,竟是一位英雄!

今天的我们的生活,有赖于像蔡爷爷这样的老人的荫蔽,想想当年17岁的他们,此时也许正在征途上行走,或是在看着左手旁的战友倒下,或者正坐在旷野间思念亲人……

老人已去,精神不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