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刘仰:软乎乎的硬指标

中华民族完成了62%的复兴任务.纯粹扯淡

近日,有一条消息引起不少关注。中国科学院中国现代化研究中心、北京大学世界现代化进程研究中心8月3日在北京联合主办第10期中国现代化研究论坛。在此次论坛上,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宏观经济研究院社会发展研究所所长杨宜勇做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进程监测评价指标体系构建及其监测》的报告。这一报告指出:西历2010年中华民族复兴指数为0.6274,已完成了62%的复兴任务。人们的关注点就在于这个数据,62%的复兴任务究竟是什么?

我看了一下杨宜勇先生这个报告的大致内容,理解如下。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近年来的一个关键词,中国也的确正走在这条复兴之路上,于是,有些人便试图把民族复兴当成一个具体计划,用量化和数字化的方式,体现这一伟大复兴的进程和完成情况。我认为,中华民族正在进行伟大复兴,这个总体判断没错,但是,要把这个复兴过程量化、数字化,则不太靠谱。本人第一直觉是,这很可能搞点课题经费、当好吹鼓手的项目。这个课题项目不管要了多少钱、花了多少钱,对于复兴几乎没有意义。在这种描金画凤上花钱,不如把钱花到真正有助于复兴的具体项目上。

据报道,杨宜勇先生的“复兴进程监测评价指标体系”大致包括五个方面。一,以经济为主的综合国力;二,教育、科技、医疗等领域的和谐发展;三,民主完善、法制完备;四,生态环境等可持续发展能力;五,国家统一,为世界和平做贡献。上述五个方面,有些的确可以用数字指标来显示,但是,这里有一个问题:用绝对指标还是相对指标?以什么指标为参照?我认为,这个课题项目很可能用了美国的指标或者联合国的什么国际指标来做参照,否则难以得出精确的百分比。

然而,即便如此,我还想问一下相对指标的问题。中国在历史上长期领先于世界,历朝历代,中国与世界的水平差距也不一样。从根本上说,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究竟是指复兴到何种程度?例如,清中叶中国的GDP占世界总量的30%左右,比当今美国还高。有西方学者认为,宋朝的GDP占世界总量的80%左右。那么,中国的复兴目标是与美国一样的绝对水平,还是与清朝、宋朝时期一样的相对水平?这一总体复兴目标很不明朗,我们又如何知道已经完成了多少?

此外,除了上述可以用数字指标体现的内容外,有些内容,例如民主、法制,如何量化?我不知道在这个课题中,民主法制的指标是否就是比较中国这方面的文字规定与美国等西方富裕国家制度上的异同程度,不同就是差距,相同就是完成任务?即便这种方式可以马马虎虎地当成数字量化的一部分,但是,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上述五大类指标中,各类指标的权重是怎么安排计算的?比方说国家统一的权重算多少?如果有人认为国家统一这一指标的权重应该占据最大的份额,只要这一条没实现,伟大复兴的进程或任务连三分之一都不算,那么,课题组对此又如何解释?也许只是自己拍脑袋,认为多少就是多少?或者又是按照美国的标准,妨碍你中国统一,你暂时就不要太计较了?在领土完整和国家统一的大项上,战争和军事是否应加以重点考虑?前文所提到的宋朝、清朝在历史上绝对领先世界,都在军事失败后成为过眼云烟。如今我们所说的伟大复兴,是否也可能因此而夭折?

我认为,一个民族的伟大复兴,经济等方面的参数固然可以作为参照,但是,更重要的是这个国家的人民对于自己国家、自己文化的充分自信。伟大复兴绝不只是我们在经济参数上与西方国家一样,奥巴马曾经明确指出,中国不可能像西方一样。如果我们一定要与西方一样,西方又不愿意,是否意味着复兴指数中应该包含各种冲突?而我认为,不管是埋头苦干的复兴还是有可能面临的各种冲突,伟大复兴最重要的指标,就应该是爱国心和文化自信,在这个问题上,课题组又如何用数字化来体现?所以,我认为,发改委搞得这个复兴指数,基本上就是胡闹。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