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扫码订阅

抗联旧址透笼洞

Can not find mark:content_ads

2003-01-15 09:26

铁力城东北35公里处有一座山,山叫透笼山。透笼山得名于半山处的一个古洞。那洞底部透一眼小孔,因此洞名透笼,山因洞名,就叫了透笼山。现在一般人都知道透笼山是一处漂流、登山的好所在,却鲜有人知道,就在这个高不过8米,深不过20米的古洞中,曾召开过北满省委的一次重要会议。

1937年11月,赵尚志派抗联六军二师代师长陈绍宾前往苏联,寻找同党中央的联系。12月,陈绍宾从苏联归来,说是苏联军方让派一个主要领导过境才可以。这样,1938年初,时任北满抗联总司令的赵尚志去了苏联。不料,赵尚志过境后,苏联军方却说根本没有那么一回事,并把赵尚志送到哈巴罗夫斯克,拘禁起来,一拘就是一年半的时间。

1939年6月,苏联军方释放了赵尚志。赵尚志一出狱,立即组织在苏联的抗联旧部返回祖国,开展对日的游击战争。

9月下旬,打了几个胜仗的赵尚志来到汤原县的马把头碓营,遇见三军留守团团长姜立新,姜向赵汇报了赵离开一年半时间内北满抗日情况,以及北满省委撤消赵职务的决定。赵尚志感到了事态的严重性,于9月28日给北满省委书记金策写了一封信,派姜立新寻找且面交金策,并约北满省委主要领导人,准备召开北满党和军队的领导人前来开会。

接到姜立新信后,金策(时任北满省委书记)、张寿钱(即李兆麟,时任省委组织部长)、冯仲云(时任省委宣传部长)等人来到透笼山的透笼洞,召开北满省委会议,会议的中心议题是去不去马把头碓营参加会议。后终因对赵尚志的误解,会议作出了不去参加会议的决定。

在等待三个多月后,赵尚志见请来开会的人一个也没到,派出的两支部队也都没有归来(总司令部参谋长戴鸿滨带的100来人和刘凤阳带的40多人各剩了几个人,他们没有胆子去见赵尚志,前者去了铁力找北满省委,后者又重新过界去了苏联),只好带着司令部的十几个人又回到了苏联。

时隔63年,我们无法了解这次会议更多的内容,也不好评价这次会议做出的不见赵尚志的决定的是与非,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这个决定错失了一次弥合抗联领导人内部矛盾的机会,拉开了将赵尚志排除于抗联领导层的序幕。它与转过年来的第一次伯力会议(会议期间,北满省委开除了赵尚志的党籍)和下半年召开的第二次伯力会议(会前,吉东党组织又撤掉了赵尚志仅剩下的第二路军副总指挥,并取消了他的会议资格),共同沉重地打击了赵尚志则是勿庸置疑的。否则的话,赵尚志就不会说出不让开会,我就回东北,我死也要死在东北战场上的话,并于1941年10月仅仅带了四个人回到国内抗日,1942年初为国捐躯。

不管如何,作为北满省委一次重要会议的会址,透笼洞还是值得后人瞻仰、纪念的。

(黑龙江日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