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建国以来头一次奇耻大辱

5月8日是中国驻南联盟使馆被炸事件周年纪念日。2004年的今天,原中国常驻南联盟大使潘占林讲述了当年那段悲痛的往事。面对那栋至今残破的建筑,面对黑塞民众的淡漠,我们在回味那一段血色历史之余,更加体味了陶潜的诗作―――“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

新中国建国以来头一次奇耻大辱

为了那段已被别人忘却的纪念,我们应将贝尔格莱德的那座废园,看作是一座无字断碑―――断碑虽无语,但却能铭刻痛苦,能防止失忆。

新中国建国以来头一次奇耻大辱

对潘占林大使,许多中国读者并不感到陌生。9年前,他在电视上痛斥美国侵犯中国主权、炸我使馆的画面,至今令人记忆犹新。对于9年前那个夜晚的前前后后,亲身经历此次劫难的潘大使并不认为那是一段尘封的记忆。

新中国建国以来头一次奇耻大辱

“转眼间5年过去了(2004年),我们依然怀念在这场浩劫中牺牲的邵云环许杏虎和朱颖三位战友,他们的音容笑貌令我永生难忘。那些受伤的战友,都已康复,他们依然奋战在自己的岗位上,为祖国的外交事业、新闻事业默默奉献。”

新中国建国以来头一次奇耻大辱

“当时真没有想到使馆会受到直接攻击”,潘大使告诉记者,当时想到最糟糕的情况就是北约轰炸使馆周围的建筑物会波及使馆。潘大使回忆说,在那个深夜来临之前,使馆人员已经在爆炸声中熬过了40多天,每隔两个小时一次的轰炸频率使大家晚上得不到休息、白天忙得要死的使馆人员都很疲劳。

新中国建国以来头一次奇耻大辱

由于没有恢复供电,使馆里的人也就没有再回到地下室。11点45分,一枚激光制导炸弹从露在地面的窗户准确命中这个作为活动室和食堂的地下室。“如果当时不离开,最后牺牲的不是三个人,而是几十个人。”

新中国建国以来头一次奇耻大辱

至今在被炸使馆地下,仍然埋藏着一枚没有爆炸的炸弹。这枚炸弹所穿透的是与使馆大楼十几米之隔的两层大使官邸,就在它“光临”官邸的同一时间,官邸的主人―――潘占林大使,刚刚回到二楼卧室,正准备休息。当时时钟大约指向11点45分。

新中国建国以来头一次奇耻大辱

手中的书本还没来得及放下,潘大使看到卧室的双层窗已经离开窗框、被甩到屋里;碎玻璃顷刻间覆盖了挡在大使卧床旁边的沙发;墙皮脱落;原本关着的门突然像不禁风吹的皮囊凸了出去……“我当时的反应是,使馆附近的建筑物被炸了,这是余波波及到我们。”

新中国建国以来头一次奇耻大辱

中国悲歌:驻南联盟大使馆被炸旧照

新中国建国以来头一次奇耻大辱

使馆同事在浩劫面前表现出来的镇定令潘大使至今难忘:大伙自觉地建立起两条“自救通道”。一条是把塑钢窗上的塑料窗帘接起来,下到二楼,再通过竖起的梯子落到地面,大使记得,伤势比较重的使馆一秘曹荣飞(邵云环烈士的丈夫)和使馆办公室主任刘锦荣就是通过这个“通道”脱离了险境。

新中国建国以来头一次奇耻大辱

据潘大使回忆,当时地面比较混乱,使馆幸存者、救援人员和各种车辆混杂在一起,如果再有炸弹来袭,后果不堪设想。鉴于这种情况,为保证大家安全,潘大使决定使馆人员撤离到附近宾馆。

新中国建国以来头一次奇耻大辱

新中国建国以来头一次奇耻大辱

新中国建国以来头一次奇耻大辱

新中国建国以来头一次奇耻大辱

新中国建国以来头一次奇耻大辱

新中国建国以来头一次奇耻大辱

新中国建国以来头一次奇耻大辱

新中国建国以来头一次奇耻大辱

新中国建国以来头一次奇耻大辱

新中国建国以来头一次奇耻大辱

新中国建国以来头一次奇耻大辱

新中国建国以来头一次奇耻大辱

新中国建国以来头一次奇耻大辱

新中国建国以来头一次奇耻大辱

新中国建国以来头一次奇耻大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