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五次相亲

淘气森林 收藏 3 207
导读:从今年年初开始我的老爸老妈就老是逼着我去相亲,我当然是一一拒绝。为了让我心甘情愿去相亲,老爸老妈简直可以说是不择手段。威逼利诱,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老妈甚至以其精湛的演技挤出了几滴眼泪以示其心。------终于我妥协了:我去相了我平生第一次亲。   对方是一个25岁的女孩子,是舅妈给介绍的。我的第一次相亲在周浦的一个饭店里开始了。在一番老套的客套后,我觉得对方属于爽朗有余,而魅力不足,或者说:不够漂亮。我想:我是男的,26岁,当然还算年轻,机会还有很多。没必要这么第一次相亲就要急吼吼地敲定,所

从今年年初开始我的老爸老妈就老是逼着我去相亲,我当然是一一拒绝。为了让我心甘情愿去相亲,老爸老妈简直可以说是不择手段。威逼利诱,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老妈甚至以其精湛的演技挤出了几滴眼泪以示其心。------终于我妥协了:我去相了我平生第一次亲。

对方是一个25岁的女孩子,是舅妈给介绍的。我的第一次相亲在周浦的一个饭店里开始了。在一番老套的客套后,我觉得对方属于爽朗有余,而魅力不足,或者说:不够漂亮。我想:我是男的,26岁,当然还算年轻,机会还有很多。没必要这么第一次相亲就要急吼吼地敲定,所以准备拒绝她。当我心里正在盘算怎么开口拒绝才能做到语气委婉,不至于伤她的心的时候,那个女孩子倒突然开口了:你是第一次相亲吗?是的。我说。其实这是我朋友给我的忠告:第一次相亲时如果没有重大的不满意,最好还是跟第一次相亲的对象结婚……哦?为什么?我觉得挺奇怪。我的许多朋友都这么说她给我解释道,根据她们相了这么多次的经验,相亲次数越多,对对方的满意程度会越来越下降,因为每一次会对下一次有更多的期待。是啊,我想,这也正常。最后我几个朋友都结婚了,毕竟岁数都不小了。但她们却都觉得还是第一次相亲的那个男孩子最好…………当时我心想:啊呀,她是在暗示我啊。老实说我是有点羞涩了。连心跳都加快了,是啊,第一次相亲这个女孩子就满意我了,毕竟咱是交大的,不丢份嘛。呵呵。的确当时是有点得意的。而且内心也有点温暖----毕竟,她对我有好感啊。我喝了口可乐,心里想:她说的好像也蛮有道理的。这个女孩子的条件也不算差,是在海关工作的。说来说去,就是和我心里理想的形象有点区别而已。也许,可以先交往交往考虑考虑吧?你是不是打算听从你朋友的劝告?我问。是啊!我要是早听她们的劝告就好了!她一脸悔意地说。

老实说,第一次相亲对我的打击是相当大的。致使我一个礼拜都闷闷不乐,提不起精神来。而就在一个礼拜还没过去,舅妈又为我准备了第二次相亲。我是准备打死我也不去了:大丈夫何患无妻?哪怕我妈再软磨硬泡,我也决不改变主意。就在那天晚上,我好朋友乔辉来我家玩。这家伙创有著名的名车美人定律:把女孩分成四个级别:劳嘶来丝,奥迪,桑塔那,东风。当然,他的十几次相亲基本上都是东风,但自从这家伙和奥迪小汤敲定后就开始隐退出我们的四人娱乐团了,我家也好久没来,今天不知道是抽什么筋想到来我家了。不过后来我才知道:他是来替小汤借VCD的----我靠!但他的一番话让我决定还是去看看。是啊,看看也不损失什么,权当安排周末节目。而且乔辉答应他会在我相亲的头三分钟内给我一个电话,让我自己定夺,如果是奥迪以上级别,我就当是个无关紧要的电话;如果是东风,就说是个十万火急的电话,必须马上赶去。呵呵,好主意!有了这个保险,我还怕什么呢?!再说,万一哥哥我撞大运碰上个劳嘶来丝也不一定。山不转水转,谁知道呢?SO,WHY NOT!结果那天,我刚在周浦的早苗茶坊坐定,舅妈就带着一辆劳嘶来丝进来了,着实给了我一个BIG燬HOCK!!丰姿卓绝,谈吐大方。舅妈给我们介绍了一下就借故走了,只留下我和她。FAINT!真使我有疑在梦中的感觉。我正在那里,思量着该怎么开头。一定要开个好头: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要展现给她一个温文尔雅的真我。我这边还没开始,她的手机却响了起来。她说了声对不起就接了电话。恩恩啊啊几句后她一脸歉意地说:真是不好意思,我同事来电话说有个十万火急的CASE,一定要我马上去一下。啊,是吗?没关系没关系。我当然得这么说。真是不好意思啊,再见吧。我就这样目送着牢嘶来丝走出我的视线,而耳边传来手机悦耳的声音。我不知道劳嘶来丝那天是否真的有个十万火急的CASE,但我宁愿相信真的是这样。对,一定就是这样。

我终于发现,相亲绝不是一件省心的差事。你不仅需要面对调查户口般地询问,更可能经受遭到老嘶来丝抛弃和耻笑的痛苦。甚至一辆东风都可能给你一个白眼,扯开喇叭留下一团尾气扬长而去。而留给你的是无尽的苦涩和再次被撕开旧伤的痛楚。也许是心不曾死,也许是仅仅出于寂寞。我已经对舅妈的介绍司空见惯麻木不仁了。就象一个守身如玉的女子在为生活所迫不得不出卖自己的肉体和灵魂后的的放纵。对于第三次相亲,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完全没有了以往的矜持和忧郁。我们约在金杨的KFC里面。舅妈陪我前往,我无聊地喝着可乐,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人们……来了。舅妈说。一抬头,看见一个中年妇女陪着一个高大魁梧的女孩走近。于是----寒暄、介绍、沉默、端详……一切按部就班,而那女孩一直保持着沉默。我比较喜欢安静的女孩子,她看来不错。然后舅妈和那个妇女心照不宣地走开了。我想,只有我开口说话了,这样才能不至于冷场。你……我这人是个直肠子,性子比较急,有话喜欢直说。我看你合适,行不行吧你就给句话。行咱就结婚,不行咱就离婚。

……

于是我们就离婚了。

上个礼拜是我的第四次相亲。我同事介绍的。我欣然前往。因为是我同事请客。呵呵。这个同事很热心,其实是个好事之徒。当我和她匆匆赶到,发现对方已经到了。我们相互端详了一会,几乎同时爆发出惊叫:是侬啊!大头疯!哪能介巧啦!老菜皮!……这是我最快乐的一次相亲,不过结果都是一样的。

那是一个感情的低潮。我很庆幸我已经熬了过来。 现在的我,静静地嘬着浓浓的咖啡,对面坐着的是我的第六次相亲。 心如止水,波澜不惊。能和你坐在这里,我很高兴。我说。我也是。她淡淡地答。说说你的故事吧。想听哪部分呢?全部的。从你记事起吧。我来自一个小镇,上海郊区的一个小镇,小镇很普通,并不繁华……她开始告地叙述她的故事。从一个小姑娘开始懂事开始讲起。她静静地讲,我静静地听。她一直是这样。淡淡的。很淡。四周很安静。连风也没有,只有咖啡在袅袅升着热气。收音机里轻轻地传出着平克?福洛依德的《午后的爱和茶》,伤感的嗓音伴着哀怨的音乐无尽地缠绕在我们周围。瞬间我觉得这一切是如此熟悉。眼前的一切在模糊和旋转。仿佛她并没有走远,那依旧是她,她正坐在我的对面,静静地诉说着她的故事。耳边是兰色的音乐。我觉得,那也是这样一个午后……她的故事依然在继续……不同的是她的脸上多了两滴眼泪。故事很普通。那是她的故事,但她说得很认真。我也是。我用心在听。一时间我有些感动。我握住她的手,她动了动,并没拿开。以后,我还想坐在这里听你故事,可以么?她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点点头。看着悲伤的她,我心里升起一种莫名的酸楚。她并不漂亮,很瘦,这使她有些抽泣的肩膀显得有些瘦弱。走吧,我介绍我的朋友给你认识吧!我想让她高兴起来,我有些后悔让她讲她的过去,打捞起心底的故事,有时是很难的。好。你一定会喜欢他们的,我保证。恩。她点头。夜。黄浦钱柜306。monkey和chairman他们已经到了,yS也到了,但他对卡拉OK没有兴趣,从开始到现在他一直在循环着两件事情:拿食品饮料,吃;拿食品饮料,吃……WC还没到,他说他正在赶来。他在电话里问我今天是为什么。我没回答。我说好久不见了,只是想见见而已。终于他来了。依然是他的老样子。风风火火。一来就大呼小叫,跟每个人打招呼,并嘲笑每个人。直到他看到坐在我身边的她,他在静了下来。遗憾的是,这安静只持续了几秒。几秒后,他对我生气的说-------大头疯!你太过分了!叫这么难看的小姐!?……?……?……?……以上就是我第五次失败的相亲。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