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美国:普京示好中国对美三重拳

沈权将军 收藏 0 5445
导读:普京当选总统后,挥手对美连击三“重拳”。 第一击重拳是,普京就职后签署第一项政令针对美反导系统。笔者在《普京签署第一项政令针对美?》文中专门谈及此事。普京签署的政令,在希望增进与美国的关系的同时,明确表示,不会允许美国干涉俄内政,希望美方保证其导弹防御系统不会用来对付俄罗斯。普京政令称,俄罗斯希望将与美国的合作提升至“真正的战略水平”,但美俄关系必须基於“平等、互不干涉内政、尊重对方利益”的原则。在美国全球导弹防御体系问题上,俄罗斯将继续坚持一贯的政策,希望美方保证该系统不是针对俄罗斯核威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普京当选总统后,挥手对美连击三“重拳”。


第一击重拳是,普京就职后签署第一项政令针对美反导系统。笔者在《普京签署第一项政令针对美?》文中专门谈及此事。普京签署的政令,在希望增进与美国的关系的同时,明确表示,不会允许美国干涉俄内政,希望美方保证其导弹防御系统不会用来对付俄罗斯。普京政令称,俄罗斯希望将与美国的合作提升至“真正的战略水平”,但美俄关系必须基於“平等、互不干涉内政、尊重对方利益”的原则。在美国全球导弹防御体系问题上,俄罗斯将继续坚持一贯的政策,希望美方保证该系统不是针对俄罗斯核威慑力。




第二击重拳,普京拒绝出席G8峰会。于 9日在电话中告诉美国总统奥巴马,他将不出席本月18日在美国戴维营举行的八国集团(G8)峰会,包括之后的“俄罗斯-北约”峰会。尽管美俄双方都作了解释,——据白宫解释,“由于需要完成俄罗斯新政府的内阁任命工作,普京总统遗憾地表示,他将无法出席G8峰会。”这将是自上世纪末正式加入八国集团(G8)以来,俄总统首次缺席峰会;俄方的解释也是基于同一原因,俄总统新闻秘书季马科娃表示,梅德韦杰夫将被授予全权参加八国集团峰会的各场活动。她说,梅德韦杰夫在担任总统期间,俄美关系取得了积极进展,他参加此次会议将再次表明俄继续与有关国家加强伙伴关系的愿望在俄方,——但在外界看来,对此更准确的定义应是普京上演王者归来后首次对美“挥拳”。


笔者在上篇《普京为何拒绝参加G8峰会》文中指出,美国原本对普京前往参加G8峰会寄予很大期望,G8戴维营峰会被视为是奥巴马和普京增进彼此认识的良机。据美方此前传出的信息,奥巴马计划在此次峰会间隙与普京举行双边会谈。而且奥巴马为了修复与普京的关系,特意将G8峰会举办地从芝加哥改为戴维营。此举被外界视为奥巴马主动向普京示好。但没想到普京居然如此不给奥巴马面子。


第三击重拳紧接着而来,普京决定首访中国。本月9日,就在普京拒绝参加G8峰会次日,中国外交部部长杨洁篪在北京同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举行会谈时后,对外宣布:俄总统普京不久将应国家主席胡锦涛邀请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相信在双方共同努力下,此访必将推动中俄关系取得新的重要成果。拉夫罗夫表示,新形势下,俄方愿同中方一道,加强各层次交往和各领域合作,特别是以普京总统访华为重要契机,使俄中关系更强劲地向前发展。双方认为,要充分发挥两国领导人各种定期会晤机制的重要作用,以加强经贸、投资、能源、高技术、创新、人文和地方等领域合作为重点,全面深化务实合作,提升合作质量。双方还就重大国际和地区热点问题交换了意见。双方认为,当前国际形势复杂深刻演变,中俄应继续坚定不移地捍卫《联合国宪章》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进一步加强在国际和地区事务中的协调配合,共同维护世界及地区的和平与稳定,推动世界多极化和国际关系民主化。这显然是做给美国看的,表明俄将与中国合作,制衡西方咄咄逼人的“干预政策”。普京向胡总示好对美连击三拳。




对此,俄罗斯《今日报》称,由于这一变化,中国可能成为普京就职后首访的国家。有评论说,看起来克里姆林宫的新主人对北京的兴趣比对华盛顿大。俄科学院国际安全问题专家叶夫谢耶夫则表示,如果普京参加戴维营八国集团峰会,那将是普京新任期的首次出访。在当前俄美关系矛盾尖锐的复杂背景下,将具有重要象征意义的总统首次出访目的国放在美国显然是不合适的。他说,俄罗斯外长已于9日启程赴中国访问,将与中方协商普京于6月初访问中国并出席上海合作组织北京峰会事宜。


对于普京上台就冷淡美国,西方媒体集体表现出懊丧。美国媒体倾向认为,“普京将使俄美关系重回软对抗”,但它们9日的集体表情仍是“吃惊”。美国“国会山”网站用“冷落”形容普京对奥巴马的态度。因为此时距普京宣誓就任总统仅过去两天。德国电视1台评论说,虽然俄美关系没有处于“冰河时代”,却已经能感到“寒冷”。英国《每日电讯报》10日评论称,外界原以为在普京重返克里姆林宫后,G8峰会上的奥普会将是美国 “重启”对俄关系战略能否继续的早期检验。然而如今,普京缺席的举动让人觉得,白宫和克里姆林宫之间关系已经紧张。


笔者在前几篇文章中曾说道,奥巴马上台以后,曾暂停反导计划,俄美关系得以重启,但随后美执意重启反导计划,触怒俄罗斯,普京一直就此炮轰美国,双方的矛盾则再度紧张。事实上,反导问题已经成为阻碍俄美关系发展的一块“顽石”,在美国新总统产生前,俄美在反导问题上很难取得实质性进展。


另一方面,美国长期诟病普京,试图阻止普京竞选成功,造成俄美政治互信“赤字”,也是影响当前两国关系的重要因素。自普京去年宣布准备重返克里姆林宫开始,西方媒体便掀起了阻碍普京回归的行动。美方还质疑俄选举结果,奥巴马迟迟不对普京表示祝贺,甚至谴责俄政府使用暴力镇压民众和平抗议,呼吁俄政府尊重公民集会和言论自由。还有,就在本月8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托纳谴责俄政府使用暴力镇压民众和平抗议,呼吁俄政府尊重公民集会和言论自由。美参议院共和党议员贝吉奇则建议奥巴马在八国集团峰会上就最近发生在莫斯科的抗议活动向俄领导人提出交涉。如此等等,一系列问题,导致俄方的极度反感。


当然,虽然美国等西方国家并不愿意看到普京再次执政,但由于俄美在许多重大国际问题上的关联性,西方国家将不得不面对与普京“打交道”的事实。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研究员史蒂芬·皮斐尔认为,普京虽然对西方持强硬立场,但由于他奉行务实主义路线,俄美关系不会因为普京重新执政而出现明显转变。


1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