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舰阻击我军渡江受挫记

shenbo555 收藏 0 130
导读:这是一个震撼世界的事件。 英舰公然挑衅,炮击我军阵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49年4月,由中国共产党的代表团和南京国民党政府的代表团经过长时间的谈判所拟定的国内和平协定,共产党中央已经批准,国民党政府却迟迟不予签字。无奈,共产党中央限定国民党政府于4月20日签字,否则,将命令解放军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

随着签字期限的临近,形势越来越紧张。我百万大军步步向长江北岸进逼、国民党军队在长江南岸加快设防速度,美国海军第七舰队英国皇家海军远东舰队的数十艘舰艇,应国民党政府的要求迅速聚集到上海黄浦江边。

4月20日,最后期限到了。美国第七舰队的舰艇仍在静观战局变化。英国皇家海军远东舰队的舰艇却忍耐不住开始行动了。上午,英国皇家海军远东舰队副总司令梅登海军中将登上旗舰——轻型巡洋舰“伦敦”号的指挥台,下达了“各舰起航”的命令。轻型巡洋舰“伦敦”号为前导,出吴淞口进入长江口;殿后的3艘驱逐舰是:“紫石英”号、“黑天鹅”号和“伴侣”号。舰队越过江阴水道,来到镇江江面。

4舰单纵队游弋着,数十门火炮全部对准长江北岸,不时进行挑衅活动。当舰队开到三江营左侧水域时,站在旗舰“伦敦”号指挥台上的梅登,突然手指北岸,命令“开炮”。顿时,我军阵地腾起滚滚浓烟烈火……

陶勇果断决策,23军奋起反击

被英国舰队炮击的是我三野23军的炮阵地。军长陶勇听到炮声马上赶到军指挥所,询问英国舰队炮击情况。他手握电话机,听到第68师师长张云龙报告:英舰击中我202团指挥所,团长邓若波中弹牺牲,团政委陈坚等40余名指战员负伤……接着第69师师长谭知耕又报告:我第205团阵地遭到英舰炮击……

听完报告,陶勇胸中怒火骤燃,中国已非昔日,长江已不再属于奴颜婢膝的卖国贼了!请示上级已经来不及,他立即命令副军长梅嘉生:“坚决还击!”

梅嘉生正要传达命令,一位干部急忙上前劝阻:“这样打,会不会引起国际纠纷?”

陶勇剑眉一扬,大声说:“他们是侵略!必须坚决还击,出了问题由我负责!”

“我支持!”副军长梅嘉生毫不含糊地说。

“我们也支持!”众人齐声说,“出了问题,我们大家承担!”

“好!”陶勇激动了,“传我的命令,目标:英帝国主义军舰——开炮!”

命令迅速传到军属各炮团营。顿时,江北一线的榴弹炮、野炮、山炮和重迫击炮一齐怒吼起来。

一串串炮弹飞向英舰“紫石英”号。舰上腾起一股股浓烟,冒出一簇簇火光。

“紫石英”号被我炮兵打得遍体鳞伤,瘫痪在镇江附近的江面上,并挂出了三面白旗。

我炮兵奉命停止炮击,并发出警告:“没有我们的命令,你们不许动!动,我们还要打!”

“紫石英”号马上发来信号:“没有你们的命令我们不动,但是否允许我们每天上岸去买些菜蔬?”

我指挥所回答:“可以。”

然而,梅登并没有接受教训,又命令驱逐舰“黑天鹅”号和“伴侣”号前来报复。两舰窥探了2小时,旋即调动炮位,对着我三江营阵地,降落米字旗,开始发炮。我炮兵再次奉命还击,炮战越打越烈。结果,两艘英舰被穿了十几个洞,两门炮也被打翻,只好夹着尾巴歪歪斜斜地逃走了。

就在我炮兵激战英国舰队的时刻,国民党拒绝在“国内和平协定”上签字,我军百万雄师开始了震撼世界的渡江战役。胜利喜讯不断传来,不到一小时,国民党反动派精心部署的长江防线就开始全线崩溃了。

人舰俱伤惨败,强盗颠倒黑白

英国皇家海军远东舰队非但没有阻挡住我军横渡长江,反而自遭痛打。4舰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损伤,伤亡94名官兵(其中亡42,伤52),“伦敦”号巡洋舰上校舰长卡格利受了重伤,梅登自己也被弹片击伤数处。驱逐舰“紫石英”号受到重创已失去机动能力,搁浅在镇江江边。它已被我“三野”第8兵团所属部队俘获,正由我一个步兵排看押着。梅登眼看大势已去,又怕我军再行炮击,只好丢下“紫石英”号,率领还能机动的3舰,灰溜溜地向长江下游驶去。

英国3舰出了长江口,梅登立即向英国政府报告了战况。明明是英国舰队侵犯了中国领土,并首先向我军开炮,可是英国当局却反诬我军。

4月26日,英国保守党头目邱吉尔在下院发言,污蔑我解放军反击英舰的正义行为是所谓“暴行”,并且要求英国政府“派一两艘航空母舰到中国海去……实行武力的报复”。

同一天,英国首相艾德礼在议会中宣称:“英国军舰有合法权利在长江行驶,执行和平使命,因为他们得到国民党政府的许可。”

这是典型的强盗逻辑。

毛泽东亲笔疾书,痛斥英国政府

就在英国当局发出战争叫嚣之际,毛泽东主席肯定了23军自卫反击的正义行动,并于4月30日亲自草拟《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发言人为英国军舰暴行发表的声明》:“邱吉尔先生,你‘报复’什么?英国的军舰和国民党的军舰一道,闯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防区,并向人民解放军开炮,致使人民解放军的忠勇战士伤亡252人之多。英国人跑进中国境内做出这样大的犯罪行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有理由要求英国政府承认错误,并执行道歉和赔偿。难道你们今后应当做的不是这些,反而是开动军队到中国来向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报复’么?”这个声明还驳斥了英国首相艾德礼的讲话:“长江是中国的内河,你们英国人有什么权利将军舰开进来?没有这种权利。中国的领土主权,中国人民必须保卫,绝对不允许外国政府来侵犯。”

艾德礼造谣说我人民解放军“准备让英国‘紫石英’号开往南京,但要有一个条件,就是该舰要协助人民解放军渡江。”声明指出:“艾德礼是在撒谎,人民解放军并没有允许‘紫石英’号开往南京。人民解放军不希望任何外国武装力量帮助渡江,或做任何别的什么事情。相反,人民解放军要求英国、美国、法国在长江黄浦江和在中国其他各处的军舰、军用飞机、陆战队等项武装力量,迅速撤离中国的领水、领海、领土、领空,不要帮助中国人民的敌人打内战。”

这个声明把邱吉尔和艾德礼驳斥得体无完肤,英国当局再也不敢放肆了。

谈判桌上耍猾,“紫石英”号潜逃

但是,英国当局又开始了紧张的救助“紫石英”号的活动,同时指示其远东舰队总司令布朗特上将与我方进行谈判。布朗特任命“紫石英”号舰长克仁斯海军少校为英方谈判代表,克仁斯向我“三野”第8兵团政委袁仲贤递交了布朗特的信函。5月18日,我三野特纵榴炮第3团政委康矛召以上校身份与克仁斯会晤。

谈判一开始,英方代表克仁斯就要求我方将“紫石英”号放行。我方代表康矛召则明确表示:只要英舰承认错误,就可以讨论“紫石英”号的驶离问题。可是,英方代表却拒不承认侵略暴行,谈判一直拖到7月29日止。

7月30日21时许,黑暗笼罩着江面。“紫石英”号突然离开泊位向长江下游潜逃。原来,克仁斯在谈判桌上百般狡赖罪行,拖延时间,暗地里却做着潜逃准备。他们偷偷地抢修了损坏的机器和仪器,几天前还通过英方代办秘密补充了60吨油料,同时通知长江口外的英国军舰随时准备接应。这天,舰长克仁斯从谈判地点回到舰上,首先向我军看押军舰的步兵排下手。这个步兵排由于不懂海军舰艇的特点,没有封锁它的航海室、轮机舱、雷达室、无线电室、弹药库和炮塔等要害部门,让其失去机动能力和射击能力。克仁斯突然袭击地解除了这个步兵排的武装。紧接着,指挥“紫石英”号向长江下游逃去。

陶勇获悉“紫石英”号逃跑的消息,立即向沿江炮兵部队下达“坚决打击,迫使其驶回原停泊处”的命令。就在此刻,一艘名叫“江陵解放”的长江客轮正驶经“紫石英”号附近。克仁斯狡猾地指挥“紫石英”号尾随上去。是夜21时50分,陶勇命令驻大港炮兵阵地向“紫石英”号发炮警告。炮弹再次命中“紫石英”号。克仁斯一面命令军舰向我炮阵地进行还击,一面指挥军舰强行靠近“江陵解放”号,并与之并行。我炮兵耽心会伤害“江陵解放”号上的旅客,不得不停止炮击。克仁斯则利用这一时机,强迫客轮全速航行,“紫石英”号则紧随下驶,还开炮击沉我多只木船。“紫石英”号于黎明前出长江口北航道而驶入东海,进入香港船坞进行大修。

英国皇家海军远东舰队逃走了,但是英舰侵犯中国领土主权、炮击人民解放军的罪行,却永远载入了史册。

本文内容于 2012/5/15 0:09:05 被shenbo555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