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黄岩岛危机的国际环境分析

不再分军种 收藏 1 989
导读:(一)剖析菲律宾的所谓策略   这次菲律宾入侵中国黄岩岛海域、无理侵扰中国渔民正常渔业活动、挑起事端、制造对峙、并试图将南海问题“国际化”,事件持续至今,中国方面已经表现出极大的克制和外交努力解决的诚意。然而,显然菲律宾没有表现出相应的诚意,相反,还有不断将事态挑高、争取更多“国际化”的意图。黄岩岛危机没有随着中国的忍让和宽容而得以平息,相反有继续发展的趋势。现在中国社会、尤其是中国民间对此事的反应已经趋近沸腾,情绪强烈,此事已经不止是两国外交部之间的问题,而已经毫无置疑地成为当前全中国

(一)剖析菲律宾的所谓策略


这次菲律宾入侵中国黄岩岛海域、无理侵扰中国渔民正常渔业活动、挑起事端、制造对峙、并试图将南海问题“国际化”,事件持续至今,中国方面已经表现出极大的克制和外交努力解决的诚意。然而,显然菲律宾没有表现出相应的诚意,相反,还有不断将事态挑高、争取更多“国际化”的意图。黄岩岛危机没有随着中国的忍让和宽容而得以平息,相反有继续发展的趋势。现在中国社会、尤其是中国民间对此事的反应已经趋近沸腾,情绪强烈,此事已经不止是两国外交部之间的问题,而已经毫无置疑地成为当前全中国人民关注的热点之一。在当前情况下,黄岩岛危机向何处去,应该做出更多实质性的举措来予以引导和应对。


在这次黄岩岛危机里,我们能清晰地看到菲律宾的所谓策略:


菲律宾认为中国正处十八大前夕、认为中国不会在此时动武,所以采取“以侵扰进逼为直接手段,但力度上较小、避免直接开战,手上挑起对抗、嘴上空喊和平,保持外交接触”的方式,试图成功地摸索出一条“蚕食、骚扰、挑逗中国之道”,逐步蚕食中国合法权益。具体来说,即菲律宾不断主动挑事,制造事端,步步侵吞中国合法权益。如中国无实质反应,则其就侵吞掉一块中国权益。如遇到中国阻挡,则其就先挑逗挑衅,狐假虎威,有意运用背后所谓“有超级大国站在一起”的假象,让中国一些人产生“如果中国动武,将直接与美国开战”的错误幻觉,投鼠忌器,从而忍让其非法活动。在对峙过程中,菲律宾对中国进行百般挑衅羞辱,将自己扮演为“东南亚敢于向中国行动的领袖”,打击中国的威望,同时却试图把握火候,接近燃点时就说两句外交场面话,把问题拉回空谈友好,喊叫“中国不能以大欺小”,并妄图制造“东南亚将团结起来对付中国”的假象,让中国一些人产生“如果对菲律宾动武,将使东南亚产生反华同盟”的错误幻觉,诱使中国不对其动武。然后继续其非法活动,并试图把这些非法活动“日常化”,最终完成对中国合法权益的蚕食侵吞。


(二)起作用的不是哪个国家的一厢情愿,而终究是国际世界的游戏规则


我们在南海问题的系列分析文章里的第一篇:《破除对军事行动的认识误区——从当前南海问题东海问题对我国军事行动的思考》里就已经论证过:那种“不分具体情况而把国家对外军事行动一概看做‘会破坏国家经济建设大局,打破了国家的和平安定和战略发展期,阻止国家的崛起振兴之路’”的观念,显然是荒谬和错误的。而合理、有限度的军事行动,对于国家综合实力和国家利益是有正面促进作用的。它本身就是促进国家利益的有效手段,而且在有些时候还是不可替代的唯一手段。


那么,今天我们再尝试来从战略上来分析,当今国际形势是否存在“其他强国为菲律宾出头与中国作战,形成反华联合阵线”的条件呢?虽然美国前一段在中美战略对话里已经明确表示了“美国在南海问题上持中立立场”,但是中国国内依然有一些人动辄提“一旦中国对菲律宾发动军事反击,中国就将面临与美国发生战争,形势十分严峻。”并且言之凿凿地推论“美国的中立态度只是一种表面姿态,实际是美国绝不会对中国的军事行动置之不管,这是美国和西方国家以及东南亚国家联合给中国下圈套”。我们在前一篇分析文章《破除对军事行动的认识误区——从当前南海问题东海问题对我国军事行动的思考》里就已经提出,在分析国际形势时,首先要看到国际世界最基本的四条游戏规则:


1.实力原则。实力是一切行为的根基。国际世界间任何决策,都离不开这条基本规则。双方的实力对比,是决定采取什么样的态度和政策时必须考虑的基础。


2.利益原则。每个国家的行动出发点都是自己的国家利益,而不是别人的国家利益。自己的国家利益是任何国家对外政策的决策出发点。没有人会愿意为了别人的国家利益而去使自己与一个较强的对手发生战争。


3.代价原则。赔本的买卖不能做,代价太大的事不能干。如果一件事确实具有一定的战略利益,但其战略代价和战略成本太高,足以使其战略利益基本抵消或者大大消耗,那么这样的事是谁也不愿意做的。


4.风险原则。如果不能确定一件事的代价到底有多大,可是这件事的风险太大,没有较大把握,前景不明朗时,那除非自己的国家利益受到极大挑战、已经不能不通过断然措施摊牌时,否则“风险原则”就足以让一个国家不去做这件事。


现在,我们对照这四条国际游戏规则,来仔细客观看一看美国对黄岩岛危机可能会如何行事。


第一,实力原则。毋庸置疑,中国这些年的实力也有很大增长,中国已经成长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科技实力也快速向前发展,已经成为美国直接关注的重点经济和科技大国。同时,中国的国防军事力量也得到了快速进步,不论从武器装备上还是从军事训练、组织编成上,都正在成为越来越令人重视的一支军事力量。客观地说,中国军事力量虽然比世界最强的美国军事力量仍存在一些差距,但在自己家门口却绝非美国可以不费力气、不大代价、不冒风险就击倒的。


客观说,中国的实力已经有了长足的发展,不是谁想随便捏就能随便捏的。而与中国这样一个实力较为强大的国家走上军事对抗,会面临什么样的代价和风险,也是任何国家在考虑是否军事介入南海问题时都不可能不考虑的。现在,美国已经多次正面承认必须考虑中国的实力,表明“与中国对抗不可取”,“美国无意与中国为敌”,而中国国内却有少数人非要闭眼无视中国的实力,总认为“别人武装介入的可能性很高,与中国发生战争的门槛很低,中国的军事实力不堪一击”,这实际是一种对国际现实的选择性无视。


这种想法,实际是脱离了别人的看法而一意孤行地自己贬低自己,自己恐吓自己,自己逼迫自己退让。如果一些人转不过这个弯来,那么也不应那自己去代表别国的想法和理性。


(三)广泛的中美共同利益,是美中双方都不会为别国而互相轻易发生军事冲突的基础


第二点,利益原则。从国家利益角度来看,美国和中国虽然存在较强的战略竞争,从意识形态和社会制度上也有很大不同,但也同时存在极大的共同利益。中美两国对此都有清晰的认识,都共同承认:如果中美关系走向敌对,对于双方的利益都将有极大的损害。中美之间,存在极为广泛的共同利益基础,让美国不会轻易为了不是自己核心利益的东西而向中国开战。


具体来说,中美两国的广泛共同利益基础,体现在:


中美之间极其巨大的双边贸易额,从经济关系上极其复杂的互相依存关系。中美2011年度双边贸易额达到4467亿美元,互相是对方第二大贸易伙伴。而双方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均是欧盟,而欧盟是由多个不同政府的国家组成的松散的组织。所以事实上,中美两国互相是对方第一大贸易伙伴国。中美贸易关系绝非“中国单向的依赖美国市场”,2011年,美国向中国出口额也达到1222亿美元,同比上升20%,中国连续11年成为美国出口增长最快的市场。中国是美国2011年度第三大出口市场。这都说明,美国是不能忽视中国这个巨大的出口市场的。此外,中国还是美国在外投资的重要目的地之一,美国累计在华投资6.1万笔,累计合同投资金额1623亿美元,中国已经成为美国跨国公司在海外重要的利润来源地之一。而且中国对美国出口也绝非仅仅对中国有利,美国的商业零售、物流交通等诸多行业和消费者都直接从中获利,并且价格低廉的中国商品极大降低了美国的生活成本和通货膨胀率,从侧面有利于保障美国社会的稳定。除了中美贸易的直接买卖部分和美国在华投资收益之外,美国还有大量海运、航运、物流、港口等行业直接受益于中美贸易,牵涉了美国大量就业人口。而且中美贸易近几年的发展势头十分迅猛,在清洁能源、新能源、新材料、信息技术、金融业、服务业、环保产业等行业拥有巨大的合作前景。尤其是这几年,美国爆发了金融危机,美国经济并非十分景气,就更需要与中国的经贸合作和金融合作来度过难关。这一点已经表现得十分明显。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因美国毫无必要地为菲律宾而与中国爆发战争,而中国的实力又决定了美国难以迅速、轻易地战胜中国、更迭中国的政权,那么美国在中美贸易和在中国投资上的利益就会化为乌有。美国能愿意为了一个普通伙伴的利益而使自己的国家利益受到如此惨重的损失吗?我认为,不会。


另一方面,在国际战略安全层面,美国与中国也有广泛的共同利益。当今世界面临着诸多新的威胁和挑战。例如核扩散,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恐怖主义,极端势力,地区安全威胁,不同文明的冲突,打击世界范围贩毒和有组织犯罪等问题。在这许多问题上,美国都需要中国的合作,也都离不开中国的携手合作,美国也正在寻求中国的合作。如果美国为了菲律宾而与中国进入军事对抗,必然在许多问题上中美两国也将进入对抗状态,携手合作的局面将化为泡影。美国也会在这些问题上面对一些更加费力和不利的局面,这一点也是美国在决策时必然考虑的问题。


如果说,实力是确保别人不敢随便对你有恶意的基础,那么共同利益就是确保对方对你有好感、互相能共存的基础。中美之间深厚广泛的共同利益,决定了美国不会轻易在南海为了菲律宾而与中国进入战争状态或军事对抗状态。美国政界虽然肯定会对中美关系有一些杂音,中国在南中国海采取行动时也必然有一些杂音甚至敌对叫嚣,但中美两国庞大的实力和广泛深厚的共同利益,就决定了美国政府执政者最终不会为了不属于自己核心利益、为另一个国家菲律宾的利益而与中国进入战争状态或军事对抗状态。在国家利益、尤其是广泛深厚的共同利益面前,传统的“意识形态对立”和“社会制度不同”位置都大大退后,必然无法居于主导地位。


(四)理智的保障:代价与成本原则


我们再来看第三点,现在中国国内总有些人绘声绘色地预言“一旦中国对菲律宾发动军事反击,美国就将肯定与中国发生战争”,并“大声疾呼”地预言着与美国发生战争的可怕后果。我们不妨暂时来按照这些人的思维,假设一下如果美国为菲律宾出手,与中国发生军事对抗,看美国所能获得的战略利益是什么,而美国所面临的战略代价和战略成本又是什么。


即使按照有些人的对抗思维,假设美国为了菲律宾而与中国发生军事对抗,美国可能获得的战略利益是:


一是可能遏制中国的上升势头,保持自己一超独大、世界领导的地位。


二是可能打击中国政府,方便后面进行反中国政府的活动,改变中国社会形态。


三是扩大自己在东南亚的势力,树立“美国永远是老大”的形象。


四是如果美国能将中国彻底击败,可以将中国转为美国的附庸国,成为美国更好的市场和获利来源地。


但是,美国真的能轻易达到这种目标吗?美国面临的战略代价和战略成本又是什么呢?


首先就是中国也具备相当强的综合实力,中国在军事实力上也是军事大国、核大国之一。美国军事力量很难像对付地区中等国家那样轻松地击败中国。军事行动的风险和代价是完全无法忽略的。这是美国必须考虑的最大战略代价和战略成本之一。


其二就是中国不但具有一定的防御能力,而且中国的二炮和空军近年来具备了一定的反击能力。战争不可能是美国近年来多次战争那种“单向打击”模式,中国的反击将造成敌手的同样严重受损。这是对方完全无法忽视的战略代价和战略成本。


第三就是与中国这样一个大国进行一场战争,需要多么巨大的军费,对美国的经济会造成什么样的消耗。对于伊拉克这样一个并不强大的对手,美国在2003年发动了伊拉克战争。美国国会在2008年1月公布的报告显示,仅至当时这场战争就已经耗费4400亿美元军费。而与中国这样一个大国如果爆发战争,那军费消耗还要远大于伊拉克战争。请问那些绘声绘色地预言“一旦中国对菲律宾发动军事反击,美国就将肯定与中国发生战争”的人:


——在金融危机尚未过去、美国经济并不景气的今天,这笔庞大的战争费用需不需要解决?美国在开战前决策的时候能不予考虑这个因素吗?


美国如果为菲律宾出头来与中国打一场战争,战争费用菲律宾能报销吗?如果菲律宾承担不了这笔军费,该由谁来为这场为另一个国家而打的战争承担这笔军费?


海湾战争时期,因为伊拉克悍然入侵并吞并另一个主权国家、并把持了全世界40%的石油而激起了全世界的公愤,所以许多国家帮美国分担了海湾战争的军费。其中承担大头的是沙特阿拉伯等海湾国家。而如果因中国捍卫自己国土的军事行动,美国对中国发起战争,又有哪些国家愿意为美国承担这笔庞大的军费?


第四就是与中国爆发一场战争不但将对美国经济产生明显的压力,而且美国这几年本身处于金融危机的情况下,经济形势一直不十分景气。美国这几年一直希望与中国展开更紧密的经贸合作,帮助美国度过金融危机。这其中最明显的表现,就是美国对于中国继续购买美国国债的依赖。长期以来,美国经济一直是寅吃卯粮的形式,社会经济和民众消费都是采用花贷款提前消费的办法来运转。美国每年联邦预算都面临严重的赤字。用一种比较通俗但不完全准确的方法说,预算赤字就意味着美国联邦政府需要支出的预算里有相当一部分实际没有钱来进行,这牵涉到美国社会和经济、民生、福利的方方面面都要受影响。在现代社会,预算赤字或者通过滥印钞票来解决,或者是压缩预算开支,或者就要通过信贷式的国债来解决。滥印钞票是饮鸩止渴,将造成严重的货币贬值,通货膨胀,进而将动摇美国作为世界金融中心的地位,将使美国丧失身为金融中心的融资发展模式。所以美国只敢小幅度量化宽松,超发钞票,而不敢大规模滥印钞票。而压缩预算开支,就不可避免要挤压社会福利和各行业既得利益,阻力也十分显著。所以,中国继续购买美国国债,对美国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成为双方互相依存关系里十分复杂的一环。这不是有些人想象的“如果美国与中国开战,刚好把原来欠中国的国债全部勾销赖掉”,而是“如果美国与中国开战,中国停止购买美国国债,美国今天的联邦预算就将立刻面对困难,必须找到新的一个如此巨大的替代者”。而战争显然将加剧经济的困难,对于美国联邦预算更是极大的消耗。所有的战争,只要不能速胜,而且不能通过以战养战的手段掠夺,对经济就有雪上加霜的作用。


如果硬要让美国为了菲律宾而与中国进行一场战争,美国经济甚至有可能将陷入西欧式的国债危机和新一轮金融危机,这将严重威胁到美国的国力根本。这在美国领导人决策是否为菲律宾而进行一场对中国的战争时,是不可能不面对的现实因素。


(五)复杂的大国博弈和制衡原则,是大国间避免军事冲突的辅助要素


如果美国真的因为中国在南海捍卫领土的合法活动就对中国发起军事行动,从当前国际形势看,很显然地将造成两个复杂后果:


首先就是会在世界上造成新的对立阵营,从根本上这将危害美国现在作为没有对手的超级大国在世界的领导地位。


长期以来,对于具有强烈尚武精神的俄罗斯,美国具有强烈的不信任和遏制心理,这种心理是根深蒂固的,也是有其现实原因的。虽然俄罗斯现在国力还没有完全走出衰弱,经济国力不如中国,但由于俄罗斯刚猛的民族性格和崇尚军事、勇于对抗的思维,美国对于俄罗斯的猜疑和忌惮还要远在中国之上。虽然俄罗斯的国力不足以单独对抗美国,但如果中国和俄罗斯结盟,情况就将复杂化。中国长期奉行不结盟原则,长期与美国和俄罗斯都保持良好的关系,不搞对立阵营结盟,这就决定了世界上不会出现一个非常强大有力的反美联盟。而如果中国在被逼和自卫的情况下,走向中俄结盟,就意味着一个挑战美国在世界领导地位的对立阵营正式形成。俄罗斯对于美国也长期存在很深的芥蒂和不信任,俄罗斯在很多方面都与美国为首的北约矛盾重重,摩擦不断,早已认为“美国的目的就是逐步包围俄罗斯,最终拆分和消灭俄罗斯这个潜在竞争对手”。这种观点在俄罗斯政坛占有主导性的地位,所以俄罗斯近年来一直对于美国存有极强的猜疑和不安全感,俄罗斯方面想与中国寻求更近一步接近甚至结盟的愿望一直很强烈,并早已发出了大量试探信号。中俄两个大国都有相当强的经济实力和科技实力以及军事实力,又具有广阔的内部市场和自然资源,中俄两国在不少方面具有优势互补。如果中俄两国结盟,将出现美国无法通过外部封锁予以解决的局面,将在世界上再次形成美国不喜欢见到的两大阵营对立局面。


所以美国一直不希望中国和俄罗斯走得很近,更不愿意见到中俄形成军事同盟。如果中国为了捍卫自己领土竟遭到美国军事打击,那么可谓逼中国太甚,中国就必将与俄罗斯结为同盟以保障自身安全。美、中、俄三国实际上一直保持着一种微妙的、互相猜疑、而又互相依存、同时互相制衡的“战略平衡”。虽然美国实力上目前居于明显优势,但中俄两国的实力也在快速上升,两国一旦结盟也可造就很强的抗衡力量。在这个局面里,美国不能随意向中俄两国中的任何一个发起战争,就是那个微妙的平衡点。如果美国随意向中俄两国中的任何一个发起战争,就会引发中俄两国同时巨大的忧虑,担心唇亡齿寒的结果,中俄两国就不可避免会迅速接近。


所以在今天的形势下,俄罗斯的存在,对于中国的国家安全具有相当大的益处。我们要用好俄罗斯牌,与俄罗斯加强互相支持和互相协调,深化中俄经贸关系和政治军事关系。在中俄关系没有正式结成军事同盟的情况下,中俄关系的良好,就是对中美关系不至于过度恶化的一个重要牵制因素。我们在中美之间、中俄之间一定都要建立良好的战略关系,通过构建稳定的大三角关系来制约美国轻率向中国发动战争。中国应该支持俄罗斯的合理安全关注,也可以支持美国提出的一些合理观点,要帮助美俄之间避免出现严重的战略误判,保持中美俄大三角的稳定,同时加强与俄罗斯的经贸政治军事关系,防备万一出现极端状况。


而出于对中俄结盟的顾虑,也制约着美国轻率进入与中国军事对抗局面。出于避免把中国逼向与俄罗斯结盟共同对付美国的考虑,美国也不会为了与自己核心利益无关的菲律宾问题而向中国发动军事打击。


第二,现在一些国家的核危机和国际恐怖主义正发展到关键时刻。何去何从,能否解决,正是最关键的节骨眼。从美国认为的威胁等级上看,虽然中国的国力远在这些国家之上,理论上说对美国构成的战略竞争也远超过这些国家,但是由于中国的国策较为低调平和,很少与美国正面冲突,与美国存在重大的合作面,敌对性较低,所以在美国排列的威胁等级上反而远低于这些国家。当前某些核问题正处于激化边缘,可能再过几年有些国家就可以拥有真实可信的核战能力。现在随着美国对自己国力和战争的清醒认识,连美国自己也已经不再提“同时在世界两个地区进行两场中等强度战争”,更何况“与中国这个大国进行一场高强度战争,同时与其他国家进行一场中等强度战争”?


如果美国为了菲律宾而阻止中国合法合理捍卫自己领土,与中国发生一场战争,那么那些现在接近核战能力门槛的国家就必然获得一个美国无暇顾及的“机遇期”,在美国无暇顾及的时机里他们就会具备实际的核战能力。而这些国家对于核战门槛不会像中美那样自制和理性,那时美国将面临空前高涨的安全危机。说得更通俗一些,就是:


如果美国为菲律宾出头,为了阻挠中国合法合理捍卫自己领土而与中国发生一场战争,就等于美国颠倒了威胁等级顺序,直接放任自己的优先威胁发展壮大,将局面复杂化,混乱化。等于美国自己出了特大昏招,自己给自己添乱添堵添恐怖。


而实际上,美国和中国一样都是讲理性的国家,都特别注重逻辑性和实用性。美国会出现如此重大而明显的错误,先去为别国而与中国发生战争,然后放纵美国的高等级威胁做大做强,自己砸自己的脚吗?


总而言之,即使以一些人“中美对抗”的思维来看,“美国为菲律宾出头而与中国开战”虽然具有一定的战略利益,但其战略代价和战略成本太高,足以使其战略利益基本抵消或者大大消耗,甚至可能得不偿失。这样的事是正常头脑的人都不愿意做的。


(六)大国间防止战争的安全阀:风险原则


我们再继续看国际世界基本游戏规则的第四点,风险原则。


这一点实际是由实力原则决定的。而且其分析道理实际是与第三点“代价原则”相通的。美国和中国虽然存在战略竞争,但也存在极大的共同利益和极大的互相忌惮,目前不存在“两国国家利益冲突极大已经必须你死我活”的问题。风险原则的适用条件也是存在的。


如果中国对南海进行合法合理合情的捍卫领土活动,而美国竟然对中国开战,那虽然美国综合国力和军事力量的确强大,但中国毕竟是进行一场家门口的保卫祖国战争,中国社会的民意将迅速统一,全中华民族将再次迸发出惊人的力量。到那时,中国社会上爱自己祖国、希望好好过日子、只是对中国政府现存一些问题提出批评、希望中国发展得更强大的人,和中国社会上少数无视中国国家利益和民族大义、以卖国求荣逞私欲的人将迅速分裂,界限清晰。到那时,那种无视中国国家利益和民族大义、以卖国求荣逞私欲的叛国汉奸将迅速被全国人民唾弃和惩处,难逃被锄奸严惩的下场。他们通过网络和媒体制造出来的种种“声浪”也将暴露出虚假的泡沫本质,美国终究指望不上那种没用的“带路党”。战争的结局并不能由美国轻易决定。


如果美国不能击败中国,那么在付出了那么多代价、损害了那么多利益、消耗了那么实力以后,美国将怎样面对呢?如果战争进入了长期对峙,对美国的利益影响和实力消耗又会造成什么样的结果?


还需要警觉的是,在中美“大打出手、互相造成严重损耗”的时候,会不会有其他暗藏野心的国家乘机做大做强,甚至成为终结美国世界领导秩序的“第三股势力”?美国以一场为别国而打的战争而成就了其他国家超越自己的领导地位,这也是美国不愿看到,也必须考虑的。


综上所述,所以我们一直强调:我们在考虑国际环境时,不但要考虑可能对我们不利的因素,也要客观考虑对别人不利的因素。其实规则永远是相同的,对我们是如此,对别人其实也是一样。我们不要自己吓唬自己,把一切条件都想象成只能对我们不利,还要清清楚楚看到对别人不利的地方,看到别人不愿意赔本和代价太大的地方。不要自己无视事实地全盘否定自己,不要背离事实地把我们的实力想象成一无所有。更不要无原则地自己打压自己,要真正掌握出牌规则,合理地利用规则,而不是自己无限地放弃原则。如果某些人就喜欢把判断建立在自己贬低自己、自己吓唬自己、自己全盘否定自己上,那种做法也实在不是理性的态度。


一句话表明我的观点,我坚定地认为:


美国所言“美国在南海问题上保持中立”会是一种比较真实的立场。即使有些人喜欢有选择地怀疑美国的一切目的,怀疑那是否美国的圈套,但是从美国自身的利益上看,美国也确实不会轻易为菲律宾卷入与中国的战争。这是符合美国国家利益、经得起美方深思熟虑的结果。只要中国在南海捍卫领土的行动里掌握好有节制的原则,不要进攻菲律宾本土,不把战火随便扩大到除了南海岛礁以外的地方去,不对菲律宾进行一场全面封锁禁运,不在南海进行航运禁制,美国就不会对中国的军事行动发动战争干涉。


(七)东南亚各国在黄岩岛危机里可能的态度


分析完了美国在黄岩岛危机里可能的态度,我们再来尝试分析东南亚各国对黄岩岛危机可能采取的态度。国际世界四条游戏规则,对于美国适用,对东南亚也同样是如此。


第一,实力原则。毋庸置疑,如果说中国的实力比美国还有一定差距的话,而对于东南亚各国来说,中国是一个当之无愧的强国。东南亚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愿意自己冲在前台与中国发生战争。东南亚国家不是傻子,没有任何一个愿意把自己当做与中国交战的牺牲品。


第二点,利益原则。从国家利益角度来看,东南亚各国和中国不存在较强的战略竞争,而与中国的经贸依存关系更加突出。双方共同利益更加广泛。2011年度,中国与东盟贸易额达到3628亿美元。中国已经成为东盟第一大贸易伙伴。中国还是向东盟投资的重要来源国。与中国的经贸关系,直接关系着许多东南亚国家的重大经济利益。


在考虑东盟立场的时候,还要看到一个现实情况:东盟并不是同一个国家,而是多个不同国家组成的组织。在与中国关系问题上,许多东盟国家与中国没有任何领土争端和重大矛盾,而却有重大的共同利益,凭什么要为其他国家而去与中国打仗?那种想法无异于一种弱智式的无理要求。实际上,虽然菲律宾在东盟内部百般挑动,要求东盟国家联合起来对付中国,但遭到东盟国家的集体反对,无人响应,就是一个最好的明证。


中国国内某些人喜欢用“东盟国家大多不是共产党执政国家,出于共同反共产党和反中国控制东南亚的目的,就可以走到一起联合对付中国”的思维来说事,实际上是十分可笑的。这完全无视了国家利益是任何国家采取行动的出发点,国家利益的不同,决定了东盟不会对中国采取联合反华的态度。其实东南亚各国也都是很理性、很成熟的国家,有着与中国上千年的交往史,熟知中国的思维方式,有着与中国近似的逻辑思维。在国家利益面前,所谓的“意识形态冲突”和“普世价值观”其实根本排不进考虑因素的前列。东盟其他国家绝不会按照某些人的安排去牺牲自己、勇当反中国的前锋。


第三点,代价原则。这就不必说了,在东盟国家实力不如中国强大的情况下,为了菲律宾而对中国联合开战,那是一种痴人说梦式的想法。


第四点,风险原则。其实这也不必说了,东盟其他国家不但要考虑参加对中国开战的后果,尤其是要考虑在本来没有自己什么事的情况下进犯中国引火烧身的危险,而且还都有各自不能不暗中考虑的风险:


对于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两个***国家来说,始终与美国存在既不得不表面亲近依赖、又难以弥合的问题。近年来,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国家领导人都多次批评美国干涉他们的内政。马来西亚反感美国干涉他内部的法律问题。而印度尼西亚在对待亚齐分裂势力和东帝汶独立过程里始终与美国存在根本矛盾,很担心美国随时再来这么一手。对于他们来说,明显是在走一条“同时友美友华,以美国制衡中国,又以中国制衡美国”的路线。参加对中国的战争,不但损害他们自身,而且会造成制衡美国的平衡力量消失,对他们的战略利益造成严重危害。越南虽与中国存在一些领海领土争端,但同样是社会主义国家。越南心里非常清楚,现在是因为有中国这样一个社会主义大国存在,所以美国才轮不到修理越南,对越南采取拉拢态度,越南才能拥有相对的安宁。而如果一旦中国真的被美国打倒,那越南绝无幸免的可能,越南将毫无疑问地成为下一个。越南对于参加这种反华战争,是存有严重顾虑的。所以越南的真实战略是“靠近美国,用美国给中国施加压力,然而却需要中国制衡美国,在两强之间进行表演和取利”。柬埔寨和老挝、缅甸也长期与美国存在一些不同,同样有这种很现实的顾虑。东盟里的泰国,长期与中国关系良好,连在中国实力十分有限的朝鲜战争都不愿参与对中国作战,今天更毫无理由要为别人去与中国开战。


综上所述,我的观点也非常明晰:


只要中国的军事行动保持限度,不要攻入菲律宾本土,不要把战火涉及到除南海岛礁之外的领土,不要对菲律宾实行全面封锁禁运,不要介入菲律宾内部分裂事务,东南亚各国就根本不可能联合起来对中国实行敌对政策,更不用说联合对中国进行战争。


(八)透过浮云,看到菲律宾实际的底牌


综合而言,我们对于当前黄岩岛危机里菲律宾实际底牌的观点是:


其实菲律宾的这种伎俩,是非常简单的,本质上说是没有实力、没有底牌做支撑的冒险活动。菲律宾试图利用中国这些年处理南海问题的老做法特性、抓住中国的脉络、玩弄中国的底线。但在菲律宾自身实力低下和当前实际国际环境下,菲律宾的做法实际相当于一个通体内外伤的人用虚张声势、倒打一耙、步步侵夺的手段搅闹,试图让对面的人用常规思维认为“对面那个人连最起码的实力都没有,怎么可能敢对我如此叫嚣挑衅?他一定是背后有巨人撑腰,周围有同盟支持,布下了圈套等着我上套!”,产生极大的怀疑和不自信,从而使菲律宾用这种手段成功得逞。


打个不完全恰当的比喻,菲律宾的伎俩实际相当于一种“皇帝的新衣”式的闹剧,而菲律宾不是什么皇帝,而不过是个小角色而已。只不过在菲律宾以及西方媒体以及国内某些人的大声忽悠和唱衰中国之下,我们国内有些人产生了强烈的犹疑——总是在无端地担心,我们是不是品位太差了,我们是不是不够聪明,要不然我们怎么能看不到菲律宾身上的新衣呢?


其实只要我们清醒透彻地分析清局势,把握国际大局,牢牢保持自信力和主动权,对于菲律宾这种“皇帝新衣”式的闹剧,完全可以只用轻轻一指就戳穿在地!如果菲律宾的不断挑衅达到了动武的条件,那我们完全可以不用过度顾虑“一旦中国对菲律宾发动军事反击,美国就将肯定与中国发生战争”和“如果中国对菲律宾采取行动,会造成整个东盟的联合反华阵营”,完全可以果断地采取包括军事武力在内的一切必要手段捍卫祖国的领土完整和主权!


说完了我们在这两个问题上的观点,我们也不妨来假设一下,如果中国采用“步步退让、为了所谓战略机遇期而无原则放弃合理合法权益”的策略,中美关系、中国与东盟关系是否会更安全呢?


在国与国之间,发挥作用的首要原则,无非是实力与利益这两条原则。如果中国有实力却不敢使用,自己放弃使用,就等于没有实力。那么,各国就都想在与中国交涉中尽可能多地获得自己的利益。而当中国有实力却不敢使用,自己放弃使用实力的权利时,那就相当于中国变成了鲁迅笔下一个巨大而软弱的肥羊,其他国家反而会通过进一步紧逼来迫使中国做出更多让步,从而获得更多轻易获得的利益。如果菲律宾对中国进行了如此高调的挑衅行动而未受任何惩罚,将使其他国家都得出结论:中国十分软弱无能。这将极大鼓舞侵害中国国家利益的行为,中国今后面临的各种侵权行动将越来越多。同时,那也将使美国得出错误结论:中国连对菲律宾这样无实力的小国都投鼠忌器,不敢维护自身的权利,说明中国是软弱无能的,更不敢对美国有什么反应。这将进一步加剧外界对中国的误判,一些国家将对中国采取更加步步紧逼的态势。其实现在美国也在看中国出招,看中国出招的力度决定自己后续的态度。这道理也是很简单的:如果你自己都不敢于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别人凭什么要保留你的利益空间呢?如果我们自己步步退让,那别人自然而然就占据了我们让出的空间,谁会刻意给我们留着我们自动放弃的利益呢?


无原则的退让,本身才是对中国国家安全和国家利益的巨大破坏。那样,中国将面临一个严重恶化的安全环境,战略发展期的和平保障将失去。到那时,如果中国继续步步后退,只会造成中国国家利益严重受损。而如果那时中国忍无可忍,终于决定行使保卫国家的权利,由于之前的退让已经大大提高外方的胃口和胆量,等我们最后反击的时候必然会出现更大规模的战事和祸端。


所以,可以很清晰地判断,如果步步退让,不敢坚决捍卫我国的国家利益,那么反而对中美关系和中国与东南亚关系都将产生严重的不利影响。亮明底线,敢于维护自己的底线,是保证国家利益的有效途径。而反之,如果含含混混,步步退让,反而会酿成更大的灾难和祸端。这种祸端,就叫做“绥靖政策”的危害。


关于在黄岩岛危机中,如果无原则地恪守决不动武,自己限制自己,对于中国会有哪些严重危害,我们将在我们这个黄岩岛危机分析专稿的后续文章里陆续详细探讨。而我们中国可以在黄岩岛危机中采取哪些行动来转危为机,我们也会在这个系列专稿的后续文章里提出我们的观点。依然欢迎大家届时关注。


作者:刘临川、肖云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