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妻子救夫舍命割肝 为我省首例活体肝移植手术

悱村十二少 收藏 0 105
导读:望着被推进手术室的妻子,躺在病床上的许臣金泪眼相送 一家三口百感交集 为拯救病重爱人的生命,在苦等一个多月仍然未能等来肝源供体后,来自河南周口的44岁农妇李秀英,将自己的一半多肝脏割给了丈夫许臣金。 截至昨天下午5点40分,33名医护人员历经约12个小时的艰苦奋战,终于为李秀英夫妇顺利完成了肝脏移植手术。本报记者独家全程采访此事。 据了解,完成于郑州人民医院的这两台成人之间活体肝移植手术,为我省首例。记者调查发现,活体器官移植背后,凸显医患双方对人体器官源稀缺的无奈。 [手术


『郑州』妻子救夫舍命割肝 为我省首例活体肝移植手术

望着被推进手术室的妻子,躺在病床上的许臣金泪眼相送

『郑州』妻子救夫舍命割肝 为我省首例活体肝移植手术

一家三口百感交集

为拯救病重爱人的生命,在苦等一个多月仍然未能等来肝源供体后,来自河南周口的44岁农妇李秀英,将自己的一半多肝脏割给了丈夫许臣金。


截至昨天下午5点40分,33名医护人员历经约12个小时的艰苦奋战,终于为李秀英夫妇顺利完成了肝脏移植手术。本报记者独家全程采访此事。 据了解,完成于郑州人民医院的这两台成人之间活体肝移植手术,为我省首例。记者调查发现,活体器官移植背后,凸显医患双方对人体器官源稀缺的无奈。


[手术成功]


丈夫体内“住”进妻子的肝


许义珍手心里攥着的,是花5块钱买的一个长寿锁——那是她送给妈妈的母亲节礼物!


昨日,郑州人民医院B座4楼手术中心。


已是下午5点30分,19岁的周口姑娘许义珍依然一动不动守在手术室门外。从早晨5点57分开始,她一直坐在冰凉的地板上,泪水,不时从她清秀的面庞无声滑落。


此时的手术室内,多名医生正在为许义珍濒临死亡的父亲做活体肝脏移植手术,而为其病父供肝的,是她的母亲李秀英。


许义珍手心里攥着的,是在郑州街头花5块钱买的一个长寿锁——那是她送给妈妈的母亲节礼物!


昨日早上5点57分,李秀英夫妇一前一后被推进手术室。就在妻子离开视线的一刹那,刚刚还平静的许臣金突然战栗不语,眼泪夺眶而出。


游离肝脏、分离肝静脉、解剖肝管……手术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中午12点16分,李秀英一大块重达695克的右肝被精确劈下,随后立即被精心修剪成形。


显微镜下,该院肝脏外科中心主任陈国勇正将这块宝贵肝脏小心地植入许臣金的肝区。


接下来,植入许臣金体内的肝脏慢慢呈现鲜红色。手术,正朝理想状态发展。


下午5点40分,经过约12个小时的连续奋战,33名医护人员终于为李秀英夫妇顺利完成了肝脏移植手术。


记者从河南省卫生厅了解到,这是迄今为止,我省首例成人之间活体肝脏移植手术!


目前,李秀英已被转入肝外监护病房,而许臣金则转入ICU。“李秀英的肝脏植入丈夫体内后会逐渐生长,一个月后两人便能和常人一样。”陈国勇说,两台手术同时进行,一组“劈肝”,一组“修肝”,一组“植肝”。“每一刀比绣花都要精致,手术用的刀,是刚从美国进口的‘CUSA’刀(注:全频乳化超声吸引刀)。”他说。


[肝胆相照]


一家人为割谁的肝“以死相逼”


“别说要我的肝,把我身上的啥给他我都愿意,就是我死了,他也得活着……”李秀英眼里流泪脸上在笑。


46岁的许臣金是周口鹿邑县新集镇八姓营村人。


今年3月,他觉得腹部出现难以言状的不适。很快,淮阳县人民医院出具诊断结论:肝脏发现肿块。


“果然复发了。”许臣金知道,这一次发病凶多吉少。


5月12日,记者在郑州人民医院肝外中心见到了脸色蜡黄、身体极度消瘦的许臣金。半年前,他被查出患有原发性肝脏肿瘤,手术后医生嘱咐他要每月一复查,如果病状复发会很危险。“因为家里穷,身体也没啥大的感觉,就没当回事儿。农村人皮实,不想住院,主要是怕花钱。我的肝已经严重硬化无法再耐受手术,这一回,要想活命,只能换肝……”他说。


然而,20天过去了,没有任何与许臣金匹配的肝源供体信息。


许臣金的身体却一天不如一天。“陈主任,我想把我的肝捐给他,求求您救救他吧。”到郑州人民医院后,一天晚上,许臣金的妻子李秀英突然跑进肝外中心主任办公室,跪在陈国勇面前号啕大哭。


听说母亲要给父亲割肝,许臣金的儿子和女儿坚决反对。


在山东打工的女儿许义珍辞掉工作,匆忙赶到郑州,和哥哥商定要代替母亲给父亲捐肝。“还是我赢了……”李秀英的武器是“死”,只要孩子敢捐肝,她就死在他们面前。


在李秀英眼里,丈夫许臣金是个勤劳、顾家的好男人。“结婚22年了,他从没有动过俺一指头,俺村多少男人打老婆,有的都是用皮带。他有点啥好吃的都是留给俺,多少年都是拾别人的衣裳穿,可是给俺和孩儿们买衣服他很舍得。他脾气好、心眼好,对爹娘,对姊妹样样都想得周到……这辈子嫁给他俺很知足,别说要我的肝,把我身上的啥给他我都愿意,就是我死了,他也得活着……”李秀英眼里流泪脸上在笑。


李秀英说,她知道割肝风险大,但她别无选择。“儿子刚成家,他是唯一的劳(动)力。俺闺女太小,以后还得嫁人,还得生儿育女,让孩子们少点啥还不如叫我去死。”她算来算去算到自己。


听说妻子儿女争相给自己捐肝,许臣金以死相逼拒绝手术。但他一个人的“死”,终究未能抵挡过妻子和儿女们的“死”。


令人感叹的是,经过各项检查、评估后,许臣金妻子和儿女的肝源居然都与他配型成功。


到底用谁的肝?一家人最终听从了陈国勇的建议:“首选母亲,如果母亲肝体不够用,再在孩子中间选。”


[一级战备]


医院13个科室主任亲自“上手”


经查验,李秀英的肝脏重量有1260克,不但能完全满足丈夫需要,而且剩余肝脏仍可保留正常功能。


两台手术方案,紧锣密鼓地筹备着。


据陈国勇介绍,每个人能够正常存活下来,其身体的肝脏重量必须达到自身重量的0.8%~1%。在这个安全范围内,肝脏质量和功能才能满足正常分泌、造血和解毒需要。


医院实施手术前,须对双方适应证和禁忌证等做全方位的医学评估,不但要保证受体肝移植后能很好发挥功能,更要确保供体安全。


郑州人民医院进入一级战备状态。


因为活体肝无法称重,李秀英体内的肝脏体积要借助影像和射频等仪器完整诊查和精细计算,所有条件都完全满足后才能进行手术。


经查验后,体型瘦小的李秀英的肝脏重量居然有1260克,不但能完全满足丈夫需要,而且剩余肝脏仍可保留正常功能。


郑州人民医院医学伦理委员会对这例手术进行了讨论,李秀英救夫义举感动了与会专家,不少人眼含热泪。


5月7日,手术评估、影像数据、伦理书证等全部材料上报河南省卫生厅。很快,伦理审定获得我省8位器官移植专家全票通过。


5月12日下午,郑州人民医院院长周玉东召开全院ICU、麻醉科、手术室、彩超、放射科、输血科、检验科、药剂科、设备科、整形科、医务科、总务科等13个科室联席会议,要求科室主任一律亲自上手,并选用了4个“金牌”麻醉医生。


[供体稀缺]


不得已的活体移植令人无奈


“此次为许臣金家人动刀实出无奈,因为供体稀缺,病人已经等不了多长时间了。”陈国勇说。


据了解,活体供肝移植手术是目前全球肝移植手术中的尖端技术,严格的术前评估、精细的外科技术和术后完善的护理以及对并发症的妥善处理,尤为重要。因这种手术关系到两条人命,国内很多医生把它视为“禁区”。


1989年,巴西报道了世界上第一例“活体换肝”,随后,日本也成功开展了活体肝移植技术。


国内第一例活体肝移植始于1995年,而成功实施第一例活体右肝移植是在2001年,主刀医生是中国工程院院士、肝脏移植专家王学浩教授。


据国内顶级肝移植专家、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院长、肝胆外科主任郑树森院士阐释,相对于尸体全肝移植,活体肝移植对外科技术的要求更高。供、受体双方都面临手术风险和发生并发症的可能,从伦理学角度看,供体的安全尤为重要。因此,供肝的评估与获取作为最关键的技术移植,一直是医疗移植界的关注焦点。


河南省境内,无论是做活体肝移植还是活体右肝移植,陈国勇带领的团队都堪称精英。对此,陈国勇说:“我个人没任何地方值得褒扬,我只是有幸带领了一个优秀的队伍。”


但是,临床曾参与甚至主刀过数百例活体肝肾移植的陈国勇,并没有手术成功的喜悦。“活体器官移植是不得已而为之,移植器官首先应来自尸体器官,而后才是亲属活体移植。此次为许臣金家人动刀实出无奈,因为供体稀缺,病人已经等不了多长时间了。”


昨天下午5点56分,看到手术室打开大门,一直等候在门外的许义珍站起身来,踉踉跄跄扑向摘下口罩的陈国勇。陈国勇脸上的表情告诉她,爸妈安全了。许义珍再也无法隐忍,失声痛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