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海

寂寞儒侠 收藏 1 48
导读:(一) ­ ­ 时序是深秋的一个早晨。一群罩了伪装网的草绿色军用卡车,把我们丢进一个十分荒僻的赭红沟壑,它们就走了。我知道,我将从此在这个无名沟里,迈开从军的第一步。 ­ 这是一个方圆数十里不见人烟的孤营盘。我孤自踯躅在营盘左边的一个大峁上,极目渺茫如海的蛮荒高原,心智顿感“混沌初开”的原始。不见飞鸟,不见树木,只见恹恹的日头,疲晒着千年的红土。面对斯境,从军的浪漫,跑的一干二净!眼眶间不觉盈满了清泪……“这就是向往的军营吗?”这儿的孤独和荒

(一) ­


­


时序是深秋的一个早晨。一群罩了伪装网的草绿色军用卡车,把我们丢进一个十分荒僻的赭红沟壑,它们就走了。我知道,我将从此在这个无名沟里,迈开从军的第一步。 ­


这是一个方圆数十里不见人烟的孤营盘。我孤自踯躅在营盘左边的一个大峁上,极目渺茫如海的蛮荒高原,心智顿感“混沌初开”的原始。不见飞鸟,不见树木,只见恹恹的日头,疲晒着千年的红土。面对斯境,从军的浪漫,跑的一干二净!眼眶间不觉盈满了清泪……“这就是向往的军营吗?”这儿的孤独和荒凉,深深震撼我的灵魂。是真是幻?我一篇又一篇问自己。 ­


(二) ­


开训了。古高原的风沙折磨得我们睁不开双眼,而肥大的军帽,常被山丫口整日刮来的风沙时不时玩笑地掀走,吹起就往山上跑!有时往山坡高处“走”几十米才被石子挡住。嘴唇干裂出血。当然,就更不要奢望有想像中牧羊尕妹的倩影,抑或清丽的情歌了,惟班长铁冷的严肃和洪荒沟嘶 的古风,真切地展示在眼前和回响在心灵。 ­


日子倒也过得快捷,转眼间三个月过去,我们就成了“由老百姓向军人的过度”。于是,一个新的期望又从心底升起,祈求分一个好连队。那天,早饭后,前来接兵的一个黑黝黝的小眼连长,拿着花名册,却独点我一个站到一边,说:“你给我去守哨所吧。”那语气很铁,正版军人的。而通过三个月的新训目的,综括为一点,就是让你懂得: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我无声地把被报掷上卡车时,泪水已开始在眼眶里打圈…… ­


(三) ­


接我的卡车在坎坷不平的山道上行驶。愈往前走,愈觉幽荒。这是一片什么样的沟壑呵,大沟横断,小沟交错,沟中有沟,原本平展开阔的高原,在经过亿万斯年地壳的运动和洪水、泥石流的切割后,展现出一片狰狞的红土林。 ­


此刻,冬日的季风正顺着S型的山沟底床,呼啦啦刮过来。矮得俨若景泰蓝中的艺术品一样的枞树,虬枝遒劲突兀,它们在古高原的长风中嘶鸣不已。太阳快偏西了,沿途除了偶尔见有几株桉树露出春天般的嫩亮和鲜活的生机外,所有沟壑则一律在深冬里涌动着一种古铜色的赤红。置身于这典型的红土高原地形里,唯一标志我们还有去向的这条毛坯土路,顺着山脊沟沿,若隐若现,时断时续,蜿蜒前伸,沟壑则时而缓和,时儿绝壁危耸,显得既威凜壮观,却又蛮荒无比。大半日来,我见不着生存在现时现地的人,能与我目光相触、心灵交流的,只有这浩浩无际、荒凉如海的土林,以及无阻无碍的朔风,夹着远古的灵感,一拨拨注进我的视域和身心……。 ­


(四) ­


班长华来自山东农村,娶了一个电影明星般漂亮又贤惠的嫂子。每当寂寞时,他就抱出影集来,和我叙说。这个哨所是整个兵种中“条件极为艰苦”的哨所之一!关于这儿的故事,曾上过《解放军报》的头版。班长华当然是主人公!他已在此坚守了十年。连长要我好好配合班长,看护好近三百里的国防线路,这就是要我来此的目的:天涯之地,建功立业,报国效忠,书写风流的“军营”。 ­


为了驱赶孤独很寂寞,到哨所整半年后,在我的一再请求下,班长华派我第一次下了山,买回了一只毛色棕红的土狗,它全身肥圆,憨态至极。班长华和我,都无比欢欣它的到来!并对它精心饲养和护理。班长华忙乎了一下午,又是锯,又是刨,为它制作了一个精致的“小木屋”,还让我翻箱倒柜寻出他的旧衣服,为狗垫巢,甚是“贵宾”礼待之。谁知几天后,这狗也终于耐不住这儿的寂寞,偷偷地逃走了。我和班长华为此怅然了好久,并决定不再买狗。后来,在我的建议下,班长华又和我开荒种起菜地。但由于我们吃的水,啊也是靠打凼接“天河水”储积起来的,尽管十分浑浊,却是生命之源啊,平时,我俩洗脸都不敢多汲,哪还敢取之浇菜!菜,终于在冒出几厘米高的芽丝后,因缺水而忿怒地死去……岁月如白驹过隙,转眼一年过去了,每隔两三周,班长华带着我偶尔外出长途巡线外,我们大部分时光都是无所事事,很多时光实在没法打发啊。 ­


(五) ­


班长华为人忠厚,待人真诚。在这个“鲁宾孙”生活样的“孤岛”上,我们俩情同兄弟手足!他常夸我的信写得好,这时,我才记起了读书时老师也常夸我文章写得好。那么,自己何不赶鸭子上架——逼自己认真研读几本书?于是,在我当兵一年半后我第二次下了山!花了数百元钱买来了《红楼梦》、《三国演义》、《百年孤独》、《小说创作技巧》、《散文写作艺术》、《诗美的沉淀与选择》等等,一大摞小说和文艺理论书籍。在此环境中,我终于迷上了缪斯女神,并且如痴如醉……大约一年以后,我的处女作《岁月无情节》在军区文艺刊物上发表,我啊,那时真是“漫卷诗书喜若狂”!尔后一发不可收了,直到我这个僻野的小兵最终引起了上级首长的关注,被基地政治部“借用”,并从此调离那哨所…… ­


今晚,当《卡莎布兰卡之夜》抒情的旋律过后,一首《老班长》再次传进我的耳朵时,我流泪了。想起这么多年又过去了,自己还是一事无成!……而老班长啊,你现在生活可好? ­


人生如树,高原似海。现在,尽管我们已离开军营很久了,但彼方,那片曾经照亮过我和班长华青春的渺茫高原,将在我们的心中,如海一样,映照着我们亮丽的人生风景,直到永远。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