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民警冲进涉黄洗浴中心(图)

民警正在搜查洗浴中心。本报记者张中摄

本报记者杜洪雷实习生徐胜玉

“支队长,我发现有一家赌博电玩城”、“支队长,北园大街上一家洗浴中心好像有色情服务”……济南市公安局治安支队支队长窦庆福公开手机号码一年间,根据群众举报,打掉了一大批涉黄涉赌窝点。

近日,记者跟随民警,见证了秘密侦查、端掉赌博游戏厅和违规洗浴中心的全过程。

行动前,把警服锁进后备箱

这是位于济南市公安局一个角落的一间平房,上面挂的牌子是“基础处基础科”,而在治安支队内部则称之为“支队长手机电话办公室”,简称“手机办”。去年12月份,五名来自支队各部门的民警被抽调组成了“手机办”,专门负责接听、处置来自群众的电话。

5月9日上午9时许,“手机办”负责人郑民(化名)和民警刘建国(化名)走出办公室,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咱们这次去一家洗浴中心,有群众举报称这家洗浴中心有色情服务。”

刘建国出门不忘带着一个喝水的大子,“有时候一整天都可能在外面喝不上热水,带着水杯”。

临上车之前,郑民看见车后座有换下来的警服,急忙把警服和警帽锁进后备箱,又把车里车外和自己都检查一遍,看是否有泄露身份的痕迹。

“现在这些不法分子越来越狡猾,反侦查能力变强了。”郑民解释称,“从各部门抽调人员是为了更好地破获案件,涉黄涉赌案件需要一定的专业知识,例如有些游戏机,专业的民警一看就知道是不是赌博机”。

后门,黑塑料布盖着钢架楼梯

上午10时许,车子在北园大街一个十字路口的南侧停下来。“一般违规的洗浴场所都会有暗哨,咱们分头步行过去。”随后,郑民领着记者直接绕到洗浴中心后面,记者看到,洗浴中心后面有一部分用黑色塑料布遮盖住了。

20分钟过后,记者来到了郑民早先在楼上宾馆开的房间。郑民打开窗户让记者向外看,原来黑色塑料布盖着的是一个钢架楼梯。“这个楼梯从五楼曲折通向一楼,四楼洗浴中心在此开了暗门,如果警察突查,违法人员可以从后面逃跑。”郑民说道。

随后,郑民和刘建国依次去楼道里侦查了一番。接着,两个人把随身带的纸笔拿出来,画洗浴中心布置图,分析后门是通向哪里的。刘建国去卫生间打电话询问举报人洗浴中心内部的设置。突然,郑民听见外面有人经过,立即示意刘建国声音放低。

思索着如何堵住后门,两位民警点上两根烟。刘建国使劲揉了揉太阳穴,“一定要找到后门通向哪里,行动的时候两头堵,绝不能让他们从后门跑掉”。

经过了一番商量,两人逐渐理清了思路,对于洗浴中心内部的情况也掌握了大概。“我们初步制定了一个方案,等着晚上10点之后客人多的时候准备行动。”郑民说道。

门头房内,暗藏赌博机

下午1点钟,回到办公室,记者见到了另外两名民警隋东(化名)和王飞(化名)。

下午2时30分,四位民警接着开车出发,准备到南辛庄附近突击查处一家地下游戏厅。“这是群众举报的,8日下午,我过去侦查了一下,里面有玩游戏的吵闹声,但卷帘门一直关着。”

为了防止有人在游戏厅门口放哨,民警在很远的地方停车。接着,隋东来到游戏厅前面,假装租房子来到游戏厅一侧的馆。隋东打了一个电话,另外两名民警也赶了过来。恰好,一名中年妇女卖菜回来,朝着地下游戏厅走去。

民警立即侧身追了进去,果然,这名中年妇女便是地下游戏厅的经营者。民警发现一楼摆放着多台赌博游戏机,而且中间摆放着能供四人玩的捕鱼机。

中年女子一看警察来了,急忙把钱塞在行李箱底下,锁上卧室的门,然后称自己拉肚子上厕所。最终其拖延不过,只好开了卧室的门。民警搜出一万余元的现金,还有游戏厅内部会单、身份证、营业记录等。中年妇女一直不承认开游戏厅,还诉说自己的苦楚,“家里两个孩子要养”,一把鼻涕,一把泪。

此时,隋东从楼上拿下一本过期的暂住证,是一男子的。“这是你老公吧!他在市区开过电玩城,已被查处,现在又转到市中开地下电玩城了!”面对民警道出的事实,中年妇女支支吾吾。

随后,郑民拨打电话通知了市中警方,并把案件移交给他们。记者要走时发现找不到隋东。在旁边的童装店里,他给四岁的孩子买了双鞋子,“平常还真抽不出时间逛童装店。”隋东露出了憨憨的笑容,和刚才的严厉判若两人。

公交司机,几天输掉一月工资

在准备返回公安局的路上,隋东突然接到了一条短信:“彩石镇农贸市场附近有赌博游戏机,我亲戚是公交车司机,几天时间把一月工资输掉了。很多大学生也在玩,请警察同志拯救我们这些家庭,救救这些大学生。”隋东立即向窦庆福支队长汇报线索。

“请立即核实,如果属实立即查处!”窦庆福立即回复短信。此时已是下午4点15分,记者跟随着民警立马赶往彩石镇。

下午5点多,民警赶到彩石镇农贸市场,找到被举报的游戏厅。此处卷帘门半掩着,下面露着半米高的缝隙。隋东透过缝隙看到里面摆设着很多赌博机。

隋东探过身子说玩游戏,老板探出身子称,早已经不营业了。

打开门一看,有22台赌博机排列在屋子两面。老板称,历城治安大队在一个月前来检查了,把线路和控制板都拆走了,他已经交了罚款了。

“按照规定,这些赌博游戏机是不能存放的,请你将这些赌博游戏机送到治安支队四大队。”随后,民警将该事告知了当地派出所。此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深夜,突查洗浴中心

“大家可以回家吃个饭,晚上10点在市局集合,准备对洗浴中心进行一次突查,注意保密!”晚上7时许,郑民特意嘱咐队友们。

晚上10时30分,“手机办”的五位民警来到上午侦查过的北园大街那家涉黄的洗浴中心。“我看了一圈,下面有两个暗哨,咱们行动时一定要避开这两个人。”郑民开始讲解行动计划。

随后,一位民警前去观察是否有客人到该洗浴中心。“你们两个人一个守安全通道那个防盗门,一个守后面的那个钢架楼梯。”接着,五位民警开始执行各自的任务。

“现在这些洗浴中心一旦涉嫌违规,就会非常狡猾,频频设置监控探头、暗门、多层防盗门来阻碍我们的执法。”郑民边说边朝着外面观察,时间在等待中慢慢流逝。

10日凌晨1时许,蹲守的民警发短信称,有客人到洗浴中心了。“准备行动!”郑民立即给民警群发短信。民警从正门和后面的暗门一起冲进了洗浴中心,亮明证件后开始进行突查。

通过一番检查,民警并未发现洗浴中心涉及色情服务,但是发现洗浴中心内部设置明显违规,在大厅和单间中间设置了一道防盗门,而且存在多个暗门。

“我们近期一直在对洗浴中心进行整治,坚决不允许乱设防盗门和暗门。”郑民解释道。随即,他将查处的情况告知了天桥警方。次日,该洗浴中心内部设置的防盗门被警方拆除,并且对其进行了治安处罚。

“大家先别忙着回家,咱们先到办公室开了小会,讨论一下近期的安排。”郑民话音刚落,时间已经是凌晨2时3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