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德生:尸山血海上甘岭(图)


李德生:尸山血海上甘岭(图)

李德生


李德生,1916 年 4 月出生在大山腹地一个叫李家洼的小山村。1930 年不足 14 岁时就参加了红军,经历了土地革命战争、二万五千里长征抗日战争抗美援朝战争,是身经百战的将军,在震惊中外的上甘岭战役中,他充分发挥军事才能和指挥艺术,打败了不可一世的美国克拉克和范佛里特将军,赢得了此次战役的胜利。


激战上甘岭


在朝鲜战争的五次战役之后,毛泽东主席提出了让我军轮番作战和敲牛皮糖的战法。但是一线部队仅利用有利的山地地形及一般的野战工事,难与敌之火炮、航空兵相抗衡。第三兵团于 1951年末再次进入阵地之后,把部队动员起来,自设小铁炉,利用废弹片打制工具,使阵地工事由野战筑城向永久筑城发展。至 8 月底,我们第一线的 6 个军即完成坑道 190 多公里,堑壕、交通沟650 公里,各种掩体 1 万多个。此时横贯朝鲜半岛数百里的战线,已形成了具有 20 至 30 公里纵深的、以坑道为骨干的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


1952 年夏秋季,我军依托坚固的坑道工事构筑,并在阵地上加强了防御力量,摆在正面战场上的即有 55 个团,18 个师。敌有美第一军之陆战第一师、英联邦第一师。美军第三、第四师布阵于高栈洞、方度洞地区,其预备队为南朝鲜第一师,该师位于雷坪里地区;美第九军、南朝鲜第九师、美第七师,南朝鲜第二师位于铁原、金化地区,预备队为美军第四十师位于加平附近;南朝鲜第二军之第六师、首都师、第三师展开在城后里、科湖里地区;美十军所辖之南朝鲜第七师,美军二十师、南朝鲜第八师在1090高地、第七峰地区,其预备队为美四十五师,位于杨口附近,南朝鲜第一军之第十一师、第五师布阵于沙泉里至东海岸江亭地区。我军在实施全线战术反击作战之后,使“联合国军”受到重大打击。住在东京的克拉克将军意识到志愿军先发制人,可能是迫使他接受遣返战俘的和谈方案,因此他也决定要夺取作战的主动权。10月 8 日,他命令美方谈判代表宣布和谈无限期休会。10 日克拉克批准了范佛里特的“金化攻势”作战方案。范佛里特在前沿阵地勘察后,决定把攻击目标放在 537.7 高地北山和 597.9 高地两个山头上。


这两个山头,总面积仅3.7平方里,但互为上甘岭的犄角,为我十五军五圣山主阵地两前沿连的防御据点,其山高坡陡,地形复杂,楔入敌方,直接威胁着敌金化防线,敌人要想夺取五圣山,必须拿下这两个高地。敌人于10月14日3时对我上甘岭地区进行两小时接火力准备后,美七师及南朝鲜第二师以 7 个营的兵力,在 300 余门火炮和 20 余辆坦克及 40 余架飞机的掩护下,于 5 时分多路向我537.7高地北山和597.9高地发起猛烈进攻。


坚守两个高地的是十五军四十五师一三五团的一、九连;因我炮兵尚未能及时变换阵地进行炮火支援,所以一、九连只能用步兵火器,依托坑道及残存的野战工事顽强战斗,先后击退敌一个排至一个营兵力 30 多次攻击,杀伤了大量敌人,但终因野战工事被毁,弹药消耗殆尽,我伤亡很大。


10 月 20 日,三兵团用电报通报了上甘岭七整夜的战况,同时指出,美军又将 187 团、哥伦比亚营、阿比西尼亚营陆续投入战斗。因此兵团首长命令十二军三十一师的九一团急调平康以北地区,做十五军的预备队,随时准备投入战斗。之后,九二团、九三团也相继接受了去上甘岭参战的任务开赴前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李德生临危受命


此时,第三兵团司令员陈赓已奉命归国去组建哈尔滨工程兵学院,王近山副司令员任代司令员。王近山先通知十五军军长秦基伟到兵团部。见面后,王握着秦基伟的手说:“怎么样? 我看你瘦了 !”接着说,“你给我个实话,你能不能顶得住?”


秦基伟说:“我四十五师打得差不多了,二十九师会上一个团,四十四师、二十九师还有其他防务,兵力再无法调动!”


王近山说:“我问你能不能顶得住? 要是不行你就下来,我让十二军上去。”秦基伟激动地说:“我不下,要死就死在上甘岭,我死也不下!”王说:“那好,一言为定。十五军下来,不过十二军也要上,我把十二军配属你指挥,再增调些炮兵,还有一个喀秋莎火箭炮团。”


自10月30日夜间大反击开始以来,上甘岭阵地又形成了拉锯战,此时王近山想必须派一个熟悉部队的指挥员去率领十二军,他首先想到了十二军副军长李德生。从红军长征开始,李德生就是王近山的老部下,抗日战争时期,王近山任七六九团团长时,李德生任营长,解放战争时,王近山任六纵司令员,李德生是他所辖的十七旅旅长,六纵改为十二军,王近山任军长,李德生任三十五师师长。所以他知道李德生打仗很过硬,不怕苦,任务交给他,就像老牛顶头一般,缩不回来。此时,十二军在金城前线防御作战已整整一年,正奉命返谷山地区休整。王近山电告十二军军长曾绍山要副军长李德生立即到兵团接受任务,于是李德生带着作战参谋张军急匆匆赶到兵团去见王近山。


王近山叮嘱说:“战斗可能是空前残酷激烈的,要准备打苏联斯大林格勒大血战那样的仗,一个战士从战斗开始到结束要指挥一个连。”


“我们要把敌人消灭在最前沿不准它前进一步,每一个阵地都要和敌人反复争夺。在激烈残酷的战斗中,要十分注意研究敌人的进攻特点,讲究战术,以最小的代价,给敌人以重大的杀伤。”


最后王近山对李德生说:“十二军调为兵团的战役预备队,全军同志从上到下,要准备全部投入战斗。我们正在上报,准备在十五军统一指挥下成立五圣山战斗指挥所,由你统一指挥在上甘岭前线作战的十二军、十五军所属部队,炮兵由炮七师师长颜伏指挥,你们要注意协同。战斗情况及时直接报兵团,也要报秦基伟军长,仗是在他们阵地上打的,要服从他的统筹调动,要相互搞好团结。”李德生当即表态,坚决执行兵团命令,指挥好前线的战斗。


李德生回到军部向几位领导传达了王代司令员的命令后,立即赶赴上甘岭,听取秦基伟他们介绍10天来的战斗情况、经验教训以及敌我攻防的特点。随后又驱车继续前进。很快即进入敌人的炮火封锁区,一时弹片横飞,敌机投下的照明弹使黑夜犹如白昼,接着就是轰炸扫射,即使这样,我运送弹药物资的人员车辆仍络绎不绝地奔向前方。


前进途中,李德生发现了敌人四个师的番号,这样大规模的进攻,绝不仅仅是为了前沿两个连的阵地,脑子里不由闪现了一系列的问题:阵地已被打成一片松土,工事全毁,战士反击上去如何保护自己仅存的几个小坑道,缺粮、缺水、缺弹药,敌人占领表面阵地封锁了洞口,如何解决吃喝,保存体力,补充弹药 ? 从前沿到纵深几十里路翻山越岭,敌人的飞机大炮层层封锁,如何保证前方的物资需要 ? 阵地上电话线经常被炸断,如何保持通信联络?反击时,炮火如何配合,反击上去如何守住阵地? 人多了遭杀伤,人少了怎么守?


他想到要夺回前沿阵地并牢牢守住,需要解决的难题很多。



特殊的后勤保障


回复:李德生:尸山血海上甘岭(图)

上甘岭战役中后勤人员正在分发面粉


要打好上甘岭战役弹药的运输是急需解决的问题。十五军的弹药库离前沿四五公里远,如是小型防御战斗,弹药消耗不大可以应付,但目前敌人持续猛烈进攻,前沿所需弹药数量相当大,敌人用炮火封锁我纵深数十公里,通向前沿没有公路,长途运输又远又累,有的战士累得吐血,既造成伤亡,弹药又供应不足,有时一个营作战要两个营运送弹药。针对这一情况,大家想出了分段运输的办法,即山前用汽车运,再往前,从团后勤到营连,每 50 米为一段,分几个人专门负责。沿途挖一些猫耳洞,藏放弹药,利用敌人炮火间隙,快步前送,因路程短,体力容易恢复。此法实行之后,大大减少了伤亡并保证了前沿的弹药充足供应。运输队伍后来发展到 1300 多人。而且还有 26 辆汽车用于从德山岘到水泰里之间,敌人封锁最严密的短途地段,在硝烟、弹片中日夜不停地往返奔驰。


阵地上尘土硝烟迷漫,挡住了视线,进攻的敌人随炮火跟进,炮火一停,敌人已冲至跟前,步枪单发射击已失去作用,故前沿都是用冲锋枪、机枪、爆破筒和手榴弹,打到后来,阵地上全成虚土,手榴弹投出去即没入土中,只有投空炸,所以最起作用的是手雷和爆破筒,后方即尽量供应这些武器。情况的改善,大大增强了部队对敌人的杀伤力。试行一周后,从两个阵地部队的实力统计,即很能说明问题。


597.9阵地的O号阵地:九十一团一连一排38 人,步话机一部,轻机枪二挺,子弹 400 发冲锋枪 12 支,子弹 6000 发,手榴弹 2360 枚手雷106个,爆破筒73根。


5 号阵地:九十一团一连两个班 31 人,轻机枪一挺,子弹300发,冲锋枪8支,子弹5000发手榴弹1760枚,手雷500个,甲种手榴弹35个爆破筒70根。


以这样的实力、火力,阵地对付敌人两个团的进攻都没有问题。



此外,部队的伙食供给也是需要着重考虑的。前阶段作战,一个连队一个伙食单位,以致在分散的阵地上体力耗尽难以作战。大家想出了一个办法,在五圣山后山脚,741 高地后面一个岩洞里,由团里统一组织食物供应,从各连队抽调来十几个炊事员,24小时不熄火,日夜蒸馒头包子,源源不断出笼,组织了50 多人的专门运输队,不分昼夜,冒着炮火,不断地往前运送熟食。为了保温用棉被包裹着。前沿战斗激烈不便集中吃饭,就用小袋子分成 5 个10 个一袋,一次背几十袋。炊事员到阵地上,一袋袋扔给战士们,因为运水不便,就送苹果解渴充饥。741 高地供应站,还成了开“流水席”的供应点,凡是到前沿或返回后方的人员,均可随时进餐,在战斗的二十几天里,在此蒸了 4 万多斤面粉的馒头、包子,保证了前沿战士吃饱好作战。



十二军上阵地后,阵地上的表面工事已全部炸毁,变为一片虚土,虚土有没膝深。表面工事无法挖,没工事怎么打仗? 根据以往作战经验只有用麻袋装土构筑工事,李德生叫人打电话到军里,立即送1000 条麻袋来,当天夜里,汽车即将麻袋送到前方。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