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甘肃陇西“坑爹扶贫”遭曝光官方“跨省”让人心神不宁

周禄宝 收藏 0 183
导读:甘肃陇西“坑爹扶贫”遭曝光官方“跨省”让人心神不宁 文/周禄宝 百姓曝光丑闻就要遭到官方莫名其妙的跨省“慰问”,这种早已司空见惯的小伎俩,竟然也会出自甘肃陇西这座表面贫瘠如刀刮过的小县城官方。数月前4月17日,甘肃陇西“坑爹扶贫”遭新华网曝光后,陇西县官方隔数日派出一名宣传干部、一名“镇书记”,由一村民出面带路当“诱饵”,坐飞机跨省赶赴杭州“慰问”我。陇西县多方群众明确告知我:“据传陇西县警方全程参与并持续实施了跨省慰问一事”,陇西县官方幽灵般的跨省与魔鬼般的“慰问”,着实让人心神不宁。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甘肃陇西“坑爹扶贫”遭曝光官方“跨省”让人心神不宁

文/周禄宝

百姓曝光丑闻就要遭到官方莫名其妙的跨省“慰问”,这种早已司空见惯的小伎俩,竟然也会出自甘肃陇西这座表面贫瘠如刀刮过的小县城官方。数月前4月17日,甘肃陇西“坑爹扶贫”遭新华网曝光后,陇西县官方隔数日派出一名宣传干部、一名“镇书记”,由一村民出面带路当“诱饵”,坐飞机跨省赶赴杭州“慰问”我。陇西县多方群众明确告知我:“据传陇西县警方全程参与并持续实施了跨省慰问一事”,陇西县官方幽灵般的跨省与魔鬼般的“慰问”,着实让人心神不宁。

我曝光披露的是陇西县官方欺上瞒下愚弄上级和底层民众的丑闻事件,比起甘肃陇西跨省“和谐”、当年因帮村民写举报信而非法关押陇西老教师王正瑞30天并实施“老虎凳”等惨无人寰的酷刑、比起一些贪官污吏的血腥手腕与滥用职权滥施刑法的无人性行为,我这一点为当地老百姓争取正当合法权益的小插曲,又算得了什么?每个人生来,就没有打算要活着离开这个世界,对于我这样一个穿草鞋的贫民,还怕穿皮鞋的流氓?“厚颜无耻”、“毫无人性”这些字眼用在一些地方官员身上,简直是对中华文字的一种闷骚的侮辱与玷污。

陇西县警方的“铁拳”是妩媚强权的还是秘密关押百姓的“血圏”?2007年9月7日深夜11:47分,原甘肃省陇西县公安局抓走时任陇西县园艺小学教师的陇西村民王正瑞,原陇西县公安局副局长李兴民带头对老教师王正瑞实施了一系列惨无人寰的酷刑,其中“老虎凳”是让王正瑞最为记忆犹新的酷刑之一,王正瑞在“老虎凳”等惨无人性的刑讯逼供下被活活折磨了40小时,直接导致其左眼底出血、失去光明,后又被非法刑拘30天,而甘肃陇西县公安局非人性实施酷刑理由竟然是有文化的老教师王正瑞帮当地被强行失去土地的村民们写了一封进京联名举报信。十年噩梦迟迟天涯日昨日,甘肃陇西县原园艺小学教师王正瑞几乎在不可思议的噩梦中苦苦煎熬了过来,他多次向甘肃省各级职能部门、上级检察院含泪申诉,得到的答复都是噩梦般无声的“冰窟”。王正瑞相关申诉材料显示,2008年受处分被公安部就地撤职的原陇西县公安局副局长李兴民反而在事后被违反程序官升两职,其退休前职位为陇西县政法委书记。

陇西县原园艺小学教师王正瑞在电话里向笔者透露道:“甘肃省检察院反渎职局现任局长曾经是从陇西县升官进省里的干部,这些年来,甘肃省下级周边群众举报反响强烈的大大小小贪官都得到了查办处理,而唯独陇西县的类似于自己的一些严重违法问题,呈材料反映到省里都变成了‘纸老虎’遮掩下的‘病猫’”。正如陇西县老教师王正瑞的质疑一样,陇西县官方经过群众举报、媒体曝光被浮出水面的“坑爹扶贫”等问题,都验证了王正瑞那句有据可查的疑问。800元的“扶贫”小羊羔卖给低保户,3600元的小牛犊卖给危房改造户,否则将面临被取消低保户、危房补助资格;国家财政补贴拨款给农民的扶贫地膜纸,被以105元的价格买给村民,这就是陇西县在扶贫项目中走的惠民工程。陇西“坑爹扶贫”丑闻经笔者周禄宝实名披露、新华社记者实地调查后,新华网于4月17日刊发《甘肃陇西“扶贫坑爹”:强收低保金买牛羊》,新闻稿件被国内200家以上网站转载、30家以上地方报纸和广播电视相关版面头条曝光披露后,甘肃省官方无一负责领导正面澄清或过问此事,陇西县官方却派出县外宣部干部、“镇书记”携一村民于4月20日拿着纳税人的血汗钱坐飞机跨省至杭州“慰问”发帖人、奔波杭州四处打探笔者周禄宝。

5月11日下午,远在甘肃陇西身处肺癌晚期的大伯在电话里确切告诉我说:“陇西县宣传干部伙同陇西警方跨省杭州抓捕你,家里人都被担心死了”,大伯在电话里明确表示,陇西县警方派出一个民警全程参与了跨省抓捕事件。5月13日上午11:57分,陇西县可靠知情人致电我并透露说:“陇西县扶贫事件被曝光以后,当地新上任县长非常不高兴”,该知情人嘱咐我说,陇西县派出的宣传干部和陇西警方工作人员目前依然潜伏在杭州。陇西“坑爹扶贫”坑农害民好几年却无人问津,陇西“坑爹扶贫”丑闻数月前浮出水面以后,新华社记者实地调查采访时被惊得用“难以想象”四个字来形容;央视良知记者称其“毛骨悚然”;央视聚焦三农记者李欣前往陇西多个乡镇调查取证验证“坑爹扶贫”属实后,李记者在电话里怒问笔者:“他们还是不是人?”对于陇西县官方厚颜无耻的跨省“威胁”行为,福建电视台记者邓村在笔者空间留言:“说什么好呢?一个地方政府如此作为,中央政府镇的管不了?”北京某律师留言:“表示强烈谴责”;网友“幽雨”留言:“要是他们真的如此龌龊的话,那只能是自取其辱,全面人民会发出怒吼的。”知名时评人清哲木在笔者空间留言明确表示“他们是纸老虎”。

当下,有一些地方小官员,打着为老百姓服务为人民群众谋利的旗号欺上瞒下,实质上正是这一撮臭味十足的政坛小瘪三,一些千挑万选的丑角、没有分寸感的小丑,千方百计为自己牟利。这些人,浑身上下透露着千年腐屎中散出来的一股邪气。正是这些投错胎被怪兽生成的又邪恶又蠢、十恶俱全的蛤蟆胎,经过地方个别不作为组织的有意打造和历练后,才完全达到了人渣的标准,这就是他们为什么有如此多的不可理喻的真正原因。

如果人人都当懦夫,这个社会将会变成谁的天堂?如果人人都当懦夫,那么这个社会将会成匪徒的天堂,如果人人都贪生怕死,那么整个社会将会陷入万劫不复的无尽深渊,灾难和明天哪个先到来,我们未曾知晓,但是我们有责任让已经存在的灾难苗头火速走向灭亡。

一个人可以无能一点,但不能没有底线的无耻透顶;一个人可以卑微一点,但不能没有幅度的卑鄙到底。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