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岁少女网上被骗遭逼婚 背着7个月女儿外逃寻亲

fengyimin 收藏 20 19667
导读:周丽背着7个月的婴儿外逃 民警将周丽带到派出所 导读:14岁少女网上被骗遭逼婚,两年后身背7个月大婴儿寻亲人。13日下午4时,当在昭通镇雄县花山乡派出所接到父亲从浙江打来的电话时,15岁就当了妈妈的周丽(化名)顿时泪流满面:“爸爸,我想你们,快来接我……” 通过当地派出所民警连线,记者采访了即将离开镇雄前往浙江与亲人团聚的周丽,听她讲述了两年来历尽的人生苦难与饱受的情感摧残。 被骗 14岁少女从浙江到云南“打工” 周丽是四川筠连人,10岁时随父母到浙江嘉兴打工


14岁少女网上被骗遭逼婚 背着7个月女儿外逃寻亲

周丽背着7个月的婴儿外逃

14岁少女网上被骗遭逼婚 背着7个月女儿外逃寻亲

民警将周丽带到派出所


导读:14岁少女网上被骗遭逼婚,两年后身背7个月大婴儿寻亲人。13日下午4时,当在昭通镇雄县花山乡派出所接到父亲从浙江打来的电话时,15岁就当了妈妈的周丽(化名)顿时泪流满面:“爸爸,我想你们,快来接我……”


通过当地派出所民警连线,记者采访了即将离开镇雄前往浙江与亲人团聚的周丽,听她讲述了两年来历尽的人生苦难与饱受的情感摧残。


被骗


14岁少女从浙江到云南“打工”


周丽是四川筠连人,10岁时随父母到浙江嘉兴打工,父亲是一名水泥工人,母亲是一名服装厂裁缝,勤劳的父母让周丽一家过着幸福的日子。


2010年,在嘉兴上初中的14岁周丽突然迷上了QQ聊天,学习成绩直线下滑,无心读书的她便想找份工作。农历4月,周丽在网上与同学佩佩(化名)聊天,佩佩说云南这边好找工作,而且工资很高。由于相信佩佩,周丽便只身前往云南。


那天,周丽从浙江坐火车到重庆,经过几番周折,周丽终于见到了佩佩介绍的程姓男子,男子带着周丽,第二天便买火车票来到云南昭通彝良县,再从彝良县转车到昭通镇雄花山乡大火地村联合村民组一农户家。


“这里有工厂吗?你们帮我找的工作呢?”周丽质问程姓男子。第二天,程姓男子便销声匿迹。


“那个是我家大儿子,他去武汉了,你是他给我带来的小儿媳妇。”周丽说当她听到这话的时候,犹如五雷轰顶,差点昏了过去。随后,程姓男子的父母带来一位十七八岁的年轻人,称是程姓男子的弟弟程小某,并告诉周丽,程小某将与她成亲,周丽知道自己上了当。


逼婚


14岁少女万般无奈进入“洞房”


周丽清楚地记得,从彝良到花山集镇后,她和程姓男子走了三个多小时的路才到程家。这里人烟稀少,地处边远,道路艰辛,要想逃离很困难。


“我身上无钱,也找不到逃跑的路线,我当时就只有等!”周丽说,她很多天没说一句话,天天在门外观察瞭望,希望找个人带个信。


两个月后,也就是2010年农历6月27日晚上,程家父母为周丽布置了“新房”,她也被强行推入了“洞房”。


周丽说,当时程小某十分反对父母的做法,声称自己还小,不愿意与周丽成“婚”。而周丽的态度则十分坚决,用死来威胁不做“新娘”。


“蜜月”期间,程小某的父母时常在夜半三更时偷听偷窥,发现程小某与周丽“不做那事”就发脾气。“同床异梦”的日子持续一月有余后,为了得到程小某父母信任而寻找更好的逃离时机,周丽最终还是与程小某圆了房。

寻亲


16岁的妈妈背着婴儿寻亲人


“我没有钱离开,只希望给他家生个娃娃后,他们家给我一些钱,就可以逃离了!”接受采访的周丽痛哭流渧:“平时我逃跑不掉,因为我没钱,也不知道往哪里跑!”


可是,周丽“生了娃娃就会得到钱”幻想破灭了,周丽怀孕两个的时候,“丈夫”程小某却离开她外出打工,直到去年农历10月,周丽生下女儿,程小某既没回来,也没联系。因为生的是女儿,“公公”“婆婆”对周丽十分冷淡,周丽母女俩的日子异常艰辛。


“一切都得靠自己,就是背起娃娃跑,我也要找到亲人!”今年5月8日,周丽鼓起勇气作出最后决定,她要离开花山乡的家去寻找亲人。于是,她背着7个月大的女儿走了近三个小时后,在僻静的山路上偶遇花山派出所民警陈绍才等四位民警深入群众开展“三评三访”,周丽的出现引起了四位民警的注意:“你是哪里人?要去哪里呢?”民警陈绍才问。


“警察同志,我的老家在四川,我的父母在浙江打工,我不想在这里生活了,请你们带我回家吧。”周丽回答说。


周丽的回答让民警吃惊不小,在与周丽的谈话中,民警得知周丽被骗到镇雄的经历和想寻找亲人的想法。


可是,民警从周丽口中得到的情况无法让周丽找到亲人,因为周丽离开浙江来到云南时父母并不知晓,而且父母在浙江已向警方对周丽报了失踪,所以双方一直无法取得联系。


“一方面要迅速与周丽家人取得联系,一方面要与周丽的丈夫程小某取得联系!”花山派出所所长赵剑锋立即安排两组民警各自开展工作。同时,赵所长还为周丽及其女儿购买了衣物和食品等,并为母女俩找到住所,等待亲人前来接她们。


5月13日,一组民警根据周丽提供的一个QQ号码,联系上了周丽的表姐,通过周丽表姐的周旋,联系上了周丽的父亲。另一组民警也同时联系上了周丽的“丈夫”程小某,在对程小某讲清有关法律后,程小某答应让周丽回家,并保证以后不再去寻找。同时,派出所民警也深入程小某家中,与其父母座谈,对他们的行为进行批评教育,最后程小某的父母同意让周丽和女儿离开镇雄。


当得知民警联系上自己的家人后,周丽迫不及待地与父亲通了电话:“爸爸,当初是我不懂事,我现在想回家……”看到这个可怜而又年少的母亲,在场民警无不为之感动。


目前,周丽暂时寄居在花山派出所,等待远在浙江打工的父亲到来。


警示


少男少女们千万不要迷恋网络


近一个小时的电话采访,周丽一直在哭泣,她告诉记者,她最想说三句话:一是对以前不听父母的话,造成今天的结局表示歉意,请父母理解并原谅她的过错;二是感谢镇雄花山乡派出所所有民警对她付出的一切,她将听从民警的话,坚强、勇敢地好好生活;三是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诫广大少男少女,特别是学生,千万不要迷恋网,更不要相信网络上的谎言,以免上当受骗。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