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口音语言,生活圈中形成



[青少年以前,在什么地方,就会什么地方的语音]


对门,租住了一户湖北人家,大概是来自农村,在昆明做帮工,或是做小生意的吧。夫妻俩早出晚归的,个子与模样都比较平常,毫无出奇之处,其穿着十分简朴,身子骨都显得瘦瘦的,满口的外省普通话,也夹着着一些地方方言。据说在此地,已经搬家了好几回,业已有了点积蓄,正准备自己买房子。他们有三个小孩子,两男一女,估计分别只有二三岁,五六岁和不足十岁的样子。奇怪的是,俩大人说的口音,和三个小孩子家说的语言,很不一致呀。

虽然,因为旧房的租房户变动频繁,我们一般不和同楼院,同一单元楼层,甚至对门的陌生邻居来往,平时难得有何种交集,可毕竟距离太近了呀。那口音语言什么的,进进出出大人小孩呼来唤去的,在上几个月,自也会听了个八九不离十。其父母的语言,是带有湖北地方特点的普通话,而三个小孩子呢,则说的是昆明话,与大人很不一致。为什么呢,俗话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来会打洞,或直白点“养种象种”不差分毫。可一家人为何两种口音?

初时,对此感到有些奇怪,可考虑到生活圈的不同,慢慢也就释然了。其夫妻俩,想来是自小生长于湖北的农村吧,自然就学会了当地的夹着地方口音的普通话,而三小孩呢,估计都是来云南以后才出生的,且一直在此地生长,进幼儿园啦,甚至读书啦,起码也是和同类的小孩扎堆玩一类。久而久之,耳濡目染,受云南这个大环境影响,不知不觉中,也就变成一口的云南当地话,“一家两音”了罢。说起来是这个理,一点儿不奇怪,只是先前我懵懂了。

人的口音,说的语言,主要是受环境的影响,而非父母的教育,这是可以肯定的。古话,龙生九子,各有不同,这和上面说的龙凤与老鼠属性,是同样的一个意思。后代的性格,由于基因占了百分之三十的因素,环境占了百分之七十的可能,因而,子女的性格,必然会有一部分父母的影子,但语言却不一定了。在少年成型期以前,父母没有刻意管束,和有意识地纠正,绝大多数情况下,不管爹娘原来居于何地说啥方言口语,子女与父母口音会有区别的。

据说,人的语言功能,大体形成于儿童时期,定型于少年时代。大致各是五六岁,和十一二岁的年纪吧,“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地环境有一地环境的语言氛围。一旦你形成了特定的语音系统,那是终生不会变,起码也是极难改变的,除非你头脑中有着极强烈的“改革”欲望,否则是改也难。因为它已经深入你的骨髓,和血脉之中了,根本不可能改变了。即使因为因缘际会,你学会了其它一种至多种语言,但在你灵魂深处根深蒂固的,仍是顽固的土话!

故一旦你生下孩子,且较长期地在一地居住,那么,在环境的左右下,你的孩子势必就只会说当地的语言,在云南说云南话,在湖北说湖北话,在其它地方说其它地方的话,再不复爹娘的语言“天份”也。由此,因环境语言的强大影响,子女势必将父母的老家口语,这一弱小的口音,给丢到“九宵云外”去也。尽管如此,当然了,由于长期的共同生活,子女们对爹娘的方言土话,虽然基本语音上排斥了,但其实内心是有一定感情,心理上会适当认同的。

本人一家,爹妈是滇中江川人,因为父母解放前因贫穷和战乱的迁移,四子女却出生于滇南个旧。所以,我们的口音,一直是典型的个旧方言,而十来岁离家出走的父母,却依然保留着其固有的家乡话传统,说一辈子的江川话了。虽然语言上,子女与父母“格格不同”,但不妨碍彼此的长年交流,且大家都相安无事。既然你改变不了,那就接受吧,故而我等,心理上对老人的语言,早就认同接受了。这种例子,凡迁移人口家庭,海内外等地,比比皆是。

不会说,或不想说父母的家乡话,但总会听得懂,可以学着说,特别是听起来不别扭呀。几千年来,由于战乱动荡,社会巨变,在华夏大地上,而导致的民族迁徒,各民族的交融,多不胜数哦。在国人们的眼里,云南是个少数民族省份不假,可他们却未必知晓,在云南,依然是汉族占约百分之七十以上的比例!这些汉族那儿来的?当然是,由远古至现代,因为充军发配,犯罪流徒,和军队征战与驻防,经商做买卖等,不断由中土内地迁移边疆而来的也。

所以,云南汉族,几乎都能听懂内地江南的普通话,与外地人交流几无阻碍。如本人到过上海等地,与来自国内各地,和东北的膘形大汉们偶尔交谈,只要有意识地克服掉本地土话中的那些“啊呀”类的特有成分,在不刻意用普通话的前提下,纯粹保持着本地的腔调,彼此就都听得懂其语言,不存在交流的障碍。这是源远流长同一血脉的基因成分,时空与距离隔不断的,“血浓于水”式的关系,在其中天然地发挥着沟通作用吧。真正难交流是纯正民族。

中国土话,其实是非常丰富的,通常说的只是五十六个民族,然而这只是官方的说法。就说汉族吧,在全国都有分布,他们的语言,难道都是统一的么?当然不可能,只要是一个地理上的相对分隔开的地方,一座城市,一个乡村,甚至一座山头,一条河流的不同,说的话就可能大不相同。汉族者,居住在什么自然的地方,必然会说当地的方言,有多少个天然的方位,就有多少种方言。粗略统计,仅汉族土话吧,恐怕就成千上万种呐,更别说民族土语了……

幸好,大一统的国家制度,早自秦朝时起,就制定了正式的官话,颁行全天下,以为全国语言的范本。或后世的现代,出现普通话这一通用语言,让各民族交流变得容易了。否则哇……



2012-4-28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